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花与剑与法兰西 匂宮出夢

特别特别篇【非可视世界线】

    【这是应某位书友所要求而特别写的特别篇,整篇是另外一条十分遥远的世界线,与全书其他世界线毫无干涉,请注意】

    1851年11月30日

    在凡尔登附近的错落延绵的山谷和山峰当中,素来都隐藏着许多古代的建筑,在那个遥远而又虔诚的时代当中,不少人因为各种理由而选择抛弃了尘世,成为苦修的修士或者修女,把自己奉献给上帝,用艰苦的生活来磨砺自己的信仰。

    在一座隐秘的山峰当中,沿着蜿蜒的山路,来到山峰的顶部之后,雄浑壮观的教堂和修道院的其他建筑群,都会突兀而又安然地出现在每个人的面前。这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筑群,方正而又尖直,由下而上每一个建筑、每一条拱线、每一条花纹都向上冒出尖峰,所有尖峰都错落有致、井然有序,让人感觉有一股向上飞升的合力,仿佛想要用这种方式来体现刺破苍穹直视天国的雄心。

    教堂哥特式的尖顶高耸入云,而在顶上,金色的圣米歇尔雕像正手持利剑直指苍穹。当阳光落到教堂的顶部时,闪耀的雕像再加上彩色的玻璃,四处折射的光线,让人恍若进入人间仙境一般。

    人们整整忙活了几个世纪,无数的教士和劳工们将一块块沉重的花冈岩运过流沙,一步步拉上山顶,最终才造就了这座宏伟的修道院,而几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和修女都生活其间,用苦修来度过自己虔诚的一生,期待最后以纯洁的灵魂被上帝的使者带入幸福无边的天国。

    然而,时代终究会改变,如今,这座修道院已经再也没有了过去的鼎沸人声,虽然外表还能够让人肃然起敬,但是里面到处都是蛛网和腐朽的痕迹,冷清得让人怀疑它可能已经被整个世界所遗弃。

    在倾颓的墙垣之间,几个人漫步在这些空荡荡的建筑物当中,在教堂的座椅和祭坛之间回荡的脚步声,反倒比原本的万籁俱寂更加让这里显得荒凉。

    因为是在高山当中,而且有意想要掩藏身份,这几个人都穿着厚重的衣服。领头的人身形高大壮硕,穿着斗篷,而在中间有三个女性,看上去都十分年轻。

    最中间的一个,大概二十三四岁的年纪,她的身材十分高挑,穿着厚厚的褐色裘衣,在灰色帽子下面,卷曲的金色头发如同瀑布一样倾泻在背后。

    她的面孔十分精致,但是因为神态十分严肃的缘故,总显得有些傲慢,她的手中还拿着一根精巧纤细的粉色女士手杖,手杖有节奏地敲击在地面上,咚咚的敲击声让周围的回音好像也多了几分威吓。

    而在她的旁边,是两个更加年轻一些的女子,她们同样面容姣好而且打扮精致,而且她们两个人似乎十分要好,即使在这样的凝重环境下还不时地偶尔交谈。

    当这群人走到了已经荒废的祭坛旁边的时候,手杖有节奏的敲击声终于结束了。

    “玛丽,发掘工作做得怎么样了?”中间这位女子,突然转头看向了她旁边的人。

    “我们已经把这里翻个底朝天了,能找到的东西差不多都找到了。”这位叫玛丽的青年女子马上微微躬身回答,“而且收获挺丰富的。”

    “现在,还谈不上底朝天。”这位女子环视了周围,然后微微皱了皱眉头,“根据历史记载,这座修道院曾经是周围大片土地的主人,这些肥沃的土地每年都可以积累大量的财富……几百年下来,绝对数额惊人,我们一定要好好发掘。”

    这座修道院是凡尔登山区里面最大最宏伟的修道院,在中世纪的虔诚年代里面,曾经有很多贵族和富豪地主在死前决定把自己的财富和土地献给修道院,于是多少个世纪里面,它积累了巨额财富,而且它所拥有的地产也在源源不断地继续为它提供收入。

    然而,美好的时代终究有结束的那一天,在1792年,大革命开始进入最为激烈动荡的时代,革命终结了王权,让法国成为了一个共和国,然而共和国并不会天然带来繁荣和富足,反而因为激烈的动荡,国家的经济陷入到瘫痪的状态。

