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夺鼎1617 猛将如云

第八百零一章 傲蕾一兰:你们自己选!

    战旗烈烈,一面甲喇章京认旗在前,引领着千余名重甲兵滚滚而来。战马不断提速,渐渐的从锋矢阵拉开了排面,从三角形变成了一个扇面,最后汇成一股冲击洪流。

    数千只铁蹄翻腾,溅起无数烂泥污水,江南的大地在铁蹄之下也阵阵战抖。这便是重甲兵的冲击带给人们的巨大威慑。

    在这种威慑面前,宏武军追击的速度为之一滞,各营方阵迅速从追击队形准备变成防御方阵。但是,却来不及。这股狂飙在冲破了自家败兵洪流之后,连续击穿了数个宏武军营方阵,丝毫不做停留,只管向宏武军的本阵,李华宝的帅旗猛扑过去。

    在这股狂飙之后,原本溃散的绿旗兵队形,在惊魂初定的军官和将领们的呼喊鞭打之下,开始收拢人员,重整队形,准备跟在重甲兵后面冲上去捡点便宜。

    “少帅!还是请您先行回到后面去,容标下到前面去杀退这股野人,咱们今天便赢定了!”

    李华宝的近卫统领陈田足,面色有些微微发红,一看便知道他开始兴奋起来,所谓的见猎心喜。

    “不必,这点人马,还不足以让本官望风逃走。你且等一等,待……”李华宝的话还不曾说完,他的旗阵侧后一阵叫嚣声如狂风暴雨般骤然响起。

    紧接着,蹄声如雨打残荷,马儿赛欢龙一般,数百骑兵暴风一般从李华宝的本阵当中冲杀出去。

    “混账!哪个胆敢不尊军令擅自出击?!绑了来斩首!?”陈田足只听得有人马冲杀出去,却不曾看到旗号。

    “唉!你敢斩她的人头?她若是有了什么闪失,只怕本官都要头疼了!”李华宝看着远去的那一队衣甲杂乱,但是却十分精悍的骑兵,也是无可奈何。

    看着从宏武军的本阵侧后方突然间波开浪裂般杀出一队骑兵,勒克德浑以下的八旗将领们无不笑歪了嘴。谁都知道,宏武军的强项在水师,在步营和炮队。骑兵,从来都是宏武军的弱项。当然,如果是排队冲击的话,宏武军的马队可以击败任何一支军队的骑兵。

    可是,在上海这种战场被河流分割的极为碎片化的地形上,宏武军擅长的排队冲击,基本上没有实施的空间。若是论个人马上武艺搏杀的话,十个宏武军骑兵也未必能打得过一个重甲骑兵。

    但是,那数百骑兵却丝毫没有畏惧,只管在宏武军各营之间的通道之间向前猛扑,随着他们驰骋而来,各营的队伍当中爆发出来阵阵雷鸣的欢呼声。士兵们高举着手中的武器,尽量保持着队形,紧随着马队前进的方向迎着重甲兵冲击路线而来!

    “坏了!大将军!是那个疯婆子!”

    “是那头母老虎!”

    “直娘贼的!李守汉!你把儿子女儿留在上海同老子们周旋也就算是你狠了!怎么把侧福晋也留在这儿了!”

    八旗将领和绿旗兵将领很快都从旗号和甲胄、马队的动作上辨认出,这一股旋风一般突进的骑兵,却是李守汉的七夫人,索伦部的白杨,傲蕾一兰和她的护卫们!

    这也就难怪李华宝都不好处置她擅自出击的罪名原因所在了。

    怎么说,傲蕾一兰也是他的庶母。而且,他这个庶母傲蕾一兰和大姐李华梅关系非常好,和眼下在商贸区里等待父王归来的李香君那对母女也是交情甚好。如果因为这点事处罚了她,只怕他李华宝的头疼日子就要开始了。

    但是,眼下头疼的却是勒克德浑。

    傲蕾一兰的护卫人数不算多,大多都是她的族人,其中,男女老幼青壮都有。论起战斗力来,肯定不是对面那些重甲兵的对手。可是,战场上的威力,难道就是个人的武力值吗?

