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苍雷的剑姬 穿越众里的宅

第1132章 地图炮已经没法一发清场了

    没有想到王轶平那货竟然做起了讲解员,还真是莫大的浪费啊,不过我想这应该只是暂时的,因为下午的时候将要进行新型战机的展示,届时肯定会让他大出风头。至于待会的飞行表演,有专门的飞行队负责,而且这次王轶平未曾携带他的小队乃是一个人来的,如何进行表演?

    丫只需要试飞便足够了。

    站在较远的地方因为根本挤不进去欣赏了一番展出的几台机甲后,我决定带着女生们离开这里,进而利用梅姐托人拿到的身份前往机场跑道附近占个好位置,准备等着观看飞行表演。这是每届航展上的既定节目,也是炒热气氛的关键,如此精彩的节目当然要在近距离欣赏了。

    “好了姑娘们,该转移阵地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揪住了露茵的马尾辫,以免这丫头突然间溜走接着以令人匪夷所思的动作钻过人群冲到机甲附近抱着它一顿猛蹭,“再过半个小时就是传说中的飞行表演,你们难道不想先过去找个理想的位置吗?”

    “唔嗯,这个建议非常好。”宝贝妹妹梦云在旁边轻抚着下颌点头附和道,“不过笨蛋老哥,我们在给游客提供的观众台上占位置真的不要紧?”

    “谁说要去观众台看了,咱们直接到机场跑道旁边去。”

    原本在我手里有些挣扎的露茵闻言顿时欢呼了起来:“简直太棒了,周翼达令goodjob!只要能近距离欣赏战机起降,今晚让我洗白白了和你一起滚床单都行!”

    “……给我早点洗洗睡!”

    用力拽着露茵的马尾辫不顾她的痛呼声将女孩一路拽到了机场跑道附近,这里没有一个游客,全都是安保人员,因此不像会场里面那么拥挤。众人在抵达后纷纷长出口气放松了下来,唯一比较遗憾的就是此处没有摆放椅子,毕竟没有游客需要在这里休息。

    但这难不倒本人,在咱的手镯里可是上至大威力神器下至能够导致菊花残的肥皂基本上什么都有的,区区折叠椅自然也包括其中。虽说为了适应各种战斗我往手镯里塞了许多千奇百怪的东西让自己有着向某蓝色猫型机器人转变的趋势,但我发誓其中绝大部分物品都是非常有用的,哪怕是出自于艾蜜琳娜的复数面包也不例外!

    当然考虑到各方面的因素,我并没有明目张胆地将桌子和茶具拿出来以供妹子们举办茶会,大家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而已。眼见大家未曾闹得太过欢腾,周围巡视的安保人员也就选择了不予理会,我们得以占据了这个“特等席”。

    尽管这些特等席我们并没有能够真正地坐到最后。

    “哎呀,后面已经坐了那么多人呀。”梦云回头看了一眼我们身后的观众台忍不住感叹地说道,“有梅姐帮忙安排身份真是太好了,简直便利。话说笨蛋老哥,靠得近确实是爽啦,可万一飞机失事掉下来砸到脑袋了又该怎么办?”

    “说话积点德行不,这还没起飞呢就咒人家掉下来是要闹怎样!”我不禁抬手在妹妹的小脑袋瓜上敲了一下,“不过你们尽管放心好了,待会无论从天上掉下来的是什么我都会搞定的,实在不行还有毛球作为最终保险手段呢。”

    被点到名的小东西当即骄傲地膨胀了起来:“咪啪。”

    露茵没有理会周围的情况,她正在到处寻找着参演飞机的踪影:“哎呀,怎么还没看见那些飞机呢?照理说此刻应该已经出现在跑道上才对了呀,为什么还看不见呢,莫非他们是从别的机场直接飞过来的?”