    而在这个时候,外**队也开始在法国流亡贵族的鼓动下开始干涉这些“无法无天”的反贼,普鲁士甚至直接打到了法国的边境线上。

    在这种最为危机的时刻,国民议会开始用尽全力组织军队准备迎击外国干涉,同时为了缓解财力上的困窘,他们把视线放到了多少个世纪以来积累了巨额财富的教会上面。

    在革命热情的促使下,一开始还算温和的举措最后变成了屠杀教士充公教会财产的盛宴,这座位于凡尔登深山当中的修道院也没有逃离厄运,院长和绝大部分部分高级院士被杀死,地产被全部充公然后低价贱卖给了农民们。

    原本,在大革命结束之后,这座修道院就会和其他类似地方一样,会湮灭在历史的尘埃当中,因为时间的作用而最终成为深山当中的一片断壁残垣,不过在它彻底腐朽崩坏之前,一个有心人从历史的故纸堆里面翻查到了有关于它的记载,并且最终带着人来到了这里,暗地里进行发掘,打算把这里隐匿着的财报统统发掘出来。

    按道理来说,这些财报就算挖出来,也是国家的财产,或者至少也是教会的财产,可是这群人当然不会那么有法律意识,她们进行发掘,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和荷包而已,财宝只会从一个不见天日的地窖转移到另一个不见天日的地方。

    “好的,小姐。”听到了她的命令之后,玛丽马上躬身领命,“我们之后会加紧继续挖掘的,绝对不会让这里有任何一个角落逃离我们的视线!不过……我们的人手毕竟不太够……如果您对我们的进度不太满意的话,能不能再给我们调配一些人手过来呢?”

    “这种事我们不能大张旗鼓地做,人手必须都绝对可靠,怎么能说加派就加派呢?宁可慢点也要安全!”然而,她却微微皱了皱眉头,否决了玛丽的提议。

    “好的,我明白了!”看到对方这么严厉的样子,玛丽连忙再度躬身领命,再也不敢多说出任何意见来。

    这位小姐脾气一贯强横,从玛丽和她一见面开始就一直很害怕她,再加上如今法国已经是改头换面,波拿巴分子们纷纷掌权,身为波拿巴分子中一个卓有名望的家庭的一员,她如今的权势也绝对不是玛丽可以违抗的。

    夏露-德-特雷维尔,是赫赫有名的维克托-德-特雷维尔元帅的孙女儿,元帅是路易-波拿巴总统阁下的亲信,是他在军队里面最为倚重的人之一,而她本身也不是易于之辈,虽然身为女性,但是却智谋深沉,甚至许多人认为是她是波拿巴分子们的智囊之一。

    处于这种地位,她自然对玛丽或者其他很多人拥有生杀大权。

    “这座修道院位置偏僻,倒是挺方便我们的,不过就算这样,你们也要彻底小心,绝对不要泄露风声。”眼见玛丽低头,她却还没有停下的意思,依旧冷冷地叮嘱这些手下们,“记得,你们一定要深夜搬运这些财物,然后隐秘地把它们都送出来!”

    “是!”玛丽的腰一直没有直起来,连连答应。

    “姐姐,好啦,别这么严厉啦……”眼见玛丽被训得大气也不敢出的样子,她的好友、另一个站在旁边的人也马上站出来给她打圆场了,“玛丽做事是很缜密的,她绝对不会做出什么纰漏来的……”

    “嗯。”经过芙兰的劝说之后,这位女子的严厉表情终于缓和了下来,稍微点了点头。

    而玛丽也如蒙大赦,整个人就连呼吸都通畅了许多。

    然而,她所遭受的压力还没有到完全解脱的时候,她所畏惧的人,用轻轻地用纤细的手杖又敲击了一下地面的斑驳的砖块。

    “带我去见那个人吧。”她再度下了命令。

    “嗯……”玛丽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看芙兰。

    “我也去吧,毕竟我也是当事人之一,也该在场不是吗?”芙兰微微笑了起来,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好……好,请跟我来吧。”玛丽略微心悸地点了点头,然后马上转身带着她们往修道院的深处走了进去。

