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武侠枭雄 红袖第一刀

第九章 龙首

    【有没有书友订阅一下,顺便领取个神光?没有的话我过一会再来问一下。】

    只是,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李密自己想象中的战局行进。

    如果不出他的意料,落雁受了苏留这阳刚霸道无俦的一拳,必然香消玉殒,而他的地煞拳劲也能在同时落在苏留的前胸要害之上,必能彻底将这个强敌除去。

    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想之外。

    沈落雁好端端的没死,他自己却走远了。

    “管中窥豹,可笑我仍不自知,此人的强大,太过恐怖,已经超乎了我的认知”

    李密垂首看着自己胸前,这是他脑海里盘桓的最后一个念头。

    一个拳印,一个碗口大的通透血洞,便将他一切的生机全部吞噬了进去。

    什么王图霸业,什么江山天下。

    这些毕生以来追求的事物,好像全部都化作了虚无,被卷进了这么个冰冷无情的血洞之中。

    美人儿军师身上穴道是苏留亲手施为,根本无人可解,她便在一侧亲眼目睹了这惊世一战,甚至最后还被李密当做了盾牌,生生的接了苏留一拳。

    那一拳打在她的身上之前,她确实已然万念俱灰,只是苏留阴阳两劲转圜如意,瞬间将气劲由刚猛霸道转作了极限阴柔,用的是隔山打牛的暗劲,只如春风拂面,完全没有伤着她分毫,只是叫她用独特的角度,亲眼目睹一代枭雄蒲山公李密真真切切的死在苏留手里。

    这位蛇蝎美人倍受打击,竟然美眸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李密已死,诸位还要逞强死战么?”

    苏留目光环视一圈,如天神下凡,瓦岗众将面面相觑,只觉得背脊发寒。

    当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先一刀割了李密人头,接着苏留龙骧虎步,信步入了内去,朝着另外一处战场赶赴而去,但凡有拦路的,反手便是一刀。

    “方才那朱紫光柱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将这李密的气运都吞并掠夺了来?”

    边走边杀,苏留的心里也另有一番计较。

    杀了李密之后,天子望气术看的清清楚楚,李密脖颈上冲霄而去的那一道朱紫气芒竟然嫁接汇聚至他的身上,他真力提过重楼,没见得体内有什么异状,白玉京也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有没有好处还不知道,至少目前是没有坏处,苏留心里一定,浮现个大胆至极的想法:“嘿,今日先杀了这个李字,承了那一道朱红光芒,如果真是气运加身,那倒也有趣,来日少不得还要再动一动太原那一个身在九五的李子,那时候倒要瞧一瞧是不是还有异象”

    穿行房屋,抬刀又斩数十人,那李密的死党祖君彦也给苏留一刀杀了,终于见着了素素,也见着了大龙头翟让。

    素素此时无虞,正跟翟府的家眷聚在一起,翟大小姐样貌不怎么地,武功倒是得了翟让真传,很是有几分巾帼英雌本色,顽强抵抗着李密手下的杀手。

    不过场面异常惨烈,如果不是苏留今晚搅局,这翟家一门说不得就要死绝。

    此时,苏留提着李密的人头,路上但有杀红眼的大头兵向他出手,随手一刀,反手一道剑气也就杀了,走至现在,一路的尸体倒伏,好生惨怖。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翟让嘴里喃喃念叨。

    这个江湖上极有盛名的大龙头面貌已经有些老态,也不知是李密给他压力太大,还是怎么回事,此时也是浑身浴血,只是见着了苏留提着李密人头,闲庭信步行了过来,目光大亮,叫道:“那白袍英雄,手里的可是李密这反贼人头么?”

    苏留倒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摇身一变成为英雄,还是这个反贼大头目的口中的英雄,好不讽刺。

    李密也成了这反贼大头目口中的反贼。

    “果然是啊...”

    翟让长舒口气,他看着苏留走来,反应与众人是一样的,震惊且不敢置信。

    李密布置今天这个死局已经不知多久,将各个方面都考虑进去,这个白袍年青人分明别无依仗,只身入局,将李密的计划完全破坏,还提了他的项上人头来。

    翟让看见苏留这轩昂霸气,龙骧虎步,心里竟然生起一种沧桑老态心思:这个江湖已经是年青人的了。

    “苏,苏大哥,你没事么?”

