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四百八十六章 面貌(一)

    486面貌(一)

    1694年2月26日清晨,阿涅利刚刚起床。

    这是他最近大半年来首次在东方港过夜,结果感受十分糟糕。中铁公司不知道在搞什么鬼,东方县火车站彻夜不停地有火车进站,也不知道运的什么东西,弄出这么大一副阵仗。

    “唉,城市有其可爱的一面,也有其烦人的一面。夜深人静时都能听到隆隆的火车声,白天时一般也处于喧嚣之中,当真一点清静也不可得啊。”还穿着一身睡袍的阿涅利拉开了后世的窗帘,看着外面热闹的街道,叹气道。

    话说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多的东岸人居住在城镇及其辐射范围内了。火车更是许多城乡人民经常见到的事物,很多人甚至已经习惯了它的存在。在通铁路较早的东岸大草原上,大多数地方的铁路已经和风景融成一片,正如铁路时代出现以前的运河及驿道一样。

    阿涅利住在是一间不大的老房子,这是他从一位去世的老人手里买来的。那位老人的儿女如今都在青岛工作,也不想再回到东方县生活,因此在老人去世后便把这间有些年头或许可以追溯到建国之后最初的那十来年的宅院出售,彻底与这座城市断了联系。

    其实在首都东方县,这样的老房子还有很多,大多盖于几十年前,现在里面都住满了人。像阿涅利现在拥有的这套院子,一般来说住五六个人是正常的,住八到十个人也不必感到惊讶,且其中很多人都是租住的。

    随着东岸人口的增多,以及城市工作机会的增加,城镇人口的数量几乎每天都在增加。这些新增的人口可并不是都很有钱的,尤其是首都的房价很高,因此基本上只能选择租住房子,然后找一份工作谋生。

    这些房屋基本都是面对面的,建造的时候就考虑了节省空间,一般包含三个房间、一个杂物间和一个厨房,里面住满了商铺店员、餐厅服务员、青年工人及其他收入较低的职业者。阿涅利的合作伙伴高进忠曾经非常反对他住在这里,认为这“有**份”,但阿涅利认为自己很喜欢这种氛围,坚持住在这里,更别说他是独立拥有一套宅院,居住条件比其他好太多了,因此高进忠最后也只能作罢。

    与这片区域一街之隔的地方,已经有一片此类居住区被拆除了,取而代之的是20或30个单元的公寓楼。这些公寓楼用料扎实,设计现代化,各类设施也比较好,因此住在那里的多是工厂的高级技工、各类企业中层管理人员、小商人、学者等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与眼前这个街区形成了鲜明对比。

    曾经政府有过想要改善这片居住区的想法,以改善这些住得“过分拥挤”的人的生活条件。但在确定了迁都事宜之后,这件事基本上就被搁下了,至少中央政府是不会投资了,只能靠东方县政府自己想办法。但县政府摊子也很大,很多地方都急需用钱,改善居民的住宅并不是优先考虑的项目东方县政府曾打算把他们迁往城郊,但被拒绝了,理由是距离上班的地方太远。

    房子建在郊区住不满,建在城里就挤得要死,这其实不仅仅是东方县政府所面临的问题,在青岛、平安这些大城市也非常普遍。那里有着被一条条小巷子分隔开的两层或三层住宅区,多建于很多年前,粗陋但不容易损坏,总数大概有一万多所的样子。大量工作人口住在里面,其中非技术工人往往只有一个单间,技术工人好一些,有两屋一厨的样子,他们负担得起租金或者干脆把这些房间给买下了。

    民政部曾经统计过,工业城市平安县大概有四分之一的人口是住在这些房间里,孩童们在小巷子里四处玩耍。居住区有基本的自来水、煤气灯、下水管道等设施,产生的垃圾也有非国民劳务工定期来清理,总体而言还算过得去。

    这次新首都洛阳府各区在规划时,政府也吸取了教训,对居民住宅区的建设下了很大的力气。他们在办公区或商业区建设了很多30单元的公寓楼对外出租,以供底层公务员、服务人员居住。这些房屋有基本的生活设施,带窗户,有公共厕所和厨房,总体而言非常不错了。而对于那些有一定收入的小康之家,则提供更高档一点的公寓楼进行出租或者出售,这些公寓楼往往有三个房间,非常适合家庭生活。

