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网游秩序之剑 风之旅人

第五章 各有各的小算盘

    对于巴雷特斩杀百臂巨人的行为,骑士们虽然不太认同,但也不全是指责的。在当中巴特和巴普蒂还是对巴雷特当时的果决颇为赞赏的。而福克纳与克里斯骑士则觉得他的行动太过鲁莽。至于阿华田骑士倒是不偏不倚地保持着中立。

    可即便是认为巴雷特有错的那两位骑士,也没有找他兴师问罪的打算。在他们看来年少轻狂不是什么错。设身处地的想一想,他们也不认为自己身处巴雷特的环境时会不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这些不至于宽以待己严以待人的骑士们,自然不会要求别人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至于那种行为所造成的不良后果?直接的不良影响几乎可以说是半点都没有,至于后来的间接影响骑士们都把它算到了露西亚人的头上。毕竟不管是从哪方面来看,这一次的损失都是那些露西亚的冠军骑兵团所造成的。

    同时在他们看来,一旦巴雷特回到领地内的话,博勒姆伯爵绝不会就这样轻松放过他的。就算是后来露西亚王国的追击怪不到他头上,可暴露领地杀手锏的过失可是实实在在的。

    当然像巴雷特这样并不常见的战术打击力量,博勒姆家族就算是责罚也不会让他去冒太大的风险。至于会不会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也只有到时候最终结果出来了才知道。

    “好了好了!不管怎么说那小子都给我们博勒姆领大大得涨了次脸。那些科鲁兹的软脚虾接下在合作时恐怕会更加恭顺吧!”

    “我宁可他们傲气的,只要他们有对得起傲气的实力。我们对付起露西亚蛮子来也会更轻松些。”

    “算了吧!你就别白日做梦了。那些科鲁兹的软脚虾,现在只剩下那一张放不下来的脸了。”

    “可别这么说!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科鲁兹人凑一凑还是能够拉起不少强兵的。更别提他们还能够提供相当数量的炮灰,那对于和露西亚人的战争可是非常重要的。”

    “的确,我们和露西亚人开战需要大量的炮灰。如果全用自己人的话,那损失可就太大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云层当中又传来了这样的声音:“不管情况怎么样,短时间内我们是不会在进入科鲁兹王国的土地了。就当是为其他领地的战友们打一个良好的基础吧!”

    “是啊!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了。”

    博勒姆领的军队体系的确比较完善,但是同样要负责海陆两个方向的他们投入毕竟被摊薄了。领地内的军队虽然精锐,但扣除了攻坚、辎重以及支撑战线的一线步兵之后,能够拿得出来的高机动部队实在是太少了。

    而这些机动部队当中,除了由骑士以及那家臣为骨干组成的核心重骑兵团之外只剩下游骑兵团这一支了。而真正能够远离主力部队在外游弋的,有且只有游骑兵这支队伍。当它被打残之后,博勒姆领在短时间内恐怕是无法进行任何的敌后运动战了。

    “我们这样子算不算是灰溜溜地逃回去了?”

    “有了那些冠军骑手的装备和旗帜怎么也不算是灰溜溜地逃走吧!而且那句百臂巨人的尸体,也能够打造出非常不错的器物。”

    “那尸体是巴雷特那小子的战利品,不知道领地会用什么样的价格去收购?”

    “反正伯爵大人也不缺钱,怎么可能会让自己人吃亏。别忘记了那小子可背着‘断峰’呢!按照我这些年的功勋,等到那具尸体炼制成器物之后,我不知道能不能给分上一件。”

    “万一巴雷特那小子不愿意出手那点尸体怎么办?”

    “不出售?不出售的话他留着干嘛?以他现在的渠道,也找不到能够充分利用这些材料的大师啊!”

