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夺鼎1617 猛将如云

第七百四十章 我要做伊尹霍光!没错,我们也想让您做!

    “卿等何必如此苦苦相逼,孤只愿为伊尹、霍光,如何卿等不肯相助孤效仿先贤,成就一番美名?”

    正所谓“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和任何一个政治军事团体一样,南粤军内部也是不可免俗的存在着五花八门的山头和派系、小圈子。

    按照所谓的从龙资历来划分,有所谓的守备府派,大多成员就是当年守备府的老人,以当初李守汉的两个小跟班,许还山、左天鹏以及章呈、、章玉田父子,谢应龙等人为主,隐隐然奉大太太盐梅儿为精神领袖。然后就是所谓的蛮子派,以最早投效归顺的苗人、克钦人、掸人、佤人为主,隐隐然奉王宝为首领。然后便是所谓的江南派。大多数是灵江以南的汉人和安南人等组成,很奇特的是,他们的精神领袖,居然是叶琪。大概是这位追潮叶相公当年最先突破灵江防线,并且制定了日丽三原则的缘故。

    更有陆陆续续到来的以闽粤等处移民为主体的内地派,以郑芝龙海商集团为主的福建派等等。

    这是按照加入南粤军在李守汉麾下资历早晚来划分的。除了这个标准之外,还有按照地域籍贯、族群、宗教信仰等等的。但是,最为可怕的是,在对于中原政权的态度上,也有截然不同的两大派系。一个便是南中本土派。这些人,要么是南中土著,要么是一生下来便在南中生活,对于中原祖宗故地没有什么太深厚的感情。在他们眼里看来,中原,只不过是一块战乱频仍,灾害不断,政府管理无能的土地。对于南中来说,顶多就是一块可以提供源源不断的劳动力、提供原材料和商市场的土地。能拿到手自然再好不过,拿不下来,也可以继续通过贸易手段来获得自己需要的利益。这些人的代表人物和精神领袖,就是已经在战场上不幸阵亡了的大公子李华宇。而与他们态度泾渭分明的,便是所谓的中原派。他们认为,南中虽然眼下强盛,但是根子却是仍旧在中原。而且,主公的官职名义以及合法地位,都来自于中原大明王朝的册封。自开天地以来,不论地方政权如何强大,如果不能得到中原王朝的承认和册封,那都是不能说你具有合法性的,自然,生命力也不会长久。

    如果不趁着眼下大明朝廷国运衰微,气数将尽的上好时机,一举拿下中原,让主公做了中原的皇帝,只怕大家的子孙就要面对着中原王朝的巨大压力了。

    在拥戴李守汉做皇帝,进而夺取中原的这个问题上,南中派和中原派取得了惊人的一致意见。

    眼下,甲乙丙三个方略便摆在了李守汉的面前。这份新版的万民折上,密密麻麻的满是签名和手印,看得李守汉眼前直冒金星。但是在别人眼中,这份万民折上的签名和手印,无疑就是拥戴主公做皇帝的投名状,子孙世世代代食用不尽的资本。“看看老胡家,人家现在是什么成色?!不就是当年最早向主公表了忠心,最先投顺的嘛!从来都是从龙要趁早!”

    甲案,便是南中派和中原派最愿意看到的结果。要求李守汉立刻便昭告天下,祭祀天地祖宗,正式宣布自己是脚下这块大地的唯一合法统治者,是上天选定的“总理山河社稷之人。”至于说什么明朝残余,满清鞑虏,根本就不在话下,只要主公登基称帝,这些人识时务的早点归顺,以保全项上人头和荣华富贵,不识相的,只管负隅顽抗。等候天兵一到,立刻便是如汤泼雪的局面!

    这个方案,看得李守汉心惊肉跳,摇头不已。“荒唐!太荒唐了。”

    而所谓的丙案,则又是另一个极端。收兵撤退,从上海、宁波这些地方撤回。以五岭、仙霞岭等处山脉为防线,闭门自守。“咱们在咱们自己的地方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是了!管他中原谁做皇帝!”

