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五百六十八章 釜底抽薪

    1697年1月20日,洛阳府南城区,府尹赵科正在和人谈话。

    坐在他面前的是几位外国裔商人,如奥列格·纳雷什金、迪米特罗·皮萨尼、戈伊万、克里斯托弗·瓦格纳、何塞·罗德里格斯、路易斯·阿尔梅达、吉安卢卡·佐罗、克劳迪奥·多利亚、尼克·汉普顿等等,代表着各方的利益,潜在势力非常之大。

    这些人里面,有的已经入了东岸国籍,并取了汉语名字,如纳雷什金、戈伊万、何塞·罗德里格斯、路易斯·阿尔梅达等等,有的则出于种种原因仍然保留着原本的国籍,可能是为了方便管理企业,代表各自的政府或商界利益,不过子女却多有加入东岸国籍的。

    其中,个人名下资产最多的,是来自俄罗斯的奥列格·纳雷什金,他在南村港拥有一座六层的纳雷什金大厦,在洛阳府新建的八层楼的纳雷什金大厦也已经完工一半以上,此外他还是上盐铁路的董事会成员,羊毛运输专线铁路南线的股东,净资产当有七八十万圆的样子,且还有很大的增值空间。

    而管理着最多财产的则是吉安卢卡·佐罗,他是老牌外资企业森林开发公司的总经理,已经干了很多年了,精明强干,把这家经营着粮食、木材、家具、码头、铁路等产业的公司打理得蒸蒸日上。在持续分红多年的情况下,该公司的净资产仍然超过了一百万圆,让人惊叹不已。

    该公司旗下最值钱的资产,大概就是那条著名的森林开发铁路了,目前已经从左城县继续向西,经曲阳乡最终抵达了厚丘县城西郊的河港。这条铁路之所以著名,是因为在修建过程中出现了很大的反复,多次停工,甚至一度被宣布不再修建。最终,还是东岸地方政府技高一筹,通过各种手段,软硬兼施,成功逼得意大利人捏着鼻【 .】子修建了这一系列的铁路。

    当然意大利人本身也没有吃亏,事实上还是赚的。只不过由于修建铁路挤占了过多的资金,导致他们无钱搞其他项目。更重要的是,没钱分红,这让股东们很是生气!不过在熬过那段艰难的时期后,随着定军、定西、夷陵、蛟河、化龙、左城、厚丘等地经济的日益发展,这条横贯东西数百公里的铁路已经成了当地的交通动脉,每天都在给森林开发公司提供着稳定的利润,成了公司的重要收入来源。

    此外,该公司还拥有大量的林场,通过砍伐树木及深加工赚取了不少钱。而砍完木头的空地呢,则被清理出来,种上了粮食和各种经济作物。因为森林开发公司大量使用了廉价的西西里人和那不勒斯人来工作,因此这些林场、农场、食品加工厂、木材厂、家具厂的生产成本很低,通过铁路运输到各地后,颇具竞争力。

    公允地说,原本地理位置较偏的定军山南麓基本上是森林开发公司一点一滴开发出来的。是他们将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清理出来,变成了一座座农场、村庄和工厂,是他们从无到有,在东岸技术人员的指导下,一手一脚将关键性的铁路修建了起来,是他们订购船只,从人烟稠密的意大利南部拉来了大量劳务工,奠定了定军山南麓多个乡镇的经济基础。因此,哪怕纳雷什金在商业上可能更为成功,但在东岸政府眼里,森林开发公司无疑更加可爱企业,是要有社会责任感的!

    除了这两家比较出挑的之外,其他的其实就比较一般了。戈伊万继承了他父亲一手创立的戈什金建筑公司,因为招不到足够数量的廉价工人,该公司目前已经泯然众人,成了一家很普通的建筑企业,靠承接一些市政工程生存。克里斯托弗·瓦格纳名下有一家在青岛港注册的贸易公司,在新库尔兰和东岸之间进行双向贸易,规模只能说一般般。

    作为罗德里格斯家族的主事者,何塞手头握有大量的金钱,几有二十万圆之多,这是他们家族将名下所有农田、牧场及附着的庄园出售给东岸政府后的所得。但何塞却没有将这笔钱大量投入工商业,除了入股了几家不大不小的农业和贸易公司外,何塞将七成以上的资金投入到了债券市场,他是东岸政府及铁路公司发行的各类债券的最大购买者之一。

    迪米特罗·皮萨尼、克劳迪奥·多利亚、尼克·汉普顿三人比较类似,都是本国政府或商业集团在东岸分支机构的管理者,投资额度不大,且多以金融、贸易行业为主。路易斯·阿尔梅达有点意思,他们在顺化地区投资了一些热带作物庄园,同时收购了几家规模中等的制糖厂、酿酒厂,市场以葡萄牙为主。但他本人是东岸国籍,企业中也没有葡萄牙本家的股份,似乎就是他一个人的资产。但说实话,私底下有没有联系,谁知道呢!

