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夺鼎1617 猛将如云

第七百八十六章 佛郎机对小男孩(五)

    郑芝龙的话,对在场的文武勋贵们都颇具效果。

    开玩笑呢!你就算当众和梁国公过不去,他老人家的身份地位在那摆着呢,也不会和你过不去。顶多就是笑一笑,至于说宽宏大量的他老人家是不是把你记在小黑本上,回去慢慢的调理你,那就是谁也不好说的事了。

    可是,这位水师提督郑大人,却没有人敢捋他的虎须。原因嘛!也很简单,谁让他是水师提督呢!?他是什么出身,在场的各位谁都清楚得很!海上有名的玉蛟龙嘛!你得罪了他,万一哪天清兵打了来,福州城守不住了,咱们大伙又要逃难了,到时候他告诉你海船上没有舱位了,您老人家自己想办法吧!那就得用咱们的两条腿和清兵赛跑,用两条腿来丈量这闽粤之间的大山了。他们可没有那个闲情逸致,七百里驱十五日,还能写出赣水苍茫闽山碧的豪迈诗句来。这些老爷们,必须要有轿子有马匹,当然,最好还是坐船走。

    这是文官们的想法。

    而在场的武官勋贵们,又有哪个不知道眼前这位郑大提督的手段?别的不说,看看人家的儿子,在南洋各地名号能治小儿夜啼!唤做第六天大魔王的便是!但凡有这么样外号的人,又岂是好相与的?何况,人家还是梁国公的儿女亲家。此时率部围攻杭州的施琅,还是他当年手下的小海盗呢!

    那些勋贵们看着郑芝龙的眼神里则是充满了钦佩和敬仰。“老大!干得好!骂的痛快!”这些勋贵们或多或少的都在南京同南粤军打过交道,都从南中商人手里赚过大把大把的银元。对他们来说,赚钱最痛快的,莫过于出租江海联防协议所规定的船只出海资格旗号了,哪怕是你把南米契约拿出去卖,那也是要随行就市的,哪里像出租出海资格这么爽快?兄弟们大家喝着酒聊着天,把租金定了,然后就等着海商上门吧!

    什么?你说你船队大,船只多,不怕海上横行的海盗?好啊!不过,别怪咱们没提醒你啊!当初也是有一大批人,不把爵帅的江海联防协议这一片好心放在眼里,不办旗号不办手续便出了海,结果,刚刚出了长江口,没有多远便遇到倭寇和红毛海盗。可怜哦!上万人的船队,只逃回来了十几个人。几千万银子的货色,几百条大船,都变成了东洋大海里的浪花。

    有这么多的事情在这摆着,郑芝龙的话自然颇有威慑力。

    他见朝堂安静了下来,便同李守汉交换了一下眼神,手持笏板,出班跪倒:“臣,南粤军水师提督,福建总兵郑芝龙有本启奏!”

    郑芝龙提出来的方案,仿佛是伏波号、三头虎号、傲梅号等几艘巨舰以排炮轰击一样,打得在场众人个个眼前直冒金星。

    其一,曰定营制,定军号。

    其二,曰以官吏,下乡村。

    其三,曰招降众,定人心。

    郑芝龙的第一个条陈,所谓的“定营制,定军号”,其中核心内容便是,如今在我大明辖区内,散布于江南、四川、闽粤、湖广等地官兵人数颇多,但是营伍繁杂,号令不一,彼此之间难以协调配合,甚至容易被清军各个击破,或者是以高官厚禄引诱而去。

    所以,郑芝龙提出要将隆武皇帝治下的所有明军武装,统一编制,统一供给,统一制度。这样才能号令统一,协同动作。在这个过程之中,要将那些有官无兵,官多兵少的营头,进行整编,武器不全,纪律荡然,扰民有余抗敌不足的军队便不要再留着靡费粮饷了。统统的裁撤掉!

