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一百三十二章 部署调整

    1683年8月20日,樯桅如林的青岛港。

    利昂·沃尔夫冈·瓦格纳匆匆走进了一间还算宽敞的红砖房内。这间红砖房坐落在荒草连天的青岛港郊区,面朝大海,却不是什么春暖花开,而是一片怪石嶙峋的海岸,海岸上长着几乎半人高的荒草,令人很难想象在繁华的青岛县境内居然还有如此荒僻之地。

    是的,你不用怀疑,在国土整体开发程度极端低下的华夏东岸共和国,即便是青岛县这样的繁荣地带,也存在着大片的荒地等待人来开发。你想想,在一个人口不过十万余人、面积却达到数千平方公里的县内,相当多的人口还集中在县城和码头一带从事工业、商业、航运、金融等工作,剩下的还有大量生活在城市近郊的农民为这些人提供粮食、蔬菜、水果和禽畜。这样算下来,稍远一点的地方其人口密度还真的非常稀释了,一切都是人口不足造的孽啊!

    而也正是因为大部分人口都想往繁华的港口一带凑,使得他们这帮来自新库尔兰的拉脱维亚人才能够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在离港口稍远一些的地方买下了一片荒地,作为一个仓储基地库尔兰人之前已经在主码头那边有一个货栈了,但规模较小。

    荒地整体作价八千多元,因为是工商业用地,所以售价较高,几乎是农用地的两倍。荒地后面有一个规模不大的村子,这里本是他们村放牧羊群的所在,所以库尔兰人还要给予这五十户人一次性补贴两千多元,以彻底了结此事。

    不过即便如此,这么大一块地总共只花费了一万余元,确实是非常值当的,须知现在的荒草地,未来也许摇身一变就能成为炙手可热的黄金地块,这种事情在高速发展的东岸历史上已不是第一次了,如今寸土寸金的青岛博览会大街原先就是一片水塘、芦苇丛和草甸子,现在已经成了大企业的聚集地。

    库尔兰人将未来货栈建在这里,其中自然也不无看中此地潜在商业价值的意味在内。反正他们贩卖的都是东岸政府指定采购的烟草、木材、蔗糖、咖啡乃至黑人奴隶,属于政策性刚需,货栈弄得远一点也无所谓,只要运到了就行,大不了和东岸有关部门分摊多出来的运费罢了。

    利昂·沃尔夫冈·瓦格纳当初就参与了这个新的商站的建设,并且为此两度派出代表前往东岸进行洽谈,最后选择了这么一块地。现在商站才刚刚完工了大概四分之一的建筑,其余的还在陆续建设之中,瓦格纳仔细看着修建好的一些砖屋,神情比较专注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这个商站,同时大概也是最后一次,因为他已经接到了来自本土的正式调令,回国担任大公的商业大臣,新库尔兰总督一职由大公的顾问、来自汉堡的施密特担任,目前其已经抵达雅各布港并开始履行职务,而瓦格纳则将最后一次访问东岸,以雅各布大公临时特使的身份,商讨一些两国间的敏感事务。

    这些敏感事务多半集中在外交领域。按照新上台登基的弗雷德里克大公的安排和指示,瓦格纳重点向东岸人阐述了他们在外交领域发生的一系列变化,以取得东岸的谅解。更直白点说,那就是弗雷德里克公爵就最近七八年来库尔兰公国与联合省、瑞典这两大强国之间越来越密切的关系进行解释,特别是在最近几年联合省与东岸外交产生众多波折的时候。

    弗雷德里克公爵曾经在新库尔兰生活多年,多东岸共和国的认识与了解,远较一般的欧洲贵族要深刻,因此从他的本心来讲,他是分外不愿意得罪这个新大陆强国的。对于他父亲雅各布公爵这几年决意加强与瑞典、联合省的友好关系甚至为此将东岸人要求他们拓展波罗的海商品市场的脚步都稍微放慢了一下以增强库尔兰公国在这个乱世中的生存能力而感到有些担忧。弗雷德里克担心,东岸人会不会为此对库尔兰产生什么看法,进而影响到他们国家最大的财源保持稳定。

