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五百三十三章 南非琐事(四)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游伎皆李,行歌尽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1695年8月,南非开普敦港,晴。

    作为南部非洲地区最大的城市,自由港开普敦从来就是繁荣的代名词。大量船只在这靠港,无数商人在此交易,只要你不违反法律,不阴谋推翻东岸政府,那么你可以在这里做任何事情,没人会来管你。宽松的环境以及低到几乎没有的税率,使得这里成了自由贸易的圣地,滚滚金钱流淌在开普敦的大街小巷上,使得即便是在夜晚,整座城市也似乎被镀上了一层金色。

    当然今天是元宵夜,繁华更胜往昔。正如这首唐代诗歌中所说的那样,大街小巷的灯光彻夜通明,煤气灯,电弧灯,甚至是人们在海边燃起的篝火,在花园中挂起的灯笼,炮台上燃放的礼炮,都将城市的夜晚妆点得璀璨亮丽。

    在这个隆重的夜晚,没人会锦衣夜行,所有人都穿上了色彩鲜艳、华丽美观的衣裳,与家人或朋友一起,三五成群地上街游玩。店铺商家也没有关门,他们抓住这一年中难得的机会,将店铺内外整饬得漂漂亮亮的,同时给进店的顾客准备茶水,送一些小礼物,沾沾喜气。

    城内的旅馆酒店也是爆满,住满了进城游玩的郊区居民,他们都是不准备晚上摸黑回家的,打算在城里好好玩一个一天后,再带着采购好的货物回家。旅馆内当然也住着一些置办货物的外国商人,他们中有天主教徒、有新教徒、有绿教徒、有印度教徒等等,这会也被东岸人的喜气所感染,或主动或被动地加入了进来。甚至有一些商人,还特地在元宵节前半个月抵达开普敦,为的就是连过东岸人两个重要节日,这文化输出的力度可见一斑。

    根据东岸民政部的数据,在调阅了户籍统计数据,并分析了多种生活物资消耗量之后,他们得出了全国总人口数量已经达到918.2万的结论。其中本土出生的国民占比已经超过了三分之二,是当之无愧的中坚。而在这九百多万人里面,就有大概五十余万生活在河中地区十一县,可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区了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争论和博弈后,政务院最终决定把原来由河中地区代管的部分乡镇合并成县,并正式确认由其管辖,其中钟山镇、文殊乡、拓北乡、先锋乡合并成钟山县,是全国第166个县级行政单位,期思镇、凉亭乡、黄安乡、胡桃铺乡、路口乡合并为期思县,是全国第167个县级行政单位。

    另外,听说政务院即将正式下文,将新首都洛阳府辖下的六个区纳入国民经济统制之中,那样全国就又多了六个县级行政单位,达到了173个,离当初设定的200个县建省的红线已是不远,也许在十年内就能见到。

    作为已经超越河中县的南非第一大城市,开普县的总人口已经超过了十万,而其中居住在开普敦的则超过了六万。即便是在本土,这也是数得上的大城市了,足见商业的繁荣给城市带来的变化,几乎就是全方位的。

    不过据说现在河中地区十一县也面临着人口流出的压力。再说直白点,那就是义成地区对河中的人口构成了致命的吸引力。义成地区的义成港在不断扩建,意图挑战大圆港的非洲第一大港口的地位;义成铁路在满负荷投入运输后,现在又因为大批北上黄黑分界线的移民的缘故,开始变成行军铁路,来自本土的大笔资金砸了下来,建筑业加速发展;成皋煤矿、义成钢铁厂等企业近年来的发展也非常不错,渐渐有成为南部非洲重工业基地的苗头;另外,义成西部腹地的荒野上,怀揣着发财暴富梦想的淘金客的数量也一日多过一日,相关的服务业也随之发展了起来。

    所以,综上所述,这些年义成地区各方面齐头并进,稳步发展,着实是创造了大量的工作岗位。而且,这些岗位的薪金都还不错,发展空间也很大,因此在河中地区十一县造成了很强的虹吸效应,使得当地的资金、人才、技术开始不可抑制地被吸引过去,助推了义成地区的经济发展,同样也削弱了河中地区的千里,让人很是苦恼。