    “为了激励士气,鼓励军心,臣斗胆进言,将以往各军之营号、镇名,统统去掉,统一称为‘宏武军’第某某镇,第某某协。这样便去掉了军中彼此之间显而易见的畛域之见,统一到陛下的驾前。为了给全军做个表率,臣与大将军议定,先行去掉崇祯先帝所赐军号,从此便再无南粤军之一兵一卒。只有陛下指挥的宏武军各镇各协各营。臣等愿为陛下征讨四方,讨伐不臣,收复失地,还于京师!”

    这一个条陈,自然是毫无疑义的通过了。本来如今隆武天子治下的军队就是只有梁国公部下兵马堪称劲旅,能够与清兵放手一搏。余下的兵马,让他们吃饭喝酒个个都是业内好手,让他们上阵作战,那就是山贼土匪都能打垮他们的存在。既然你李守汉想把南粤军的番号换成宏武军,那么自然没有什么人反对。至于说在这个过程中是不是会有吞并杂牌,壮大嫡系的事情发生,不好意思,朝中文武大员们意识不到那点。

    顶多是有几个御史和翰林嘀咕了几句,“太祖高皇帝的年号是为洪武,陛下的年号是为隆武,这宏武军,是不是有犯了避讳的嫌疑?”

    “非也!非也!”翰林和御史当中,也有打定了主意要投奔李守汉这个宽阔温暖怀抱的成员,面对着这样一个在梁国公面前留下好印象的好机会当然不能放过。

    “宏者,发扬光大也!所谓宏武之军号,便是要宏大我太祖高皇帝和陛下的文治武功,收复失地,驱逐鞑虏的意思。便如当年,光武帝刘秀,自白水村起兵,一路昆阳大捷,只手收河北,匹马定赤眉,这便是光大了孝武帝刘彻的功业是也!宏武之号,恰如其分!”

    对于这几个为王先驱的官员,李沛霖微微点点头,仔细记住了他们的官职品级,准备随后安排人针对他们开展工作。毕竟能够从敌人阵营里反出来的,都是要欢迎的嘛!哪怕是几个王八蛋,也是要以千金买马骨头的态度来操作,为得便是给别人树立起榜样来。

    这第一个条陈便被隆武皇帝批准了。

    接下来的条陈,便没有那么顺利了。

    “以官吏下乡村?”这无疑是要动了官绅乡贤们的蛋糕奶酪四菜一汤燕窝鱼翅啊!从来官绅乡贤们在乡间便是以与朝廷共治黎民百姓的面目出现的。什么征收钱粮,催缴徭役,征发民夫,动员粮草供应军队这些事,都是要靠官绅乡贤们的。当然,这也就是他们发财的重要手段了。

    那部广为人知的《让子弹飞》里黄四郎说的,“官绅的钱如数退回,百姓的钱,三七分账。”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至于说什么包揽捐税,包揽词讼等等行为,更是屡屡见诸于文字。至于说最发财的,那就是办理军需过境支应差使了。

    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后,冯玉祥被委任为第三路军总司令,所部一师三旅兵马出古北口,往当时的热河、承德一线迎击奉军。

    冯玉祥约了第二军总司令王怀庆一起去见吴佩孚,谈行军给养的问题,要求设置兵站。吴佩孚很轻松地说:“兵站是用不着办的,你们走到那里,吃到那里。不但自己省了许多麻烦,地方上的官绅也是很欢迎的。”

    “请问吴二爷,这是什么意思?”

    “这还用问吗?”吴佩孚答说:“地方上官绅谁不愿意接办官差?他们花了五个可以报十个,是大发财源的事。你们只管开拔,不必思前想后的。我在湖北、河南都是这种办法,地方上欢迎,我们自己也省事。”

    这就是官员士绅们发财的秘密了!想不到为无数人推崇的差不多和岳飞、关二哥似的秀才大帅吴佩孚,你个浓眉大眼的,时不时写首诗的儒将居然是这样的人!你不是以岳少保、戚少保为楷模吗?连名字都是照着戚继光的字来的,为啥干这么比纵兵劫掠还要恶毒的事情呢?