    在修道院里面,曾经有一些储藏过冬食物的储藏室,不过在大革命时代之后,这个修道院里面已经再也没有人存在了,半个世纪的时间让储藏室里面的东西都腐朽一空,到处都是衰败的气息,鼠虫无所顾忌地出没着。

    一走到这个地方,姐妹两个人都忍不住拿起手帕捂住了鼻子,不过她们的脚步却没有因此而停留下来,直到走到了地下深处的某个房间之后,滴滴咚咚的脚步声才告停歇。

    玛丽做了一个手势,她旁边的一个人马上拿出钥匙开了门,然后,一股冷风从里面窜出,几乎让每个人都打了个寒颤。幽暗的地下室,仿佛就像是牢狱一样不,它现在就是在起牢狱的作用,甚至因为位置荒僻的缘故,比牢狱更加有用。

    然而,夏露-德-特雷维尔却毫无触动,她迈动自己的脚步,直接就走了进去。

    里面并不是空无一物,而是有一个年轻人。

    这是一个身形瘦削的年轻人,他留着金色的短发,趴在黑乎乎的地面上,已经被染得十分脏污。

    他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而且露出了身体上的多处伤口,遍体鳞伤的样子,也解释了他现在在这样的声音下都没有醒转过来的原因。

    夏露-德-特雷维尔,慢慢地走到了房间中间,然后以俯视的眼神看着这个年轻人。

    接者,她慢慢地抬起脚来,然后直接踢了这个年轻人一脚。

    虽然她没有用多大的力气,但是遍体鳞伤的年轻人在承受了新的伤害之后,再度醒转了过来。

    接着他一边剧烈喘息,一边微微睁开了眼睛,最初他的眼神有些迷乱,可是当看清了来着是谁之后,痛苦和恐惧、还有憎恨,让他忘记了身体的痛处,睁大了眼睛看着对方。

    “你……你……!”他剧烈地挣扎了着想要爬起来。

    这种挣扎并没有让她感到害怕,对方难以抑制的怒火,反倒是让她的心里升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喜悦感。

    “我记得……”

    伴随着她低声的自语,她的脚慢慢又抬了起来,然后,带着华饰的红褐色麂皮鞋子毫无情面地踩踏到了这个年轻人的头上,因为用力很猛,所以对方伤痕累累的身体上再度传来了尖锐的痛觉,年轻人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我跟你说过,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然而,这悲惨的呻吟并没有让她产生任何的怜悯,反倒好像是让她更加有兴致了似的,踩踏得越发用力,还有意在额头的伤口上重重地滑擦了一下。

    “结果……你还要不知死活地跑回来,跑回来……”她一边说,一边践踏,仿佛这个人是她的什么仇敌一样,“你说,你这样……是不是不知死活呢?是不是不知死活呢!”

    她的践踏,让这个已经饱受了摧残的年轻人再度陷入到了极度的痛苦当中,他不住地呻吟,却没有得到任何帮助。

    直到许久之后,夏露-德-特雷维尔的愤怒才告一段落,收回了自己的脚。

    “你这是自找的,瓦尔特先生。”

    “我……我……我真恨不得……让你下地狱!”伊泽瑞尔-瓦尔特不住地咳嗽,嘴角泛出可怕的血沫,“你这个恶魔!”

    “恶魔?你说我是恶魔?”她冷冷一笑,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个年轻人,“那么你又是什么呢?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先生?”

    “我……我就算见不得光,也比你这样无恶不作的恶魔要好!”伊泽瑞尔-瓦尔特怒视着她,“你看……你到底做了多少恶行啊!”

    “我做什么需要你来管吗?”夏露-德-特雷维尔拿起细细的手杖,直接戳到了对方的胸口上,惹来了他的又一声痛苦的闷哼,“我本来没想对你怎么样,是你自己凑过来的,你自己咎由自取,居然还咒骂我?”

    “如果你……你不做那么多坏事,我……我才不会看你一眼……可是……可是,你这个恶魔,到底做了些什么!”伊泽瑞尔-瓦尔特已经恢复了一点点精力,然后怒视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近乎于破口大骂,“你杀人,你抢劫,你还有无数个比这个更加恶毒的计划,你只顾自己的私欲,做下了这么多恶行,你还……你还带着你的妹妹去做这些恶行,世上还有比你更坏的人吗?一个多么纯洁的孩子,你忍心让她变成和你一样的人吗?”

