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八十三章 西印度洋(十四)

    1681年2月15日,彻底结束了在阿劳特拉湖畔军事行动的彭远志,一连疲惫地返回了东海岸的塔城港。在这里,新华夏铁路公司总裁、前执委会委员马万鹏之女马小玲正等着他商议有关塔东铁路的一应事情呢。

    话说作为新华夏岛唯一一家涉及到铁路建造、维护、保养及运营的企业,新华夏铁公司现在在全岛经济格局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特别是在大庆铁路稳定商业化运营后,对沿途棉河、新登两县的经济简直就是决定性的!

    新登县去年年中成立,下辖新登镇、新莱乡、芝麻乡、驼峰乡、新兴乡、莱曲乡、曼扎乡七个乡镇,人口已经突破了二万九千人以农业经济为主,因为气候干燥、光照强烈、温度很高,故与南边的棉河县类似,县境内有大片的棉花种植区,每年都出产海量的皮棉。

    除此之外,新登县这些年积极发展旱作农业,境内芝麻、花生、高粱等作物的产量也不少,沿河兴建的灌溉果园更是位数不少,每年都出口包括西瓜在内的大量商品到棉河港,供在那边生活的大量产业工人、官员、军人、商人们消费。

    因此,新登县的经济好坏当真是和大庆铁路息息相关的。没有这条铁路,新登县的各种农产品可就只能烂手里了,瓜果运不出去,驼峰牛运不出去、花生芝麻运不出去,棉花更运不出去。要知道,在新华夏岛西海岸的中部和南部,因为近海珊瑚礁密布,水浅淤塞的原因,只有棉河口附近一处地方适宜修建大型港口(但也需时常清淤),供大型船只进出。因此,整个中南部西海岸的诸多县乡的各类产品,基本都只能从棉河港运出,同时从外界输入的各类日用品、劳动工具、机械设备、武器弹药等物品,也只能通过棉河港输入,所以从这里便可看出大庆铁路的重要性以及整个大庆盆地的居民对这条交通动脉的依赖。

    在新登县北边,今年还将设立庆阳、忠武两县。其中前者下辖庆阳镇、北平乡、曼达乡(位于后世曼达贝小镇附近)、雷武乡(位于后世贝雷武小镇附近)、通远乡五个乡镇,人口亦是不少,接近一万三千人,多数从事旱作农业,当然在河流附近,也有许多棉田、稻田或果园的存在,只不过规模没新登县那么大罢了。

    而在更靠北一点的忠武县,则下辖忠武镇、安察乡(后世安察卢瓦小城附近)、宾达乡(位于后世安宾达小镇附近)、沼口乡(位于后世坦布胡拉努小镇附近)、红河乡(位于后世贝萨兰皮小城附近)五个定居点,人口不如南部那么多,但也妥妥地破了一万人。

    如果再算上棉河县接近四万的庞大人口数量的话,这大庆盆地四县的人口密度在新华夏岛绝对是很高的,怪不得在很多年前就集中了全岛几乎一半的人口呢,确实厉害。出现这种情况,自然是和当地的农业条件较为适合棉花种植有关,同时也是因为这里更为干燥,蚊虫不易繁殖,受疟疾的侵害较少的缘故,这在热带地区从来都是一个很重要的考量因素。毕竟,官老爷们可不想自己千辛万苦才弄来的人口大面积得了疟疾病死了,如同荷兰人在巴达维亚、福建人在台湾那种被疟疾“屠杀”的情况,东岸人是万万不能接受的。因此,各方面综合考量下来,大庆盆地在多年来就一直是安置移民的首选之地,直到蔗糖牛市的到来以及东海岸的大面积开发,才缓缓告一段落。

    但即便目前政策已经转向了,可西海岸的富饶、发达却已经成为了事实,这就给了大庆铁路以极大的盈利空间。再加上沿途有线电报业务的收入,这条铁路居然就在很多人的不看好之下那么一路持续运营了下去,且还保持着一定程度的盈利,这令实际主导着这条铁路经营的马小玲获得了很多人的赞誉。

