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冷青衫

第1920章 原来有你在他背后撑腰!

    萧玉声也转过身来反手抓着我的胳膊,因为太过紧张的关系,他微微用力捏得我胳膊都在发疼:“大小姐你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师哥他是不是真的”

    我说道:“他没事。”

    “那他们插把刀在门口是为了什么?”

    “他们在计时。”

    “计时?”

    一听到这两个字,周围的人一下子都傻了,阿蓝也诧异的看着我:“计时?计什么时?”

    倒是萧玉声反应快,他立刻就说道:“是不是,师哥又跟他们说了什么,拖延时间?”

    我点了点头:“他去之前就说过,郭应是个贪婪无度的人,花钱可以见他,花钱可以买命,那么当然,花钱也可以为自己拖延时间。如果我没有猜错,刚刚有一批人冲进去,应该是郭应想要杀他,让人进去动手,而刘轻寒一定是跟他说,自己那里还有一批代表西川,或者代表皇帝的厚礼要送给他。”

    “……”

    “郭应这种贪婪的人,为了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轻寒一进去给他的见面礼肯定就不少,现在再让他只有有厚礼,他必定会动心的。”

    “……”

    “但,轻寒手里并没有这些什么厚礼,所以他应该会设下一些‘障碍’,让郭应现在一时间拿不到,只能等。”

    萧玉声恍然大悟:“所以,他们插一把刀在门口,是在给师哥计时。”

    “对,他应该是以此为据,到了某个时间点,就要把礼物交出去,或者说……”

    阿蓝问道:“这有什么用?”

    我笑了笑:“这,可以为他争取时间。他要的,就是可以平安留在军营里的时间,去说服郭应。”

    “那,万一你说的那个郭应,他就是一门心思要杀他,那怎么办?”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想,轻寒一定会想办法的。”

    说到这里,我又上前一步,我的眼力不及萧玉声,只能勉强看到远处那庞大的军营,周围的兵士们还在操持着手中的刀剑练兵,想来在那种地方孤身带着,就好像进入狼窝虎穴一般,实在不是一件让人觉得舒服的事。

    只是不知道,现在的他,是否还能镇定如初。

    萧玉声慢慢的走到我身边,皱着眉头紧张的看着前方:“大小姐,你说郭应会给师哥多长时间?”

    “……应该是看轻寒问他要多少时间。”

    “……”

    “他之前给我的时限是一个时辰,现在已经过了近半,他应该问郭应要了半个时辰的时间。”

    “那半个时辰之后”

    “他一定会有警示。让大家都做好准备。”

    “是!”

    萧玉声立刻下去下令,哲生他们几个原本就蠢蠢欲动,这个时候全都将刀剑挂在了身上,阿蓝带来的那些人也都在山丘下候命。

    阿蓝也顶着风陪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问道:“这些,都是你们之前说好了的?”

    “没有。”

    “那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猜的,他让我随机应变。”

    我听见阿蓝轻轻的嘘了一声,但我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直定定的站在那里,眺望着远处的那座军营。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过去。

    虽然我看不清军营里面,但我也知道,主帐外面地上插着的那把刀的影子,已经移过了不少距离了。

    但是军营里仍旧没有一点移动,天空中也没有鸟雀飞过。

    原本在候命等待着的那些人都开始变得不安了起来,哲生他们跑上来了好几次,最后还是萧玉声斥责了他们“如此难成大事”,他们才灰头土脸的退了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阿蓝突然说道:“哎,里面有动静了!”

    我一听,急忙睁大眼睛往前看去。

    可惜我还是什么都看不出来,只能左看看萧玉声,又看看她,他们两这个时候也都屏住呼吸看向前方,我问道:“怎么样了?”

    萧玉声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师哥还是没出来。”

    “那,有人进去吗?”

    “好像有人进了主帐,但哎,又出来了。”

    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自己能长出千里眼顺风耳去弄清楚到底在井陉关军营里发生了什么,他们两又看了一会儿,阿蓝突然说道:“哎,那个从帐篷里出来的人,好像叫了一支人马出营地了嘛。是不是啊?”

    萧玉声点了点头:“是。”

    我甚至连那些人马走过扬起的烟尘都看不清楚,他们两远眺了一会儿,仿佛军营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转过头来看着我:“出了有人进去,好像是领了什么命令之后,带了一队人马离开了军营,其他什么事都没有。”

    阿蓝皱着眉头:“妹子,这又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在耍什么花招啊?”

    我定了定神,再想想之前自己的猜测,立刻说道:“现在时间已经差不多要到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郭应问他要那批厚礼。不是让人送进去,就是让他们的人出来取。”

    萧玉声道:“正好有一队人马离开了军营,那应该是出来取才对。”

    阿蓝急忙说道:“去哪儿取啊?你们不是说,他是信口开河瞎编的吗?这要是那些人空手而归,那个郭应还不把他给活剐了?”

    哲生他们立刻上前一步。

    显然,他们认为这个时候已经是动手的最佳时机了,只是碍于之前萧玉声的斥责,他们暂时还不敢说什么,只是看着我们这边,倒是萧玉声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转头看向我:“大小姐,师哥会不会”

    他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我点了点头:“让大家准备吧。”

    “好。”

    他转身就带着人冲下了土丘,阿蓝站在一旁,原本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但再回头看看那个军营,立刻就明白过来了,看着我道:“他是让人过来,来这儿取?”