    这么大这么好的一碗饭,如果就这样轻易被李守汉拿走,那咱们大家还要不要混?回家之后怎么见致仕回乡的同窗、同年、同门?大家还要不要混了?还怎么退休回家之后继续保持自己的生活水平不降低,把持地方政务,通过这些事务来搜刮民脂民膏?顿时,郑芝龙的这番话就像是打翻了马蜂窝一下,殿上立刻嘈杂得和菜市场一样。

    虽然声音嘈杂,但是所说的却是完全在李守汉、李沛霖等人预先的推演预案当中。无非是“我大明向来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如此做法,与暴秦何异?如今若要收复失地,正要政通人和,如此方能中兴。如何出此下策?!”、“自古酷吏扰民斑斑点点可见史书,如何能让此辈有更多残民以逞的所在?”

    不过,也有例外的声音。李沛霖就听到有人将坊间流传的水浒传里面的情节都拿出来说事的。那部书里面凡是做差役、做小吏的,哪个不是敲诈勒索惯了的人物?便是梁山好汉里的李逵、戴宗等人,也一样要取些常例钱来用。林冲被送去大军草料场时,也被管营大人告知“每月但是纳草纳料的,有些常例钱取觅。原是一个老军看管。如今,我抬举你去替那老军来守天王堂。你在那里寻几贯盘缠。”

    “此人倒是个有趣的人,不是个读死书的。几时有了机会,倒要与他盘桓盘桓。”李沛霖含笑望着眼前这幅乱糟糟的情形,心中却是无比舒爽。“乱吧!越是乱,越好。尔等越乱,越是捣乱,便是与我兄弟有大大的助力。”

    但是,一个声音发出的怒吼,却让他的美好计划泡汤了。

    “天子驾前,如何尔等如此放肆!”

    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寻声而去,却正是内阁首辅大学士黄道周。黄老先生此刻须发戟张,双睛圆睁。看得出来,他对这种殿堂之上吵闹不休的失仪行为,视作臣子的大不敬之罪。

    大殿上顿时安静了下来。双方都开始进行一场大战之前的准备。李守汉、郑芝龙、李沛霖等人,无声无息的调整着自己的状态,仿佛即将进行的是一场大战。

    殿外,几名南粤军,不,现在叫宏武军的近卫旅军官,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部下用手势调整过来,随时准备不测事件的发生。

    “里面一旦有人动手,你们就立刻冲进来,将所有的文官和不是我军自己人的官员统统控制起来!”

    这是今天上朝之前李沛霖黑着脸向他们做的布置。他是唯恐天下不乱,在他看来,只要今天李守汉提出这些方案,势必会遭到官僚们的强烈反对。朝堂之上势必会发生争辩,甚至是动起手来。“只要尔等一动手,我便以保护圣驾的名义冲上殿来,将所有人尽数擒拿。到那时,主公,这件黄袍便不由得你不穿了!”

    “爵帅,郑大将军。老夫有些事情不明白,想代各位同僚请教一二。”

    “首辅大人请讲。”

    黄道周礼数周全的向李守汉、郑芝龙行礼,然后发问,倒也让人一时说不出什么来。

    “爵帅自从出世以来,所作所为,老夫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间。当年万里浮海北上勤王,河西务一战,爵帅名动天下,一时间军民沸腾。当日,老夫也是两眼热泪。后来,爵帅又以家财捐资入内府,以为天家供养,更发私财以工代赈。辽东大战,爵帅一门,父子父女上阵拼杀,便是郡主殿下也险些中炮阵亡。这林林总总,让黄某这自幼便读圣贤书的人为之钦佩。想来,今日爵帅所献之法,也是为国为民的大好手段,只不过,老夫年老愚钝,一时思忖不到,还请爵帅指点迷津。”

    到底是当朝首辅,一番话说得八面玲珑,让人如沐春风。明明知道话里话外满是刀锋,但是却舒服得紧。

    对于黄道周的这番话,文官们自然是无不赞同,本来嘛!你梁国公为大明朝做的事,咱们都看在眼里的,几度匡扶危局,这份功劳,这份忠诚,自然是可昭日月的。可是你为啥不在公忠体国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呢?偏偏要和咱们大家走到对立面去呢?只有李沛霖心中骂道:“老狐狸!却是好手段!这一碗碗的米汤灌过来,怕是主公也有些招架不住呢!”

