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二百七十四章 抽身

    1688年7月1日,奥斯曼帝国黑海沿岸城市特拉布宗,东岸驻奥斯曼大使马拉提正在最后一次商务旅行。请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按照本土的调令,他即将离开工作了很多年的奥斯曼帝国,举家返回东岸,出任外交部黑海司司长。算算时间,前来接替他的新大使再有一个多月要抵达了,届时他将与对方进行工作交割,彻底离开这个广袤辽阔的大国。

    “新版的第纳尔为什么在市场流通不是很广?怎么我逛了这许久,却没看到多少商家在用?”徜徉在特拉布宗的街头,率领两百名警备队士兵护送新一批第纳尔银币抵达特拉布宗(顺便帮奥斯曼人拉走大笔军资送往顿河河口)的哈吉警备司令吴翼飞有些迟疑,良久后才向马拉提问道。

    “应该是劣币驱逐良币的原因了。土耳其人自铸的金银币成色太差,谁走不想留在手里。特别是在我们往伊斯坦布尔、布尔加斯、萨洛尼卡、雅典、士麦那送了五批三百万第纳尔后,他们原本的货币金色庚跌得很厉害,几乎没人愿意持有。相反,因为第纳尔的铸币权在我们自己手里,奥斯曼人无法粗制滥造后投放市场,因此币制异常坚挺,被很多人喜爱。现在,不但连奥斯曼人喜欢持有这种货币,连前来做生意的威尼斯人、熱那*亚人、荷兰人、英国人也喜欢持有这种货币,我估摸着新版第纳尔已经流出境外不少了,主要是那些常年与奥斯曼做生意的外国商人,他们多多少少会持有奥斯曼帝国的货币,以方便往来。”马拉提给了随从几个第纳尔,让他去街边买些吃食过来,然后有些无奈地朝吴翼飞说道:“吴司令,你这次送来的这五十万第纳尔,怕是用不了多久会消失在广阔的安纳托利亚高原,再也不会在市面流通了。五百万第纳尔,对于一个有着三千多万人口的大国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太少了。”

    “不够让奥斯曼人再找我们铸造啊。他们把那些收来的破烂银币送过来,我们按例回收,铸成新的第纳尔后再投入市场。金色庚这种烂货币,早应该退出市场了。”吴翼飞闻言啐了一口,说道。

    “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马拉提摇摇头,说道:“现在连年战争,各个国家巴不得多发点成色差的劣币呢。奥斯曼不说了,像法兰西、西班牙这种国家,这些年来货币贬值了多少?政府的财政收入看着节节攀升,但实际是在搜刮老百姓。而且这种搜刮是有限度的,这些国家本来因为连年战争而生活困难,现在再这样大量发行成色差的货币,这经济秩序怕是要崩溃了。”

    是啊,这个年头,战争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起世纪的时候增长了不知道多少倍。现代战争供养一个士兵,在只需要支付口粮和很少薪水的世纪,怕是能供养好几个人了。更别提还有战争物资的大量消耗,这都是以前所不能的,因此很多国家都有些吃不住劲了,不得不大肆发行成色差的劣币,洗劫本国百姓和持有本国货币的外国商人,来填补那越来越大的财政窟窿。

    奥斯曼帝国的财政起法国来还要不如。其本土很多地方被战火蹂躏,本身征税效率又低,因此在滥发货币没有产生明显的效果后,也只能通过向外贷款的方式获得喘息之机。不然的话,他们只能使出终极一招,即回归传统,不给士兵发薪水,只配给口粮和军事物资,然后默许他们劫掠地方无论是自家国土还是敌人国土同时这也是突厥士兵传统的获得薪水的方式。

    不过这种带有很浓重的草原遗风的筹集军饷的方式,其副作用也是相当之大的,不到万不得已的话,已经建立封建王朝两百多年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是决计不愿这么搞的。否则,你觉得默罕默德苏丹头的哈里发的帽子还戴得稳吗?

    好在东岸人在经过慎重考虑之后,决定从熱那*亚人那里获得贷款,然后铸成第纳尔银币后再转贷给土耳其人,帮助他们解决燃眉之急。当然了,这五百万第纳尔肯定是不够的,东岸人目前已经初步获得了包括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内的一些阿姆斯特丹商人的许可,新的一笔荷兰贷款即将发放,然后东岸人又可以铸造新的一批货币贷给土耳其人,投放到市场去,挽救他们岌岌可危的经济秩序。

    “不过说真的,奥斯曼帝国在北面、西面打了好几年的仗了,现在也是时候结束了吧?我听说他们已经多次找法国盟友了,请求他们在西线出兵,牵制奥地利人,据说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另外,乌克兰那边不是刚刚打赢了么?俄罗斯人大败而归,北方压力大减,那么阿门也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西线了。不敢说反推奥地利人,至少也该维持住目前的局面,然后伺机签订停火协议吧?”吴翼飞看着特拉布宗街头熙熙攘攘的人流,感慨地说道:“好好生活才是王道,打生打死到最后什么也没得到,那多亏得慌啊。”

