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二百六十七章 剧变(八)

    1687年9月4日,柳州府马平县,小雨。 .更新最快

    银枪效节军都指挥使郝平坐在偌大的府衙里,看着手中的情报,沉默不语。门外,是原明朝柳州知府的小妾,他丈夫因为据城而守并给顺军造成了一定的伤亡,因此城破后被满门抄斩,独独留下了这个小妾,因为新的征服者看上了她,将他收进了自己的后宅。

    平心而论,这个小妾还是颇有姿色的,年纪也轻,因此很是得到了郝平的宠爱。只不过,从昨天晚上开始,她的新主人就一直待在这个书房里,似乎遗忘了她一般,一直和几位心腹幕僚、将领在商讨着什么事情,这令她很是委屈。

    不过,她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物品”,一件随时可以舍弃的玩物,因此在外面张望一番后,又怏怏不乐地走了。郝平瞥了一眼她远去的身影,没说什么。他来这马平县也有些时日了,最初的志得意满已经被最近一连串的消息给搅得心烦意乱,茶不思饭不香的,整日里都在思考着该怎么破局,却又觉得无从下手。

    是的,没错!给郝平造成极大困扰的就是从东面梧州、浔州、廉州等地传来的消息,原本和他们关系相当不错的东国人突然出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多个州县。最关键的是,他们拿下了两广之间的第一等枢纽要地梧州城,彻底截断了从广西东征李元皓政权的路线,这令顺国上下一时为之失声。

    东国人这一招,无疑是当得上稳、准、狠三字精要的。当年曹操得了汉中,就说出了“既得陇,复望蜀焉”的名句,因为一个汉中是满足不了他的胃口的,他想要更加富庶的蜀地。同理,如果顺国若是得了桂省,岂能不眼馋近在咫尺的粤省?所以东岸人得了梧州,确实是釜底抽薪之举,让长沙方面是又惊又怒。

    郝平贵为银枪效节军都指挥使,大顺皇帝李来亨的心腹大将,最近也一连接到了两封申饬的旨意,让他很是头大。他跟了李来亨很多年了,了解李来亨的脾气,知道这两封所谓的申饬旨意代表不了什么,可能只是李来亨一时恼怒之下的激愤之举罢了,并未动摇对他郝平的信任。不过这两天幕僚们却提醒自己,即便皇上不怪罪,但难保有喜欢邀名卖直的言官借机弹劾他,一个两个或许不要紧,但人多了的话,总会在皇上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这可是个不小的麻烦。

    郝平对此深以为然,但他却也没有什么稳妥的解决办法。他当然知道一切事情的源头都在东国人身上,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扭转这一切。不得已之下,才召集了身边的谋臣武将一起商议,看看该怎么办。为此,他甚至推迟了亲身南下的日子,让手下头号大将王万春带领主力大军攻略南宁府(反正基本没什么悬念),自己则留在柳州商议对策。

    郝平这两天也仔细了解了一下梧州、浔州等地的情况,对东岸人的动向有了一个大体上的认知。他知道,东国人现在已经控制了梧州、浔州二府很多州县,如苍梧、藤县、容县、北流、郁林州、平南这六个位于交通运输线上的城市。此外,廉州府大部已经被东**队控制,其主力已经北上,进入南宁府的横州地界,估计这个已经暗中倒向他们的城市阻挡不了东岸人几天。

    郝平也找来地图看了看,发现廉、梧、浔三州除了因为兵力不足而无暇顾及的博白、陆川、桂平、武靖州、贵县之外,其余竟然已经全数“沦陷”。虽然很多州县东岸人都只放了一点点兵力,比如几十人、百余人的蓝衣精锐,外加数百到一千不等的战力稀烂的伪明降军,可以说是空虚已极,但人家不在乎啊!整个廉、梧、浔三府就已经没有成建制的能够威胁他们的部队了,因此这些人基本还是可以镇得住场子的。

    东国人目前采取的策略似乎就是尽可能占住县城,放弃乡下,控制交通要道,甚至都不追求收粮收税,一切以尽快扩大地盘为要。细细分析的话,郝平也有些毛骨悚然,这完全就是奔着他们来的啊,是在跟他们抢时间啊!

    而如果再琢磨一下控制的这些县的位置以及东岸人可能的进军路线的话,郝平心里就更是烦躁了,这基本上是打着将他们压缩在十万大山以西的主意,让他们占着广西不怎么发达的地区,和当地各种熟番生番、汉官土司们缠斗,力量被牵制,一时间无法有效利用当地的资源,进而提升国家整体实力,从而给他们巩固廉、梧、浔三州的机会。

    而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占了广西却没了出海口,西江航道还被截断了,那这日子当真是不好过。因为光凭柳州、桂林、南宁这三个相对不错的府,是否能够支撑起大顺朝廷在当地的官员、军队体系,以及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存在的针对地方割据势力的清剿呢?若是不能的话,就还得从湖南方面进行补贴,这占了有什么意思?给自己背个包袱吗?