    这样的极端,也是李守汉所不能接受的。

    “如果孤哪个方案都不选呢?!”李守汉也有些愠怒了。他将丙案丢到了一旁,看着站在面前的李华梅、李华宝、张小虎、李沛霖等子女武。

    “主公,要是那样的话,我们也无话可说。只能说是向主公告罪,交出官职,解甲归田,到南中乡下种田去。以后,南粤军的事情便任凭主公自己来搞。臣等绝不多说一句话。”张小虎的匪性也上来了。这个人几十岁的年纪了,但是,姜桂之性老而弥坚。说起话来仍旧是火药味儿十足。这就是摆明了车马,跟李守汉摊牌了。“要么,您在我们提出的方案里选一个,作为咱们南粤军以后的战略方向。要么,我们大家伙都不干了,各自回家抱孩子去。以后南粤军就随着您随便的去折腾,我们大家伙不管了!”

    见这君臣二人之间气氛骤然紧张,李沛霖急忙出来打圆场。“张大人,切莫过于操切,让主公把这几份书都看完再说。主公,这些都是南中军民百姓的民意所向,张大人虽然粗鲁了一些,但是,却是一颗赤子之心。”嘴里为二人打着圆场,手里将标注着“乙案”的书递到了李守汉的面前。

    无可奈何之下,李守汉只得打开来继续看。

    这份书,倒是能够勉强的让李守汉看下去了!它所提出来的操作步骤,勉强的能够让李守汉接受了。

    “不尚虚名,追求实务。得寸进寸,得尺进尺。”这是李守汉给乙案的评价。

    “二丫,时候也不早了。是吃午饭的辰光了。今天这么多人来看本王,你作为我李家的长女,自然有招呼客人留下来吃饭的道理。这样,你先去陪几位叔伯吃午饭,饭后,咱们再行商议这个事。”李守汉摇了摇手中的案,吩咐李华梅带着几个弟弟们去招呼大家吃午饭。

    这餐午饭,自然是杯盘罗列,五味杂陈。虽然现在形势对南粤军来说不是很有利,但是这些南粤军的代表人物们却是对他们的统帅和领袖充满信心。“没啥!当初咱们面对的哪个敌人不都是气势汹汹的,不都看上去比咱们都强大?结果呢?眼下上哪里去找他们?也就是能够在矿山、林场的乱葬岗上能够找到他们了!”

    数十张八仙桌排列的整整齐齐,各界代表们落座开始享用这顿午饭。只可惜,因为下午还要继续向李守汉陈情,所以,在李家兄弟的安排下,所有人都只能是闷头吃饭,绝对不敢喝酒。倒是冰镇的南海仙露,大家可以随便的喝。

    “我说两位李先生,你们说,主公这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咱们这个事,有几分数?”同李沛霖李沛霆兄弟坐在一处的张小虎,两手并用的同一块肥大的花糕也似水牛肉做着斗争,嘴里塞满了牛肉,口中含糊不清的发问。

    “照我看,主公其实内心是千肯万肯的。不然,他也不会说出要做伊尹、霍光这样的话来。”李沛霆端起碗来喝了一口汤,滚烫的汤汁让他嘴里不住的唏嘘着,放下了汤碗,用汤匙搅动着,眼睛却只管看着汤匙在汤碗里搅动风云。

    “这话怎么说?!伊尹霍光?那不都是史上的大贤臣吗?辅佐皇帝中兴的人物。这如何是说主公肯听咱们的话了?”张小虎眼睛里满是迷茫,倒是坐在他下首陪同的李华梅眉开眼笑的给他夹了一筷子菜,“师傅,早就说让你好好的读读书,不要自己的住处除了海图、火炮手册之外就是账本和商号的章程。您看,这二舅舅都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您还不明白?!”