    “我做什么,不用你来评价!”夏露-德-特雷维尔大怒,然后拿起手杖又重重地打了下去,“你还是担心下自己吧!”

    “以你……以你的才智,如果正正当当地谋求自己想要的东西,有什么是得不到的吗?”伊泽瑞尔却没有收住口的打算,“结果你却只想着把这些才智用在恶行上面……这只能说明,你是个天生邪恶的人,流传着你爷爷和父亲一脉相传的恶毒血液,以恶行为荣!”

    “正正当当?我已经试过了,无路可走!这世界愚蠢而又荒谬,仅仅因为我生少了一个玩意儿就不让我上去,可笑!以我对他们的贡献,难道让我当个大臣又辱没他们了吗?这些蠢货迟早要为自己的蠢行后悔的,就和你一样!”仿佛是被带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似的,夏露-德-特雷维尔的手杖上又加了几分力道,“好啊,他们干得漂亮,既然我没办法爬上去,那我就用炮弹轰上去,谁在我顶上我就打落谁,直到再也没有人胆敢站在我面前为止……”

    作为波拿巴分子们的智囊之一,在总统阁下篡夺国家权力的过程当中,夏露-德-特雷维尔出了大力,如今路易-波拿巴已经控制了整个国家,眼见就要复辟帝国了。

    然而,在酬功方面,总统却让夏露-德-特雷维尔十分不满意,他虽然赏赐给了这位女士很多金钱,但是他认为女人做大臣在法国甚至欧洲历史上从无先例,所以难以破例给她大臣职位,最终只给了她一个稽查全国教会产业的巡查员职位,用金钱来抚慰她的失落感在如今,总统为了复辟帝国,已经打算和教会开始和解,他也准备将之前教会被没收的财产还给教会,而作为预备,自然要先稽查各地所流失的教会财产。

    被这么对待的夏露-德-特雷维尔自然是十分愤愤不平,但是她表面上将这种愤恨隐藏在了心里,然后开始了自己的新工作,在全国各地稽查教会资产这座凡尔登山脉内的修道院,自然也是她在清查各种资料之后所确定的目标之一。

    这段时间以来,她在各地做类似的事情,已经为自己的私囊增加了巨额财富,当然也暗地里做下了太多见不得光的罪行。

    而身为她父亲的私生子的伊泽瑞尔-瓦尔特,在记者经历当中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暗地里的恶行,于是他想要阻止她,并且从她身边带走他自己的亲妹妹。

    然而,他的努力以失败告终了,现在的下场就是他所付出的代价。

    在夏露-德-特雷维尔狂妄的宣言当中,伊泽瑞尔感到了身体和心灵的双重痛苦。

    “你……你会为自己的恶行付出代价的!”他只能再度诅咒。

    “不,我不会付出代价,但是法国会,整个欧洲都会!”夏露-德-特雷维尔以令人冻结的语调对他说,“告诉你吧,我攒这么多钱可不是只为了自己吃喝玩乐而已,我会把它们投入到欧洲各地,支持**的势力,支持流亡者,支持一次次革命,让法国,让奥地利,让普鲁士,让巴尔干……让其他所有国家都陷入到同样的火焰当中!对了,你听过马克思吗?”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伊泽瑞尔-瓦尔特陷入到了茫然当中,他当然没听说过。

    “你没听说过?很正常,没关系,不过你终究会听说的,我花钱给他,我让他的学说传遍世界各地,我资助一切颠覆组织,而那时候,全欧洲会鸡犬不宁,会付出数不尽的生命和鲜血,没有人能够阻止我,谁也不行!如果欧洲变成一片废墟才能让我施展拳脚的话,那么就请她变成一片废墟吧!到那时候,恐怕就没人会在意头上的主子是什么人了吧?”