    所以说,这东岸人可真是恶毒啊,竟然这么针对他们大顺!

    只可惜,长沙方面给郝平的训令是严格约束部队,不要和东国人发生正面冲突。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可以暗中给东岸人攻城略地制造麻烦,但明面上不许出动大顺自己的军队,以免酿成不可收拾的恶劣局面。

    但郝平对此也有些不以为然。东国人狼子野心,多年来一直妄图将他们大顺变成自己的傀儡,阻止他们一统华夏的壮志,这是根本性的矛盾,不可调和的。这次向他们低了头示了弱,以后怎么办呢?继续退却吗?他们明明一个县就几十号人,带着一堆不成器的伪明降军,恐怕连县城都不敢出,结果竟然让拥有数万龙精虎猛之士的大顺胜兵畏之如虎,不敢上前,这到底是谁的耻辱?

    郝平每每想及此处,就夜不能寐。他是大顺的臣子,心中未尝没有一番辅佐明君定鼎天下,搏个开国万户侯,成就一段历史佳话的念想。这次大顺朝廷定下计议,两路伐明,他自己也很振奋,觉得离梦想又近了一步。结果现在东国人却给了他们一记闷棍,这滋味可真是复杂,郝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其实,按照他的本心,这次就该果断抽调精锐不用多,一万人足矣趁着东岸人立足未稳且兵力极其分散的有利时机,一股脑儿将他们打回去,将梧、浔、廉三府收入囊中。他相信,当地的士绅、土司、官员也是华夏子孙,怎么着也不至于向着东岸人这种来历不明的外人,因此一旦行动起来应该会势如破竹,手到擒来。只可惜啊,长沙方面居然不准他动手,但却也申饬了自己作战不力导致这些个东部州县被东岸人快速占领,这憋屈劲就别提了,反正郝平很是恼怒,连最近很迷的小妾也没心思上了,真真是很不得劲。

    “东家,廉州已陷,梧州也不可久持,而今只剩浔州府尚有一线可趁之机。”一位师爷说道:“不若遣精明干练之士,携大量空白告身秘密前往,交通当地心向大顺之有识之士,令其速速归顺,如此方能绝了东国人的野心。”

    “大帅最好也拣选一些忠诚可靠之部署,换上伪明军士号服,迟滞、阻击一下东国人的进军速度。他们那些保安团军士,多为山贼土匪之流,一个私盐贩子亦能当指挥使,殊为可笑。我大顺天兵若能对其进行打击,当可收奇效。”另一位师爷也开口了,言语间同样是在劝郝平下定决心“搞小动作”。

    他们认为,这种程度的事情,东岸人应该还不至于做出多么过激的反应,因为这是在双方底线范围以内的小动作,属于心照不宣的。他们通过这些小动作,应该可以赶在东岸人之前抢先占领一些州县,使其成为楔入东岸控制区的钉子,为未来两国关系破裂、全面反攻时打好基础。

    郝平听了两位师爷的话,心里差不多已经认可了,然后他又征询了几位在身边的将军们的意见,最终决定就这么办。打是不能和东岸人打的,那么就只能玩这些聊以**了,想想也是郁闷得紧。

    郝平知道,最近四川方面在云贵一带连连获胜,击败了数万明军,形势已经极为明朗。这主要得益于孙可望党羽纷纷来投,使得很多关隘重地门户洞开,因此即便其余明军(主要是李定国的人马)拼死战斗,但限于种种原因,仍然不可避免地吃了不少败仗。

    听说,原本病倒的李定国也没办法了,打算率最后一点精锐亲征,与以大顺左营为主的西路军进行决战。不过刘忠贵却也是个精猾无比的主,在兵力、财力上都有巨大优势的他,一直避免与李定国进行主力决战,而是步步为营,不断削弱明军的锐气,以势压人,打算在明军状态跌入谷底的时候,再轻而易举地解决他们这最后一点余烬。只不过李定国也是死人堆里滚出来的,打仗是他的老本行,估计不会轻易让刘忠贵如愿,双方在云南估计最终还是会爆发一场大战。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顺军输得起,而明军输不起罢了。

    郝平对西路军的战局非常关注,长沙朝廷也一直有专门的军情总结送过来,故他现在的压力可是相当不小,生怕在别人打下昆明的时候自己这里还没彻底搞定广西,那样面子可就丢得一干二净了。

    “广西之局,重在东而不在西,这已经是朝野所公认之共识。云贵的伪明小朝廷,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天了。我部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已经不是从侧翼入滇,帮助左营砥定大局,而是尽可能多地抢占地盘。全有广西我已是不想了,因为梧州已失,但南宁、浔州二府某还想争取一下。这样吧,刘先生,我想请你带一封我的亲笔信,间道前往高州,面见邱总兵,替我争取一下他。孙指挥,你回去后就拣选各营精锐,然后携带空白告身若干,前往浔州,相机行事。赵先生,你去一趟横州……”计议已定,郝平也不再犹豫,开始发号施令,而被他点到名的,也纷纷起身应是,打算去尝试一下这个有些艰巨的任务。

    富贵险中求,世事本就应该如此!

