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三百十一章 廉梧(二)

    1689年4月20日,北部湾洋面,“勘察加”号武装运输舰正顶着艰难航行着。 因为逆风的缘故,因此这艘250吨的武装运输舰不得不降下了大部分风帆,依靠蒸汽动力以两节的龟速航行。不过这也给了船的乘客们慢慢看风景的机会,也算是个意外奖励吧。

    “勘察加”号是从登莱的胶州港出发的,船除了大量的机械设备及零部件之外,还有数十名来自烟台学院的毕业生。而在经过珠江口的时候,又接了十多名来自海珠岛商站的干部,其包括新任廉梧管委会主任、原海珠岛商站站长姜云帆。

    执委会的最新任命已经送抵远东,陆军第三混成营营长汤墨羽少校的代理使命已经结束。从姜云帆抵达的那一刻起,他将自动失去廉梧管委会的主官职权,一切统归第一任主任姜云帆指挥。当然这并不是说汤墨羽会此离开,事实他将继续留在廉梧地区,担任这里的军事主官,负责统一指挥包括第三混成营、新军第二师、第五师、第六师、鲁王一部、李元胤一部、台湾陆战营一部及澳门雇佣军总计三万余人的军事力量。

    来之前姜云帆已经和宁波及登莱方面通过快速联络船联系过了,现在这两处局势平稳,与清国的关系大为改善,贸易通商盛行,化交流也不少,短时间内发生战争的可能性不大。即便满蒙那边与清国存在一些冲突,但在面临噶尔丹威胁的大背景下,清国也不可能因此在各个方向与东岸人撕破脸,那是自杀,他们还没那么蠢。

    因此,这两地基本已经同意可以将军队长期派驻在廉梧地区,弹压地方,防备顺军。新军第二师和第五师,前身是莫大帅当年在山东收编的义军武装,都来自宁绍开拓队,曾经在浙江、南直隶与清国作战过很多次,经验丰富,战斗力强。有这两支部队在,姜云帆心里才放心,毕竟廉梧地区人心不稳,形势复杂,没有一支靠得住的部队,是难以想象的。

    或许有人会说,第三混成营、台湾陆战营等部队更加精锐,可堪大用。这话理论没错,但问题在于这两支部队人数太少,而且过于精贵,姜云帆可不敢让他们到处深山林子地乱钻。热带环境很复杂的,钻一次山损失一些人手寻常得很,第三混成营可经不起这种损耗,还是得靠广大的仆从军及新军这样的部队来。

    新军第六师来自山东,补充了一部分来自第三师、第四师的士官,另外有塞进了一些改变裁撤的仆从军里的佼佼者,但从整体来说,这支部队其实是一支新兵居多的部队。虽然已经在登莱整训了不少时日,但并没有什么战斗经验,战斗力自然也是要第二师和第五师低一头的。

    不过这其实也没多大的关系。以东岸人相对先进的训练体系及充足的后勤供给,一支部队只要严格按照陆军操典来执行,战斗力多强不敢保障,但至少这下限是没有问题的,即他们的表现不会差到哪里去。

    第六师好歹也七千多人呢,留在廉州府境内弹压地方,监视南宁方向,问题也是不大的。尤其是现在东岸人想要重建地方秩序,稳固地盘,那么需要将触角伸到基层去。在这件事,第六师的官兵们可是能起到大作用的。毕竟,廉梧地区乡下的那些士绅土财主们,难道战斗力还不能第六师强?你开玩笑吧!

    第六师可以以营为单位分散驻扎,将各个县城内与交通节点联系起来,然后在钱进宝、区大勇二人的仆从军的配合下,去各乡、各寨征粮收税。另外,他们也有义务配合宪兵司令部的人,一旦他们有召,那么立刻出动,帮着抓捕犯人,总之做的都是弹压地方的指责,属于治安部队的性质,胜任这一点问题不大。

    哦,对了,原潮州总兵(李元胤)麾下的大澳游击钱进宝,现在已经成了廉梧管委会辖区的人了。他手底下的三千人,愿意返回潮州的任其自去(走了大概八百多人),愿意留在广西的则地整编为廉州守备队,其家属也可从潮州接来。

    钱进宝是廉州守备队第一任队长。他本人对于有这个结局还是十分满意的,跟着东岸人混还是李元胤混,其实并不是一件多么难以抉择的事情。李元胤在广东地位尴尬,与惠国公李元皓势如水火,目前被赶到潮州担任总兵,处在福建郑氏与李元皓两大集团间,可谓是腹背受敌,出境艰难。相信若不是东岸人屡屡施以援手的话,小小的李元胤割据政权其实已经完蛋了。李元胤都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那么作为他手下一个小小的游击将军的钱进宝,岂不和风飘萍一般,更加凄惨?