    至于更有一些的,如商人、高级工程师、中高级官员等,同样有安排。那是建于漂亮的花岗岩街道上的标准化别墅。墙体由青砖建成,有地下室、有回廊、有阁楼、有马厩,还有一个种满了常绿灌木和花草的院子,看起来就非常舒心。这些住宅都价值不菲,目前一共建了一千多套的样子,不接受出租,只出售,为的就是快速回笼一点城市建设的资金。

    阿涅利已经托人在洛邑区买了一套这样的宅院,花了他不少钱。但他并不后悔,在首都拥有一套别墅对于他们这种身份的商人来说简直就是必需的。他们一众人合股经营的兔子洞面粉厂发展至今,已经到了一个蜕变的阶段,进一步的话,农场、粮食加工及销售三线齐开花,退一步的话也能做个大型粮食生产及加工企业,创造的就业岗位数以百计,已经进入了工商部的规模以上企业花名册,因此经常需要到首都来跑跑,看看有没有什么政策或资金上的优惠,这要是没有一个固定住处的话显然是不合适的。

    “城市化的进程在加速啊,轨道交通、煤气灯、自来水服务了越来越多的民众。城市与农村的分野在逐渐模糊,那些为城市生产牛奶、家禽,经营苗圃园艺事业的农民们往往比城里人还要城里人。他们说着只有城里人才会懂的词语,穿着质地优良的衣物,与潘帕地区那种田园牧歌的生活当真是相去甚远啊。也是,一个是真正的农民,一个是经营农业的商人,他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阿涅利返身回到茶几边,点了一根烟后,默默地想着:“咱们这个国家如果继续这样高速发展下去,城市人口怕是会更加多吧?也许有一天,当整个县的土地都被城市建筑覆盖,十万人乃至几十万人生活在其间,靠工商业或服务业生活,城市日常所需全靠铁路从远方运来,这该是怎样的一幅盛景啊。”

    阿涅利感觉自己的想象力可能有些太丰富了。占地上千平方公里的城市,说实话他想象不来,也根本不可能。这需要几十万乃至上百万的工商业从业人口,什么样的市场能支撑这样的生产和服务群体?这个星球上怕是还没有呢。

    不过城市越大、越多,肯定是也是一个国家繁荣、强盛的标志。城市意味着金钱,意味着工业化,意味着知识,意味着现代化的生活方式。看看旧大陆那些苦哈哈的农民们,一身病痛,营养不良,精神麻木,与东岸城市里那些衣着得体,身体强健,整天为了更舒适的生活而奋斗的人比起来,你可能会觉得这是两个世界的人。

    东岸持续不断的工业化数十年,至今社会面貌终于发生了巨大、深刻的变化。生活在其间可能还不是特别明显,但之前阿涅利乘船去了一次新库尔兰,那地方也发展好几十年了,但真的一直以来面貌变化不大,还是那老样子,似乎这才是地球上大多数国家的常态。

    “如今只希望能够获得一个有利的国际环境了,能够给咱们东岸更多的时间,那样我们的社会面貌还会发生更大的积极的改变。只是听说西班牙那里不太太平,形势非常复杂,搞不好就会成为一场规模庞大的战争的导火索,这对于工商业的发展是非常负面的。”阿涅利靠在椅背上,想着:“不过事情怎么可能永远一帆风顺呢?我相信凭借咱们国家厚实的国力基础,即便外部形势不怎么好,我们也可以继续发展,继续进步,进而将整个社会推到更高的层次去。现在城市每天都在朝好的一面变化,我相信这会持续下去的,一定!”

    想到这里,阿涅利将烟斗搁下,然后从衣柜里翻出了一套还算过得去的礼服换上。外面已经是七点多钟了,阳光透过玻璃窗户洒了进来。远处一列火车驶过,沉闷的轰隆声与尖利的汽笛声交织在一起,满载上班族的通勤轨道列车摇摇晃晃地驶过每一个街区,城市上空有黑色、黄色或白色的巨龙开始起舞,一份份合同被签署,一张张支票被开出,轮船满载货物离开港口,学生们在上课铃声响起前冲进了教室……

    这个社会的面貌,终究已经被深刻地改变了啊,它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