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冷青衫

第1917章 万一他要杀你怎么办?

    我皱着眉头:“他们本来,不就是要抓我的吗?”

    刘轻寒摇了摇头:“现在再抓你,跟之前抓你可就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一样?”

    “之前抓你,是裴元修的私事;现在抓你,为的是攻打西川的大事。你可是西川颜家的大小姐,抓住了你,对颜轻尘,还有对西川大部分势力多少是个掣肘,裴元修跟你回过西川的,他肯定很清楚这一层关系。”

    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他当然很清楚,虽然那个时候我做的很多事情都很隐蔽,但在颜家大堂上闹的那一场,以他的敏锐肯定再清楚不过,母亲在西川的影响力很大,她的人留到现在我仍然能用。

    抓我,的确已经不是私人恩怨那么简单了。

    我有些焦虑的看着他:“那我们该怎么办?赶紧赶回西川?”

    “这是当然的。”

    他回头看着我,看到我一脸忧心忡忡的神情,便走过来扶着我的肩膀把我按回到椅子里,然后说道:“我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

    “明天哦不,是天一亮,让玉声他们继续护送你上路,我想去办一件事。”

    “你要做什么?”

    “这里再往西走,就是井陉关,我想去找那里的守将,聊一聊。”

    “什么?”我一听,立刻眼睛都瞪圆了,也不顾他的双手还按在我的肩膀上,忽的一下站起身来:“你难道想要”

    “你先别紧张。”

    “我能不紧张吗?这一片已经是他的势力范围,这里的守将也都是他的人,更何况是那么重要的关隘守将,你去找那些人‘聊一聊’,那有多危险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他捏着我紧绷的肩膀,还揉了揉,像是想要缓和我骤然变得紧张的情绪,柔声说道:“你先坐下,坐下我慢慢跟你说。”

    我看了他一眼,将信将疑的又坐回到椅子里。

    他这才说道:“我当然知道那很危险,但说实话,你应该知道,现在的情势很复杂,如果裴元修要对西川用兵,这里就是他的兵道。井陉关是天下九塞之一,乃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这里对于将来的战局会有很大的影响。”

    我急道:“可是轻寒,一来你手里无兵,二来,你不是一个武将,你要怎么去拿下井陉关?万一,不是万一,你的脑袋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万两黄金,你不出现他们都要找你,你出现在他们面前,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所以我说,我要去找他们聊一聊。”

    他抬眼看着我,目光中映着两盏烛火,格外的亮。

    我被那样清明的目光看着,突然心里一动,回想起了当初他拿下扬州的往事来。

    我说道:“你,你想要像当初拿下扬州那样,对付那里的守将吗?”

    他想了一会儿才抬头,刚要跟我说什么,我看着他的眼睛里精光闪烁,说道:“轻寒,先说好,你不会骗我!”

    “……”

    他怔了一下,我又说道:“也不要瞒我。”

    “……”

    这一回,他又想了想才慢慢的说道:“恐怕不会像在扬州那次那么简单的事了。我能拿下扬州,一来是因为有凤析在城外接应,而且我是朝廷命官,他们本身对我就有戒惧;这些守将,的确如你所说,他们对我没有戒惧之心,所以上次的办法,是行不通的。”

    “那你还去?”

    “因为我听说,井陉关的守将是郭应。”

    “郭应?”

    我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才勉强回忆起这个人,是云中林氏的门人,似乎也是个在朝廷里起起落落多次的武将,但到底是个什么人,我就不太清楚了。

    我问道:“郭应怎么了?”

    刘轻寒说道:“他是林胜的门人,这个人带兵据说也是一把手,当初皇上新登基之后,就曾经想要重用他,要把他派往西北,不过我跟着老师进京之后没多久,听说他就被贬了。”

    “为什么?”

    “因为这个人,贪财,而且是个巨贪。”

    “哦?”

    一听到这个,我的眼睛也亮了一点,他看了我一眼,眼中透出了会意的笑意来,然后自己拉过另一边的椅子靠着我坐下,慢慢的说道:“那一次不知道他为什么犯了事,失去了被调去西北的机会;后来我去了户部,又听说他吃空饷、谎报战功的事,接连被贬,后来被贬出京,现在,才到了这个地方做一个守将。”

    我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这样的人,也有人敢用?”