    这种可能性并非没有,但几率应该不大,毕竟大家都很重视这次航展,哪怕临时准备也不会弄得如此匆忙。

    果然双马尾话音未落就远远看见机库的大门被打开了,四架青云战机被小车牵引而出,开始向着跑道缓缓行驶了过来。也许是临时出了什么小意外导致耽搁了吧,起飞前需要做很多准备工作,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奇怪。

    总之,有及时开始起飞就好。

    四架战机先后呼啸着窜上了天空,然后开始做起了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机动,直让众人看得忍不住各种大呼小叫,就连我也加入了进去。这些表演队的飞行员并不是训练来参加战斗的,因此之前的戴拉福尔克位面战役里没有他们的身影,也未曾体会过从飞行员暂时转职成步兵的尴尬感受。

    但是今天,他们却要将这些全都体会一遍了正如之前我所说的那样,有些时候你不去找事、可事情却偏偏会主动找上门来。

    嘛,在那之前,悲催如我同样需要面对一件主动找上门来的事情就是了……

    看着头顶上的机群做出各种或精彩或危险的动作,我整个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周围其它的事情基本上全都察觉不到了;于是当咱的肩膀被某人从后面一把按住的时候,我甚至还没有意识到究竟是啥情况,非常随意地抖了抖肩膀说道:“谁啊,不要乱摸,我可不是什么随便的人。”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什么随便的人,但我更知道你丫的随便起来不是人!”按住肩膀的手陡然加大了力道,我只觉得仿佛被铁钳子给狠狠夹住了一样,火辣辣的一阵生疼,“周翼你竟然敢毫不犹豫地丢下我一个人去单独面对那些比丧尸还恐怖的记者,真是好大的胆子!绷带、创可贴还有紫药水已经准备好了吗!?”

    直到这时我才反应过来站在自己背后的人究竟是谁,冷汗那个飙得啊,都跟小溪差不多了:“呃,亲、亲爱的公主殿下,请您听我仔细解释,这里面其实有着非常复杂的原因……”

    “问答无用,去死吧!”

    “雅蠛蝶!”

    最后还是多亏了心地善良的蓝羽学姐的及时阻拦,我这才从暴力公主的魔爪之中幸存了下来,没有被直接送去医务室进行抢救。讲道理我当时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所有人都会做的极为普通的选择而已,完全没有必要受到如此非难吧?

    毕竟卖队友这种事每天都会有发生不是么?作为秋名山老司机我对此可是非常熟练的,以前和小妹开黑时经常这样做。更何况把艾蜜琳娜卖了凭这丫头的本事她又不会被敌人捉去【哔】和【哔】还有【哔】,大丈夫大丈夫!

    至于会不会被女孩秋后算账,嘛,我能说被她举着凶器追杀十几条街什么的已经习惯了吗?

    抚摸着自己刚才差点被掰骨折的右臂,泪流满面外加心有余悸的本人忍不住满头黑线地开口说道:“好吧艾蜜琳娜,丢下你确实是咱的不对,抱歉。话说那些记者最好并没有能够追上你吧?以你的速度在不需要照顾我们这些拖油瓶的情况下想要甩掉他们不过分把钟的事情。”

    “那当然,也不看看本小姐是谁……喂,不要以为靠着几句便宜的夸奖就能让我晕头转向了,就你那种程度的**汤,和已经骗得碧丝同意滚床单的皇兄大人相比简直是渣啊!”

    虽然被贬得一文不值但美女你的对比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啊喂!

    囧囧有神的我正在犹豫着该不该用吐槽的方式委婉地提醒艾蜜琳娜一下,谁曾想这丫头忽然脸色大变,猛地抬起脑袋看向了天空,神情中满是紧张和不可置信。

    “怎么了?”以我超过常人的视力也未曾在空中发现任何异常,但我相信金发少女不会故意摆出这种严肃的表情来开玩笑,便急忙问道,“发现什么了吗?”