    不过,到底河中地区底子相对较厚,即便是在工业发展相对弱势,创造不出太多高薪工作岗位的情况下,其依然凭借着先发优势,稳稳压过了义成地区一头。虽然今后两者谁会更好还很难说,但就目前而言,河中百姓的生活还算是可以的,虽然在被人迅速迫近。

    河中地区行署曾经研究过,该地区要想发展,还是得落在一个“商”字上,即充分利用其地理位置的优势,发展沟通各地的商业网络。比如通往葡属安哥拉及新库尔兰的成熟商业网络就是一个良好的典型,他们转卖本土工业品、本地食品、建筑材料到上述两地,然后采购当地的特产商品再甩卖给本土,再从本土采购工业品返回南非,如此完成一个循环。

    应该说,这种贸易虽然不能让河中人民暴富,但也是一笔不小的收益。特别是拉脱维亚人主导的新库尔兰,现在已经有了好几万人口,殖民城市都建起了七八座,以热带商品为对象的加工企业是一家连着一家,整体上还是比较富裕的。再加上当地的管理层基本都有过东岸留学经历,底层民众也知道自家商品的买家是谁,因此整体上对各类东岸商品非常痴迷,文化上也在缓慢靠拢,基本上是一个非常稳固的市场。

    当然了,人家买东西也不一定就要通过河中地区。现在本土的全蒸汽动力轮船开始崭露头角,第一大航运企业南海运输公司已经订购了很多此类船只,并且用其开通了很多全新的定期班轮航线。以后啊,这贸易线路可能还会有变化,河中地区若不想损失收益的话,最好还是好好规划一下,同时加大基础设施的投资力度,把港口清理一下,煤水站也要扩容,维修保养能力更是要跟上,如此才能继续利用地理优势做好中间商的角色。

    另外,河中人也没就吊死在一棵树上。现在开普敦港也已开通了前往澳洲的定期贸易航线,开始了新的尝试。在以往,本土与澳洲之间的贸易,多是通过移民船捎带的货物,数量不多,限制不少,看起来很不合适。现在,随着澳洲社会的逐渐发展,其人口和经济规模都已经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对外贸易的渴求大增,这就给了河中人以机会。

    目前开普敦到澳洲的航线终点是孤山港,这同样是一个战略要地,可以沟通东澳和北面的东印度群岛,价值不小。可惜的是中间多是**大海,没有可以贸易的其他城市,使得整条航线的收益率提不上去。经营航线的公司是东非运输公司,但河中地区想自己成立一家航运企业,以取代已经将业务重点慢慢转向印度次大陆的东非公司。河中地区行署的官员们坚持认为,作为拥有“伟大的自由港”开普敦的河中地区,确实有必要成立一家受自己控制的远洋航运公司,以更好地维护自身的利益后世香港转口贸易鼎盛时期,可是有着规模不小的船队的,只可惜后来没能继续发展下去。

    而从贸易上赚到的钱,除了继续扩大船队、整修港口外,自然是要投入到内陆地区的开发上面的,尤其是内陆干旱地区的开发,急需投入大量资金。事实上,最近十余年来,河中地区行署已经在当地做了一些开发工作了,设立了一些新的定居点,如胜西乡、弗远乡、胜中乡、胜北乡、胜南乡、瀚海乡、胜东乡,一个七个定居点,安置了大约五六千人的样子。

    这些新定居点,或是牧业小镇,为河中地区始终在艰难挣扎着的地方纺织业提供原料,或者是矿业小镇,开采着一些规模不大的煤矿或金属矿,为港口补给、船舶维修提供原料,总之都是维持本地经济运转所不可或缺的资源。

    其实,按照河中地区的本意,他们更想继续向东,开发湿润的海岸地带。无奈本土已经划了线,那些地方都归义成地区所有,他们不能越线,就只能去经营干旱的内陆腹地了。另外,本土的国家开拓总局也建议他们尽快将内陆地区“实际控制起来”,毕竟北面黄黑分界线搞得如火如荼,未来本土可能会投资修一条从开普敦港出发,一路向北蜿蜒抵达黄黑分界线的铁路网络,急需他们先把地方建设搞起来。

    所以,也没办法了,河中地区只能向内陆进军。利用自己在商业方面积累起来的财富,顶着人才、资金不断外流的不利局面,硬着头皮地将触角延伸至干旱的内陆腹地,开始自己艰辛的开发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