    我点了点头:“这个地方是他在地图上给我们标注出来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告诉郭应,他把东西放在了这里,郭应未必全盘相信,但他这个人那么贪婪,也一定会让人带兵过来查看。”

    阿蓝道:“这样的话,你打算怎么做?”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土丘上,等萧玉声交代清楚,那些人都分别匿身在两边茂密的树林里和土坡后面时,我抓着阿蓝的手臂,一半拉着她,一半靠着她慢慢的走到了土丘背后的一棵树下,也藏身起来。

    阿蓝跟着我走了过去,没有再问。

    以她的精明,就算刚刚还看不清事态,但这个时候看我的表现,也完全明白过来了。

    这条故道原本就是刘轻寒特地选的人烟稀少的地方,只有我们一支人马在走,现在我们都藏匿起来,就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风吹着两边的哗哗作响,过了一会儿,连风也停了。

    整条故道上,安静得一点声息也无。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前面传来了一阵马蹄踏碎落叶的声音,紧接着,一阵整齐的脚步声慢慢的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我虽然耳力不算好,但听起来,这支队伍的人马不多也不少,百来人。

    如果只是用来搬运刘轻寒口中的“厚礼”,当然要不了这么多人,显然郭应也是非常谨慎的,并不完全相信刘轻寒的话,派这么多人出来,也是要提防着有诈。

    其实,是真的有诈。

    这些脚步声越来越近,大家的呼吸也屏住了,眼看着一个穿着软甲,虎背熊腰的将领骑这一匹高头大马,率领着他的士兵慢慢的走进这片狭窄的故道上,他们走了一会儿之后,其中一个看样子是副将的人上前去,在那将领耳边低语了几句,仿佛在说那人说的好像就是这里。

    “这里?”

    那将领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看看周围:“他说他让人把厚礼的一半藏在这里,藏在什么地方的?”

    “说是在树林里。”

    “让人进去查查看,”那将领随意的挥了一下鞭子,不悦的说道:“娘希匹的,我看他迟早有一点要死在贪上!”

    我听着,不由的勾了一下唇角。

    刘轻寒倒是步步为营,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只是“厚礼的一半”。

    看来,他也是惜命得很。

    不过这个时候,我全身的血液也都流快了,眼看着他命令的几个人钻进了草丛里,正要往前面的树林里走出,就在这个时候,草丛里突然蹿出了几个人,一下子就把那些人撂倒。

    那将领立刻发现不对,急忙大喊:“退”

    话音刚出口,我们的人已经一拥而上。

    顿时,这片故道上腾起了一阵烟雾,我们的人从四面八方杀过去,顷刻间就把那些人给围在了中央。

    要说阿蓝带来的那些人,果然身手不凡,一个个如同蛟龙猛虎,冲入战圈之后毫无惧色,奋力搏杀,不一会儿就撂倒了一大片;而萧玉声在这个时候更是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他首先就带着一批人堵住了那些人的退路,然后让周围伏击的人慢慢的缩小范围,再一招手,让之前就在土坡背后候命的一队骑兵从土丘上冲了上去,将那支队伍硬生生的劈成两半,队伍一乱,一整个就失去了战斗力。

    只有那个骑马的头领,看来也是武艺不凡,高举着马刀左劈右砍,竟硬生生的被他杀出一条血路,眼看着就要冲出去了。

    就在这时,萧玉声也上马冲了过去,手中的剑光如闪电一般迅疾,一剑劈断了那人的马刀之后,在两匹马错身而过的一瞬间翻身跃上了那人的马背,坐在他身后,剑尖直直的抵在那人的咽喉上。

    那个将领顿时脸色苍白如纸,也知道自己今天遇上了硬茬,终于停下马来,投降了。

    我和阿蓝站在土丘上,一直一言不发的看着,直到这一刻,我才松了口气。

    她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将我从树后扶了出来,萧玉声让人清扫了这片战场,索性死伤的人不多,大部分是因为主将被俘而投降的,将他们押到一边之后,萧玉声拎着那个主将走到了我们面前。

    我拢着袖子,看了看那个灰头土脸的中年人,他一脸不忿的瞪了我们一眼,显然对于自己的失败非常的不满,尤其看见我和阿蓝是两个女人之后,还啐了一口。

    我微笑着点点头:“大人,有礼了。”

    他梗着脖子,粗声粗气的说道:“要杀就杀,老子不跟女人说话!”

    萧玉声一听这话就怒了,正要呵斥他,一旁的阿蓝娇笑起来:“哎唷,不跟女人说话,那大人你小时候,怕是没少挨过你娘的打吧?”

    那将领顿时愣了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蓝捂着嘴,笑得整个人都花枝乱颤。

    那将领被她笑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我站在一旁,轻轻的用手抹了一下嘴角,抹去了那一点笑意,然后说道:“大人不要见怪,如果不是因为世道不好,我一个女人,也不想出来刀光剑影的过。”

    他看了我一眼,眼珠转了转,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来似得:“你,你就是那个”

    我笑着看着他,不说话。

    他惊恐万状:“你就是那个,那个颜家大小姐?!”

    我笑道:“初次见面,这份见面礼,不知大人满意否?”

    他又看了我一眼,再看向我身后,才发现我们这个地方可以清楚的窥探到他们的军营,顿时发出一声长叹:“难怪那个刘轻寒,敢单枪匹马的闯进我们军营里,原来是颜家大小姐在背后给他撑腰。”

    “……”

    “我输了,你们要怎么样,要杀要剐的,随便吧。”

    看他一副天命将终的样子,我微笑着说道:“大人没有输给我们,你只是输在,没有跟对人。”

    他的眼睛一瞪。

    “不是吗?若你的主将不是个贪婪无度的人,你也不会有今日之败啊。”

    “……”

    我知道,他一定是非常不满郭应的贪婪,从刚刚一句话也能看得出来,但这个时候说起这个,对他来说也是为时已晚,他只咬着牙说道:“你们到底要怎么样?!”

    我笑道:“也不想怎么样,我只想借大人你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