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变革与实力(四)

    174变革与实力(四)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呼伦贝尔草原某处,魏文度上尉正在主人的引领下朝他们的蒙古包而去。

    这绝对是一个附近区域最豪华的蒙古包了,规模宏大、型制精美、用料考究,内部陈设也透露着一股奢华的气息,让人一看就知道主人的豪富。

    其实也没错,蒙古包的主人那海在东岸人开办的海兰泡汉蒙学校学习多年,后来在东岸情报官员的支持下继承了父亲的酋长宝座,成了一个拥有数百帐的不大不小的蒙古部落的首领。后来,信奉了天尊的那海率部进入呼伦贝尔草原边缘地带,开始游牧,算是初步站稳了脚跟。

    当然游牧并不能为那海部带来多少财富,事实上他最主要的财富还是通过充当东岸货物销往草原的中间人而取得的,而这似乎也是他们成功地在呼伦贝尔草原站稳脚跟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大家都不想得罪他们,以免失去了东岸商品的获得渠道,即便那海很可能投靠了满清博格德汗的敌人。

    不过那海虽然个人信仰了天尊,但他的妻子儿女及部下族人们,却未必都信仰了这个。事实上,信仰黄教的还是很多,至少比道教的要多不少,因此喇嘛在这里仍然大受欢迎,地位尊崇。

    这种情况在蒙古人当中其实并不鲜见。比如1455年东察合台汗国也先不花二世速檀(又是也先不花,又是二世,又是苏丹的,可见这个时候西域的蒙古人尚未完全被绿教同化,仍保持着一定的自己的文化特色)统治时期,瓦剌蒙古发生内乱,大汗也先被害,其子阿马桑赤太师率部西迁伊塞克湖,原因据说是与自己的两个信仰绿教的儿子不和。

    阿马桑赤太师的夫人是东察合台汗国已故大汗歪思汗的妹妹,歪思汗在同阿马桑赤太师的父亲也先汗作战时被俘,不得已将自己妹妹送给了大汗才使得自己赎身,但也先大汗看不上他妹妹,甩给了自己儿子。阿马桑赤与歪思汗妹妹的婚礼就是绿教形式的,他们的两个儿子在母亲的影响下也信仰了绿教,但阿马桑赤则坚持信仰黄教,一如几乎所有的瓦剌蒙古人。

    所以,这个时期的蒙古人是粗豪的,信仰体系也是混乱的。察合台汗国旧地的蒙古人因为几任统治者被绿教毛拉们影响的缘故,在国内激烈地推行绿教,四处屠杀不肯信教的蒙古人、回鹘人后世中国的裕固族就是不肯信仰绿教的回鹘人逃入甘肃后形成的新疆全面绿化也就是在这个阶段完成的。

    但瓦剌蒙古却坚定信仰藏传佛教,并且与周围一圈绿教徒打了百年战争,大杀四方。相信若不是康熙三征噶尔丹及雍正、乾隆二朝继续征讨瓦剌蒙古人的话,哈萨克人、蒙兀儿人及其他一众绿教汗国估计都要被征服、屠戮,君不见北疆察合台汗国旧地的蒙兀儿绿教徒不就被杀光或者强迫改信了么?

    现在继绿教和黄教之后,东岸国教新道教也进来横插一脚,在辽阔的外东北、满洲和蒙古草原传播起了天尊的威严和慈爱。目前,黑水开拓队辖区是新道教投资最多的地带,可以说是遍布道观,到处是神职人员拉人传教,事业好一派红火之色。

    按理说,上述地区都是地域辽阔、天气严酷、人烟稀少、生产力低下的地区,不应该下血本进行投资,即便是道教总会这样财大气粗的机构也不应该。不过,道教总会在远东地区的几任负责人却都认为,黑水开拓队辖区民众文明水平普遍较低,信仰的多是萨满教之类的原始崇拜,非常低端,在新道教面前毫无竞争力,因此若是传教的话,当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一旦在这些土著居民当中成功传教,那么毫无疑问会使得东岸人的通知更加牢固和深入,当地土著也会更快地失去自己的文化特征,慢慢接受东岸人的生活方式,这同化速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黑水开拓队政府也非常支持道教总会的这种行为,因为这很明显对他们的统治更有利。更别说,现在他们已经着手准备挺进呼伦贝尔草原,介入蒙古世界的种种了,这又怎么可以没有宗教开路呢?于是,在外东北和满洲开办多年的汉蒙学校与道教总会就成了扩张信仰的两大利器,前者是为了给蒙古贵人子弟们树立“正确的”三观和宗教倾向,后者则是在普通牧民当中传播信仰,扩大影响力,二者并行不悖,双管齐下。