    雅各布大公当年在安全和财富之中选择了安全,他觉得在波罗的海吊炸天的联合省能够保障库尔兰公国的独立和安全,因此加强了与这个国家的密切关系当然他们也没忘了结好本地区陆军强国瑞典虽然与东岸的关系同样不错,但终究是有所侧重的。

    弗雷德里克在当公国继承人时就对东岸共和国印象十分良好,对这个国家的文明与富足程度也十分羡慕,因此他决定改变侧重点:继续维持与东岸的友好关系,并就与联合省、瑞典之间的外交关系向东岸进行解释,以求获得认可或者说是谅解。

    弗雷德里克公爵深知,联合省是一帮利欲熏心的商人联合组成的国家,对他们而言,一切都是生意,没有什么永恒的东西。一旦出现某个国家侵略乃至吞并库尔兰公国的事情,那么只要价钱合适,他们也是会毫不犹豫地将库尔兰卖掉的,这事在历史上都有过证明。至于说获得瑞典的独立保证,那就更可笑了,瑞典本来就有很强的吞并库尔兰公国的欲望,他们现在迫于形势给你独立保证,难道未来就不会撤去这个独立保证吗?这简直就是与虎谋皮!相对而言,目前在波罗的海相对弱势且与瑞典王国关系恶劣的勃兰登堡—普鲁士,或许是更好的合作对象。

    毫无疑问,弗雷德里克公爵对如今周边形势及未来的发展是较为悲观的。他坚持认为,无论是普鲁士还是瑞典,都有将整个立窝尼亚地区统一到自己名下的冲动。即便是这几年陷入混乱状态的波兰,焉知人家就不想收拾普鲁士那个二五仔,驱逐瑞典一统立窝尼亚!处在这么一个要充之地,是库尔兰的幸运,同时也是库尔兰的大不幸,这完全是一体两面的事情。以前库尔兰人是没得选择,但现在新库尔兰殖民地越建越好,弗雷德里克公爵自觉有了一定的选择余地,因此决定改弦更张,再度加强与东岸的友好关系。

    而与东岸加深联系,其现实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贸易方面!在这一点,没有人可以否认,即便是在东岸自己国内也产烟草的情况下,他们还是通过政策引导,每年进口相当多数量的新库尔兰烟草,这有力保障了这个殖民地的经济收入。要知道,很多被来自欧洲的公司或个人开发的美洲、非洲殖民地,最终没能坚持下去,最主要的原因始终都是产品找不到销路,使得经济上不能维持下去,最后人去楼空。东岸人对新库尔兰、自由邦农林牧渔产品的进口,当真是帮了这两地大忙了,雅各布大公对此认识还不够深刻,但弗雷德里克公爵却看得分外明白。

    而在修正老大公的政策,极力与东岸加深联系的同时,弗雷德里克大公也在进一步加强对新库尔兰的控制和建设,首要的便是往那一片输送人口。

    话说这些年来,随着新库尔兰殖民地不断反哺位于波罗的海的本土,使得库尔兰公国的经济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有了一定的提高。再加上周边大部分时候处于持续不断的战争之中,因此相对稳定的库尔兰公国的人口大增,已经逐步从二十万增加到了三十万(其中相当部分是外来移民),人口已经没以前那么吃紧了。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无论是已经去世的雅各布大公还是去年刚刚继位的弗雷德里克大公,为了保证巨额的商业利润,多年来一直都在往新库尔兰输送人口。尤其是去年弗雷德里克继位以后,政策变得更加激进,这家伙学习东岸人的政策,在国内的犯罪分子中推行流放服刑制度,即在新库尔兰服刑一年抵本土两年,且自由度较高,允许结婚、经营各类产业。此外,他还想尽办法搜罗一无所有的本国或邻国农民,然后将他们打包送往雅各布港,作为对当地人口的补充。要知道,在刚果河流域,因为疾病、战争等因素,作为统治基础的白人人口数量始终增长缓慢,如果没有外界补充的话,一切都无从谈起。