    黄道周今日也是郁闷得紧。原本筹划停当的几个章程,却拿出一个被李守汉否决一个,可是对方拿出来的条陈,却是桩桩件件占据主动。可怜自己这边一群饱读诗书的科甲正途出身的人,居然在几个武夫、海盗出身的勋贵面前被打得节节败退,张口结舌。这种事,当真是士人之耻啊!自己这方,勉强能够算得上是一门佛郎机炮,射速快,但是,威力小,射程短。而李守汉这面,则是一色的二十四磅、四十八磅炮,不但有陆军、水师常见的,便是那些二百磅的攻城专用臼炮也是多得很!所以,黄道周稳定住心神,仔细斟酌着字句,将自己整理总结出的方才郑芝龙所提出的官吏下乡村方案当中可能存在,或者以后会发生的各种弊病一一梳理出来,用来做打击李守汉的炮弹。

    但是,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就在黄道周准备好了一番言语,气定神闲的准备向李守汉一一发射过去的那一刹那,在他身后,两个声音前后发声了。

    “首辅大人所言极是。下官亦是觉得爵帅所言乃是利国利民之举。”

    “臣亦赞同爵帅所言。然其中关键之处,还是要请爵帅点拨一二,才好让下面推行,免得为奸小之辈借机害民敛财。”

    说话的人,却是连黄道周也是要整肃衣冠以礼相待的人。

    前大明首辅,万历皇帝的老师,张居正的曾孙张同敞。而另一位,则是他的老师,兵部侍郎、协理大将军行辕兵政事务的瞿式耜。这位瞿大人,已经被文官集团暗中视作投靠了李守汉的衣冠败类。原因嘛,也是很简单,他在崇祯年间被温体仁等人排挤,辞官回了常熟老家。被江阴徐宏祖邀请,往两广游历山水,更是一路南下往南中走了一遭。

    两广之行,特别是广西一行,让瞿式耜对李守汉印象极佳。想不到自古便是蛮荒瘴疠之地,土司遍地交通阻塞的广西,竟然能够做到粮食基本自给,道路交通更是便捷,江河之上船只穿梭如织,道路则是将各处州府县城联通,一些较为繁荣富庶的乡镇也有了通行马车的道路。

    那些动不动便是焚掠财货房屋,劫夺人口的土司土官,则是老老实实履行着自己的职责。胆敢造次的,早就成了李家二公子和巡抚黄大人的军功政绩了。

    在徐宏祖的解说介绍之下,不由得瞿式耜拍案叫绝。

    “世间皆以为李守汉以兵强马壮而横行无忌,殊不知,兵强马壮背后靠得是政事制度,靠得是农民多打出来的粮食,靠的是工匠制造出的器具,靠的是从他李守汉以下所有人缴纳的税银!不然,兵再强马再壮,无钱无粮,手中没有精良的器械,也只能是行如盗匪一般的!”

    有什么样的老师,自然便有什么样的弟子。更何况这位弟子家学渊源,又在桂林生活了多年。对于李家入驻广西前后的境况更是体会颇深。

    这对师徒,在李守汉拥立弘光皇帝在南京登基之后,便领旨出仕为官。但是,一路从南中北上,刚刚到达广州便听闻南京失陷。紧接着便是朱聿键登基监国、称帝。于是,这师徒二人到了福州。

    瞿式耜出任兵部侍郎,受李守汉邀请,到行辕帮助协理军政。而张同敞则是出任翰林院侍读学士。因为和李守汉走得近,早已被视作衣冠中人的叛徒。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