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三百二十二章 购置方案

    “这个方案,感觉略嫌激进啊。 .更新最快”1689年8月5日,首都东方港的办公室内,行将退休的外交部长李晴对着下面递上来的一份文件自言自语。

    这份文件是由外交部、财政部、国家开拓总局、移民部及联合参谋本部共同派员组成的一个工作小组,历时一月时间完成的。虽然还是初稿,但核心的内容基本都已经确定了,以后可能会就小细节方面进行修改,但大的框架已不会变。

    文件内容是有关华夏东岸共和国正式向西班牙王国提出购买其秘鲁总督区部分殖民地的内容。再说明白点,那就是东岸人想扩张了,想要吞下更多的土地,而恰好西班牙王国最近也需要钱,因此制定出了一份以土地换军火、粮食、日用品的计划,当然也少不了大量的现金了,毕竟硬通货谁都喜欢。

    文件有关土地购置的部分大概分三块。

    第一块是有关解决盐布铁路以东及智利部分地区的买断事宜。按照之前东岸与西班牙的协议,这部分土地是东岸政府以支付租金的方式进行开发的,所有权其实并不在东岸手里。考虑到这些土地上面目前已经居住了将近二十万的东岸国民,经济发展也极为迅速,事实上已不可能在租约到期之后再归还给西班牙政府。因此东岸人便想提前结束租约,并通过给予西班牙人货币、实物补偿的方式,将其一次性买断。

    文件认为,西班牙王国对失去这片土地早就有心理准备,并不会怎么抗拒,因此东岸人购买的阻力很低。也许双方唯一争论的地方,就是东岸人想将已经提前支付给西班牙人的部分租金收回,或者直接抵扣一部分购地款。但预计善财难舍的西班牙王国政府未必会接受这种方式,因此在这上面双方很可能会认认真真地交锋个几回合,最后才能确定下来。

    但不论怎么扯皮,没人对这部分土地未来的归属还抱有疑问。

    东岸人关心的第二部分土地是盐布铁路以西的辽阔平原。这片土地地域辽阔,宜牧宜耕,降水也不少,是重要的农牧业产区。如果迁移大量人口至此,并认真制定发展计划的话,是可以在未来百年内持续为整个国家做出巨大贡献的。未来全国超过一半的孩子可能在这里出生,全国规模越来越庞大的工农业设施会陆续转移到这里,东部沿海富裕地区的资金也会持续流向这片处女地。如果再考虑到未来首都也会搬迁到潘帕查科大平原上的话,可以负责任地说,几十年之后这里会成为全国的政治、经济重心,正如关中之于秦汉,河南之于唐宋,所谓腹心之地、王霸之基也。

    盐布铁路以西目前可以说仍然是一片空白。且随着东岸人的种种动作,原本在此开垦、放牧、捕捉野牛的西班牙人也越来越少,渐渐消失于无形。即便马德里方面费尽心机迁移了很多西班牙人、南尼德兰人、意大利人过来,甚至还请求奥地利亲戚帮忙弄了不少德意志人、匈牙利人、达尔马提亚人过来很多都是曾经反对过维也纳的“罪人”但仍然收效甚微。甚至这些人中的很大一部分还跑到了东岸控制区,在河间、潘帕平原以非法身份打工,让布宜诺斯艾利斯检审法院区的人口持续流失。

    在这样一种背景下,谈什么经济发展、说什么遏制东岸都是笑话。没人就没有一切,哪里也开发不了,最终只能盘算盘算,看看能不能在东岸人那里卖一个好价钱。而东岸人自然也非常了解盐布铁路以西这片土地的情况,不过他们虽然非常喜欢,必欲得之而后快,但也不想给西班牙人太多的钱。这半个平原,他们只想给个二百五十万元,不能再多了当然如果西班牙人能够接受实物付款的话,可以略多一些,但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第三块拟购置的土地,是目前正在越境渗透的查科平原。这块面积同样辽阔(虽然土壤不如潘帕平原那么肥沃)的大平原,东岸人的开发程度还不够高,至今只在沿河地带设置了少许定居点,人口也不是很多,毕竟这里还不是重点。

    不过,随着铁路、公路的规划,以及未来迁都科尔多瓦的计划被秘密制定了出来,查科平原却也是必须要拿下的了。倒不是说这里有什么矿产,土地有多么肥沃,主要因素是这里的位置非常关键,四通八达,去上秘鲁、去巴拉圭、去智利以及去目前已日渐繁荣的河间地区都绕不开。一旦交通基础设施跟上的话,怕不是要建成一两个铁路枢纽,未来的发展前景还是相当看好的。

    当然查科平原也不是没有缺点。这里的降雨虽然不少,但土壤肥沃程度不如富含火山灰养分的潘帕平原,搞农业的话竞争力肯定比不上南边的。而且这里因为地势相对低洼的缘故,排水不是很通畅,千百年累积下来已经产生了一定的问题,那就是很多区域土壤盐碱化程度较高,几个著名的大湖泊也多是半咸水湖,日后必然要投入难以想象的巨额资金对其进行改造,否则怕是不太理想。

    好在东岸土地足够多,人口却才七百万人,没什么人地矛盾。这样的话,即便改造查科平原的资金不够充裕也不打紧,大可以先把它放着,当做牧区嘛。别忘了,查科平原在克丘亚语里的意思可是“狩猎之国”呢,动物的数量多如牛毛,完全可以依靠捕猎和放牧撑起早期的经济,等待国家财政富余后再对其进行开发和改造。