    艾蜜琳娜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大家的注意力都重新回到了飞行表演上,这才小声对我悄悄地说道:“嗯,深渊的气息。很微弱,不过比之前在门口抗议的那些镇民要强一些,很明显地受到了感染和影响。”

    “喔,飞在天上的深渊感染者啊。”我眯起眼睛脑洞大开地说道,“明白了,那个小镇的鱼塘不是被油料给污染、而是被深渊给污染了,那些镇民应该是在靠近鱼塘时沾染的气息,因此并不强烈;这回既然目标在天上,也就是说对方应该是捕食了鱼塘里受污染的鱼类的水鸟,正因为把坏东西吃下了肚所以反应才会更强。”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吧,但也要保持警惕,因为气息的数量非常多。”金发少女皱着眉头继续朝天空仰望着道,“受到深渊气息影响的动物通常都具有较强的攻击性,哪怕个体很弱可数量一多起来就很可怕了。”

    “我知道我知道,然而对你来说也不过是个大范围雷击魔法的事情吧?”

    “……这样说来倒也是呢。”

    艾蜜琳娜闻言稍稍放松了一些,接着又在天空中搜索了好半天,这才抬手指向了两点钟方向:“找到了,在那里。”

    我顺着女孩的手指看去,果然发现了一群黑乎乎的鸟。它们在白色的云层下方很是显眼,而且正在打直不拐弯的向着这边飞来,怎么看都让人感觉有些不太妙的样子。

    “啧,竟然没有转向?”艾蜜琳娜刚刚放松下来的身体又再度绷紧了,“麻烦了,还真需要我去丢个地图炮才行呢。周翼,你在这里守着,万一有漏网的就拜托啦。”

    照理说水鸟距离我们还很远,而且对方不见得就一定会袭击人类,没必要如此大动干戈;但毕竟此时此刻有飞机在天上,他们完成表演降落时假如水鸟正好从附近经过乃是极为危险的事情,指不定就真的掉下来了。

    机场自然有准备专门的驱鸟设备,不过对感染了深渊气息的水鸟显然没有任何作用,因此在完成表演后,那四架青云都选择了在高空盘旋,未曾试着降落。换言之艾蜜琳娜待会可以没有顾忌地大肆丢出地图炮,只要她不怕事后动物保护组织的人找她喝茶就行。

    随后发生的事情让我很快就意识到,即便是世界上最为苛刻的爱护动物人士,也绝对没可能会去找公主殿下的麻烦了。

    因为密密麻麻的黑影逐渐融为了一体,普通人也许看不太清但我却瞧得明明白白,是那些水鸟在飞行中突然张嘴互相吞噬了起来是真正意义上的用嘴将对方吃下去以极快的速度消灭着周围的同类以壮大自身,最后终于将无数只水鸟转化成了一只个体。

    至于丫的体型嘛,我只能说已经和战斗机差不多大了。

    观众台上的游客们同样也发现了那只大得没谱的鸟以及亮出背后雷翼匆匆忙忙升空的艾蜜琳娜,大家纷纷交头接耳了起来,隐隐约约的不安情绪开始到处蔓延,好在尚未造成慌乱不过若是待会有攻击落到头上,用毛球打赌这些人绝对会当场炸锅。

    艾蜜琳娜速度确实很快,可她终究不是瞬移过去的,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抵达目的地。便在这段短短的时间内,巨鸟已经拍动翅膀卷起了风云,让它头顶上的白云染上了诡异的鲜红色。这么明显的放大招前兆当然引起了众人的惊呼,还没等金发少女赶过去阻止,巨鸟的翅膀上就飞射出了许多羽毛,犹如流星般划过了半个天空。

    其实我更好奇为什么在羽毛飞出去后丫的翅膀表面仍然覆盖着密密麻麻的毛而没有变成光秃秃的样子……这句不算。

    飞射而出的羽毛锐似利箭、快似闪电,只眨眼间的功夫便追上一架青云战机将其给撕裂了,大量碎片纷纷扬扬着往地面直坠而下;幸好飞行员没事,这家伙反应极快,第一根羽毛击穿机身后便当即选择了跳伞,所以并没有和战机一起变成碎块。

    这就是受到深渊感染与影响的动物变异后的威力吗,话说我们谁也没有想到水鸟竟然会以这种方式集中深渊能量,明明无比分散的战力如今硬是被它们整合到了一起。

    地图炮已经没法一发清场了呢。(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