    那海很明显就是在海兰泡汉蒙学校读书期间接受了新道教这种宗教信仰的,非常虔诚。不过在他的统治区域内,藏传佛教仍然占据了极大的份额,甚至就连他的妻子以及支持那海上位的他的岳父也都是虔诚的佛教徒,这从今天现场到了许多喇嘛就能看得出来。

    “魏长官,今天小儿生病,妻子坚持请了喇嘛过来瞧病,倒是让您见笑了。”那海的脸色有些忧郁,他从少年时期就在东岸人的辖区学习、生活,懂的东西很多,见识自不是一般愚昧的蒙古游牧民们可比。他他看来,他的小儿子不过是得了一些疾病罢了,并不是什么邪魔上身,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想问问东岸人的军医有没有办法解决,而这也是他邀请魏文度来他帐内谈事的原因所在,一是为了公事,谈一谈有关蒙古世界的事情,二呢也顺便让魏文度的军医给他孩子瞧瞧病(当然是在喇嘛们做完这场法事之后了),公事私事两不误。

    虽然已经是暮春时节了,但草原上的天气依旧有些寒冷。魏文度走进蒙古包,发现正中点燃着一堆火,上面照例架个铁锅煮着羊肉。此时大锅已经沸腾,切得恰到好处的羊肉块在肉汤中翻滚,加了香料、辣椒的它们散发着一阵阵的香气,让旁边正在做法事的几个喇嘛们都有些把持不住,几个年轻的甚至偶尔还会往铁锅那里瞟一眼,看起来修为还是不到家。

    一位穿着上等面料僧袍的喇嘛看了眼一身戎装的魏文度,微不可觉地颔了颔首,继续做法事去了。魏文度看到那个被裹得严严实实,一连病容的小男孩,他此时被母亲抱在手里,面前放着一张矮凳,凳子上摆满了木头雕刻的奇形怪状且面向凶恶的小人,那都是蒙古人臆想出来的恶魔或疾病的形象。

    蒙古僧人们在小孩各个方向坐了下来,打开经书,开始念咒。领头的高僧时不时还震一下铃,然后另一个身强力壮的喇嘛便用木槌敲起了一面皮鼓,其他喇嘛也适时敲起了手里的锣,一时间整个蒙古包内噪音大起,仿佛成了某个重金属乐队的演奏场所,直让人耳膜都有些生疼。

    整个“演奏”过程大概要持续好几分钟之久,然后领头的喇嘛一抬手,所有人同时停下手里的动作,然后拿起放在一旁的经书,继续小声念咒,而魏文度与那海的谈话也在这个时候适时展开了。

    “魏长官,前阵子你托我找人打听加赞(噶尔丹)的事情失败了。”看了看附近几米内无闲杂人等,那海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他们是西蒙古的势力,瓦剌四部中最强盛的一部,两百年来一直在扩张势力,不过却主要是向西,与哈萨克人和蒙兀儿人争夺地盘。现在他们已经获取了蒙兀儿斯坦的很大一片土地,兵锋西面直达答失干(塔什干),南面抵达鸭儿看(叶尔羌市),北面掩有大漠、草原,东部则直抵嘉峪关,地控万里,兵马众多,打得罗斯人、哈萨克人、乌兹别克人狼奔豕突,威风不可一世。我派了四拨人试图穿越喀尔喀蒙古的游牧地前往西面的草原,但都失败了,甚至有两次还被人追杀了。”