    将更多的资源倾斜在新库尔兰殖民地,而不是在已没有发展空间的本土做文章,这是在新库尔兰主政多年的弗雷德里克公爵定下的基调。这个决定,可不是那么好下的,但在库尔兰本土和新库尔兰巨额的收入对比之下,弗雷德里克公爵还是顶住了国内相当一部分的反对声浪,将这个政策决定了下去。

    而为了不让自己的一番心血白费,弗雷德里克公爵也派出了他非常信任的顾问施密特前往雅各布港担任总督,帮助他认真处理当地的事务,经营各类产业,将其打造成公爵名下最为赚钱的一块领地,支持他以及国家的各项开支及活动。

    瓦格纳在雅各布港与新任总督施密特仔细讨论了这些话题,虽然有些不快乐,但他依然打算认真履行自己的义务,并在东方港与东岸外交部门的实权官员进行了一番坦诚的交谈。

    交谈的结果无疑是美好的,东岸外交部理解了库尔兰公国的外交政策,并对他们对政策进行的微调表示高兴,这令瓦格纳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把任务顺利完成了。

    不过,东岸人同时提出的一个条件也让瓦格纳颇有些踌躇,那就是东岸外交部门代表其政府正式要求库尔兰公国在雅各布港设立一支常备舰队。这支舰队的规模不要求太大,但一定要有,且必须是专业战舰,不得以武装商船滥竽充数。

    这个出人意料的要求让瓦格纳想了一路,直到乘船抵达青岛港商站的时候依然在思考着。东岸人的解释是西非近海形势不好,海盗船时常出没,必须成立一支专门舰队进行扫荡,以保障商业路线的畅通。

    这话本是没错,瓦格纳总督也颇是认同,但问题是以前这都不是东岸人在负责的么?他总揽新库尔兰事务多年,清楚地知道从开普敦到雅各布港,其近海巡逻一直都是东岸人的第一舰队南海分舰队在负责,多年来一直做得也很不错,怎么现在就要新库尔兰方面自己成立一支“数量为3-4艘、总吨位不低于1200吨的专业战舰编队”呢?难道东岸人要抽身而去,自己不再负责这一片海域的安全了?

    瓦格纳想来想去只有这么一个解释,特别是当时陪同谈判的一位东岸海军军官话里话外隐隐约约提到,东岸方面正在考虑与库尔兰公国一起成立“联合舰队”,共同负责西南非洲海岸这一片的安全“联合舰队”的配置为双方各出4艘战舰,总计8艘专业战舰,指挥权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肯定归于华夏东岸共和国海军第一舰队。

    东岸人这么搞,很明显是想将自己的一部分精力从西南非洲解放出来,从而可以投入到其他其他战场。那么这样问题就来了,东岸人这样做是想把腾出来的战舰部署到哪里呢?印度洋还是加勒比海?

    对于这个问题,瓦格纳没有答案,但如果对于如今各国间局势稍稍有些了解的话,都会对此有一些猜测。瓦格纳自己心里琢磨着,这东岸人如此做,大概是想把腾出来的4艘战舰投入到大西洋一带,至于是加勒比海还是佛得角,他猜不出来,因为无论部署到哪里都有很充分的理由。

    “大概是佛得角群岛吧。”瓦格纳猜测道:“东岸人这两年已经说服西班牙王国加强了向风舰队的建设,让这支舰队更多地承担加勒比海的防务,使得东岸人可以抽调战舰加强佛得角方面。说起来,这和我们如今面临的局面还颇有些相似之处呢。看来,现在的东岸人,对于积极干涉欧陆局势的兴趣在与日俱增啊,这必须尽快报告给公爵陛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