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二百零一章 黄金与铁路

    “招远金矿的产金量现在也越来越稳定了啊。”南一民小心翼翼地走在满是碎石的矿区内,朝跟在自己身边的吕征说道。

    吕征是南方开拓队官员吕方的儿子,之前一直在东岸本土学习,毕业后又经过重重筛选,最终进入了神秘的国营企业东岸黄金公司。在这家以贵金属、钻石、宝石的开采、冶炼、加工为主的企业中,吕征一奋斗便是十年,随后因为工作表现突出,便被分配到了远东,担任东岸黄金公司招远分公司的总经理,全面负责招远金矿的日常生产、运营。

    而南一民呢,则是原军管署副主任、吉布提守备司令南次郎的儿子,今年已经37岁。与吕征的经历有些类似,在南铁公司奋斗了整整二十年的他终于熬出了头,爬上处长位置的同时也出任了胶烟铁路管理委员会的实缺,相当不错了。要知道,当个处长、局长什么的也许并不太困难,只要成绩还可以并且资历够老就可以了,但如果要有一个非常不错实缺职务外放的话,那可就不简单了,南一民能代表南铁公司担任胶烟铁路管理委员会主任,本身就说明了他的能力。

    今天南某人来到招远金矿,其实是受吕征的邀请,来看看能不能修建一条铁路支线,联通招远金矿和胶烟铁路,以方便该金矿的日常运营。说实话,南一民对这事丝毫没有兴趣,根本不想修这条支线,只不过碍于人家盛情邀请,不得不过来看一下罢了。

    南主任如今虽然贵为胶烟铁路的一把手,负责该铁路的日常经营,但日子过得其实并不怎么舒心。首先,这条铁路虽然沟通的都是胶东半岛的繁华地带,生意兴隆,但若说要有多赚钱那还真不一定。究其原因,大概最主要的便是铁路的维持成本较高,这不仅仅包括铁路维修所需的绝大部分零部件都要从本土进口,耗资不菲,也包括人员的开销,即登莱缺乏专业的铁路人才,需要重金从本土聘请方可,这其中的花费可不是什么小数目。

    此外,大量的军队调动也越来越频繁地通过铁路来进行。而按照目前南铁公司与军方达成的协议,这部分是完全免费的,或者即便要花钱也很少。久而久之,被军需运输占用了大量运力的胶烟铁路,在这方面产生大量亏空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但考虑到当初修建铁路的时候,军方也捐助了部分现金和材料,更是驱使了大量战俘给建设方免费使用,再加上南铁公司的历任总裁都是现役武官,与陆军系统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这个包袱胶烟铁路是无论如何也甩不掉的,只能自己扛着了。

    最后同时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东岸本土至今尚未批准在远东地区架设有线电报网络。要知道,有线电报可是非常赚钱的,在本土铁路尚未盈利的早期时代(其实现在也未能实现盈利),国家铁道总局不得不依靠有线电报的盈利来补贴亏损的铁路部门。但在远东这个模式就无法复制了,虽然胶烟铁路严格来说并不亏损,但没有了有线电报这个现金奶牛,其经营状况肯定不会太好的。因此,这次吕征邀请南一民前往招远金矿参观,并委婉地提出了希望修一条支线的事情,怕是不太可能了,原因无法,他南某人手头无钱!

    “招远金矿现在年产金接近两吨的样子,虽然比不上本土的铁岭金矿,但也相差不多了。”吕征手指着前方的大片矿区,说道:“陆军在这里成立了一个守备队,员额超过了1500人,都是骑兵,散布在四周,严厉警戒,不准闲杂可疑人等靠近。明年的话,我打算招募更多的工人,扩大生产规模。到了那个时候,招远金矿的产量必然会一跃而为全国最大。毕竟,铁岭金矿的潜力其实已经挖掘到最大了,产量一年稳定在两吨多一些,增无可增。与之相反的是,招远金矿目前产能的利用其实是远远不足的,这和本土长期的漠视有很大关系。这两年国际银价快速下跌,本土的大老爷们终于认识到黄金的价值了,因此开始催促各地加大金矿产量,为将来进行币值改革做准备。其实我就想问一句了,这早干嘛去了?”