    而现在,马小玲这位女强人又将目标转到了塔东铁路上面,准备着手修起新华夏岛的第二条铁路干线。而说起塔东铁路,这对很多人来说其实也不陌生了。曾几何时,这条路线就差点成为新华夏岛的第一条铁路,当时新华夏岛方面先后考察过在大庆盆地和塔城港一带修建铁路的可行性,只不过后来发现大庆铁路的好处实在太多所以没选择塔东铁路罢了。现在大庆铁路已经正常运行多年,新华夏铁路公司身上的债务负担有所减轻,新华夏开拓队政府的收入也随着各种热带产品的出口繁荣而大大增加,因此修建塔东铁路的条件已经成熟,大不了再从银行那里贷点款子罢了,当然这首先需要召开股东大会。

    而说起新华夏铁路公司的股权结构,那绝对是非常复杂的。目前,经过多次增资扩股、定向增发以及所谓的引入战略投资者,现在这家执新华夏岛铁路交通事业之牛耳的公司,已经没有任何一家拥有绝对控股权了。其中占股最多的还是国家铁道总局,大约占了30%的股份,其次是新华夏开拓队政府,占股25%的样子,然后分别是东岸公司20%、南铁公司10%,剩下的大约15%则分散在大量的普通自然人投资者手中。其中该公司总裁马小玲一人持股5%,而且据说她也在想办法筹措资金,吃下南铁公司手里的10%股份,因为南铁现在想专心做远东的铁路业务,不想过于分心,同时也是为了筹措足够的现金。

    所以,你现在就可以明白了,马小玲这个女人为何对修建塔东铁路这么热情了,这是想扩大新华夏铁路公司的实力啊,当然作为与新铁公司一荣俱荣的总裁、股东,新铁公司的实力愈强,她马小玲的影响力也就愈大。

    “塔东铁路的条件确实已经具备了。”在塔城县郊外见到马小玲后,彭远志立刻说道:“无论是之前的黄仪黄队长还是后来上任的邱海洋邱队长,都同意了这条铁路的正式建设。尤其是邱队长,虽然他任期较短,但期间着重推进了塔东铁路的进展,批了一批枕木、粮食、药品和劳动工具作为补贴,同时也整饬了一番塔城县境内的公路,可以说是为了塔东铁路的建设做好了实质性的准备。”

    “修建塔东铁路是新华夏岛二十余万百姓的强烈要求,是大家的共同愿望。因此,接下来邵队长到任后,应该也会从善如流,将这件事情当做主要工作来抓的。”彭远志最后说道。

    “彭队长你都这么说了,我自然是信的。我现在关心的,只是何时可以动工而已。这条铁路,凝聚着新铁公司上下的心血,我们为了前期勘探,已经花费了超过十万元的资金,同时也付出了近百人因为各种原因而死亡的巨大代价,如果不能很快就破土动工的话,如何能够告慰牺牲诸君的在天之灵。”马小玲轻轻松了口气,说道:“现在,我们公司已经开始抽调技术人员和设备,往东海岸这边过来了,各类物资也在往这边齐集,我们新铁公司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就看上头的意思了。”

    “很抱歉,我不是‘上头’,还做不了这个主,也不适合做这个主。塔东铁路的事情,还是得等邵队长过来拿主意,你也别急,大概就这一个月以内的事情吧。”彭远志说道:“不过马总裁你说得也对,新铁公司为塔东铁路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政府也不能不对此有所表示。这样吧,邱队长给了你们一批物资作为补贴,趁着我现在还有点作用,我再批你们一笔五万元的现金补贴和五万元的物资补贴吧,支持你们建设铁路的工作。我在东海岸奋斗这么多年,对这里也是有感情的,也希望看到塔东铁路尽快修建完成,尽快造福东海岸乃至整个新华夏岛的人民,这样我也才好安心去澳洲开拓队上任。”彭远志想了想后,做了这个决定,而这无疑令马小玲更加喜出望外。

