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炼师 西疯马

第819章 曲家大宅(4)

    曲家大宅(4)

    前番大阵受了巨掌三击,本就已经出现了如蛛网般的裂纹,后面虽经曲家人从内大力修复,奈何这大阵的外部裂纹依然还在,现在又遭此重击,如若再不设法从外修补的话,只怕就要由外而内地整个崩溃而去。

    换在平时,方向前自然不会如此冒险上前相助,可是,今日不同往时,曲家这祸害,人家虽然不明就理,自己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全都是由自己击杀玛誉而起的呀!

    再不出手相救,只怕下一道水墙扑来时,这大阵便是要整个地崩溃了。

    此时,那老怪忙着施法、那两人忙着调息,自己虽有暴露的风险,其实却是已经到了相对安全的现身时刻便是暴露了,至少也不会马上招致攻击。

    此时再不出手,更待何时?是以,方向前急速而上。

    便在此时,那黄袍老者振臂再呼:“水来”顷刻间,那些个正在乱砍乱剁的水族顿时化为一股股水流,随着洪水以闪电般的速度向着远方退去。

    方向前其实早已就位,一直埋伏于大阵一角的地下,正在考虑如何驱走这些讨厌的水族才好动手修补大阵,现在一看不由得大喜过望。

    好好好,你们这班瘪三走了,正好方便让哥动手!

    方向前对于曲家大阵的修补,自然不可能寻着曲家的阵理徐徐而就,没时间哪!

    远处,刚刚消失的洪水,顷刻间已然再起,高耸的水墙再一次暴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咆哮,留给自己的时间,其实只有数息而已!

    方向前数杆阵旗抛出,手中连连掐诀,口中更是一刻不停、喃喃吟咏,终于,这厮赶在水墙将近时照着大阵一点,“疾!”

    顿时,就在那层光晕之上,另一道暗红色的光晕一闪而现,已是从外部将那大阵整个地覆盖而下。

    曲大师的阵法和封禁,可不是方童鞋一时三刻便能理解、领悟得了的,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想修旧如旧,根本就没可能。没奈何之下,方向前只有是依着自己的思路,在曲家大阵外匆忙间又布下了另一套防御性阵法。

    这样的“修补”,虽不能做到药到病除,却是多少也算从外部加固了曲家的护宅大阵吧。

    当然,成不成的,还得接受实战的检验。

    “砰轰隆”巨大的水墙再次砸落,方童鞋的大阵瞬间崩溃,五、七杆阵旗齐齐折断成为废品。

    然则,这一次,竟然再无丝毫水滴渗入曲宅。

    成了!方向前心中一喜,至少,算是挡下了那黄袍老者的第二击。按惯例,这厮可是还会有着第三击的,方向前抓紧时间,早便是又掏出了数杆阵旗,只等大阵顶处的水族一退,自己便要动手布阵。

    “臭小子,你敢坏我大事!”黄袍老者其实早就发现了方童鞋,只不过,这小子修为才是灵变,简直就是不值一提,且不知他来此何干?兼之黄袍老者又正处于施法之中,不便分心他顾,这才隐忍至今,想不到这小子竟敢出手布阵?

    这就很令黄袍老者不解了。你以为你是谁哪?以曲老头祭灵后期的修为,又带着一班徒子徒孙,眼看着都不是老夫的对手,就你、就你这修为,还想横插一杆子螳臂当车?

    没曾想,这小子竟然办到了,而且,见他再次掏出了阵旗,一幅跃跃欲试的嘴脸,妈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们两人,快去将那小子灭了!”黄袍老者此刻仍不得分身,只好是驱使两名手下上前。那是,两人均有着祭灵期的修为,虽说大半日苦斗下来消耗极大吧,可是二人联手要对付一名灵变期的小修,那还不跟闹着玩也似!

    “是。”两人正在调息,闻言不得不再次起身向着方向前而去。敢情,就方向前那点儿掩饰的伎俩,早便被人家看在眼中了。

    哎,方向前轻轻叹气,干脆收了隐身术,却是再无下文。

    自己手中的确有着三位大杀器,可要是放出来早了,引得那黄袍老者提前收了功先来专心对付自己,自己不仅帮不了曲家,甚至还有陨命的危险。

    而只要是坚持到那厮将程咬金的三板斧堪堪使过,趁他真力亏空无法他顾之际,自己完全有把握放出三煞突施杀手除掉他的这两名属下。

    如此一来,到时候趁着那厮真力大损之际,自己或者与曲家合作与他斗上一斗,或者干脆拉着曲冉遁入曲家阵中,届时那厮没了帮手,还能奈我何?不、奈我们何?

    方向前正因有着如此考虑,这才对二人到来毫无反应,似是呆傻了一般。

    “水来”黄袍老者开始了第三度深情召唤。

    便在此时,那两名被人搅了调息的祭灵大修怒气冲冲已然杀到。

    “好小子,纳命来!”使锤之人一声暴喝,率先抡锤抢上。

    方向前不急不忙,左手一抛,十八罗汉与罡竹傀儡已是一拥而上接住了二人;右手一洒,数杆阵旗也已到位。

    “砰、砰、砰”三声脆响,曲家的支援也已及时到了,三张符箓瞬间化为三股剑芒,照着黄袍老者三人直接斩落。

    黄袍老者腿不动身不摇,只照着那剑芒一哼,“噗”一团黑气由其鼻孔中冲出,直接撞了过去,“砰”剑芒与黑气一撞,竟然化为了片片纸屑纷纷落下。

    面对曲家的此番偷袭,那二人也是早有预判,只不过稍稍顿了顿身形,手中兵刃挥动,已然一一化解。

    作为方某人的那些位打手,在面对如此两位大修时,除了罡竹傀儡,余者果然毫无战力可言,只不过就是为了拖延少许时间罢了。

    当然,方向前所要的,也并非是击杀二人,而只是需要这少许的时间好让自己布阵而已。只不过,此中关节,又岂可对外人道?

    果然,眼见方向前这边仅有如此战力,黄袍老者目光收回、再无顾忌,一心只想一举将曲家大阵击溃。但见其双臂持续上举,周身衣袍鼓动,口中继续高声召唤道:“水来”

    远处,冲天水墙已然轰轰而来!

    然则,方向前下手却也不慢,一边法诀连掐,一边口中喃喃,眼见水头将近,终于是出指急点,“疾!”

    “啵”的一声轻响,曲家大阵外再次披上了一层暗红色光晕,这厮的目的已然达成。

    小牲畜!黄袍老者气得目眦欲裂,无奈施法正到了关键时刻,稍一分心,不仅自己的真力将白白消耗,破阵更是妄想,当即一门心思盯紧了大阵,只待此术一歇,不管成功与否,均要先将这小牲畜斩杀了再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