    这块略显贫瘠的大平原,东岸人只愿意出价二百万元左右。除非西班牙人愿意接受实物付款的方式,不然不太可能增加了。

    撰写文件的小组认为,虽然查科平原在农业条件上来说不如南边的潘帕平原,但如果论购买难度,这里却是超过潘帕的。究其原因,还是由于这里是西班牙人运输美洲白银的备份航线,他们不想失去。甚至于,在东岸海军强大无比,西南大西洋沿岸海盗几乎绝迹的现在,西班牙人已经将更多的白银运到拉普拉塔河口,然后从这条相对安全的航线运回国内。因此,他们对查科平原的重视程度可能会远超潘帕平原反正无论哪个平原他们都不种地,那么自然是区位优势更好的查科平原对他们而言更重要了。

    东岸人要想降低购买的阻力,还得对西班牙人做出一个承诺,即保证他们运银路线的安全。如果可以的话,东岸人甚至可以承诺当西班牙人的运银队伍出现时,可以派出地方民兵进行保护。而当到了海上的时候,可以承诺派出军舰护航一段,尽可能提高西班牙运银船的存活率。

    工作小组认为,这个条件对西班牙人是挺有诱惑力的。因为他们也知道,他们的殖民地已经和筛子差不多,官员也不是很可靠,运银船队的出发时间本来是绝密,但事实上经常被泄露出去,然后被海盗或别国的私掠舰队抓住机会拦截,酿成惊天巨案。所以,从加勒比海运银回西班牙,那条航线往往是死亡航线,不知道被多少势力盯着呢,**的殖民地官员与海盗私相勾结,一起挖西班牙的墙角,这种事情马德里方面应该是深恶痛绝的。

    而如果他们走拉普拉塔河口出海就不一样了。以东岸海军的实力,还没什么海盗狂妄到敢来西南大西洋讨生活,因此西班牙运银船从这里出海的话,出航时间可以做到保密,初始阶段也有人护航,那么安全性何止上升了一个数量级?

    从这个角度考虑的话,西班牙人倒也不算亏。可能唯一让他们感到不安的,就是查科、潘帕平原没有了之后,运银的陆上和海上线路都操控在东岸人手里了,以后他们就更没法反抗东岸了,否则怕是要吃大亏。

    综上所述,东岸人这次打算将这三处土地的购置一并向西班牙人提出,预计将花费六百万元以上的样子,且其中必须有相当部分用军火、粮食、日用品及其他商品抵扣。而这个数据,其实也是经过精心计算的,即可以帮助西班牙人打一场规模和时间跨度中等的进攻性战争,或者时间较长的内线防御性战争,这足以保证他们在这次由法国人挑起的欧陆大混战中有那么一点自保之力了,虽然他们的情况看起来仍然不是很乐观。

    “一口气买这么多土地,咋不上天呢?”李晴弹了弹文件,呵呵笑着说道:“西班牙人虽然急需用钱,可他们又不是战败被迫卖地,一下子丢掉这么多,可能性不是很大。”

    “不过也有必要试一试,反正又没什么成本。”李晴很快又补充说道:“即便无法全部买下这三处,那么搞定其中两处也是好的。嗯,盐布铁路以东及南智利那片,是必须确保拿下的,这是首要目标。其次是潘帕平原,这比查科的难度稍小一些,比较容易买下,是次要目标。查科平原是需要争取达到的目标,但不应是必须强制完成的,虽然谈判时我们需要寸步不让。行了,拿去给其他几位委员过目审阅吧,我这里没什么问题了。”

    说罢,李晴拿起钢笔刷刷刷写上自己的意见,然后合上文件夹,递给自己的秘书,说道。

    购置土地这种大事,自然不可能由他们外交系统自己决定,因此需要执委会大多数委员同意方可施行。而且现在东岸财政不是很宽裕,海陆军的军费占去了大头,相信若不是这次有荷兰土财主帮忙解决了葡萄牙特遣舰队的维持费用的话,东岸人想要凑齐土地购置款是绝无可能的当然即便是现在也很困难,由于财政预算会议已经开过了,各项经费都有了去处,现在要额外拿出几百万来,只能通过发债来解决。

    但不管怎样,哪怕债台高筑,这买土地的钱也必须筹集出来。这不光是给子孙后代积累家当,同时也是为了给西班牙输血,不令其快速倒下。要知道,他们的国王可不是什么聪明健康之人,事实上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可能存在很严重的问题,身边的大臣也多是唯唯诺诺的谄媚之辈。即便偶有几个能干实事的,他们的声音往往也被淹没在更多的愚蠢之徒的疯言乱语当中。

    国家情报总局的高级分析人员曾经深入研究过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二世,对他的判断能力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在当年奥地利国王利奥波德与路易十四密谋瓜分西班牙的阴谋暴露,秘密协议都让卡洛斯二世看到了时,他居然只是冷处理了西、奥关系一段时间,然后又“相信”起了他的奥地利亲戚,出卖西班牙的利益为奥地利的哈布斯堡家族服务,这实在让人难以理解。要知道,当初得悉利奥波德觊觎他的西班牙王座时,卡洛斯可是流下了眼泪,并大声咒骂过他的这位亲戚,可后来又如何?情报官员们无法解释,最终只能认为卡洛斯二世知道自己无嗣,西班牙王国迟早要交到外人手上,即便他讨厌利奥波德,但也别无选择,只能与亲戚和解,并最终将王国托付出去。当然情报官员们还给出了另一种解释,那就是卡洛斯二世身边的宠臣、仆人、警卫们与维也纳方面勾勾搭搭,然后通过各种途径影响了他,使得他转变了立场,又亲近了维也纳的哈布斯堡家族。

    不过不管真相是什么样,那都不重要了。真正重要的,是趁着卡洛斯二世还没死,局势还没变得复杂之前,尽可能多地从西班牙人手里攫取更多的土地,免得将来夜长梦多,节外生枝。

    攫取西班牙土地的脚步,必须要加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