    看到对面突然冲出来这么一支骑兵,死兵重甲们也是稍稍一愣,瞬间便被喜悦充满了心头,终于有了一个像样点的对手了。

    可是,当两下里越来越近,近到可以分辨出彼此的衣甲样式的时候,这些来自索伦各部的重甲兵们却是心头一震,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对面的人,身上的衣服、甲胄、旗号、兵器,都是辽东索伦各部的样式。

    “这是我的族人!”

    几乎所有重甲兵心中都冒出来的一个念头。他们胯下的战马悄悄的放慢了速度。

    梁国公部下的商人在索伦部做生意,修筑商站堡垒,帮助索伦部打仗狩猎的事,在八旗内部并不是什么秘密。而且,便是在这些死兵重甲当中,也颇有些人同被俘之后辗转回到索伦各部的袍泽们有消息往来,知道家乡的境况。

    吴丁克哈拉左手执着他的牛录章京认旗,右手紧握着一杆长近九尺的虎枪,虎枪的枪杆被他夹在腋下。虎枪枪刃长达九寸。矛头身上有数道血槽。枪身上一道道棱起,使得刃身有若圭形,为的是放血方便。枪头锋刃颜色深红,不知饱饮了多少敌人的血。他的枪杆近半,都有枪头与杆身相套连的铁管,靠近枪刃套处,左右还各有一段鹿角。下垂两根长长的皮条,这是防止刺入目标太深,伤及自己。毕竟这虎枪起初是为了搏杀猛虎而设计的。刃身如刀,枪锋非常锐利,纵使虎熊凶猛,皮骨韧厚,也能一击刺穿。所以靠枪刃处左右各有一小段鹿角棒,非常必要。

    对于像他这样出身于索伦赫哲七大姓氏的人来说,虎枪既是武器,也算得上是生产工具。基本上就是生命和身体的一部分。

    但是,此时,这一部分身体被他悄悄的放松了,而且,枪尖向半空中抬起了一些。

    “索伦各部的马林卡哈拉(赫哲语:老虎)们,我是来自黑龙江畔的白杨,多音部落奥雷家傲蕾一兰!”

    “我是乌苏里江边的尤坑哈拉家的!对面有没有我家的人?”

    “我是卢日热哈拉家,有兄弟在吗?”

    “葛依克勒哈拉、付特卡哈拉两家人向对面的兄弟们问好!”

    “毕拉抗克哈拉家的兄弟们,我在这里!”

    傲蕾一兰的马队当中,男人们勒住了马头开始呼朋唤友。报出各自的氏族、姓氏,居住地,来寻找相熟的人。

    女人们则是扯开了嗓子开始唱起了歌谣:“赫尼哪来赫尼哪,古时候有五姐妹,老大和虎配成双,子孙后代都姓虎(胡)。老二和鱼配成双,子孙姓游(尤)又姓鳍(齐),老三和鹿配成双,子孙后代都姓鹿(卢)。老四和龙配成双,子孙都姓舒穆鲁(舒),老五和河神配成双,子孙姓河(何)又姓毕拉(毕)。”

    一时间,吴丁克哈拉和他手下的兄弟们,仿佛回到了辽东,回到了黑龙江的山林之中,一天狩猎采摘归来,在马架子里围坐在火旁边,听着母亲和姐妹们唱着歌谣,喝着酒吃着肉,讨论着一天的收获。

    “坏了!坏了!”勒克德浑有些焦躁,不住地在马扎上跺着脚,这哪里是什么歌谣,这分明就是吹散了楚霸王八千子弟兵的楚歌啊!眼看着那在战场上卷起了一阵狂飙的千余名重甲兵已经将冲击变成了缓缓而行。这分明就是要在战场上谈谈乡音叙叙旧啊!