    吕征是吕方的儿子,而吕方又是陆军大佬杨亮的妹夫,因此真要说起来这吕征也算是一个建国者三代呢,身份虽然不比那些根正苗红的主,但比南一民这种自是强多了。因此,吕征他敢骂本土的官老爷们,敢指责他们的失误,但南一民对此还是比较谨慎的,一直在旁边呵呵笑着,不发表自己的意见。

    当然从他内心来说,其实是有些赞成吕征的意见的。财政部和国家贵金属管理总局那帮傻货,本来搜罗到的黄金数量就不是很多,在财政困难的年代他们还用来偿还外债、兴建基础设施。当年财政部的文件里就经常用“动用黄金储备若干万元”的字样,说的就是预算不够用了,临时动用黄金储备来开销。但问题在于事后这部分用掉的黄金没有得到重新补充,因此这么多年来东岸政府的黄金储备一直寥寥无几,令人非常尴尬。

    好了,现在老爷们看到银子越来越不值钱,觉得金银复本位制度还是存在着很大的缺陷,不如金本位更能保值增值。不过要搞金本位币制改革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首先需要东岸政府有充足的黄金储备:多了不敢说,为了不让经济出大问题,市面上至少要有个价值几千万元的金币在流通吧?这就是几十吨的黄金储备了!

    也就是说,以东岸共和国如今一年大概五吨左右的黄金产量(包括贸易得来的黄金),需要攒个十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储备足够。而且这还是只考虑了黄金毛利率的情况,如果把所有成本都算上的话,那么可能需要十三四年也说不定呢。

    所以,若不想按部就班地慢慢积攒的话天知道能不能攒得下来,万一哪天钱不够用了,指不定又动用储备黄金了那么多开一些金矿,更快地凑完发行货币所需的储备黄金,说起来才是正事。因此,东岸黄金公司开始授意远东的招远金矿、呼玛金矿,立刻开始扩大生产,争取早日提高产量。为此,他们帮着疏通关系,从本土采购了一大批新式蒸汽机采矿设备,用船运到登莱,以供当地金矿生产。

    这样的待遇,应该说不低了,因为远东地区很多煤矿都没有足够的蒸汽机设备用来抽水、洗煤、运输呢。所以,吕征也分外感受到了压力,故这才有了他此番邀请南某人来招远金矿参观考察的事情。

    南一民这会和吕征在金矿内走了一圈,眼看时间差不多了,南一民也不想再拖下去了,因此直接挑明了说道:“吕经理,我这也明人不说暗话了,你之前提到的修一条铁路支线到招远金矿的事情,说实话不太现实啊。真的,不是兄弟我不帮忙,实在是困难多多。盖因从离此最近的莱阳火车站往这边,也有大概七十余公里的路程,这要花费一百余万元的筑路资金,说实话我们公司拿不出来,也不是我这么一个小小的胶烟铁路管委会主任能够做主的,这需要公司总部开会讨论才能决定。”

    南一民这话说得也是实在。七十多公里的里程、一百多万元资金,杀了他也凑不出来,因此这条支线铁路是注定不可能完成的。即便招远金矿财大气粗,但它每年的黄金产量都是有数的,除部分分配给登莱开拓队政府的外,其余部分都要起运回东岸本土,因此也不可能挪用这部分黄金来修铁路,那是要出大事的。

    “所以,这条支线铁路就注定只能是妄想了?”吕征有些郁闷地问道。

    南一民轻轻点了点头,说道:“胶烟铁路正式商业运营也两三年时间了,至今没攒下什么家底,给股东的分红也是少得可怜。从投资角度而言,收回这条铁路的成本大概需要好几十年时间,并不算是什么好投资。”

    “但从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而言,胶烟铁路减少了黄海和渤海之间的物流运输时间及成本,加速了铁路沿线各县乡的人员、资金和商品的流动,繁荣了地方经济,给政府增加了不少税收。这部分的收益,其实还是蛮大的,只不过它无法体现在铁路公司的账目上罢了。”吕征苦笑着说道:“得,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就是叫穷嘛,胶烟铁路盈利率低,好处的大头被地方政府拿走了,对吧?算了算了,我也没逼着你一定要把这条支线铁路修起来。不过瞧你们这副寒酸样,未来平荣线铁路怎么修呢?我记得政府规划中这胶东半岛可是有一纵一横两条铁路的啊,胶烟线有了,如果再有个平荣线的话,那才真的是厉害了,可以有效调动整个胶东半岛二百多万人民的力量。”

    “平荣线那得猴年马月了。”南一民给吕征递了根烟,自己也点上一根,道:“反正在我看来,如果登莱地方政府不出大头的话,平荣线是决计没可能建成的。我们南铁公司毕竟是商业企业,也许要讲究投资回报率,为股东负责的。平荣线铁路比胶烟线还长,耗资巨大,单靠我们自己是不可能的。登莱地方政府应该拿出自己的诚意,现在胶东经济发展这么好,人口也日渐繁多,既然铁路对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那么就要有诚意嘛。要知道,现在南方开拓队那边,也在积极联络我们公司呢,想在宁绍地区也修一条铁路。我觉得,宁波地区人口稠密,经济发达,修一条铁路的要求是正当的。刘厚非刘队长之前已经邀请了我们公司一批技术人员南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下一步的工作重要也要开始逐步向当地转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