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四百四十章 苦难的行军(一)

    1692年12月3日,光辉城。

    光辉城是一个不存在于华夏东岸共和国官方编制内的行政区划,由义成地区行署下令设立,上级并不承认,说穿了就是一个黑区。但黑区归黑区,这里到底生活着两万多人口,农业、手工业活动也相对发达,并不可以被人随意忽视。

    光辉城大致在后世南非帕拉博鲁瓦城附近,生活于此的居民主要是从新大陆移民过来的印第安人、梅斯蒂索人以及从新华夏岛发配过来的岛屿八旗。东岸人曾经对他们进行过一次统计,印第安人大概有九千多人,梅斯蒂索人有七千多人,岛屿八旗有两万余人,经济上以农业和畜牧业为主,有一定的日用品生产能力及兵器维修能力。

    从这些人口构成就可以看出,光辉城是一个用于临时安置大量移民的城市。说临时,是因为光辉城也并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地,他们最终的落地地,尚在上千公里以外,中间不知道有多少艰难险阻、多少毒虫猛兽在等着他们。

    光辉城的这批移民已经在此生活了一年多了。按照计划,他们将在明年上半年再度出发,背上行囊,带上牛羊,在东岸人整训的军队的护送下,抵达林波波河流域。他们对这些迁徙活动并不陌生,因为在此之前他们就是在义成地区登陆上岸,然后从成皋县一带向北,不断开拓前进的。

    而在离开成皋县之前,他们被义成地区行署借故扣留了数年,用于清理境内原始蛮荒的环境,修建房屋和道路,有时候青壮年甚至还被抽调出来去与通加人、斯威士人作战,甚是苦逼。他们也不是没有试图反抗,但东岸人在周边派驻了大量军队,南非各县民兵更是被轮流抽调过来看守,因此任何反抗都注定是徒劳的你不能指望连弹药都无法自产,武器修理都需要东岸提供零件的流民团体能有啥反抗能力。

    是的,没错,这些人基本上就是流民团体。只不过在东岸人的组织下,他们的生活相对好一些(食品供应相对充足),武器相对好一些,全程有东岸陆军精锐斥候给他们打探消息、绘制路线罢了。

    在黄黑分界线的指导方针提出多年后,东岸人在南部非洲一带迁移岛屿八旗、印第安人的行动终于不再迟缓、拖拉了。在最新一笔五十万元的迁移资金到位后,义成地区行署也不得不做出表率,采购了大批粮食、牲畜、武器、药品、生活用品及其他物资,按照部落、家族发放下去,同时派遣大量骑步兵到位,督促这些人继续北进。

    东岸政府制定的这个计划叫“苦难的行军”计划。中央财政每年会特别拨出一百万元(通过发行公债解决)的资金,南非的河中、义成以及新华夏开拓队会联合拨出五十万元的资金,支持该计划的深入执行。

    每年一百五十万的资金,说起来非常不少了,毕竟这些人也不是不事生产,每到一地他么也会停留一段时间,一是休整,二是等待后续物资的抵达,三是趁机生产一些粮食、蔬菜、水果,扩大一些牛羊种群的数量,为下一阶段的行军打好基础。

    比如他们在光辉城,就滞留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期间收获了三茬粮食,牛羊数量也大大增加,整体经济实力是增强了不少的。当然他们滞留期间也不是没干别的,他们在东岸人的组织下,狠狠清理了一番附近的土人,环境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造,为后面道路的建设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而这条所谓的正在修建的道路,则是一条铁路,是由交通部投资的,每年投资额一百万元,部分由交通彩票解决,部分从其他项目的资金中挤出。义成地区行署对于这个从天而降的项目简直乐得合不拢嘴,他们的义成铁路全线通车没多久,为此还欠了一屁股债,正愁下一阶段该怎么发展呢。结果幸福的馅饼从天而降,交通部决定修建一条“行军铁路”,这条铁路从成皋镇出发,一路向北经阳翟乡、汜水乡(位于后世科马蒂普特城附近)、广武乡(位于后世斯库库扎小城附近)、止戈乡(位于后世戈滕堡小镇附近),最终抵达光辉城。

    阳翟乡是成皋县的下属乡镇,目前有大概五千多居民,经济还算可以。因为动用了大量抓获的黑人劳务工的关系,目前阳翟乡到汜水乡这段约40公里的路程已经完工了一半多,剩余部分正在紧张的修建之中,其中包括一座铁路桥。

    明年的计划是修通到广武乡一带,其中包括数座铁路桥(还好,难度不大,因为河流不宽),工期还是十分紧张的,很可能完成不了目标,只能说尽量吧。而在铁路完工之前,给这些移民运输后勤物资就只能通过大车和骡马队呢,就像当年带着全副家当深入南非内陆的布尔人一样。

