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四百四十一章 苦难的行军(二)

    南非东北部地区刚刚下了一场大雨。从沿海的浅沙滩到内陆的高山,全都笼罩在这片雨幕之中,沼泽积满了雨水,河流再焕发了青春,动物们在草原上欢快地奔腾不休,整个东部沿海地区迎来了一年中最惬意的时光。

    作为华夏东岸共和国国家情报总局的暗线,曾经是一位小军官的何塞莫雷诺擦了把脸上的雨水,欣慰地笑了。他在光辉城以北地区拥有一大块粗粗开垦的土地,里面种满了小麦、苜蓿和其他作物。这场大雨的降临,可以让他名下田地里的物产能够正常收获,这就足够了。

    他现在非常需要钱,而这些农产品是少数可以从东岸国家储备粮库的代表们手里换取金钱的商品之一。可不要以为在他们这些“流民”之中金银没有用,事实上因为东岸人的后勤比较出色,他们可以通过订货的方式采买从日用百货到枪支弹药之类的各种商品。而商品物资的充足,是何塞莫雷诺得以维持在“流民”群体中地位的最重要手段之一(另一手段是东岸人的认可)。

    何塞莫雷诺现在管理着大概五千多人,都是来自拉普拉塔和智利的印第安人、梅斯蒂索人。他手下有一个大型团队,大概有两百多人的样子,基本都是过去西班牙殖民地的军人、治安官(警察)或基层官员。这个管理团队的每一个成员,原则上都要经过东岸情报部门的调查、甄别,确保其中不会有对东岸存在强烈敌意的人存在。要知道,以后建国时,这些人很可能就是新国家的统治阶级。东岸人可不会脑残到让一个反东分子身居高位,哪怕迫于形势这个人根本不可能翻起什么大浪。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东岸人虽然允诺这些人可以去黄黑分界线一带建国,但他们从未放松过对这些人的控制。他们会确保这些国家的政治、经济被东岸操控,文化上向东岸靠拢,如此才有可能对得起东岸政府为迁移他们付出的巨大开支。

    何塞莫雷诺就是这样受东岸控制的移民领导者之一。他受过东岸情报官员的秘密培训,知道如何管理一大群人,知道分辨哪些人会服从他,哪些人可能会反对他,哪些人又会持无所谓的中立态度。他另外还学习了一套粗浅的经济理论,这有助于他拓宽眼界,在下达各种命令时不会胡来。虽然他的团队里还有东岸人秘密培训的懂经济的其他管理层,但作为一个首领、一个纵队总指挥,当他发下了错误的命令却被下属质疑从而不得不修正时,对权威总是一个损害,是要极力避免的事情。

    而说起这个所谓的纵队,其实是义成地区行署专员肖敬宗捣鼓出来的东西。他将滞留在地区的大量印第安人、梅斯蒂索人(总计超过1.6万人)大体上编成了三个纵队,分别是第一、第二和第三纵队,每个纵队的人数大体上在五六千人的样子,北上时各自散开数十公里的样子,齐头并进,然后在东岸人指定的一个地点汇合。

    三个纵队间的通讯联络靠大量骑手联络,有时候在遇到一个势力较强的黑人部落时,他们甚至还会协同作战,发挥集体的力量来消灭敌人。

    黑人们在遇到这些群体时总是非常无力的。他们的总人数虽然不少,但以部落形式分散在各处,彼此之间甚至可能还有仇,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因此,在遇到数千乃至上万人的有现代化武装支持的“大部落”时,他们就有些不够看了,往往被打得落花流水。财产被别人缴获,成了他人的战利品,人员被别人俘虏,低价甩卖后成了行军铁路建筑工地上的奴隶劳工,为大东岸的建设添砖加瓦。

    而在印第安人和梅斯蒂索人之外,还有大量来自新华夏岛的岛屿八旗部众。这些人因为长期在一起生活、战斗,彼此比较熟悉,体制也相对健全,因此义成地区行署的人并没有打算改变其原有的社会结构,而是让他们继续以八旗的形式北上进军,与黑人进行战斗。