    “怎么了?我窝里都是海图和火炮手册还有账本怎么了?你师傅我就是喜好这海,还有船和火炮,然后,用咱们的船和炮去赚钱。”张小虎面对着徒弟的戏谑,不但不曾有半点恼怒,反而颇有几分欢喜。本来嘛!他一个海盗世家子弟,做梦也不曾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麾下拥有数万水兵,船炮无数,纵横海上数万里。至于说钱财,在眼下的张小虎看来,也就是一个数字了。他已经和殷雷商锋私下里商量好了,准备此事有了眉目之后,便正式向总督许还山上个书,在殷商之地购买几处天然良港,建设属于自己的港口,进而开通航线和商路。“我老张家的子孙是靠海吃饭为生的,但也不绝仅仅是在海上打劫的!”

    “张统领。大小姐所说的,是你不关心你专业领域之外的东西。自古凡是在某个行当里做到顶儿尖儿地步的人无不都是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你就是将海洋作为你人生最大乐趣的。”李沛霖很好的捧张小虎一下,但却也是实话实说。

    “哎!还是李大先生说得对!咱小六子,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这片海。大先生,方才二先生说伊尹霍光,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李沛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热茶,在嘴里漱漱口,将茶水和食物一同咽下。这才缓缓的为张小虎介绍这个典故。

    “世人都说伊尹霍光二人是辅政贤臣,与周公并列。殊不知,此辈却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咱们便先说说这伊尹。竹书记年里记载,伊尹废太甲自立,然后太甲逃出后刺杀伊尹复位。而霍光则是辅政后,将刘弗陵玩弄于鼓掌之上各种篡权,之后又弄死刘弗陵废掉刘贺立刘洵,刘洵常年战战兢兢朝不保夕。最后刘洵隐忍多年发动,诛霍光三族。至于说周公,想来都听说周公恐惧流言的典故,但是,如果没有那些专权架空皇帝的事实,又怎么有谣言的基础?你如果当真是像各种艺作当中塑造的谦谦君子,没做亏心事,怕什么鬼敲门?”

    “正是如此!你屁股下面没有烂账,用得着徒子徒孙们给你各种的涂脂抹粉吗?”李沛霖的话,深入浅出,言简意赅,顿时让张小虎听得明明白白的。不由得拍着大腿大声称赞。

    “咱们所上的乙案当中,便是以这个方略为蓝本进行的。先寻觅一个大明宗室,奏请邹太后允许,立他为大明皇帝,仿照当年正统皇帝先例,遥尊弘光天子为太上皇。然后,事权集于主公一身。绝不可再有南京之时的各种乱象。便是内阁首辅,也要在主公帐下听用,以主公钧旨为先!”

    “然后,咱们再行出兵反攻,只要拿下来了杭州、南京,主公的威望便会无人可以比拟。到那个时候,咱们或是劝进,或是让咱们拥立的这个皇帝禅让,那不是简单得很?”

    “我懂了!我懂了!甲案是一步到位。而乙案,则是要分了几步走,每一步都走得极其稳定!”张小虎这会算是彻底明白了。

    不但张小虎明白了,所有的南粤军各界代表们都明白了这个套路的奥秘所在。当即,吃饱喝足之后,稍稍休憩了片刻,便继续上午的行为。

    这一次,情形的进展让李守汉和李沛霖李沛霆兄弟都大跌眼镜。在张小虎的带领下,先是水师的将领们跪地大声疾呼:“我等愿意追随主公,辅佐主公成就伊尹霍光事业!”

    “我等愿意追随主公,辅佐主公成就伊尹霍光事业!”

    “我等愿意追随主公,辅佐主公成就伊尹霍光事业!”