    铁路和马车的运输能力,当然是有着天壤之别的。所以上头对于修建这条行军铁路特别重视,说是不惜一切代价也不为过。现在本土得了拉普拉塔,有大量的印第安人和梅斯蒂索人需要清理,更别说将来还有巴拉圭这种人口暴多的地区需要清理了。所以,行军铁路必须尽快往前修,修得越长越好,那样才能让这些清理出来的移民走得更远,离黄黑分界线更近。

    而移民走后留下来的空地,自然由东岸人来填补了。现在本土对这方面也拿出了一定的政策,即通过货币和物资赎买的方式买下由移民们清理出来的土地、农田,修好的建筑等等,然后再通过抵押贷款的方式转卖给安置过来的东岸移民这个过程中可能需要国家财政补贴一部分,但不会太多,大概每年二三十万元的样子。

    汜水乡目前已经安置了大概两千多东岸人,以种植业、畜牧业为生。广武乡则安置了一千多人,同样以农业为主,止戈乡则尚没有移民正式定居,现在还是一个大型的物资仓储基地,由部分东岸民兵驻守着。

    老实说,义成地区行署对于上级如此安排是有点意见的,因为这等于是强行改变了他们的发展方向。他们原先的计划,是跨过成皋县西部的丘陵山区,然后进入到内陆的高原地带,向后世南非的约翰内斯堡一带进军。为此,他们还在成皋县以西新设了数个定居点,分别是峡窝乡(位于后世斯威士兰的姆巴巴内城附近)、义龙乡(位于后世曼卡亚内城附近)和西峪乡(位于后世恩赫兰加诺城附近)三个定居点,共安置了大约一万出头的人口。至于本县核心区域的平原地带,这些年来只新增了一个河树乡(位于后世大本德城附近),放了区区两千多人,其西进的决心可见一斑。

    现在执委会觉得印第安人、梅斯蒂索人、岛屿八旗不能长时间生活在义成地区的国营农场、建筑工地上,下决心花大代价加速解决后,他们的西进梦想看起来即将破灭,必须将主要精力转移到北方行军铁路的修建及沿线定居点的设置上面,这无疑令他们非常不爽西面那辽阔的金矿区,难道未来要等从南边北上的河中人占领吗?

    好在义成地区行署专员肖敬宗是合格的政府官员,对上级的命令很少打折扣。再加上他最近正在活动着想去远东任职,因此分外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搞事。几个月前的地区行署为此召开了专题会议,重点讨论了下一阶段的工作安排,会议上明确表明了“停止西进、改道北上”的原则,将地区的资源重点投放到行军铁路沿线相关定居点的设立与建设上。

    他们计划着,明年在保证老定居点的正常建设之后,分批迁移超过五千居民到汜水、广武、止戈、光辉等乡镇,丰富当地的人口,完善当地的经济,同时抢修一些公路,使其与铁路连成网络,进一步发挥行军铁路这条大动脉的效能。

    另外,义成、成皋两县也有十余万人口了,经济实力也不容小觑,保安团系统是该好好整顿一下了。地方警备队的筹建目前也在申请之中,相信得到批文不是问题,未来义成地区的军事力量会得到进一步的加强,而这对于苦难的行军计划还是很有帮助的。毕竟,你强行逼迫那些印第安人、梅斯蒂索人或岛屿八旗像布尔人一样不断迁徙,这是会激起极大的反感的。这个时候,军事威慑力量必须跟上,否则怕是无法有效压服这些经常与黑人进行战斗的家伙们。

    当然大的镇压力量不用他们来承担。在卡玛王国的势力基本被剿灭后,陆军现在可以腾出手来了,未来将会有整整一个混成团的兵力被调拨过来,辅以几个外县轮换来的保安团,印第安人们再有什么不满,也只能深深埋藏在心底,或者朝一路上遇到的黑人部落身上发泄。

    再说了,东岸人为了执行苦难的行军计划,从今年开始的每年一百五十万的财政拨款是足额到位的,他们抢来的土地、建好的房屋也会估价收购,各类军事物资、民生物资也是平价提供,有时甚至还有一些免费的巡回医疗服务。总体而言待遇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并不是有些煽动不满的人所说的驱赶他们去送死。不信?看看当年被蒙古人强行驱赶到中国定居的那几十万中亚人、波斯人和中东阿拉伯人,他们长途跋涉几千公里,一路上蒙古人可曾对他们照顾得“无微不至”?

    所以啊,凡事都靠“同行”衬托。东岸人的计划名字虽然叫做“苦难的行军”,但远不至于让他们活不下去的地步。他们中有些人的财产甚至还略略有些增加,如果不算途中逃亡的人的话,其人口总数也并未有明显的下降,已经非常不错了。

    另外一件值得一提的是,东岸政府最近也在研究,是否可以沿着葡萄牙农业庄园比较密集的赞比西河深入内陆地区。这条路线的好处是有现成的补给点,同时路线也较短一些,可以更加快捷地抵达后世的赞比亚地区。目前这条路线尚在论证之中,短期内可能不会有结论出来,但未来很可能是一个备选项。

    苦难的行军计划,如今看来,可能真的是要走入快车道了!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