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夺鼎1617 猛将如云

806章 自力更生VS两头在外

    仔细想想,还远不止此。

    多尔衮虽然不像黄太吉那般对汉文化表现出的那样热衷,但也是读书不辍,每日里的讲解历代治理国家的成败得失,都有翰林院、内三院的汉官来给他讲。就连眼前的范文程洪承畴冯铨等人,也都为他讲过不同的课题。朝中有人戏谑,称这些人为经筵讲官。“虽然没有头衔,但是差使却是一样的。”

    南中出的铁制农具,多尔衮也在辽西见过。许多关宁军军官将领的田庄里大量的使用着。用上好熟铁打造的锄头,铁锹、钉耙,用九转钢制成的一种步犁,每一样都不是很起眼,但是,堆积起来,就成了这些田庄粮食增产的利器。

    几个从关宁军中投到两白旗的奴才向他禀告过,全数采用这些南蛮农具的田庄,粮食增产,差不多已经到了耕一余一的地步了。

    “便是那些只采办用了一些的庄子,也能达到耕三余一。”

    余一余三是什么意思,多尔衮也听宁完我给他讲过。

    《礼记.王制》:“以三十年之通,制国用。“孔颖达疏:“每年之率,入物分为四分,一分拟为储积,三分而当年所用。二年又留一分,三年又留一分。是三年揔得三分,为一年之蓄。三十年之率,当有十年之蓄。“又《汉书.食货志上》:“民三年耕,则余一年之畜……三考黜陟,余三年食。“后遂以“余一余三“谓连年丰收,家有储粮,国库充盈。

    受黄太吉大力推广三国演义的影响,他也听人讲过三国志,里面诸葛亮为了北伐中原,不惜在川中大肆横征暴敛。

    “范先生,之前你说诸葛亮在川中时,几个农人供养一个兵丁来着?”

    范文程还没有反应过来,洪承畴却已经想到了。

    “陛下,如果照着这个态势发展下去,不消两年,湖广、赣南、赣北各处,不但粮米供养大军有余,大批的青壮年还可以从田间走出来,走到工场里去,走到码头上去,接受了训练后,成为南军的后备兵员。到那时,我大清面对的,不光是梁国公堆积如山的物资,还有源源不竭的兵丁。”

    “那,先生以为,我大清该如何应对?”

    “眼下长江以南,我大清兵马战力远不如梁国公所部南军。且南军鸱张之势已成,一时难以遏制。以臣所见,南军在湖广也不会耽搁太久,便要向北、向西扩张。无非是要北面攻取南阳、洛阳,西面进夔门,取成都,底定巴蜀,占据上游。所以,以臣愚见,当令此刻在巴蜀的鳌拜等人,大加剿洗,痛下决心。巴蜀之地既然不能为我所用,便也不能落入南军手中,成为他们北上三秦的粮仓!反而要让他们在这里消耗大量的粮草金钱,耽搁时间!”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洪承畴便将成都平原的锦绣之地化成了一片废墟,把上千万人口变成了草木深处的粼粼白骨。

    “将成都左近取得的钱粮充作军饷,令西路我军追击西贼张献忠所部余孽,务必要驱赶他们尽数入滇。滇中的黔国公沐家,虽然号称世代镇守云南、贵州,但是,部下武备懈怠,又如何是孙可望李定国这群张献忠手下豺狼虎豹的对手?怕是一个回合都顶不住便要垮了。云南的明军被流贼击败,陛下请看,云南与梁国公起家之地的安南仅仅隔着一条河,隔壁又是广西,都是不曾被兵火破坏的所在。若是西贼的恶虎豺狼们见到了对面的繁华富庶,会怎样?”

    “好!先生妙计!好一招驱寇入滇!驱虎吞狼!好手段!”

    追击大西军,驱赶他们进云南,甚至杀进安南,骚扰河静等处,这样一来,李守汉的后方便不安静了,少不得要把注意力投入到根本之地。这么一来,便给清军整顿兵马,恢复地方争取了时间。

    只不过,洪督师受时代技术限制,对于人员流动信息掌握不是那么及时。他大概做梦也想不到,此时,西军的使者已经沿着红河而下,到鸿基港上海船,以子侄辈身份,到广州来给高夫人问安。问安不过是个问路棋子,目的就是要看看闯营旧人在南军之中日子过得怎么样,要是过得好,那咱们西营人马也是和南中有过多年交情的,为啥不背靠这棵大树?要是日子过得不咋地,那咱们就只能是另外打算盘了。

    但是充当使者的白文选却做梦也没想到,一路走过来,他见到的闯营老相识们,个个过得都滋润异常。官职差使、军饷粮草,都是从前想都没想到的。

    “得赶紧告诉几位少帅,趁咱们的兵马人家还用得上,尽快的卖个好价钱!”

