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二百五十七章 顺化(六)

    “何专员,我来晚了。 .更新最快见谅!见谅!”1688年1月19日,顺化地区行署专员办公室内,年轻的许之龙一脸歉意地朝何源说道:“本来是我们外交部的工作,没想到何专员您倒帮我们做了不少,真是惭愧呢。”

    许之龙之东岸外交元老许信的孙子,一开始就在外交系统内工作(含对外贸易部门),不过老实说仕途不是很顺畅。东岸发展到今天,各个官僚机构急速膨胀,人员越来越多,其中大量充斥着学校毕业的普通出身的公务员。像许之龙这类含着金汤匙出身的三代,混得好的固然很多,但混得不如意的也是大把。因为他们的特殊身份,在考评、升迁时往往会受到公务员系统若有若无的抵制,这时候如果你不懂官场权谋之术,人际关系也不会经营,又没有什么让人无话可说的扎实政绩的话,那么也不是那么容易爬上去的。

    以许之龙为例,他今年已经三十六岁了,却已经在正科级的位置上苦熬了七八年之久,始终没能迈出那关键一步,进入处级干部的行列。他有时候悲哀地想着,也许还有再熬个三年资历,然后才可以在已经去世数年的祖父余荫下,勉强升一个副处级干部吧。这对普通人来说可能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职位了,但对出身不凡的许之龙来说,就有点差强人意的意味了,甚至可能会无法接受。

    今天许之龙是作为外交部特派员来到顺化港的,目的是与荷兰西印度公司的德克科内利斯进行接触,探听一下人家的口风,看看能不能通过西印度公司与泽兰省的大商人建立密切的联系以前双方只有商务上的联系,谈不上有多深入进而让他们与范博伊宁根等人的政治势力合流,为以后共襄盛举打好基础。

    也许有人会说东岸人是多管闲事。范博伊宁根那帮人本来就是资产阶级的代言人,平日里与各省商人们的接触肯定不会少,至于要你东岸人出来帮忙撮合么?这话可以说对,也可以说不对,说对是因为共和派本来就是扎根于商人及市民阶层的,平日里也主要是这些人在支持。说不对呢,则是因为这些人的支持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会随着形势摇摆,会动摇,甚至会背叛。

    就像当年法荷战争期间,德维特兄弟落难的时候,整个共和派被压制,那时候阿姆斯特丹的批发商们去哪里了?说来可笑,居然是跟在奥兰治亲王身边跑前跑后,一副摇尾乞怜的样子,哪有当初在三级议会里唆使共和派议员为难他们家族的一点影子?

    所以说,联合省不是英国,他们的资产阶级虽然有钱,但无兵无权,对国家的掌控力实在不够高。联合省的军队,整体看来大部分时候是牢牢掌握在奥兰治家族手里,也就在威廉二世阴谋兵变失败,死于天花之后,被德维特兄弟狠狠压制了一段时间,军队也被拉走了不少,看似要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败。

    无奈奥兰治家族运气不错,法荷战争的爆发拯救了摇摇欲坠的他们,威廉三世在全国一片灰暗的情况下临危受命,重整军队,并最终驱逐了法**队,收复全部国土。这样的丰功伟绩,不但让他们家族再度掌握了军队,同时也大幅度渗透了政府,很多重要官职都被依附于他们家族的人拿下,共和派即便拼了老命搞串联,但至今也没能完全控制政府,更别提掌握军队了。

    所以说,荷兰的资本家是远不能和英国的相提并论的,他们在经济上富可敌国,但在政治和军事上却是个十足的矮子,因此能够给予共和派的支援十分有限,只能让他们在议会斗争中有些胜算,可一旦奥兰治亲王不讲面子,直接动粗的话,他们这些只会在议会里放嘴炮的家伙也就无能为力了。

    更别提,现在还有相当一部分资本家被奥兰治家族拉拢了过去,与他们进行了利益捆绑,这就更不好办了,因此东岸人才急着出面,想要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帮共和派多争取一些资本家的支持,然后再想办法一步步削弱奥兰治家族的实力不要以为这不可能,威廉三世原本在荷兰作威作福也就罢了,可一旦你想当英国国王,必然会招致很多人的非议,甚至大量原本向他效忠的官员和军队都会出现动摇,这便是机会了。

    按照东岸外交部的计划,他们现在需要和东印度公司缓和关系恰好人家也有这方面迫切的需求,因此问题不大同时也要通过西印度公司尽可能多地笼络荷兰的资本家,让他们都全力支持共和派。等到未来局势大变的时候,可以配合共和派全面抢班夺权,并拉拢一部分军队,削弱威廉三世对荷兰的掌控力。