    “你忠于国事,这一点我很欣赏。放心吧,功劳簿上会记着你这一点的。嗯,过几个月你就去一下满归屯,领一百杆新式步枪和四门火炮,多带点人。有了这些枪械,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魏文度拍了拍那海的肩膀,和蔼地说道。对这种恭顺又愿意办事的人,他还是不吝于表达自己的善意的,并且也愿意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感谢魏长官!感谢魏长官!”那海一听顿时激动了,连带着声音都有些高,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四处张望了下,见没人注意到之后,才有低着声音继续说道:“不过没见到加赞的人,但我派出的人也打听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那就是加赞现在想要统一蒙古诸部,做蒙古世界的大汗,然后再清算满清博格德汗对蒙古世界这么多年的荼毒,建立一个囊括原本大元和诸汗国地域的伟大国家。而第一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们应该会首先拿喀尔喀蒙古开刀。”

    这个判断与魏文度的认知是相符合的。与漠南蒙古诸部相比,漠北蒙古与清朝的距离要更遥远一些,关系自然也更疏远一些,属于不是那么铁了心跟博格德汗干的人。因此,从军事战略上来说,出身于漠西蒙古卫拉特部的噶尔丹想要征服更多的蒙古势力,那么漠北喀尔喀蒙古诸部是最好的对象,即先易后难,先整合喀尔喀蒙古,然后再收拾漠南蒙古诸部,一步步动摇满清博格德汗在蒙古世界的影响力及统治的合法性。

    魏文度不认为噶尔丹没可能完成这个壮举。事实上,噶尔丹这个人还是称得上雄才大略的!从有限的信息看来,噶尔丹在控制漠西蒙古诸部之后,大力改革,吸收了很多来自蒙古世界之外的技术、制度和文化。他改革了传统的蒙古作战方式,设立了规模庞大的步兵编制,平日里骑马机动,作战时下马以火器进行战斗,为此他还在境内设立了兵工厂,专门生产各类火器装备,就像成吉思汗时期蒙古人所做的那样,水平比起如今漠北、漠南蒙古诸部那不成器的水平不知道要强上多少。

    此外,噶尔丹也极大强化了蒙古骑兵的战斗力。他将一部分人脱产,作为自己的常备军,终日训练、厮杀,是一支纵横草原的精锐力量。在征服哈萨克人、攻灭叶尔羌汗国、扫平中亚游牧民武装的战斗中,这支勇猛的骑兵部队都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可谓是威名赫赫。

    如此步、骑兵结合,噶尔丹在军事上获得成功也就不那么令人感到奇怪了。说起来,颇有些类似南俄平原上的哥萨克和鞑靼人了,也难怪他们可以在中亚一带死死压制住俄国人的殖民势力,同时还有余裕击破各路反对者。相信若不是执着于自己统一蒙古世界的宏图美梦的话,准噶尔汗国在西域一带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甚至俄国人的殖民脚步都不得不被遏制住,哈萨克人、乌兹别克人更不可能有出头的日子。

    “魏长官,说道联络漠西蒙古的人,如果我们不成的话,您不妨和那些喇嘛们多交流交流。他们的能量其实还是很大的,关系网遍布整个蒙古世界,只要好处给足、给够,也许他们能够拐着弯帮您联系到瓦剌人呢?而且他们也比较好说话,我们布里亚特蒙古与他们相比就隔着一层关系了。”那海的这话也是实情。布里亚特人因为僻居北方的缘故,与其余蒙古部落相隔遥远,所以别看他们的名字里带着蒙古二字,甚至从文化和血统上来说,他们与噶尔丹的部属还要更接近一些,但整个蒙古世界并不怎么将他们视为自己人,说是二等公民也不为过,因此影响力还是有些偏弱的,不如那些喇嘛。

    “什么正统不正统的?”魏文度一听立刻说道:“布里亚特蒙古亦是蒙古,你们现在接受了先进文明的改革,是蒙古世界的先行者。这份殊荣,我想瓦剌人、喀尔喀人乃至那些科尔沁人都远远不及。不要灰心,那海,跟着咱们大东岸,布里亚特蒙古也有崛起的一天,蒙古世界有蒙古世界的规则,我们东岸当然也会尊重,以后说不定布里亚特蒙古也有一统蒙古世界的一天。作为蒙古世界的保护者,咱们东岸共和国一定会力助你们完成这一梦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