    西营人马如何和南军勾搭成奸,咱们暂且按下不表,继续说多尔衮这边的情形。

    将四川烧杀成为一片白地,隔断湖广南军通往四川的通道,增加他们的进军难度,同时,把这天府之国变成一个人间鬼蜮,让大西军也无法在此生存。进而保证陕西方向的清军占领区的安全。

    “若是南军与西贼余孽冲突起来,至少要打两到三年才能打出一个眉目来。”多尔衮思忖了半晌,对比双方的兵马实力和战力,得出了这么一个时间。

    “诸臣工,你们便照着两年时间给朕算上一算,我大清该如何做,才能在这场仗之中,立于不败之地?”

    大殿内原本十分热烈的气氛瞬间跌到了绝对零度以下。几个方才还在侃侃而谈的大人们登时便哑了口,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陈板大,你是朕和先帝的包衣奴才,你只管先说说你心里的那点念头,说错了,先生们也不会笑话你的。”多尔衮点了陈板大的将,也算是给洪承畴等人一个台阶下。

    “主子,以奴才所见,要想打败南蛮子,那就得向南蛮子学。还是要咱们手里有铁,有粮,有了铁和粮食,就不愁没有兵器,不怕没有兵。”陈板大是工匠出身,属于技术派。一开口便是自家专业领域的事情。

    “我大清治下,不论是辽东的辽阳,还是关内各地,铁矿都不少,煤窑也不少,同南蛮相比,差距的就是我们没有他们那么多的炼铁高炉。没有那么多的钢铁产量。如果,……”

    “如果朕要你修建和南蛮一样的高炉,你能办得了这个差使吗?”

    “能,不过,奴才要花主子不少的钱粮。”

    “哼!狗奴才,眼皮子忒浅了!你十五爷这次下江南,别的没有弄来,银子可是弄了无数!用银子给你起高炉都够了!”多铎在座位上笑骂了一句,得意的炫耀了一下战功。

    多铎的确有资格有底气炫耀战功。他这一次下江南,不但以数千轻骑凭空变出来了数十万绿营兵马,更是拿下了南京城,俘虏了弘光皇帝朱由崧。这样的赫赫之功,就算是多尔衮这个亲二哥,也是要出城十里迎接,行抱见礼,祭告宗庙。

    什么收数十万降兵,连克名城,俘虏朱由崧,将江南半壁纳入大清管辖之下,功绩可谓显赫至极。但是这些战功,都是表面上的,最大的收获,是多铎在江淮之间大肆抢掠、征集、缴获所得的财货。

    车载船运,运到北京城纳入府库的,便有两万万两白银之多!更有子女玉帛等贵重物品,一时无法估计价格的,也是车载斗量。这些只是列入公账的,更有许多被内务府收纳。多铎自己留下的,孝敬给二哥的子女财货有多少,便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至于说各位随军南下的八旗王公贝勒,各级梅勒章京甲喇章京牛录章京们往家里运了多少银子,多铎也说不清楚。所以,多铎说银子是眼下大清最不缺的东西。

    (这个缴获的数字,是不厚道的作者根据《明清时期海上商品贸易研究》、《白银资本》等著作中列出的数字所推算的。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翻阅一下。按照学术界的说法,从隆庆开海到明朝灭亡,输入中国的白银少则2亿多则5亿,其中,日本学者山村弘造和神木哲南的估计是:日本在1600年以前的40年中有90至150万公斤的白银流人中国。1550—1645年这段期间,从日本流人中国的白银达7350——9450公吨,亦即19600—25200万两。取中间数为22400万两。另外一个日本人新井白石研究则是说:在日本庆长六年(1601年)至正保四年(1647年)47年间,自日本输出之银约为7480余万两。而美洲白银数量更是恐怖,1550-1645年欧洲经印度洋进口到中国的白银数量估计为:1550-1600年为380公吨,1601-1645年为850公吨。1550-1645年为1230公吨[1],合3280万两。万明估计,1570-1644年通过欧洲转手运到中国的美洲白银,约有5000吨,合13334万两[23]。庄国土估计,1569-1636年,葡萄牙人从欧洲输入中国3350万西班牙银元,合2700万两;有西方学者认为,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美洲白银最后落户在中国。所以,不厚道的作者认为,西方的绅士们最后要掀桌子耍流氓了。因为他们发现,按照正规的贸易手段规则,他们绝对是玩不过勤劳善良的中国人民的。所以,那啥战争开始了。这个情景和现在的毛衣战,制裁都是一个版本。)

    “要多少钱粮要多少奴才,皇父摄政王是要通盘考虑全局的,要是有缺口,你十五爷这里砸锅卖铁也要给你凑齐了!但是,你主子得把话说在头里,要是主子爷要的东西你拿不出来,别怪你十五爷不念主奴情面。”多铎的话,甜枣和大棒子一起下来。

    就是在奏对正式开始之前,多铎好一通发脾气。从山东、江淮等地来的军报当中,他发现如今南军部队普遍将两磅小炮列入了营一级火器编制之中。用来填补南军原本大炮、手榴弹、火铳之间的火力空白。可是这样一来,清军的火力和战术便相形见绌了。

