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功夫神医 坐墙等红杏

第1254章 横插一杠

    赵普,又怎么可能会是江洋的对手呢?等到赵普到了近前,江洋单手扣住了他的手腕,甩手就给惯摔在了地上。蚂蚱也是肉啊!现在的霍青,功力尽失,赵普就当他的第一道开胃菜好了。

    作为兄弟,这是应尽的义务。

    江洋一巴掌将赵普给打晕了,丢给了项超然,低喝道:“你去把他交给霍青。”

    “啊?”

    “快去,什么都别问。”

    “好。”

    项超然抓着赵普,蹬蹬蹬就上楼去了。

    当着这么多人赵家人,还有亲戚朋友的面儿,赵普就让人给掳走了,赵令先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喝道:“江洋,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江洋叼着烟,淡淡道:“我们也不想怎么样,就是赵瑾不愿出嫁,我们尊重了她的意见。”

    “她是我闺女。”

    “她还是我们的嫂子呢。”

    金冠青冷笑道:“赵老爷子,今天,你就是说一千道一万也没用了。等会儿,韩家人不是来迎亲吗?你们就让韩家人冲我们来就行。”

    赵令先怒道:“江洋,你们让霍青出来见我。”

    江洋嗤笑道:“霍青岂是你们想见就见的,至少得先过了我们这关再说。”

    “好,那我就领教领……”

    嗖!赵令先的话还没等说完,就见到一道幽蓝色的光芒在眼前一闪而过,他的脖颈都凉飕飕的。这还是霍青手下留情了,否则,这一剑很有可能就已经要了他的性命。

    飞剑?赵令先吓得倒退了两步,强自镇定地道:“霍青,你……咱们有话好好说,你这样会让我们赵家很难下台的。”

    霍青站在二楼的门口,喝道:“刚才江洋不是说了吗?韩家人要是来找人,就让他来找我。”

    “可是……”

    “你们要是不服气,就都上来。”

    剑灵来回地又盘旋了两圈儿,吓得在场的这些人谁都没敢乱动。趁着这个机会,霍青一招手将剑灵给收回了,立即拖着赵普进入了卧室中。

    赵瑾问道:“霍青,你想干什么?怎么说,他也是我二哥,你别伤害他。”

    “哪能呢,我只不过是借用他的劲气。”

    “啊?”赵瑾有些不太明白。

    “你在旁边休息一下,我一会儿就好。”

    这还是第一次用吸星大法来吸别人的劲气,霍青将手掌按在了赵普的头顶的神庭穴上,口中默默地念叨着吸星大法的口诀。渐渐地,他就感觉到了丝丝缕缕的劲气,从赵普的神庭穴中飘荡出来,顺着他的手掌,融入到了他的奇经八脉中。

    气劲流动得慢,又损耗了不少,但霍青至少是在吸收劲气。吸星大法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只是双方拼掌,霍青就能吸收对方的劲气。可现在,他不过是刚刚修炼,算是拿赵普当做试验了。

    在楼下,双方就这么对峙上了,谁也不敢冒然动手。

    这样持续了差不多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赵小乐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喊道:“爷爷,韩家的迎亲车来了。”

    “江洋,你们这回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赵令先手指着江洋,气恼地转身走掉了。

    赵统和潘金花、还有赵小艳等人,就跟赵令先的身后,还有那些赵家弟子、亲戚朋友,全都涌了出去。等他们到了大门口的时候,就见到一身西装革履的韩宾,驾驶着一辆劳斯莱斯幻影系跑车,已经到了大门口。

    在后面,还有着一溜儿的豪车。

    韩宾手捧着一束鲜花,兴奋道:“爸,我们来了。”

    赵令先的脸色有几分尴尬,讪笑道:“韩宾啊,我这边可能是出了点儿事……”

    “什么事儿啊?”

    “唉……”

    还没等赵令先说话,韩家的亲戚朋友,还有韩宾的兄弟,他们都从豪车上跳下来,边玩过走,边起哄道:“二少,还愣着干什么呢?走啊,咱们赶紧去接新娘子啊。”

    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笑道:“二少,是不是你昨天晚上折腾得太晚,新娘子还没起床呢?”

    “哈哈,二少,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洞房花烛夜,你倒是悠着点儿啊?就一晚上,还忍不住啊。”

    “咱们二少等了这么多年,早就熬不住了,你们说是吧?”