    “那还真是谢谢彭队长了,您可真是将全岛二十余万百姓的福祉放在心里了。这笔十万元的补贴,够做很多事情了,同时也能让新铁公司的财政更加宽裕,这自然会加快整条铁路的建设进度。而且,彭队长您这次主持的阿劳特拉湖战役,一战便打得敌人破胆,赢得了二十年的和平。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您发动的这场战役对塔东铁路的未来,才是具有决定性的意义的。不然的话,就凭安全局势不明,就足以让这条铁路的建设和维护成本激增不少了。在这一点上,我们新铁公司要承您的情,新华夏岛百姓也要承您的情。”马小玲笑意吟吟地说道。这个女人说话间总会有意无意将新铁公司和新华夏岛百姓捆绑起来,仿佛这家公司就代表了全岛百姓的利益一样,不过这个时候彭远志也懒得多操心了,打算过两天就讲缴获。一批战利品粮食移交给新铁公司在塔城县的办事处。反正自己也要走了,多结善缘才是正道,管其他的干嘛?

    而在结束与新铁总裁马小玲的交谈后,彭远志便去了一次塔城县的乡下,最后一次视察起了他比较关心的东部沿海侧坡区的经济作物种植问题。这大片与中央高原之间存在着“阴郁的、长而坚硬的障壁”沿海平原、沼泽,即便已经经过了东岸人数十年的开发,看起来仍然是一片荒芜。

    你看,就算是在塔城县这种老牌县份,乡下仍然是大片的森林、草地、沼泽,沼泽内隐藏着许多鳄鱼,森林内居住着零星的满怀恶意的土人,草地上到是一望无际,但东岸人的村庄也不是很多,且较为分散。

    可以说,东岸人来到东海岸进行开发,第一件事就是砍伐森林,修建沼泽、运河体系(为了排干沼泽积水)。这项工作在南方进行得如火如荼,而在北方的塔城县,则进行得更加深入,并且已经与居住在这片古老土地的贝齐米萨拉卡人、贝扎洛扎罗人、塔纳拉人进行过无数次战斗了,这才在野外出现了一些以东岸人看来非常优美的沙洲田园风光,而森林则慢慢退化到了河谷低地之中,但被东岸人推平也仅仅只是个时间问题罢了。

    至于那些面积同样非常广阔的沿海沼泽,最近十年来则得到了巨量的投资,许许多多的小水库被修建起来,原本泛滥的河流也得到了疏浚、加宽,使得沼泽内的积水被慢慢排干,肥沃的良田就此显露了出来当然这需要东岸人首先将沼泽里的大量尼罗鳄亚种给捕杀掉,不过这看起来似乎并不太难。

    排干积水的沼泽一般是拿来种植香草、胡椒、辣椒等经济作物的,当然近些年来开展的“油棕运动”也使得油棕的种植面积大大增加,但无论如何不怎么种粮食。根据新华夏岛本地出版的《热带农业》杂志记载:“土地重新分片,水利化、机械化、合理的栽培技术的传播,使得东海岸的香草、胡椒、辣椒、油料、剑麻的产量大增。在这片殖民活动的拓荒前线上,除了少许国营的以外,私人投资的大农庄不近情理地极其稀少,自然环境的支离破碎不适宜大租让地的经营方式。取而代之的是充满热情的小自耕农,他们居住在以小林状态存在的经济作物的中心,以便就近护育和照料,一步步改变着这片沉睡了千百年的古老土地的面貌。但粮食作物在这里被极大牺牲了,稻米不足的现象特别显著。人口的增长、经济作物的大力推广以及用于踩田的牲畜数量的不足,都使得稻米的产量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虽然这里都是可以一年两熟的上好土地。”

    所以,在看完了塔城县乡下产出一年比一年多的椰子、胡椒、剑麻、油乃至蜂蜜之后,彭远志也同时更加清晰地感受到,这里的粮食是多么地缺乏。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阿劳特拉湖畔的国营农场大概是必须要开办起来了,塔东铁路也必须要走起,不然东海岸下一步的发展怕是要受到很大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