    原本,清军是在炮火掩护下,以火铳兵采取伏虎开山战术,在藤牌兵的掩护下,小股队形轮番攻击,来对抗南军的火铳齐射。同时,以抬枪兵的远程火力打击来杀伤南军。可是如今,南军普遍装备了两磅小炮,每每临阵作战,以两磅小炮列于阵前。

    两磅小炮的射程比抬枪远,射速和杀伤力都比抬枪略胜一筹,所以用来对付清军的抬枪和伏虎开山战术,打乱你的进攻节奏和队形。然后再用排枪齐射来轰击你的队形,用手榴弹和大炮打击你的冲锋势头。你是大炮,抬枪,伏虎开山,我是大炮,排枪齐射,两磅小炮,手榴弹外加刺刀猪突。所以,几次交锋下来,清军吃了不大不小的亏,曹振彦的抬枪兵被宏武军用两磅炮和手榴弹加刺刀招呼得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全靠连环布阵增加阵地纵深来缓冲宏武军的火力优势下的刺刀冲锋,再以强大的火力应对宏武军的冲锋。所以,清军上下都叫苦不迭,要求增加火炮和手榴弹。

    “两磅小炮仿制起来不算太难,难得是铁料供应不上。震天雷,更是要铸造铁壳,火药倒是办起来不难,无非是主子多花些银子的事,难的是发火药下面的奴才们还没有琢磨明白是怎么个工艺流程。所以,要耽搁些时日。”

    “那本王不管,你只管说需要多少钱粮,多少时日能把差使办好?!”

    “主子,要想奴才把差使,除了钱粮人手之外,奴才还得向主子讨个恩典。”陈板大给多尔衮磕了个头,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他的要求也很简单。

    大凡是这种比较有技术含量的事,都是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可是关键的是,捅破这层窗户纸需要时间和人。陈板大就需要这样的人。

    “所以奴才恳请主子下一道旨意,不惜重赏来招揽南蛮之中的各类匠师以为我大清所用。”

    “准了!朕这就下一道密旨给前方各部和我大清的各路商号,不管他们是用什么手段,攻破城池掠获人口也好,绑架拐骗引诱招揽也罢,只要能够弄了来一个我大清有用场的匠师,朕便有重赏!”他稍稍的停顿了一下,“不少于一万银子!”

    “好!奴才定不负主子所托,一边自强不息,一边好生学习别人的本事。”

    “回去拟个条陈上来,把要多少钱粮,要各级各地官吏如何配合才能把兵工农具的事办好算清楚。”多尔衮又皱起了眉头,“你在金州时也搞过屯田,也把大批的铁制农具用来种田,当年就丰收了,对吧?”

    说到了这话,不由得陈板大脸色顿时煞白,多尔衮说得一点也不错,正是因为他在金州的田庄丰收,黄太吉吃多了新麦子蒸得馒头,这才脑溢血发作一命呜呼了。因为这个,八旗内部颇有些人要求杀了他以为黄太吉祭祀。

    今天多尔衮又提起了这个事,他陈板大就算是胆子再大,再不谙世事,事关生死也不敢大意了。不知不觉间,两层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

    “我大清入关以来,各旗都颇有些各地荒芜的土地,各位王爷贝勒也都有些田土。朕打算将这些荒地一总交给你,你组织流民,用你在金州的法子,也可以参考南蛮的手段,反正朕只要粮食。到了秋收时节,至少八旗手里的这些荒地能够养活八旗上下!”

    范文程洪承畴等人心中雪亮,多尔衮所说的这些荒地,其实就是大明朝的那些皇庄、王庄,勋贵大臣太监们的庄子。这些土地遍布京畿各地,直隶山西山东等处都有类似大片土地。这是要一并交给陈板大来推行屯田的法子啊1

    “奴才遵旨。可是,据奴才所知,有些土地,朝中有些大臣声称是他们的。这种情形,奴才该如何处置?”陈板大所说的这些官员,便是以冯铨为代表的朝中降官们,他们的土地都不是田连阡陌而是跨州连县。所以,陈板大便是要向多尔衮讨一个旨意,对这些人的土地,该怎么处置。

    “哼哼!这些狗东西!既然归顺了我大清,还敢妄言这些事?!胆敢冒认田地,指官田荒地为自家产业的,反对屯田的,都是前朝余孽,谋逆大罪。抄家,杀头便是!正好可以给你起几座高炉,添上些人手干活!”

    多铎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的话,听得冯铨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个个寒气直冒。少不得心中打好了主意,回去之后便写信给家中,还有各处的同年同门,无论如何,朝廷搞屯田时,切不可顶着风头上!

    “陈板大,你的事情说完了,先到一旁去,聆听先生们的高论。”

    殿内,几位先生再次陷入了沉默。

    “怎么,都没有话要对朕说?”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