    珍惜的造物材料难得,可能够充分发挥这些珍惜原料特质的加工人员也不常见。当然巴雷特如果以那残存的百臂巨人尸体为诱饵的话,不是引不来见猎心喜的大师。但对方会不会和巴雷特这个小屁孩公平交易可就不好说了。就算是抢了东西逃走的可能性也不小。

    要是面对那样的情况,巴雷特可是彻底就傻眼了。所以他最好的选择还是卖给自己的家族,无论是换钱还是自己用得上的奇物不错。就像那位骑士说的一样,伯爵大人总不至于在这种事情上占巴雷特的便宜。

    “你别想了。那具百臂巨人的尸体被降临的那位拿走了足足百分之九十,剩下的那些恐怕加工不出多少的奇物来。等它被送回领地之后,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你想从那些人手里抢的话,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努力看看谁说得准呢!”

    或许是因为有着这五位骑士的保驾护航,或许是之前的战斗消耗了露西亚王国太多的资源。接下来的行程当中这支残兵并没有再遭遇任何的袭击和骚乱。就这样风平浪静地渡过了几天,巴雷特总算是从那已经快要法馊的担架上爬了起来。

    虽然身上还顶着全属性减2的负面状态,但这似乎一点都不影响巴雷特此刻的心情。即便是在游戏里面,可长时间的卧床还是会令人的情绪感到极端不适。

    放弃了骑行就在马车边上跟着步行的巴雷特还没走几步,就感觉自己的背后一重,原来是那只小奶猫就这样扑到了他的背上。他见状伸手摸了摸耷拉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毛茸茸的小爪子,随后开口到:“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等回了领地,关于密封修士的渠道我会尽快搭上线,不会耽误你的进阶的。”

    “那种事情能成最好,不能成也没什么关系。我又不是靠战斗吃饭的。”像一只短尾熊一样挂在巴雷特背上的拉露摇来晃去地说到。

    听到这话的巴雷特摸了摸自己的鼻梁后笑出声来:“呵!不靠战斗吃饭的话靠什么?卖萌吗?”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吗?”说着这话的拉露立刻就从巴雷特的左肩处探出了自己的脑袋,看着那毛茸茸的耳朵在自己眼边晃啊晃的,巴雷特感觉自己就像是得到了治愈对于欲当铲屎官而不得的人来说,这玩意儿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好吧!随你高兴就好!”巴雷特下意识地蹭了蹭那猫儿,瞬间就让拉露闹了个大红脸。紧接着她立刻就从巴雷特的背上跳了下来,随后仗着武僧的速度一溜烟地消失在了巴雷特的视线当中。

    这时候的巴雷特却毫无自觉地摸着下巴,考虑起了拉露接下来的安排。先前他曾经分析过,武僧这个职业越到后期的战斗力提升越无法和其他职业相比。当然如果双方都是独自一人的话,武僧在肉搏职业当中还是能够占有一定的优势。可一旦有其他人辅助,武僧用正面站能力换来的那些小玩意儿就毫无用武之地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武僧还是挺适合独行侠的职业。特别是在城镇活动的独行侠不需要携带武器就能够完整地发挥出自己的战力,在很多秩序井然的大城市当中可是极大的优势。

    更别提他在潜入以及躲避上也不亚于游荡者,只要安排得当也不失为一个强力的尖兵或者情报员。从这点来看,如果将其限定在正面战场上,反倒是浪费了那些武僧的特色与职业天赋。可真要是让拉露去干那种工作,且不说她自己愿不愿意,里埃尔莉首先就要发飙了。

    明天补上

    “巴斯塔格雷你说什么呢!我可不记得自己的手上有这样的好东西。”包迪拿大师被说的满头雾水,乔吉可以看出对方那一脸呆滞的表情与一片茫然的眼神明显不是装出来。

    紧接着巴斯塔格雷大师好像是被蜜蜂的给蛰到了一般向后一跃与包迪拿大师拉开了距离。然后露出满是惊恐的表情,微微颤抖地用自己的手指指着包迪拿大师。结结巴巴地吼道:“你!你!你到底是谁?我记忆当中的包迪拿是一位热爱着自己的工艺、作品以及思想的人。对他而言每一件作品都是他的孩子,当中的每一个零件都能够清楚的交出它们的名字,绝不会是你这种家伙。”