    素素见着苏留,早已情难自抑,乳燕投林一般,扑了过来,想到今夜可怖之处,泪珠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

    翟让看着此景,目光一动,叫道:“素素,楚楚,你们快去寻一处清净地方,请这白袍英雄先坐下,再吩咐后厨准备一桌宴席出来。”

    素素与另一个叫做楚楚的美貌女子脆生生应答一句,拭干了眼角的泪珠,在家兵的保护下,退了出去。

    翟让能坐到大龙头的位置,确实也不是个简单人物。

    他一眼就看出了素素对苏留那么些儿女之间的情意,而苏留也并非全无感觉,那个楚楚也是翟娇的侍女,跟素素的一般的身份,样貌也不输多少,此时他连送两个美人到苏留身侧,心里十分自得。

    却不想苏留稳稳坐着,拿起桌上没有喝过的茶水浅浅的畷饮一口,翟让心里一突,问道:“苏公子是么,素素跟老夫提起过你,今夜多谢你救了老夫一家。”

    大龙头自称老夫,苏留可不会这么看,原书里翟让也是准备做掉李密的,只不过棋差一招,被李密抢先一步算计,失了天时地利人和,才为其所害。

    苏留手指点了点桌面,平静道:“你不必谢我,我要瓦岗龙头的位置,你看着办。”

    你看着办。

    就是这么霸气,适才对李密也是这么说的,只不过李密手里大权在握,根本听不进去这句话,只把这句话当做苏留寻死挑衅。

    翟让却不同了。

    他此时手下亲近势力几乎消耗殆尽,说他是孤家寡人也不过分,值钱的只有这个龙头的名号,只是苏留清楚,此时李密之死无疑又给了这个老人一丝希望。

    换而言之,此时的翟让心里未必就没有东山再起的心思。

    “好说!”

    他一手按在苏留的手背上,目中厉芒一闪,道:“果然英雄出少年!”

    口中说着的赞誉之词,都是空话,那一只生满了老茧的手上渡来的雄厚内力,才是根本目的!

    “内功火候不错。”

    苏留感受到右手一震,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感觉,将翟让与李密相比,还是翟让这个大龙要稍稍胜过李密一筹。

    李密的内力胜在诡谲,突出暗手或有奇效,他人也是惯于下黑手暗算别人的那种,而翟让便是雄浑浩荡的内劲,有这么一身的内劲,怪不得李密也不敢贸然对他下手。

    “大龙头内力比李密还胜过一筹。”

    李密的人头就摆在桌上,眉目惨然,苏留却淡然一笑,右手一翻,翟让搭在他手背上的手便震了一震,这一股由他发动反击的真力委实太过凶猛,说是天河狂潮倒卷,也不为过,翟让纵横江湖数十载,遇着过多少厉害人物,但是绝没有一人能有这样苏留这般霸道的内力。

    试探的内力完全被压制,倒涌回来,经脉一痛,接着自己胸口便是一阵烦闷,却也难抑翟让心里惊意。

    那是一种叫肝胆俱都为之震栗的惊意。

    恐怖!

    太恐怖了。

    翟让再抬头看苏留云淡风轻的神情,便有了不同的感受,再不敢把苏留当做是补刀取了李密首级的好运小子,而是真真正正的把他当做一号人物。

    “敢问小兄弟师父是哪位?”

    苏留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没有师父,家在海外仙乡,求不问。”

    自见了沈落雁便给她见缝插针的问了整个户口本,苏留心里实在是不耐再遇着个人便再接受一次盘问了,翟让语声一噎,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在肚里揣测苏留的真正来历。

    “我对李密也说过方才说的那句话,现在大龙头考虑的怎么样了?”

    苏留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的弹动,指了指李密首级,翟让终于动容,若有所思地道:“李密如果接受了你的那个提议,死的是不是就是我了?”

