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五百二十一章 建国名额

    1695年4月10日,安德镇,晴,毛罗冈萨雷斯与一帮小伙伴们刚刚训练归来。    

    安德镇原名圣胡安,是一座有着百余年历史的西班牙殖民城镇,人口众多,区位优势突出。附近有奔腾的河流,有高山融水,加上日照充足,因此农业十分发达。甚至在东岸商品大规模涌入,本地手工业者大面积破产之前,这里的传统工业经济也颇为可观,是西班牙人在拉普拉塔的殖民重镇,比政治意义上的首府布宜诺斯艾利斯要强上太多了。

    东岸人接手这里后,因为资金不甚充裕的缘故,并未对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旧有的生产关系被极大保留了下来。不过,与南边的通源、大同等地不同,安德这里的西班牙贵族、庄园主们比较识相,许多人主动上缴了不少土地,并允许东岸政府赊账,然后带上细软和家人,准备前往非洲大陆,开始新的生活,毛罗冈萨雷斯就是其中的一员。

    冈萨雷斯今年刚满四十岁,父亲是一名有印第安血统的军官,因为在与特维尔切人的战斗中立下功劳,获得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将军的赏识,经利马总督及西印度事务院批准后,获准拥有了圣胡安城西的一大片土地。说实话,毛罗不是很喜欢那片土地,也不喜欢经营农场,但父亲却十分欣喜,打小就逼着他熟悉农场的各项事务,比如如何安排种植,如何管理奴隶,如何销售农产品等等。托了东岸人在潘帕平原大开发的福,冈萨雷斯家的农产品销售十分顺利,积累了大量的资金。

    不过,在东岸人把潘帕平原开发出来,并顺利收获了大量农产品后,他们的生意顿时一落千丈。在那个艰难的时候,毛罗冈萨雷斯数次跑到南村港,央求以前的合作伙伴,说“粮食滞销,帮帮我们”,无奈没人理他,那可真是一段艰难的岁月。

    再然后,父亲因病去世,毛罗正式继承了家业。他开始为了家里的农场东奔西走,勉励维持,搞得精疲力竭。这次东岸人依据条约拿到了整个拉普拉塔,并按东岸法律尝试性赎买土地后,毛罗想都没想,第一时间就把土地给了东岸政府,哪怕那时候安德镇政府手头没什么钱,他只拿到了大约一万元的首付款也在所不惜。这农场,他已经受够了!

    东岸政府对毛罗冈萨雷斯的识相非常赏识,打算将其立为典型,统领一支前往南非的队伍,人数大概在三四千人的样子,算得上是非常看重了。毛罗冈萨雷斯对成为几千人的首领也非常感兴趣,他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人生的意义,那就是品尝权力的快感!

    毛罗已经和这几千人有过接触了,并对他们的构成有了一定的了解。这些人基本上都来自安德镇及附近数十公里内的各村庄,大概一半人有西班牙血统,剩下一半人则是纯粹的印第安人,克兰迪人、克丘亚人、特韦尔切人什么的都有,很杂。毛罗有一个管理团队,主要是他以前庄园上的下属及一些年轻时的好友,他们接受了毛罗的邀请,前来管理这支人数庞大的队伍当然是在东岸国家情报总局的探员们协助下来额。

    国家情报总局的人也和毛罗冈萨雷斯有过深入的接触,他们对此人的评价是:果敢,冷库,有激情,有野心,这就足够了。东岸人怕的就是你没有野心,那说明你不是一个很好的管理者、带头人,无法带领这些组织度不高的梅斯蒂索人、印第安人混合群体在陌生的地方打出一片天地,最终还是要东岸人来帮助擦屁股,这不是无端增加了成本么?而如果你有野心的话,那么你就会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在复杂的局面下辗转腾挪,保全自身的同时打击敌人,不断扩展自己的生存空间,在黄黑分界线上铸起一堵坚固的墙来嗯,人肉边境墙。

    国家情报总局已经明确跟毛罗说了,到了南非黄黑分界线之后,东岸政府将为各支队伍提供包括食品、药品、武器在内的各种援助,帮助他们在那里站稳脚跟。随后,他们还会对各支队伍的情况进行考核,考核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军事斗争、生产建设、组织完善等。排名靠前的,将优先获得建国的权力,其领导者可以担任国家首脑,并获得东岸政府一次性现金及实物补助若干。从今往后,新建立起来的国家只要在内政外交上跟随东岸的指挥棒走路,那么基本上就没有政权颠覆之虞。

