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第三帝国之鹰 恶鬼福多

第792章 向我开炮(二)

    公路东侧,黑克勒上尉和战友们奋勇战斗,在后方炮兵的协助下打退敌人第一波进攻。

    公路西侧却是另一番景象,十几辆T-34型坦克的支援下,苏军步兵已经冲进码头。

    不时有炮弹从东北方向飞来,落到大桥西侧,在苏军冲锋部队中掀起一阵阵腥风血雨,却无法阻挡苏军的冲锋。

    炮兵不是万能的,苏军前锋部队冲的太快,已经和德军搅成一团,德军炮兵们投鼠忌器,只能使用炮火压制苏军的后续部队。

    码头上,赛德尔中尉掉头猛跑,以S型路线跑回到自己之前呆过的二层楼,一闪身从一楼的窗户翻进楼房,贴在窗户旁边的墙壁后面,向外面的敌人开火。

    另一扇窗户后面,一个MG42机枪组将机枪架在窗台上,正在疯狂扫射,阻止敌人的靠近。

    昏暗的视线下,赛德尔中尉看到战场上一片混乱,三三两两的士兵正在冲向码头,敌人和自己人都有。

    苏军利用黑夜的掩护,以匍匐前进的方式摸到他们眼前,他们也被苏军的突袭打了个措手不及。

    公路西侧没有那么多林地给他们提供掩护,苏军背后有着十几辆T-34型坦克提供火力支援,一次冲锋就冲进德军的防线。

    赛德尔中尉和战友们手里也有一些用来反坦克的武器,诸如铁拳和坦克杀手火箭筒,然而苏军的阵型却是步兵在前,坦克在后面,这些武器射程不够,而且也不能将自己暴露在苏军步兵面前进行开火。

    随着苏军步兵冲进德军防线,苏军的炮兵先后停止开火,免得误伤自己人。

    没有苏军火力的压制,码头和码头附近德军压力仍旧没有减轻,随着苏军步兵的成功突破,后面的T-34型坦克也跟着接近码头,退守到码头的德军随时有被赶进河里的危险。

    又有五六个德军士兵退回到码头,依托赛德尔中尉所在的二层楼进行防御,却依旧无法阻止苏军的逼近。

    和建筑里的战友配合,赛德尔中尉打死几个冲向楼房的苏军,猛地停下手里的动作,他清楚地看到,远处一辆T-34型坦克停止前进,炮塔右转,将炮口指向自己所在的二层楼。

    “小心,隐蔽。”赛德尔中尉高声喊着卧倒在地。

    几乎是同时,远处的坦克炮口喷出一道火光,炮弹从赛德尔中尉旁边两名机枪手所在的窗口飞入,打到两人身后的墙壁上,轰地一声爆炸,两名机枪手一声惨叫,瞬间被黑色的硝烟吞没。

    赛德尔中尉趴在地上,感觉自己的左侧小腿似乎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剧痛感传到心头,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拖着剧痛的左腿,赛德尔中尉站起身,探头向窗外看去,就看到远处的坦克再次开动,正在逼近码头。

    这里呆不住了,赛德尔中尉掉头跑出房间,一瘸一拐地从二层楼后面跑出,跟着码头上混乱的人群向西面跑去。

    退守到码头东侧靠近公路的码头值班室,赛德尔中尉看到一个背着西门子无绳电话的士兵倒卧在地上,左手捂着腹部正在呻吟。

    赛德尔中尉抓着这个通讯兵的脖领,将他拖到值班室的墙壁后面。

    中尉蹲下身子,向通讯兵问话,却没有得到回复,伸手放到通讯兵的鼻子旁,没有感觉到气流的存在,赛德尔中尉沉痛地放下手指。

    伸手从通讯兵背后的无绳电话上拿起话筒,赛德尔中尉对着话筒喊道:“战锤,战锤,这里是码头,这里是码头,防线已经崩溃,防线已经崩溃,向我开炮。”

    话筒里传来质询的声音。

    “码头,你确定要这样做?”