    “当然,不过他比你膨胀,听不进别人的话。”

    苏留好整以暇的端起茶杯,又饮一口,淡淡道:“你放心,我要瓦岗龙头这么一个名头,也只是为正式获得与佛魔两道天下各族宗师争锋的入场券而已。”

    这话倒真不假,大唐之中,几乎是每个势力的背后,都有那些个宗师在操控的背影。

    铁勒飞鹰曲傲,突厥武尊毕玄,高丽傅采林,魔教的祝玉妍,宋阀的天刀宋缺,慈航剑斋可更厉害了,直接冠上为了天下万民的名头,吓尿天下一堆雄主,其余大明教之流,也有些难缠角色。

    “你要与宗师相争只怕还差些火候吧...“

    苏留只是摇头,失笑道:“龙头以为,这便是我全部功力了?””难道难道你方才使的还不是全部的内力?”

    翟让也不是老糊涂,更不是自大恣狂之人,他能坐到今日这个位置,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清楚自己的定位,在门阀高手之中,他或许能排的上前列,甚至可能稳压李渊李密一头,但是对上佛魔两道各族宗师,那些狠人,委实是没有半分胜算。

    苏留适才表现出来的内力,也是稳压了他一头,如果真如苏留所言还有几分保留,岂不是直可与宗师相抗衡么?

    他怎么会不知道一个宗师象征着什么。

    奕剑大师傅采林便凭手里奕剑,镇压着高丽一国的气运,武尊毕玄,也是草原狼心里独一无二的神。

    佛魔道三教之中,也是寥寥几位宗师在镇压气运。

    瓦岗寨虽然是天下义军之首,但是论说底蕴,差那些个世世代代积累的高门大阀还差了不知道多少。

    若有这么一位年轻的宗师坐镇瓦岗,说不得能气象一新,日月更易。

    当然,这些都是翟让拿出来让自己接受苏留这个霸道不讲道理提议的理由。

    不然咋办,打也打不过人家,你跟人家翻脸之后,人家就杀了你,还是想方设法的吞了你的势力,你又找谁说理去?

    李密就没有给翟让讲理的机会。

    以前的翟让说不得凶劲狂炽,要跟苏留玉石俱焚,拼个鱼死网破再说,但是被李密这么一搞之后,他心里已经清楚自己被时代淘汰了,雄心渐渐浇灭。

    把瓦岗寨交给苏留这个救了他一家性命的人,起码也过得去。

    不过,这老头也当真不简单,装模作样沉思了半响,又提出了一个条件:“瓦岗寨龙头的名头嘛,可以交给你,但是你必须要娶老夫女儿。”

    “”

    苏留沉默皱眉。

    “当然是素素,素素也是老夫当女儿养大的,这事过后就收她作义女,老夫是看出来了,这一趟回来,素素丫头就很中意你,还苦苦哀求老夫跟李贼求情,饶你一条性命,哼哼!”

    翟让哼了哼,直呼李密作李贼,显然对他还存有芥蒂。

    “好!”

    苏留翻了个白眼,这才舒缓口气。

    倒也没有拒绝,素素本身就是一个难得的美女,按照后世老司机的打分标准“女活白富美,音智胸腰腿”这么十分来算,起码也是**分的美女嘛!

    他绝不是什么君子柳下惠,只知道该将属于自己的女人揽在怀里的时候,就不容多想。

    得亏这翟老头知趣,只说收素素做干女儿,再将她许给自己。

    如果真要苏留强娶了他的亲生女儿翟娇,那才叫自己装比约的泡,含着泪也要苦苦受着,奈何苏留是绝对下不去吊的,适才也曾远远的见了一面这女英雌,这百八十斤重的姑娘,生的虎背熊腰,连宰了李密手下十多个精锐,当真是彪悍的紧,也不知道哪一位英雄猛汉才有福消受。

    两人在斗室之中,先将这一件关乎天下的大事议定,再将亲事名分定下,苏留忽地皱眉,翟让心里一跳,道:“怎么?”

    苏留平静道:“我才出江湖,大龙头是我的前辈,自然要向前辈讨教些江湖经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