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五百七十四章 二刘

    1697年7月20日,成都,蜀国公府。大顺蜀国公、四川节度使刘忠贵正在与自己的首席幕僚、节度掌书记刘奇谈话。

    “大帅,镇内迭经大战,至今未能恢复。我曾经下去走过一遭,只见军士疲惫,民力穷困,士绅不安,如此情形,当镇之以静,万不可再动刀兵啊。”刘奇坐在一张绣墩上,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哈哈,子悠何出此言啊?”刘忠贵闻言一笑,回道:“我也不是那不识道理的人,镇内情况如何,我一清二楚。今天找你来,不是为了打仗,且放宽心吧。我只是想与你合计合计,看看能不能挤点银钱出来,修几条通往北边的路。”

    “这……”刘忠贵闻言一阵苦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蜀国公找他确实不是为了打仗,但修路所耗费的民力、财力可未必比打仗少多少啊。

    幕府虽然占了半个云南,但富饶的昆明及左近地区却被迫让给了朝廷,只得了一些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之地。长远来看或许有益,但短期内却无法给幕府提供多少钱粮,弄不好还得补贴进去。另外,川南一带清剿土司的战斗虽然已近尾声,但依然需要派兵驻防,死伤的团结兵士卒也要予以抚恤。在云南收编的数万前明降军被打散安置到了这些土司旧地,结果土客矛盾频生,械斗三天两头上演,幕府不得不持续贴补钱粮以让这些汉人在当地站稳脚跟,总的说起来花钱颇多。川中虽然自古富庶,但也经不起如此折腾,成都幕府的财政现在已经紧绷到了很危险的程度了!

    当然我们也不能忘了四川幕府为了搞钱而兴办的大量企业。这些企业有的事官督商办,有的直接是官府投资,耗资不少。还好,川中自古富裕,茶叶、盐、木材、药材、粮食、锦缎及其他日用品自古以来就行销各方,四川幕府的这些投资还是赚了不少钱的。而既然这些产业能赚钱,那么刘忠贵和刘奇二人也没什么好犹豫的,继续砸钱扩大规模便是了。这不,从昆明缴获的大量金银很快就投入到了这个无底洞里面,可谓坚决果断。

    不过这也没办法。现代战争实在是太花钱了,由不得刘忠贵不这样。其实在古代的时候,打仗固然也很花钱,但远没有如今消耗这么大。那会如果将领狠一点的话,根本就不用发军饷,只要有粮食就够了。至于钱,呵呵,直接去敌人那里抢便是了!成本多低,是不是?

    但现代战争不能这么打了。首先这种只发口粮的蝗虫军队战斗力过低,不能和经受严格训练的现代军队媲美,遇上了往往就是一击即溃。其次,现代战争对火药、炮弹、药品、食物、装具、运输工具等物资的消耗量大增,以至于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堪称是吞金巨兽。以四川幕府为例,即便他们每年拼命自产,同时也接收长沙朝廷接济的大量装备、弹药,但他们仍需从东岸人那里采购超过一百万两银子的各色军资,财政压力是非常巨大的。

    究其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你一个农业国却用工业国的方式作战,能不感到吃力么?东岸共和国就不谈了,以欧洲的英国人为例,人家的军队也是现代化装备、现代化打法,但人家工业生产效率高,枪炮、弹药、装具的生产成本不知道比你一个农业国便宜多少倍,同时社会整体创造财富的能力极强,国家税收水涨船高,自然不像你这么吃力了。

    以农业国的物质基础玩工业国的战争方式,如果家里没矿的话,确实是很苦逼的。后世满清举全国之力,也只养了北洋军六个镇又两个混成协就是例子,同样的钱在隔壁日本可以养多少军队呢?人家日本兵装备不比你差,训练比你勤,还花费重金从美国引进罐头生产线,普通士兵也能吃海鱼罐头、黄豆牛肉罐头,结果单个士兵花的钱还比你少,何也?人家社会工业生产能力高,创造财富的能力强,同样一两银子所产生的作用天差地别。

    四川幕府如今也是这么个情形。他们拼命从东岸人那里倒腾二手甚至是三手设备(本土淘汰给登莱,登莱再淘汰给成都),建立了成都制造局(含枪局、炮局、药局和杂事局),生产紧缺的军事装备。无奈生产成本极高,同时产能也远远不足,不得不花费大量资金向外采购。

    刘忠贵当然想摆脱这种尴尬的局面,但他没有办法。川中熟读四书五经的一大堆,搞工业的人才却少得可怜,根本支撑不起多大规模的军事工业。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在东岸人的帮助下,依托本地优势建立起了一系列轻工业作坊,大量出口绸缎、精盐、药材、茶叶、粮食换取宝贵的金银,以弥补每年购械方面的巨大亏空。