    “索伦部的老虎,不在黑龙江的山林里猎捕黑熊,追逐老虎,采摘人参,挖取生金,却在这潮湿酷热的江南,为他建州部的人冲锋陷阵,你们图个什么?”傲蕾一兰清脆爽朗的声音显得特别突出。

    她并没有称呼什么大清家,甚至没有说什么八旗,什么博格达汗,直接称勒克德浑为建州部的人,干脆利落的掀了八旗满洲的老底。

    “某家这位七姨娘,也是个好角色。”听得身边通事翻译了傲蕾一兰的话,李华宝不由得脸上露出了阵阵笑容。

    一个索伦部的老人策马向前迈了几步,离这些重甲兵更近了一些。

    “弟兄们!刚才傲蕾一兰说了,咱们索伦人为什么不在黑龙江、精奇里江、乌苏里江、松花江的山林里捕捉老虎黑熊,采摘人参木耳,挖金子,在江里捕鱼做鱼刨花、‘他拉哈’,反而在这闷热潮湿的江南地方为他们流血卖命?!”

    “要流血,咱们也要流在自己家乡的土地上,流在白桦林,流在松林里!”

    “你们难道不知道,如今索伦部已经尽数归顺了梁国公?傲蕾一兰便是梁国公的七夫人?所有索伦部的人都是她的娘家人,同梁国公的本家近族一个待遇?”

    “如今,罗刹人正在抢我们的猎场,抢我们的金子,你们这些索伦各部的老虎们,为什么不回去保护自己的山林?”

    那老者在索伦各部当中,是唱《伊玛堪》史诗的。这是属于赫哲人的长诗,完全依靠口口相传流传下来,一部史诗能够连续不断的说唱十几天。能够说唱这种史诗的人,口才能差的了吗?

    “弟兄们,咱们索伦人敬奉天神,靠着天神保佑,咱们能够丰衣足食,全家平安喜乐。如今梁国公乃是天神选中的人,傲蕾一兰又是他的七夫人,咱们为什么不跟随天神的旨意?难道你们不想以后的伊玛堪里有像我这样的老头子,坐在火盆旁边,给他的子孙们讲说你们跟着大英雄四方征战,保卫自己的部族和猎场的英雄事迹吗?!”

    到底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一番话说得这些重甲兵们低头不语,任凭着马蹄子在地上刨起一团团泥水,手中的虎枪长枪却早已收了起来。

    “混账王八羔子!眼前就是梁国公的夫人傲蕾一兰,你们只要往前冲一步,现成的功劳就到手了!为什么不冲!?”

    一面甲喇章京认旗从队伍后面疾驰而来,一边飞驰,一边从马上传来一阵阵的骂声,“你们这群打不死的蛮子!”

    “弟兄们,有人要用我傲蕾一兰的脑袋立功了。你们要是愿意的话,只管来取。”傲蕾一兰原地勒住马头丝毫不为所动。倒是身边的几十个妇人七嘴八舌的叫了起来。

    “你们愿意给他建州部的人当死兵,还是愿意回家来做梁国公七夫人的娘家人,你们自己选吧!”

    吴丁克哈拉头盔上被人从后面狠狠的敲了一鞭子,“你个死砍头的奴才!为啥不冲了!”却是他的顶头上司甲喇章京迈塞。

    “好!我这就动。”吴丁克哈拉头也不回,只是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突然间眼睛一红,将手中的虎枪再次夹紧,在马背上微微一转身,早已将左手的牛录章京认旗丢到地上,右臂向前一探身,虎枪带着深红颜色的枪头,噗的一声,早已尽数刺入那甲喇章京的脖颈,一直刺到枪头套处那左右各一小段鹿角处为止。他奋力向回抽动枪杆,将虎枪枪头撤回,随即左右微微摆动两下,已经将那甲喇章京人头和脖颈割断。

    “兄弟们,愿意跟我去做梁国公福晋娘家人的,跟我走!”

    “愿意留下来给建州部打仗冲锋的,日后战场再见!”

    “弟兄们,跟我傲蕾一兰杀贼!”