    不得不说,岛屿八旗经过东岸人数十年的调教,战斗力还是不错的,并不比那些梅斯蒂索人差多少。尤其是那些萨卡拉瓦人,以前光靠从英格兰人、葡萄牙人那里买来的武器就能打得其他部族哭爹喊娘,一度将自己的势力扩展到整个西海岸,甚至还试探性进入中央高原,打败了麦利那人几次,战斗力可谓强悍。相信若不是东岸人横空出世,并通过多年的战争将分裂成两部分的萨卡拉瓦人王国击溃的话,天知道他们会打下多大的地盘。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生活在南非东海岸的这些黑人其实也挺可怜的。他们的文明水平较低,力量也极为分散,虽然还算野蛮敢战,但在面对这几万滚滚而来的外部殖民者时,其抵抗依然是力不从心,被各个击破后沦为了悲惨的奴隶。东岸陆军的参谋们曾经认真研判过,最后一致认为只要不断北进,不给这些黑人们喘息的时机,不让他们统一为一个整体,那么他们的威胁就大不起来,最终只能被彻底消灭。

    历史上南非东部的祖鲁人之所以那么难缠,以至于让英国殖民者都吃了几次亏,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他们得到了外国火枪,英国人的动作也太慢,给了他们太多的整合时间。另外就是他们出了一个雄主,统一了大部分祖鲁部落,以至于可以调用强大的力量来和英国人决战。这三个条件,可以说缺一不可。很显然,现在东岸人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也不会犯英国人的错误,那么扫平这些黑人势力似乎也就不是多难的事情了。

    当然或许也有人觉得东岸人驱赶的北进运动杀伤太重,对黑人们太过残酷。但如果你考虑到这些黑人进入南非也没多少年,且他们也曾非常残忍地消灭了南非的原住民科伊桑红种人的话,那么就可以以相对轻松的心态来看待这一系列的殖民战争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仅此而已!

    “把我的酒拿来。”坐在一张做工粗糙的木板凳上的何塞莫雷诺,让仆人拿来了一瓶在义成县买的葡萄酒,打算在这个雨天好好享受一下。

    仆人也是为梅斯蒂索人,因为债务而沦为奴隶,后被莫雷诺买来,许诺追随他五年后给予自由,因此这位仆人干活还是很尽心的。这不才一小会,就从箱子里翻出了那瓶葡萄酒,屁颠屁颠地拿到莫雷诺面前,并给他倒了一杯。

    莫雷诺的家当,说实话还是不少的。他在光辉城郊外有一座木质别墅,别墅后面还有一个大仓库,用于临时存放各类物资和粮食。守卫大仓库的是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都是莫雷诺的狗腿子,依靠莫雷诺施舍的金钱和战利品过活,素来是其他普通人痛恨的对象。但没办法,何塞莫雷诺是东岸人认可的纵队总指挥,如果他们想推翻莫雷诺的统治并推举一位新人上台的话,首先需要取得东岸人的谅解。但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东岸人似乎很难允许他们搞这种内讧行动,除非莫雷诺的统治实在太糟糕,不得不进行撤换。

    木屋外面下着大雨,莫雷诺一边享用着红酒和煎牛排,一边担心这场大雨会不会对东岸商队的行动产生影响。这些商队的骡马和大车上满载着他们所需的各类物资,一旦不能及时赶到的话,他们怕是就要过一阵苦日子了,有些人甚至还可能因为缺医少药而死去。这可并不是杞人忧天,今天新出生的许多孩子们都营养不良,且身患各种疾病,如果不能及时得到东岸政府赞助的医药物资的帮助的话,很多孩子都可能会死在中途,这无疑会削弱莫雷诺统治的合法性。

    “说起来,真是一场苦难的行军啊。”莫雷诺吃了一口牛排,一边假惺惺地担心起了治下民众的生活。但你若是让他打开自己的仓库,给民众们散财的话,他又不太乐意了,那些东西都是他剥削很久后攒下的家当,正所谓善财难舍,拿出去救助困难的普通民众的话,莫雷诺着实心痛,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如此。