    “人有才,就有用,我也说了,他带兵还是不错的。只是,这人啊,往往好什么,就栽在什么上。”

    我听他这话说得跟老学究一样,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正色问道:“所以,你这一次去见他,就打算用钱财打开道路?”

    他笑着看着我:“你也这么想,看来,这个法子肯定会管用。”

    “但是,见到他可不代表一切,你确信自己能说服他吗?万一他要杀你怎么办?”

    “我想,我能用钱见到他,应该也能用钱买回我这条命。至于如何说服他”他想了想,说道:“现在我还没有想过,其实想了也没用,万事,都只能等到见到他之后才可分晓。”

    我忧心的说道:“我可没你那么乐观,你毕竟是裴元修非杀不可的人,他现在已经登基了,令行天下,郭应可以为了一点钱见你,这也是你自己送上门去,但他怎么可能轻易的放了你呢?你想得也太天真了。”

    他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说道:“这件事行不通,你不能去!”

    他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放心,就算郭应真的不肯放我,我还有一个后招。”

    我一听,急忙问道:“是什么?”

    他看着我道:“你啊。”

    “我?”

    “嗯,这就是我让你天一亮就带着玉声他们立刻启程的原因。”

    我脑子里闪了一下,立刻明白过来:“你是要让我们绕到后面去”

    不等我说完他就点了一下头,说道:“我留了很多人马在井陉关以西,你过去之后先跟他们汇合,如果郭应这边被我说服了,那万事介休;如果他真的要对我动手你就当一次闻凤析,和我一起拿下这个关口吧。”

    “……”

    我没有说话,只是眉头紧锁,慢慢的转过头去看着桌上的那张地图,这才看清,上面几处被他标注的地方,其中一处就是井陉关,还有几条线,都是由西向东,太行八陉几乎都已经被他标出来了。

    我轻轻的说道:“你早已经想好了?”

    他说道:“这不是在跟你商量吗?”

    “可是”我犹豫着回头看着他:“你为什么一定要控制住这个关口?就算现在井陉关被我们拿下来了,等到裴元修的大军赶来,这个地方我们一样守不住,况且山西境内还有林胜的势力,我们拿下这个关口,反倒是把自己放在他们眼下让他们夹击,这根本没用的。”

    “不,有用。”

    “有什么用?”

    “我不能让他的兵马那么顺利的进入山西,而且西南一地,必须在我们的控制之下。”

    我皱着眉头看着他。

    我当然知道他现在对大局的担忧,裴元修虽然丢了江南,但占领了中原东部的大量地区,再加上胜京跟他合谋,基本上西川形成了威压之势,他想要保住山西一地,控制住大半个西南,至少还能在将来的战局中不至于完全失去主动。

    但是这太险了!

    可是我也明白,他要做的事,没有人能够阻止,哪怕是我。

    我沉默着想了许久,然后抬起头来看着他:“我问你,如果你一个人去,你有几成把握说服郭应?”

    “六成。”

    “如果加上我呢?”

    他的神情一滞,但完全不算意外,似乎早就料到我会这么说,便说道:“一成不到。”

    “什么?!”

    我一下子急了:“刘轻寒,你”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看着我,沉声说道:“但是你不能跟我一起去,那太危险了。”

    “你也知道危险?你现在跟我说危险了?”

    “轻盈,”他加重声音喊了我的名字,再看着我,慢慢说道:“如果你在,我会只顾着你,什么事都做不了。”

    我咬了咬下唇,道:“那你应该知道,我不是那种事事都要靠别人保护的女人,必要的时候,我也能保护我自己,我还能帮你。”

    “我知道。”

    “你知道,那你为什么”

    “你能保护自己,那是你自己的事;可不让你涉险,这是我要做的事。”

    “……”

    “轻盈,”他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说道:“我千辛万苦才把你从他手里夺回来,我不能像他们那样锁着你,可我也绝不能再失去你。”

    “……”

    我的喉咙一哽,顿时声音也哑了,只呆呆的望着他。

    虽然我知道,他千辛万苦,虽然我知道,他救我出来,就是为了让我自由,可这似乎是第一次,他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他不能失去我。

    一时间,所有要跟他争执的话,我都说不出口了。

    他看着我微微发红的眼睛,低着头慢慢的伸手过来握住了我的手,说道:“还有一件事,我也不想瞒你,我之所以不想让他们的兵马那么快进入山西,因为我猜测,皇帝和妙言,可能还在山西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