    这次打完云南之后,缴获甚众。刘忠贵欣喜之下,让刘奇张罗着扩大这些产业的规模。所需机器全部由东岸人出售,甚至他们还派出了五十名幼童到登莱学习,很是花费了不少钱,同时也展现了自己的雄心。

    结果今天呢?刘忠贵似乎后悔了,想要挪用一部分资金修建战备公路,但这又怎么可能呢?向东岸人订购机器的钱已经给出去了,他们向来是货到付款的,你不要了他们也不会退钱。另外,花在南方土司旧地上的移民安置费用也不能省!近些年四川大搞经济作物种植,一会发展蚕桑,一会引进东岸棉花,总之是忙得不亦乐乎,粮食种植面积直线下降。这会好不容易才南边开垦了些良田种植粮食,怎么能半途而废呢?

    “大帅,现在能挤出来的,也就南边数府的‘莠民钱’。但大帅,这钱动不得啊。”想了半晌后,刘奇还是出言劝阻道。

    所谓“莠民钱”,其实就是移民安置费。成都幕府这两年陆续裁汰了数万南明降兵,同时还有大量从土司手里解放出来的地方少数民族。对这些人,刘奇是有一个长远的规划的,即择地“开垦荒地,安插莠民,化莠为良”。说白了,就是把这些不是很可靠的民众安插到原来的土司辖区,拣选合适的地方开垦荒地,通过这种方式建立起相对稳固的统治秩序,如此花个一两代人的时间,差不多就彻底消化了,成了四川幕府稳固的农产品基地。

    应该说,刘奇虽然大力奔走操办工商事务,但他还是有些以农为本的思想的。他读过一些东岸人的书,也从私交很好的东岸朋友听取过建议,比如前成都商站站长陈明就对说:“需要对农业部门进行根本的改组,以便为工业发展提供原料,为增长的城市人口提供粮食,为增加的产品提供一个足够容纳它们的市场。现在四川的商品市场受到农村低水平实际需要的限制,由于技术没有进步,过多人口被束缚在土地上,这威胁到了四川新政的持续发展。”

    刘奇很好地吸取了这些建议,并在四川境内大力推广新农业技术,提高粮食和经济作物的产量。比如他曾经大力推广过“东棉”,即从东岸引进棉花种子,在四川种植。他认为东棉“棉丛高、叶茂、朵大、棉多、绒细而长,色泽白亮,产量是华棉的两倍之多”,结果在那次灾难性的推广中,因为种子下发时已逾节候,并且栽种过密,阳光不足,同时当地气候环境可能也有所不利,因此“棉桃多不能开”,损失不小。

    好在刘忠贵十分信任他,认为万事开头难,以后持续改进就行,让刘奇感动不已。因此,他痛定思痛之下,从宁波重金聘请了一些农学专家,在成都开办农业学堂,专门教授农学、园艺学、农化、植物、养蚕、畜牧、水产、土壤、测量、气象、农工、农政等十多门课程,并亲自兼任山长,各种农业实践活动、采买新式农具、印刷农业书籍、开办《四川农学报》等所需的费用,他一概批准,从不否决,可见其重视程度。

    如此数年之后,四川的农业产量有了不小的提高(但距登莱还有很大的差距),于是刘奇在重庆创办了四川劝业场,陈列川中的谷、果、茶、麻、油、桑、漆、竹、木等,标出价格,注明产地,供包括东岸商人在内的外商参考,以加大四川农产品的出口力度。

    当然刘奇最重视的还是粮食的种植。这无关其他,而是出于传统士人的本能。中国自古以来因为饥荒而造成了多少问题,刘奇熟读史书,自然是一清二楚的。因此,在看到经济作物的播种面积大大增加之后,他有点担心讽刺的是,经济作物产量的增长正是刘某人一手推动的因此他趁着改土归流的机会,在南边不断安置降兵和解放的土司奴隶,扩大粮食作物的面积。这“莠民钱”,就是花在这里的,几乎每年都有,且数额颇大,毕竟这还承担着“化莠为良”的同化使命呢。

    今天刘忠贵找他要修路的钱,刘奇想来想去,能挤出来的基本只有这里了。但他十分不情愿,认为从长远来看对四川有害,不值当。不过他也清楚自己的主公修路是为了北伐汉中,是为了王图霸业,这事的优先级显然比移民同化要更重要一些。

    没办法,只能挪用一部分了。而且,今后“莠民钱”的数额大概率也要被极大压缩了。盖因北伐汉中,这战事烈度可小不了,天知道要打几年,要花费多少钱,要征用多少夫子。

    这个世道,想休养生息喘口气是真的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