    “是啊,哈哈……”

    这些人都跟着起哄,大笑着。

    韩宾的心情早就被喜悦给填满了,笑道:“爸,小谨在后面儿的楼上吧?我现在就去接她。”

    “韩宾,我有点儿事情要跟说。”

    “咱们边走边说。”

    “是这样的……”

    越听,韩宾的脸色就越是阴沉、冰冷。

    整整十六年啊?当初赵瑾逃婚离开了静安市,跟窦智结婚了,韩宾就大病了一场,整个人差点儿就剩下了半条命。后来,他好不容易从阴霾中走出来,家中不知道给他介绍了多少个女孩子,可他连看都不看一眼。

    这辈子,他是非娶赵瑾不可了。

    终于,他等来了一个消息,窦智死了。这一刻,他的心中说不出来了一种什么滋味儿,大有一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当时,他就想立即去通河市找赵瑾了,却让韩家人给拦住了。人家老公刚死,你就去找人家,别人还不怀疑到你的头上,说是你把人家老公给弄死的。

    忍!

    过了一段时间,韩宾终于是忍不住了,跟赵瑾联系,却遭到了赵瑾的拒绝。韩宾还不死心,就让韩张扬跟赵小乐多接触接触,打听一些关于赵瑾的消息。在静安一中,吕铮、韩张扬、赵小乐、蒋军,并称为四公子。

    赵家肯定是没法儿跟韩家比了,韩张扬突然对自己亲近了,把赵小乐美的鼻涕泡差点儿都出来。他把知道的,不知道的,一股脑儿地全说了。今年,赵瑾好像是要回静安市过年。这个消息,赵小乐就是随口一说,落在了韩宾的耳中却不亚于一颗重磅炸弹。

    在通河市,韩宾不敢对赵瑾怎么样。可在静安市,那就等于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啊?韩家立即全面打压赵家。赵家的生意刚刚有了起色,当即又雪上加霜,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赵令先找到了韩家,韩家人直截了当就说了,韩宾想要娶赵瑾,你是嫁还是不嫁?

    要是嫁了,一切都好说,韩家非但不会再难为赵家,还会想办法把赵家弄入到大东商会中。要知道,韩宾的大哥韩复是大东商会会长的心腹,这真不算是什么难事。

    要是不嫁,哼哼……韩家直接将赵家给灭了,让赵家在静安市除名。

    这真不是威胁!

    赵令先的脑袋嗡的一下,回到家中就病倒了。这么多年来,赵瑾都没有跟家里联系。现在,好不容易回了趟家过年,却又摊上了这样的事儿。赵统和赵普都出面劝说赵瑾,赵瑾自然是不答应。

    赵令先就来了一招欲擒故纵,走吧,你回通河市吧?赵家有什么事情,他都扛着,跟赵瑾没有任何的关系。果然,赵瑾就于心不忍了,终于是答应了韩宾的婚事。韩宾乐得,晚上都没睡好觉。

    手段是卑鄙了点儿,可出发点是好的嘛!等到他和赵瑾结婚了,他好好的对待赵瑾和赵家人就是了。对于赵瑾和霍青之间的事情,韩宾也知道,却没想到霍青敢这么大胆,在关键时刻横插一杠。

    上次,霍青挑翻了静安孙家、潘家,吕家和韩家都没有什么动静,这毕竟是没有牵扯到自己的头上。可现在,霍青竟然抢走了韩宾的女人,你说,韩宾又怎么可能还忍得住?杀妻夺子之恨,这是人世间的奇耻大辱。

    十六年啊!

    韩宾越想越气,越想越激动。不过,当着这些人的面儿,他还没有发作,深呼吸了几口气,极力地忍着,问道:“爸,霍青和赵瑾都在楼上?”

    “是……”

    “在一个房间中?”

    “是……”

    “这么说,他们昨天晚上……睡在一起了?”

    韩宾额头上的青筋都一跳一跳的,紧攥着拳头,连手中的鲜花都给攥得扭曲变形了。

    赵令先感受到了韩宾身上释放出来的杀气,连忙道:“他们应该是没有睡在一起,我们家赵瑾不是那样的人。韩宾,你别乱想啊。”

    “我乱想?他们在通河市就勾搭在一起了,你以为我不知道?”

    “呃……”

    “特么的!”

    韩宾终于是忍不住了,将鲜花给丢在地上,几脚给跺了个稀巴烂,怒道:“老子今天非废了霍青不可。”

    跟随在韩宾身边的亲戚朋友,还有兄弟们,都还在那儿嘻嘻哈哈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到韩宾将鲜花都给踩烂了,一个个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呼啦啦地全都涌了上来,问道:“二少,出什么事儿了?”

    “什么事儿?你们别管了,这是我韩宾的事情。”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的事情,还不就是兄弟们的事情吗?”

    “对,对,今天,不管怎么样,咱们都要将二嫂给接走了。”

    “对。”

    这些人嗷嗷地叫着,跟着韩宾冲到了楼下。

    赵令先和赵统等人只能是在旁白看着,根本就插不上去嘴。赵令先还想再说两句,却让赵统给拽住了。现在上去,还不得惹祸上身啊?一切,就看霍青和韩宾谁输谁赢了。赵家再瞅准了时机,站队伍。

    站对了,兴家。

    站错了,家破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