    傲蕾一兰见状,策马向前,领着她那数百人的亲随卫队,将这千余死兵重甲引领着向着来路猛扑过去。

    白马红袍,一对长刀,背后一面绣着山岭白杨的认旗,成为了这些死兵重甲紧紧追随的标志。

    勒克德浑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派出去的执行牛刀子穿心的利器,掉过头来成为了要自己命的尖刀!

    这柄尖刀,连连冲破了六个绿旗兵总兵、副将的阵型,导致了这些阵型的彻底崩溃。没办法,重甲死兵都被傲蕾一兰一番话说的阵前倒戈投降了,这举动,带给清军军心士气的打击是巨大的。

    当然,也有那绿旗兵军官将领在这混乱之际趁势而起,一刀将自己的上司宰了,把头上的金钱鼠尾辫子一刀割了,将绿旗丢到一旁,把藏了多少日子的大明军旗绑在枪杆上,“老子们反正了!!杀鞑子!”

    “好!父王果然是有眼光!老子这些个姨娘,没有一个是吃素的!”李华宝在自己的旗阵当中目睹了几乎是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傲蕾一兰便将勒克德浑进攻的刀锋变成了要他命的利刃,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他暗自佩服父亲的过人之处。(就算是娶老婆,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一个比一个有帮夫运。)

    “吹号!各部进攻!”

    “给老子搬一面鼓来!老子要给各部将士和七姨娘擂鼓助阵!”

    雄浑的战鼓声,清脆的铜号声,响彻战场。宏武军开始全面反击。

    背后的码头方向,又是一阵欢呼声雷动,一面傲雪梅花旗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

    “二少帅,大小姐的水师回来了!水师大捷!”

    数十面水师陆营的旗帜出现在了战场的东西两侧,那是水师陆营各营的营旗!

    水师陆营从商贸区的两翼突入,投入了战场,像两柄利刃刺进了勒克德浑的肋下。

    本来就已经军心濒临崩溃的清军,前锋已经彻底变成了一群任凭宏武军驱使宰割的羔羊,中军也渐渐不稳。此时两翼又出现了宏武军的生力军,顿时,中军彻底崩溃。

    “主子!岳乐将军派人来送信,他请主子带人先撤,他率领本部人马压住阵脚,大军可以缓缓退走!这样,咱们还能收拾人马再战!”

    “哼!撤走!?休想!来人!传本大将军军令,八旗各部给本大将军冲上去!让那些绿旗各部给老子死死顶住!没有本王将令,哪个敢退,就地军法从事!”

    勒克德浑脸上的肌肉已经扭曲成了一团。他不是没有打过败仗,但是,像今天这种十几万人规模的战斗,仗打得这么窝囊的事,还是头一次发生。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中军的几万人在混乱之中开始向前移动。但是,前锋败退下来的败兵,迅速将中军向前移动的队伍冲击的乱七八糟,将溃败的规模变得更大。

    宏武军的几十个营方阵,缓缓的,但是却以山岳般的气势压将上来。一路行走,一路施放火铳,那数百门三磅炮将弹丸倾泻在败兵队伍当中,增加他们的混乱程度。

    败兵队伍当中,不时的有骑在马上的将领、军官被身边突然刺出的长矛、尖刀刺中,惨叫一声跌落马下。跟着便是一阵欢呼,大概便是某镇某营的官兵们反正了。

    “主子!不行了,主子请快点上马吧!咱们暂且离开上海这里,撤回松江府,或者是回南京去,向摄政王爷禀告这里的情形,重新整顿兵马,再来找南蛮子算账便是!”

    身边的人半是央告,半是强迫,将勒克德浑架上了马。

    “本王便是死在这里也不退!”

    勒克德浑抽出肋下宝刀,威吓着身边的人。

    突然,他面色一怔,手中的刀掉在了地上,跟着噗通一声整个人从马背上掉了下来。

    “主子死了?!主子死了!”

    清军军心彻底崩溃,数万人在荒野上乱叫乱喊。

    远处压阵的岳乐也只能缓缓后退。

    到底是谁击毙了勒克德浑,这个官司,打了几十年。也为无数的历史学者提供了发表论文的机会。

    总而言之,这一战,清军大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