    因此,当东岸人招揽他时,钱进宝激动地差点当场跪下了。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做廉州守备队队长的事情,虽然这个职务看起来不如大澳游击那么稳当,东岸人也未必会让他在这个位置一直干下去,当对钱进宝来说依然具有足够的诱惑力。他在潮州其实还是置办了不少产业的,家里金银也很多,但在这个年代,谁敢保证自己不落难?别看他现在是大澳游击,可万一将来失势了,或者李元胤政权垮台了,他还能保住自己的家产吗?不,可能性不大!甚至他不但保不住家产,连妻女都不一定能保住!

    所以,现在能攀东岸人的高枝,钱进宝简直太高兴了。他从此有了护身符,不用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睡不着觉,担心自己家宅被兵团团围住,成了别人的阶下囚。东岸人在东南沿海这一片,还没人敢惹!他当了廉州守备队队长,那是正儿八经的东朝官员,李元胤见了也不能不以礼相待,这简直是一步登天了。

    与钱进宝相,已经先一步被任命为梧州守备队队长职务的区大勇,其一步登天的意味似乎要更加浓厚一些。此人原先不过一私盐贩子,被官府追得像条狗一样,惶惶不可终日。可谁成想造化弄人,在东岸大军突入廉梧地区之后,此人果断卖身投靠,瞬间成了一支仆从军的首领。虽然其战斗力较低下,但在帮助东岸人稳固地区的战斗,倒也算尽心尽力,现在已经升任梧州守备队队长,高官厚禄随之而来,当真是运气爆棚。

    现在钱进宝、区大勇、夏俊波三人,分任廉州、梧州、沔州(该府不全在东岸人之手)三府的守备队队长,算是仆从军的一线部队,负责在一府范围内机动作战。另外,各县一般也有保安团,基本都是东岸人临时拼凑起来的,撑死加了一些明朝降军在里面,战斗力稀烂无,故只能作为各县的地方驻防部队,勉强维持着县城秩序。

    但不管怎样,县保安团、府守备队,以及东岸新军野战部队这三级军事体系的建立,已经标志着东岸人对这三府数十县的控制力达到了一个新的程度。姜云帆到任之后,只需按部班,清查地方,扫荡不从,基本可将威信建立到基层去。广西再民风彪悍,那也都是人,是人没有不怕死的。姜云帆不相信,在面临大军围剿的情况下,地方士绅、头人们还会跟顺国勾勾搭搭,还会对明朝死心塌地。

    更何况,东岸人至少到目前为止,也没想过要在廉梧等地动这些地方势力的奶酪。廉梧等地的地方情势较为复杂,顺国的军队也在旁边,这个时候再在地方大动干戈,搞得鸡飞狗跳的话,实在没必要。可以先仿照当年政府宁波的旧例,在地方设立维稳会,吸收投效东岸人的地方士绅、土司头人加入,只要他们按时缴税出丁,并且不在地方折腾得太过分的话,一切都不是问题。等挺过了这阵,东岸人有的是办法慢慢和这些人磨,最终夺取廉梧地区基层的实际控制权,并不是什么难事,虽然这在姜云帆看起来似乎没太多必要。

    前方渐渐出现了陆地的轮廓,正站在“勘察加”号武装运输舰甲板的姜云帆一阵激动。等了岸,自己可以大展拳脚,一抒胸报复了。自己为了这一天,等待得实在太久了啊!从当邵树德的秘书开始,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终于走到了今天,这真的是太难了。

    钦州湾内驶出了一艘蒸汽机帆船。看船只的吃水深度,应该是满载了。姜云帆心里明白,这艘船怕是装了不少俘虏,要么是明军的,要么是击败的地方士绅或土司势力。他们现在将被集体送往库页岛、千岛群岛甚至更远的勘察加半岛的集体农庄内生活,说起来其实是一种流放。姜云帆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只是为这些人的命运感到可惜,生活在炎热地区的人去了那些苦寒之地,只能自求多福了。

    进港的时候他们又遇到了一艘船。船只是空载的,看样子应该是去邻近的云南拉粮食的。廉梧地区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地方秩序受到了极大的破坏,这农业生产自然是瘫痪了大半。如今东岸人成立了廉梧管委会,要实行正式的统治了,自然需要足够的粮食来保障各种政策的推行。考虑到宁波、登莱等地的粮食并不富余,那么去邻近的越南购粮成了唯一的选择了。虽然这个国家如今也不太平,三天两头打仗,并不是很乐意出口粮食,但如果东岸人拿出武器军资这种“超级硬通货”来交易的话,越南人还是愿意咬牙挤出一些粮食出口的。目前钦州港已经正式开通了前往越南东京河口的航线,粮食贸易也断断续续地展开了一段时间,极大缓解了廉梧地区的粮食缺口,挽救了无数百姓的生命,可谓善莫大焉。

    “勘察加”号在两个多小时候正式靠了码头。码头有闻讯赶来迎接的几个武官员,但不太多,毕竟钦州并不是廉梧管委会的核心枢事实未来管委会的驻地将是梧州姜云帆乘船先来钦州,只不过是因为这里占领最早,局势相对稳定,利于他推行各种政策罢了。

    不过,与广东李氏集团合作,将这一年来非常跳的原南明高州总兵邱麟给收拾了,却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