    而就在柳州的顺军上下为东岸人的行动大伤脑筋的时候,南宁府横州附近,李元胤部将、潮州大澳游击钱进宝刚从乡下征粮回来。他的部众现在已经扩充到了三千余人,其中超过一半是在广西就地募集的。桂省贫困,民风彪悍,愿意跟着他去当兵吃粮的不在少数,因此他很快就募集到了东岸人给他的三千兵的员额,甚至还稍稍超出了数百,可见桂省百姓参军之踊跃。

    这次在乡下他们曾经出了一点状况。那就是在围攻一个不肯纳粮的寨子时,居然一度久攻不下,且前后死伤了三百余人,让人大跌眼镜,继而暴跳如雷。最后他们依靠从东岸人那里借来的大炮轰开了寨门,彻底歼灭了这股给他们带来巨大麻烦的抵抗势力。事后经审讯得知,原来这个宅子里还藏了数十名顺军官兵,据说来自什么银枪效节军,就是他们在寨墙上用娴熟的排枪齐射打得他的部属们抬不起头来,一次次粉碎了他们的攻势。

    相信最后若不是用了黄衣大炮且这伙子顺军火药消耗殆尽的话,这个寨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吃下。钱进宝的人在战后也抓了一些俘虏,其中包括一名顺军虞侯,姓陆,同样出身自银枪效节军。钱游击也是有些见识的人,知道顺军的虞侯分管安全、军法、情报等工作,是中级军官,在一个指挥里面仅次于指挥使,与押衙等官并列,价值极大。比如,银枪效节军有十二个指挥,都指挥使郝平最信重的心腹便是都虞候郑大观,可见这个职位的重要性。

    钱进宝猜测,这位陆虞侯来到横州乡下潜伏,来意当不简单,怕不是来联络策应横州士绅的。因此他立刻将人牢牢看管起来,带着抢来的粮食,飞一般地赶到了横州城外的东岸大营,将这个陆虞侯交到了东岸宪兵手里。

    后经严刑审讯后,果然这位陆虞侯是受顺军大将王万春之命,来刺探情报,兼且联络地方的。他先前甚至还想进入横州说降守军,结果东岸人来得太快,一下子将横州城团团围困了起来。他一度想返回南宁,结果却又不甘心,因此便潜伏了下来,打算见机行事,最后算是运气差,栽在了钱进宝手里。

    这个审讯结果让东岸人有些警醒。这顺军确实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看着锅里的,这南宁城还没打下呢,居然就派人到横州这个偏远之地做工作了,这摆明了是冲着大东岸来的啊。而且这还是前线将领王万春的授意,听说整个广西的方面统军大将郝平还在柳州,他是不是也在策划着什么针对东岸大军的阴谋呢?

    跟随浙江新军第五师一起来廉州的宪兵副司令孙武对此毫不怀疑。最近浔州府那边的局势较为混乱,比如前阵子武靖州的得而复失,以至于汤墨羽都不得不抽调人马反攻,最后影响到了对府城的攻势。这里面若说没有顺军的阴谋煽动,说出去谁信啊!

    孙武感觉最近有必要去一趟浔州了,与汤墨羽少校那边敲定一些事情,并针对这些渗透过来的顺军制定一套解决方案,虽然目前看来他们的兵力颇有些不足。不过,现在这会浙江新军第二师差不多也已经集结、动员完毕了吧,最迟十月中旬,这支部队连带着大批补给品就可以南下抵达钦州、梧州这两个港口,那时候兵力就会宽裕许多了,哪像现在这样好些个占下来的县城连出城征粮征税都不敢。

    对了,最后提一下被抓获的顺军陆虞侯的下场。此君在酷刑之下招供,不过却也没打算投降,只求速死,以少遭点罪。他最终于9月13日夜间被东岸宪兵秘密处决,尸体被葬于后山果林里。数日后被当地士绅遣人挖出,辗转送到了顺军手中,后归葬于长沙郊外。

    陆虞侯之死,标志着东岸人已经丝毫不掩饰对于敢过来抢地盘的顺军的敌意。他们对梧州、廉州、浔州志在必得,哪怕为此开战也在所不惜。即便某个地方被顺军通过小动作给颠覆了,占领了,那么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用刺刀将这些人赶走,重新夺回这些地方。

    南江浔江一线,是此次东岸军事行动的终止线,是无论如何也要达成目标的,看样子无意开战的顺军是无法阻止这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