    巴斯塔格雷大师那声色俱厉的指控可以说是句句肺腑,这感染力直逼顶尖诗人的迷魂曲使得乔吉也开始怀疑其这样这位,今天才第一次见到的包迪拿大师的身份真假来。毕竟与巴斯塔格雷大师相比乔吉并不清楚包迪拿大师的性格特征。

    带着这样的疑问,乔吉本能的退后半步与包迪拿大师的拉开了一个大约3英尺的距离。毕竟以侏儒的臂展来说这已经算是一个比较安全的防范距离。同时那微微弓起的身形看似放松,却也随时有可能劲力勃发对攻击者做出反击。

    屋子当中的气氛虽然不能够说在这一时之间便开始剑拔弩张起来,但是却也陷入了一种异样的平静之中。这种感觉就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那一刻宁静。

    包迪拿大师收起了之前的惊愕之后,好像丝毫都不受这紧张气氛的影响。他转过身背对着乔吉,摸着自己的胡子朝巴斯塔格雷大师诡异的笑了笑。然后慢条斯理地说到:“巴斯塔格雷我想脑子里出现了问题的是你吧!我可是清清楚楚地记得你瞒着彬娜汀偷偷收藏的那几件宝石的事情。当初带到地表上的时候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收藏,所以你把它们都寄存在财富与商业女神神殿当中了对吧!还有……”

    “不!你不要再说了?我相信你是真的,是真的……”巴斯塔格雷大师立刻挥舞着自己的双手上前,想要将包迪拿大师的嘴巴给捂住。企图使用这种方法阻止对方再向他人泄露自己的秘密。不过这一切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只见包迪拿大师转身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在兜巴斯塔格雷大师的老底。

    接下来两人就在这规模不大的工作间当中玩起了捉迷藏。包迪拿大师仗着自己身为地主的优势,灵活巧妙的应用工作间当中的各类家具与器械阻拦着巴斯塔格雷大师的追捕。凳脚的绊摔,工具箱的阻拦还有那是不是弹出的机关网兜……这一切的一切不知道怎么得就让乔吉想起了穿越前看过的一部动画猫和老鼠。

    只不过眼前的这两位并不是二次元当中的那种卡通形象。而是年龄远远大过自己的专业人士,可以说看着在自己身边转悠的一对老顽童,乔吉的心好像也变得年轻了起来。

    不过随着包迪拿大师爆料出来的信息越来越多,巴斯塔格雷大师的个人爱好与生平糗事被也一桩桩一件件的展现在了乔吉这位第三人的面前。不过从这个过程当中乔吉也能够感觉到包迪拿大师的一言一行也都是有着分寸的这被爆料而出的讯息虽然会令巴斯塔格雷大师感到难堪,但是却并不会对其造成什么伤害。

    除了其中少部分事例是有着‘妻管严’这种大众喜闻乐见的题材之外。更多的是明显距今有着一些年月的事情了,这当中更多的是向乔吉展现出了包迪拿大师与巴斯塔格雷大师两人那自由自在的青春岁月。毕竟谁无年少轻狂时,谁无蒙昧未醒期;对于那时候做下的一些蠢事丑事,只要不是涉及到某些原则上的事情;在绝大多是人眼中不过是成长所需要付出的代价罢了。或许会成为谈资,但却很少有人会太过在意与纠结其中。

    ‘看样子那些学者们对于侏儒的记载的确没错啊!它们通常心肠不坏,即使为骗徒,也是顽皮多于恶意。即便是朋友之间的玩笑也显得相当的克制,不至于像半身人们那样闹得天翻地覆。’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乔吉好像是忘记了今天来这的主要目的,开始专心看着眼前这两位的闹剧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