    “疯子……你是个疯子……”看着如此疯狂的宣言,伊泽瑞尔-瓦尔特禁不住战栗了。

    “我清醒得很,我知道我要做什么,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夏露-德-特雷维尔嘲弄地看着自己的弟弟,“而你,我是不会杀了你的,我要让你看到我的业绩,你会在一个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被关押着,直到因为可怕疾病而死。”

    “你休想!你绝不会成功的!”伊泽瑞尔-瓦尔特大声咒骂。

    然而,接下来,他的一切希望破灭了,因为他发现,在夏露-德-特雷维尔后面还站着另外一个人,一个他曾以为是天使化身的人。

    “做得太好了,姐姐!”芙兰马上附和了姐姐的话,然后嫌恶地看着躺倒在地上、遍体鳞伤的年轻人,“这个人身上明明流着爸爸的血,却居然不为您效劳……他活该得到这样的命运!上帝会让他在哀嚎当中死去的!”

    “是啊,你看,多懂事的孩子啊!”夏露闻言禁不住微微笑了起来,嘲讽地看着伊泽瑞尔,“作为我的妹妹,她比你更加知道该怎么做。你看,这世上谁需要你的拯救呢?你只是个无用之人,只有死了才对别人有好处,我请你慢慢地迎接自己的命运吧。”

    …………………………

    在深夜当中,几辆马车从寒风呼啸的山顶急速地穿行着,向着山外疾驰而去。

    芙兰坐在车厢的窗边,然后回头凝望着在远处在月夜下若隐若现的高耸的修道院建筑。

    “玛丽这段时间可吃够苦头了啊,这真是荒郊野岭的,”片刻之后,她似乎有感而发,看着她旁边端坐着的姐姐。“不过应该也快了吧……用不了几天她就能把这里搬空了。”

    随着她们的离开,大批发掘出来的财宝将会随着马车一路被转移走,然后成为德-特雷维尔姐妹两个人奢侈生活的燃料,以及她们在全欧洲各地煽动暴乱和杀戮的资本,不管她们能够如愿以偿,鲜血都将洒满整个欧洲大地。

    “希望如此吧。”夏露低声回答。

    此时她,神情虽然严肃但是却又恬静,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那种近乎于嗜血的暴虐。

    “您刚才对玛丽太严厉了,我看她都已经吓坏了……”沉默了片刻之后,芙兰终于忍不住为好友说情了,“其实我觉得她做得已经很好了。”

    “她确实做得不错,但是我在人前就得那样,”夏露轻轻苦笑,“我必须这么做,我要让别人知道我不好惹,要让他们不存有一点点的侥幸心理,否则没人会服从我。”

    在她叹气的时候,芙兰靠到了姐姐的身边,然后以迷恋中夹杂着崇拜的眼神看着姐姐。

    “不管怎么样,我……我会一直服从您的……哪怕您想要让大地流遍血,我也会义无反顾地跟着您这么去做……所以,请您……请您唯独对我不要那么凶好吗?如果没有您的照拂,我……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

    夏露微微转过头来,看着自己身边最为忠诚的人,百感交集之下,她轻轻地伸出手来,抚摸着妹妹的头发。

    “多么贵重的珍宝也无法回报这样的忠诚。”她轻声感叹。

    “我不要珍宝……”芙兰整个人都贴到了姐姐的身边,“我只要一直追随在您的身边,为您……为您效劳,达成您的一切宏愿……”

    然后,还没有等姐姐回答,她的嘴唇骤然贴到了对方的唇上,火热的呼吸伴随着**渡入到了姐姐的唇中。

    仿佛是感染到了这种激情一样,夏露的呼吸也变得粗重了起来,她同样热烈地回应着对方,她们互相拥抱着,紧紧地贴在了一起,仿佛两个人要融化到了一起一样。

    狭窄的车厢微微颠簸着,却让反而让姐妹两个人得到了更加别样的刺激,在恍惚当中,她们湿润的嘴唇已经滑动到了对方的各处肌肤上面,让激情的红霞密布到全身上下,而她们亮丽的金色头发也已经四散分开,几乎纠缠在了一起。

    深夜的山间十分清冷,可是就在山风呼啸当中,车厢中两个人断断续续的呻吟,宛如歌谣一样伴奏在月色之下,似乎永远都没有止歇,也让里面如同春天一样温暖。而她们以后的路,也将继续结伴而行。(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