    与他类似的还有他那个所谓的管理团队。这些人虽然以东岸的标准来看不算富裕,但比起其他梅斯蒂索人来说,那可要富裕太多了,不但兜里银钱不少,家当更是多,每次行军的时候都要几辆大车来放东西,着实惹人眼红。

    贫富差距问题,即便是在这支正处于行军战斗状态的群体里,也**裸地存在着,实在是让经常前去他们中间调研的东岸情报官员、陆军军官们费解。这些前西班牙殖民地军人、官员们原来没迁移时就十分贪婪,结果都到了非洲了,依然死性不改,实在让人伤脑筋,担心他们在未来会搞得民怨沸腾,以至于东岸人不得不出马帮忙擦屁股。

    东岸人也不是没有劝说过莫雷诺等人,让他们不要过于贪婪和吝啬,但效果不是很好。莫雷诺一贯的口头禅就是“想要吃肉就自己去草原上狩猎”,但问题在于几万人同时涌进一片不大的草原,当地还有黑人的威胁,普通人又能狩猎到几头野兽呢?也只有一些狩猎技能高超且运气也足够好的人,才有可能狩猎到一些野兽,然后将毛皮出售给东岸人换取一些诸如烟草、蔗糖、饼干、酒之类的奢侈品,广大劳苦大众依然只能靠效果不佳的开荒收获以及东岸人的有限救助勉强果腹,非常困难。

    莫雷诺三口两口吃完自己的午餐后,直接拿衣袖擦了擦嘴,然后走到门口,看着外面连天的雨幕,心里还是比较满意的。降水多,就意味着地里的收成有保证,这比什么都重要。而听说他们千里之外的目的地的气候还要好,那里夏天不热、冬天不冷,降水适中,土地也非常肥沃,足以让他们所有人在当地过上舒适的生活,前提是东岸人提供一切帮助。

    莫雷诺对东岸人的承诺还是比较放心的。他们的信誉一贯良好,而且相对比较讲道理,比利马的那帮狗屁不通的官员们要强多了。唯一让大家感到不爽的,大概就是他们这个纵队中混进了一些穿道袍的道士,这些家伙要么掌握一些野外生存的技能,要么医术不错,要么会修理机械,总之为他们这支队伍提供了不小的帮助,但是他们公开或半公开地传教实在是太恶心了!作为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何塞莫雷诺对此是非常反感的,但他也不敢拿那些东岸宗教人士们怎么样。不说他们的作用非常大,就说他们的背景,莫雷诺都不敢下手,否则他估摸着自己的位置怕是会保不住,这几乎是一定的事情!

    希望大家都能谨守住自己的信仰吧。他们从拉普拉塔、从智利万里迢迢来到这南部非洲,丢掉的东西已经一箩筐了,现在如果再把自己的信仰丢掉,将灵魂交给魔鬼的话,那可就实在太悲惨了,莫雷诺无法想象那样的生活。

    不过,单靠他们自己,即便东岸人没有强迫,他们真的可以永远守住自己的信仰吗?他们现在队伍里的那十几个神父,还是东岸人自己培养的呢。他们对主的信仰是否坚固,着实应该打一个问号的,尤其是在面对东岸道教的蚕食时,他们更是表现得手足无措,完全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阻止人们转信异教,这一点尤其不称职。

    莫雷诺估摸着,他治下这五千多人里面,已经转信东岸道教的人可能有数百人之多。因为这些可恶的道士们资金似乎很充足,还经常帮人免费治病,一些孩子较多粮食不太够吃的家庭,偶尔也会得到他们的救济,这对他们的传教事业帮助极大。

    在这样一种局面下,相对贫穷的神父们似乎完全无法和他们竞争。也许等他们走到最终目的地的时候,东岸道教会慢慢成为他们这群人里面的重要信仰吧,这可怎么办呢?莫雷诺很是痛苦——

    上拉加载下一章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