    洛阳府尹赵科今天把这些人召集起来,没啥别的目的,就是号召大家踊跃投资东岸。如今欧陆的硝烟虽然已经散去,但战争的隐患并未完全消除。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二世的身体状况牵动着半个欧洲的心,所有人都明白,如果不能在他死去之前达成一项大家都能接受的瓜分协议,那么战争就不可避免。而这这一次的战争规模,也许将比之前更大,因为无论是法兰西还是奥地利,想吞并的都是西班牙这种大国,这就注定了战争短时间内不会结束,且烈度搞不好会远超以往。

    这样的形势,对于商人们来说无疑是极为不利的。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安全、和平的环境,而不是四处战乱,税卡林立,老百姓也没有消费能力,那样不管去哪里都很难赚到钱,除了卖军火。如今遍观全球,除了南方新大陆环境安定,且老百姓有消费能力之外,其他地方都不是很好。要么是战争,要么干脆是没钱买东西,最好的投资对象无疑就是东岸了。

    而东岸政府要求他们加大投资力度,其实也不是真的就缺他们那么点钱好吧,这也不是什么小数目,但这真的不是重点他们站的角度更高一些,那就是对欧洲釜底抽薪,让更多的钱流入到东岸,削弱欧洲的潜力,让他们即便结束战争,恢复和平时,也没有充足的资金进行重建,延缓其恢复的速度。为此,他们不惜发放了一些国籍,放开了一些行业,让这些资金得以有合适的投资目标。

    应该说,赵科的要求还是得到了一些人的响应的。尤其是意大利的那几家,森林开发公司的成功摆在眼前,只要他们耐得住寂寞,愿意投资一些收益不是很高,但胜在持久的项目,那么未来一定可以获得令人满意的结果。当然最重要的,他们有人!意大利南方有着数量庞大的人口,像那不勒斯这种都是三十多万人口的大型城市(算上郊区农村还要更多),随随便便就可以招募到大量愿意出海的工人,到东岸后哪怕是种地伐木都能赚钱!

    考虑到巴西高原上大部分面积都还没有得到有效开发是的,没错,即便是那些设立了有些年头的县份,其境内依然存在着大片大片的荒野如果他们愿意大举进入这些区域的话,那么对东岸政府还是比较有益的。

    当然,那是对巴西高原而言。赵科是洛阳府尹,自然不会关心巴西高原的开发进度,他在意的,还是洛阳府六区的开发进度。别的不谈,神都区和明镜区他是打算借助一下意大利人,成立一家农牧业开发公司的。至于其他几个区嘛,大概只能投资商业了,虽然不是特别急需,但如果有人愿意砸钱的话,他还是乐见其成的。

    另外,西边山里还有许多不大不小的矿,如铜矿、铅矿、锌矿、钨矿等等,也是可以利用这些外来资本进行作业生产的。不过那里已经超出了洛阳府的管辖范围,他不会特别重视,只会帮忙悄悄边鼓罢了。

    谈话到最后,赵科还满脸喜色地告诉大家,经过他的极力争取,国家铁道总局及美洲铁路公司终于下定觉决心,“忍痛”把上洛铁路(洛阳府—上海县)让了出来,作为一份“大礼”送给各位投资者。他建议大家可以仿效当年的草原铁路以及后来的森林开发铁路的例子,联合组成财团,拿下这条“极具经济价值”的铁路。

    坐在赵科对面的这帮人面对该份“大礼”也只能面面相觑。他们不是傻瓜,知道这条铁路经过的地方目前人烟还很稀少,且在未来的五到十年内都不会多到哪里去。这样一条铁路,怕不是甫一修建起来就要亏,风险实在太大,因此这会没人敢于答话。

    赵科冷眼看着这些商人,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不过他还是教了一招,那就是让这些人把这条铁路好好包装一下,宣传一下,然后回欧洲募集资金,用别人的钱来修铁路!以如今东岸在欧洲的形象,只要宣传到位,郁金香都能吹上天,何况是具有很大使用价值的铁路呢?阿姆斯特丹、伦敦、布鲁日、里斯本、加的斯、熱那*亚、米兰、佛罗伦萨多的是攥着大把闲钱的人,这些人现在找不到投资的渠道,如果能把他们吸引住了,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掏钱,那么事情也就成功了一大半了。

    钱不要多,一期募集个法币一千万圆就可以了,后面的二期、三期再慢慢来,不急。欧陆那么多的富人,钱一时半会是抽不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