    “我已经撤不下去了,向我开炮,赶快向我开炮。”赛德尔中尉喊道。

    “永别了,兄弟。”

    赛德尔中尉放下话筒,看向四周,崩溃的防线中,三三两两的德军士兵退过公路,逃到公路的东侧。

    如果不能在这里拦住俄国人,他们很有可能一鼓作气冲到公路东面去,彻底占领桥头。

    背靠墙壁,赛德尔中尉忍受着腿上传来的剧痛,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眼角一转,看向自己的左手边。

    扔下手里的冲锋枪,赛德尔中尉伏下身体,手脚并用在地上爬行,很快爬过二十几米的距离,一个翻滚,从码头的水泥平台上滚了下去,落到下面的河水中。

    他刚刚滚落水面,一串子弹便落到他跳下水的地面上。

    挥舞着双臂,赛德尔中尉游到一艘漂浮在水面的快艇旁,伸手攀住游艇艇身,双腿摆动,努力让身体漂浮在水面上。

    四五辆T-34型坦克先后开上码头,支援着步兵向桥头冲去,码头外面的野地,其余的T-34型坦克也调转车头,向大桥桥头发动向心突击。

    危机时刻,火箭弹的呼啸声再次响起,拖着黑烟和尾焰,150毫米火箭弹随同150毫米高爆弹一同落下,爆炸闪耀出的火光顷刻间淹没码头上的一切。

    爆炸声中,码头上血肉横飞,冲锋中的苏军步兵身体,连同码头上德军士兵的尸体一同被弹片撕裂。

    一辆T-34型坦克被火箭弹击中炮塔顶部发生爆炸,其余坦克被密集的炮弹和火箭弹击伤,瘫痪在码头上。

    雨点般的炮弹接连落下,原本还气势汹汹发动冲锋的苏军步兵和坦克瞬间被吞没。

    赛德尔中尉躲在水里,尽量将身体靠在旁边的码头墙壁上,让阴影遮住自己的身体。

    一枚炮弹落到远处的水面,掀起巨大的白色水柱,波浪一浪接着一浪用来,拍打到他的身上,让他的身体不停地撞到身边的码头墙壁上。

    上帝保佑,千万不要有炮弹落到自己身边,赛德尔中尉不停地祈祷。

    中尉看不到的地方,他呼叫来的炮击,不仅摧毁了冲锋中的敌人,及时稳住了即将奔溃的防线,让苏军的攻势止步于码头和公路。

    利用苏军被炮火压制的宝贵时机,公路东侧的德军及时调整兵力沿着公路布防。

    和身后的炮兵联系后,炮火从码头向西面延伸,公路东侧的德军趁势发动反攻。

    在德军炮火中,受到打击最严重的仍旧是苏军步兵,失去步兵的掩护,孤立无缘的T-34型坦克成为德军步兵的活靶子,遭到铁拳和“坦克杀手”反坦克火箭筒的围攻,先后被击毁在战场。

    不知不觉中,东面的天空泛起鱼肚白,轰鸣声从小到大,一支直升机编队从东北方向飞来加入到战斗中。

    八架FI-382型“黑鹰”直升机盘旋在战场上空,机枪子弹和火箭弹落下,无情地追杀旷野上逃亡中的苏军,彻底击溃了苏军的反攻部队。

    察觉到炮弹的爆炸声远去,赛德尔中尉大着胆子松开手,贴着码头的水泥墙,在黑暗中一路游去,游到码头的台阶旁,爬上台阶,向码头上看去。

    看到戴着M35钢盔,穿着迷彩服的身影纷纷跑过码头,向西面和南面跑去,远处的天空上有直升机盘旋,赛德尔中尉彻底放下心来,挺身走上台阶,一瘸一拐地走上码头。

    刚刚走上码头,正准备找个卫生兵给自己看看腿上的伤势,赛德尔中尉忽然眯起眼睛看向南面的天空。

    南面的天空,四个黑点从小到大,迅速冲向大桥。

    伊尔-2,是伊尔-2,赛德尔中尉急匆匆转身,想要找个地方隐蔽。

    码头上,其他人也发现四架伊尔-2攻击机的接近,顿时慌乱起来。

    四架伊尔-2迅速接近大桥,同时拉低高度,不顾地面上德军机枪射来的子弹,直扑大桥。

    关键时刻,ME-109战斗机灵巧的身影从天而降,直扑低空的伊尔-2攻击机。

    一瞬间的交火,两架伊尔-2攻击机机身上方多出一排弹孔,一头扎到大桥北侧的建筑群中撞毁,幸存的两架伊尔-2攻击机受到攻击,急匆匆投下炸弹。两枚炸弹擦着桥身落进顿河,掀起高大的水柱。

    扔下炸弹,两架伊尔-2攻击机匆匆调转机身,向来路逃走。

    赛德尔中尉将刚刚发生的战斗看在眼里。

    俄国人的反应很快,竟然要炸桥,幸好我们的空军反应速度也不慢。

    这时,一个卫生兵跑到他身边,盯着他的腿问道:“中尉,我想你需要我的帮助。”。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