    紧接着,便是各营各镇的陆军,各界的代表,便是若水道长和几个出家人的队伍,也是跪地高呼,以各自宗教的手势礼节来表示自己的态度。

    原本,李守汉在看了乙案之后,也准备勉为其难的接受部下的条件,出来充当这个辅政元戎。可是,没想到的事,一顿午饭的功夫,面前的这些上午还气势汹汹逼宫的部下们,居然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拥戴他成就伊尹霍光的伟业?

    他却没有想到,他心中的伊尹霍光是修改后的P图版本,同熟读史书,学得就是帝王之术的李家兄弟心中所知的那几位,完全是两个人。也算是同一个人物,各自的表述了。

    于是,事情就在两下里的各怀鬼胎懵懂着向前进行。

    不料,却突然发生了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意外,也是一个令人惊喜万分的小插曲。

    正当李守汉接过万民折,准备宣布,按照万民折所提出的乙案,在大明宗室亲王当中选择一位英明贤能的人物出来,作为大明朝廷的合法统治者,来领导大家兴复明室江山,驱逐鞑虏于关外的时候,天后宫外面却是一阵喧嚣。人群外,似乎有人急匆匆的想冲进来。

    “什么人,胆敢在这里滋扰?!来人!”

    几位南粤军的高层人物,不约而同的发出了同样的声音,在天后宫外执勤警戒的南粤军兵丁向着人群中那一处焦点纷纷奔跑过去。

    片刻之后,一个声音在人群外面高声响起:“臣,琉球王世子尚贤,奉父命求见爵帅大将军!下国小邦,受鄙国数十万军民所请;有一事还请大将军俯允!”

    琉球又出了什么事?几乎所有的南粤军高层们脑海里登时都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琉球,在南粤军打造的航海体系链条和商贸系统中,扮演着一个十分重要的中转站、补给站、仓库的角色。当真这里有事。对于南粤军来说,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莫非,是倭国的那些矮子们知道我们要在中原打大仗,一时无暇东顾,趁机又对琉球打起了什么主意?亦或是泰西哪个国家打算切断我们往殷商之地的航线,先对琉球下手?”

    看着人群波开浪裂般自动分开一条道路,让风尘仆仆的琉球国使团一行人小跑着走过来,李守汉心里也不由得有些打鼓。但是,他旋即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倭国那些矮子动手?只怕德川家的将军或者别的大名刚刚集结兵马,立刻就被自己的家臣或者是邻居给举报了。没办法,谁让眼下的东瀛三岛是历史上日子过得最好的时代?只要你有贸易资格,只要你有南中老爷们需要的货色,什么,没有货色?那人口你的封藩之地总有?把合适的人口男的送去南中做劳工,女的,想办法送去嫁人。然后什么大米、通宝、布匹、丝绸,就会水一样的流价过来。只有哪个昏了头的家伙,才会拿着眼下的好日子去博取看不见摸不着的幻象。当然,要是有这样的傻子,大家也不介意用他的人头,在南中老爷们面前给自己挣点好处回来!

    便在李守汉脑子里电光火石的分析着琉球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会让世子如此紧急的到自己这里来申诉的时候,琉球王世子尚贤,已经被人簇拥着来到了李守汉面前。

    “嗯?”李守汉立刻否决了自己的看法。眼前的尚贤,还有琉球使团的人们,虽然一个个都是面有风尘之色,看得出,舟船劳顿让他们很是疲劳。但是,精神面貌却是喜气洋洋的。而且,每个人都是身着全套的冠冕袍服,绝对是应对万分庄重神圣的场合礼仪。

    再想想今天自己遭遇的这个事,李守汉不由得暗叫一声,“苦也!莫非这尚家也是来劝进的?!”

    “臣,琉球王世子尚贤,奉父命面见大将军,谨代琉球数十万军民跪陈,恳请大将军允许琉球去国号,内附南中!”

    尚贤手里捧着地图和土跪倒在李守汉面前,音调高昂,铿锵有力的说出了这一番话,顿时令全场欢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