    “我也希望他们能尽快结束战事,那样我国的贷款才不会打水漂。而且,战争结束,经济也能更好地发展,我们借由贷款取得的商业优势,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维持一个相对虚弱但又不倒的奥斯曼帝国,是最符合我们国家利益的。”马拉提看着这个堪称他第二故乡的地方,说道。

    奥斯曼帝国的这场战争,打得实在是太惨烈了,不但死伤军人无数,这国土也是大面积地沦陷,国内的基督徒领主们更是人心浮动,可以说整个帝国的根基已经受到了动摇。现在,他们急需一个宝贵的喘息机会,以获得重整国内政治、经济和军事秩序的机会,哪怕暂时先割让一部分国土给奥地利人也在所不惜。

    为此,他们已经强烈要求有着传统友好合作关系的法兰西王国迅速出兵,攻入神圣罗马帝国的莱茵河流域,逼迫奥地利人将主力大军西调(其实人家已经调了很多军队回去了),给他们减轻压力。

    “法国人蠢蠢欲动,土耳其人还是有机会的。这次的战争,本来是缺德的法国人挑唆、鼓动的,不然奥斯曼人短期内可能未必会去进攻维也纳了,所以法国人有帮助奥斯曼帝国擦屁股的义务。且看看他们会怎么办吧,以路易十四好大喜功和爱面子的个性,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我希望,奥斯曼人最终能够保住匈牙利和达尔马提亚海岸的部分地区吧,摩尔达维亚公国最好也能稳住,希望吧。”马拉提最后说道。

    吴翼飞也是无语,只能轻轻摇了摇头,似是在为奥斯曼帝国的命运而担心,同时也是为自己的命运而担心,毕竟哈吉县租借地在奥斯曼的利益也很多。他一度寄希望于毛君校的黑海支队在撤出顿河流域后挥师匈牙利,帮助奥斯曼帝国分担一点压力,不过现在看样子不可能了。毛君校的部队根本不可能去匈牙利,更别提相对次要战场的达尔马提亚海岸了(这里是部分德意志诸侯联军在进攻),他们最可能的去处,还是返回位于葡萄牙本土维亚纳堡的军营,然后等待下一步可能的军事行动。

    据说,他们在顿河流域收编了一部分游牧民和哥萨克,总数大概有两千多人的样子,正在和全权特使高刚讨价还价,打算让他专门拨款将这支部队给养起来,并带到维亚纳堡去。他们担心接下来可能会有一连串的军事行动,因此需要事先厚集兵力,是不知道高刚会怎么看待这件事了。要知道,他对于陆军的观感可不怎么好,而且对于这种可能会极大增加开支的行为向来较厌恶,这番估计有的和毛君等人扯皮呢。

    不过毛君校的理由也很坚决,那是他们有干涉尼德兰局势的现实需求。未来一旦威廉三世入主伦敦成功,然后利用其掌握的资源要求控制联合省的话,那么单靠共和派分子可能还有些势单力薄。这个时候,如果东岸人能够及时介入,并帮助以范博伊宁根为首的共和派骨干稳定局势的话,那么事情未必不能有变化。

    而且,毛君校也不忘损了海军一把,指出单靠他们的话,甚至无法完全封锁北海,切断伦敦和阿姆斯特丹的联系。关键时刻,即一旦共和派在海牙议会通过开除威廉三世联合省执政职位的决议的话,还是得靠他们东岸陆军来保护,海军军舰可没法爬岸去。

    高刚据信现在是较为难,有些举棋不定的。他既想干涉联合省的局势,确保威廉三世不能成为荷兰、英格兰共主,同时又不想搞得事情太大,影响到包括商业利益在内的各个方面。总而言之,是优柔寡断,再说难听点,是干大事而惜身。与之相,在这方面还是军人要果决一些,该出手时出手,而不是如高某人般患得患失,计算来计算去,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马拉提虽然一年到头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奥斯曼帝国,但对这其的内情也是有所了解的。他阅读过机密外交件,知道海军正在把主力战舰北调,进驻佛得角群岛和葡萄牙,并随时做好了战斗准备。他估摸着,未来如果威廉三世真的同时兼任联合省执政和英格兰国王的话,那么保不齐这些战舰会从葡萄牙北,进入北海海域,切断英格兰与联合省之间的联系。东岸人赌的是英格兰的资本家们与威廉三世利益结合不够紧密,不愿意为了他在联合省的职位而和东岸人在海死磕。另外,他们同样赌共和派分子能够在荷兰国内造成很强的舆论声势,软化荷兰海军的立场,让他们不与东岸人为敌,从而达到最终的目的。

    总而言之,这是一场赤裸裸的干涉。因为东岸人实在不想看到荷兰商业资本与英格兰工业资本的结合,但凡有一点机会,都要尽全力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为此不惜出动大批海军战舰。

    当然了,如果英格兰与联合省都不受影响,其海军联合起来与东岸任在北海进行海战的话,那么怕是东岸任要掂量掂量打不打这仗了。但不管未来的计划如何,这个时候趁着黑海局势稳定的时候抽身离去,返回葡萄牙,做好万全的准备,似乎才是应有之意。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