    这个时候,东岸人也可以再使把劲,帮助共和派招募一部分雇佣军增强实力,以让他们更有胆气地和奥兰治亲王抗衡,捍卫联合省的利益,最终迫使威廉三世放弃联合省执政的职务。即你要当英国国王没人能拦着你,英国人已经夹道欢迎了,我们也阻止不了,但你想一人身兼英格兰国王、联合省执政两个显赫的职位,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也注定得不到大多数荷兰人的支持,我们会为此与你开战,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而为了达成这样的目标,东岸人之前其实就已经与西印度公司进行过秘密联络了,东印度公司方面也在范博伊宁根的牵线搭桥之下稳定进行着接触,形势总体而言还是不错的。这次许之龙来到顺化与德克科内利斯会面,其实也已经就只剩一些细节要谈了,大的框架两家都已没有异议。毕竟,荷兰的商人们也害怕威廉三世当了英国国王后,会极大损害荷兰商人的利益,就像当年西葡合并时期葡萄牙的海外贸易顿时陷入了可怕的衰退之中。

    就在昨天的时候,许之龙与德克科内利斯进行了一番坦诚的交谈,最后得知顺化地区行署专员何源已经通过增进投资的方式与西印度公司加强了联系,因此才有了刚才那番帮他们外交部做工作的戏言。

    “哪里,许特派员言重了。”何源闻言哈哈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也没费什么心思。这荷兰人自己本来就有迫切的投资**,这可能是为了扩大产业规模,赚更多的钱,但我觉得也有与我国加强联系、示好的意味在内。我不是专业的外交人员,吃不准里面的许多事情,人家放出的一些信号我可能也理解不了,我想说的只有一句,这荷兰西印度公司对我们没有恶意,态度上也比较积极、诚恳,你们专业的外交人士应该会看得更多。抓紧吧,许特派员,我看荷兰的局势现在也崩得很紧,早一步谈妥了就早一步布局,这时间还是很重要的。”

    许之龙听后连连点头。当然他没有向何源说明,外交部之前已经通过荷兰西印度公司驻首都商务代表进行过两次秘密磋商了,这次来顺化港见德克科内利斯,也是为了统一一下西印度公司两位代表的意见罢了。接下去,外交部会对当前局势进行一次全面的评估,然后出一份外交指导方针出来,交由快速联络船送往欧洲,由驻欧全权特使高文刚来进行操作。

    “部里对加强与荷兰资产阶级的联系还是很上心的,以前我们之间多是商务联系,且还中断了一段时间。现在我们不但要恢复商业联系(前提是对方也有意愿),同时还要将这些延伸到政治上,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我们会谨慎行事的。”许之龙敷衍了何源几句,然后转移话题道:“何专员,西印度公司在顺化地区的投资力度怎么样?上规模吗?”

    “还不错,规模不小,总金额我估计怎么着也得五百万盾以上了,对我们一个地区来说已经是笔极大的投资了,我很满意。”何源笑眯眯地说道:“当然这也和顺化地区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有关。没有梧桐枝,又怎么可能引来金凤凰?荷兰人做生意贼精贼精的,他们本身也确实对我们顺化地区很感兴趣,之前的那些老种植园,目前一年就能给他们稳定提供超过五十万盾的利润,傻子也知道扩大投资规模啊。”

    “但他们以前就没这么做。”许之龙心里腹诽道,不过面上确实笑意盎然,连连点头附和何源的话。当然他也确实承认顺化地区的条件不错,有发展成热带农业中心的潜质,他们现在唯一的短板大概就是人口了,中央的大部分移民配额都砸到了潘帕平原之上,往北边补充的少得可怜,往往都是最低基数,因此劳动力人口确实是一个问题。

    好在现在荷兰人愿意帮顺化地区解决这个难题。只要种植园能够确保盈利,且安全方面也能得到保障(这点非常重要,可以说加勒比海大部分岛屿都无法保证安全),那么他们不介意多花一点钱,从人口已经恢复得十分可怕的德意志地区招募苦哈哈的乡下人,运到东岸来做工、干活。毫无疑问东岸人是比较喜欢这种模式的,因为这等于是荷兰人出钱、德意志人出命帮东岸开拓荒地,像新华夏岛上的意大利人们一样,是东岸最喜欢的投资模式。

    “好了,小许,后面几天你就多陪科内利斯先生多转转吧。我就不陪了,和北宁地区联手合作的灌溉水渠项目,我还得出面去协调一下。唉,一堆事情要办,忙啊。”何源最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