    毛罗冈萨雷斯仔细考虑了下,觉得与其死乞白赖地留在拉普拉塔,并最终被东岸政府强制迁移,还不如去非洲大陆闯上一闯。如果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做那时代的弄潮儿,尝一尝当上一国之主的滋味。其实他不认为在东岸人提供各种援助下他们会打不过当地的黑人,他们的弱点在于人数少,不适应环境,但优势是武器先进,理念先进,真要搞起来,还是有很大的胜算的。

    而且,毛罗不是没有文化的蠢货,事实上他研究过当地的情况(东岸人下发了一些简单的资料),发现那里的土地并不是无限的,且已经有好几支队伍往那边过去了,如果你不能第一时间抢一块地盘的话,未来一旦土地被瓜分殆尽,你该如何自处?怕不是就要被拆散分配到已经建立政权的几个国家里,老老实实当人家的子民了,这就是先来后到的区别。

    其实,毛罗冈萨雷斯的这个想法还是挺有头脑的。事实上,在东岸人的规划中,南非黄黑分界线那里大概只会存在六七个国家,其中葡属安哥拉及葡属莫桑比克就占去了两个,剩下的几个国家将瓜分从安哥拉内陆到马拉维湖一带的大片土地。这些国家的主体民族将由马来人(来自新华夏岛)、梅斯蒂索人、印第安人及未来可能会有的其他非黑人民族(如阿曼人、巴林人、印度人、文莱人等等)组成原本东岸政府打算迁移部分南非黑八旗过去的,但现在又犹豫了,觉得这样做遗患太多原则上是单一族群单独建国,以提高其内部凝聚力,并形成几个文化、民族都有一定差异性的国家,便于东岸人居中协调,分而治之。

    基本上可以说,马来人是肯定会建立国家的,少则一个,多则两个。来自新大陆的梅斯蒂索人、印第安人被东岸人划为一个族群,名额与马来人差不多,也是1-2个的样子。至于剩下的建国名额,应该就着落在其他族群身上了,如印度人、阿拉伯人等等。当然以上这些都是目前的设想,未来不排除会出现变化,毕竟这年头没人能知道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之后的事情,天知道那会东岸人已经扩张到哪里了,又做了哪些事情!说不定,他们还可能会迁移南太平洋上的大量岛民去黄黑分界线那里定居呢,这都是说不定的事情。

    总而言之,这种事情就是先到先得,后到的屁也没有,白白给人当炮灰。现在已经有相当部分梅斯蒂索人和印第安人过去了,正在往黄黑分界线的地方缓慢前进、扩张。毛罗冈萨雷斯不敢赌这些人里面不会出现什么英雄了得的人物,万一出那么几个强人呢?他们先团结了一部分人,手头可能也有战功,又和当地的东岸政府建立了不错的关系,很难说日后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想到这里,毛罗冈萨雷斯甚至已经有点等不及了,他现在是真的有点鄙视那些能拖一天是一天的家伙了,那些人根本不想离开拉普拉塔,甚至为此还打算暴力抵抗,真是愚蠢得可以。他们也不用他们那可怜的脑袋想想,就凭他们那点人及弱得可笑的武器装备,怎么和东岸人斗?人家可能都不用出动那威名赫赫的正规军,只需动用部分民兵,就能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与其如此,还不如好好留着力气,抓紧时间变卖家产,筹集资金,为以后做打算呢。真以为到了南非那里,东岸人的物资会敞开供应么?先不说亲疏有别,就说那里根本算不得什么富裕的地方,各类物资就肯定会宝贵。说不得,届时物资有所不足的时候,还得自己垫钱从东岸人那里采购呢。这些人啊,实在是太愚昧了,若不是考虑到以后可能还要借助这些人的力量,毛罗冈萨雷斯早就直接怒斥他们了。

    1695年4月19日清晨,在城里的圣马可教堂内做完祈祷,把灵魂托付给圣母之后,毛罗冈萨雷斯带着六百余人率先启程。他们跟着一支东岸民兵队伍,带着大量驮马(马背上都是物资和钱财),向东而去。而在接下来的数月内,还会有大量梅斯蒂索人和印第安人陆续启程,横穿整个拉普拉塔,前往东海岸的港口城市。他们将在那里登上东岸移民部准备的船只,然后漂洋过海前往非洲大陆,开始一段属于自己的全新生活危险与机遇并存的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