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 皇叔刘司马

第五百七十九章 阿伊邪

    原以为来见匈奴人会很轻松没想到还是关二哥过五关斩六将,中间那群人原本想警告刘澜一行让他们知难而退,不过效果并不明显,既然这样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不过也是,这么多年来真正能让刘澜正眼相视的敌人本就屈指可数,更何况是眼前这些乡勇,就算三五成群又怎能唬住他,一脸的翘首以盼看他们能耍出什么花样来,这一下可算是彻底把这伙彪悍的百姓给刺激到了,中间站着的那群人中一名华服男子手指只是那么一指,瞬间以刘澜六人为中心四周瞬间冲出了足足上百人,一个个隐蔽的可够深的,可这藏匿踪迹的能耐对付对付普通老百姓还差不多,用到刘澜几人头上还真没用,六人立时结成了圆阵,将后背托付给了队友,虎视眈眈对上了从四周一哄而上的百十多人。

    刘澜六人个个神情自若,哪有如临大敌的样子,一直等他们靠近了,才缓慢掏出兵刃,可就在这时,只见村内烟尘滚滚,一声断喝更是在同一时刻响起:“何人再此放肆。”

    这一声喊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就在耳边炸响,只不过这一声对刘澜们并没有任何作用,可对这些村民无疑如同圣旨一般,立时全都止步,可就在他们驻足的一霎那,紧握马缰的徐晃和张飞两人双腿一夹马腹,瞬间对他们发起了攻势,双鬼拍门,一左一右,立时冲上前将一人刺穿,一人脑袋砍飞。

    霎时被杀二人,这伙悍勇村民立时反应过来,可刚有所动作,张飞第二矛却又刺出,这一回直将另一人刺成了刺猬的时候。之前在村中喊话的那人才终于出现在村口,离得老远就见到张飞一柄蛇矛舞的凤舞龙飞,一眨眼就把一名村民刺了个满身血洞。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大喝一声:“好胆!”后边刚要喊将这些杂碎杀个干干净净一个不留的时候,眼睛这么一转,发现了一个人,以为眼花了,还不自禁的揉了揉眼,定睛再看,那一脸阴沉的男子可不就是那位在辽东属国见过的司马?

    “住……住……住手。”

    骑马来的匈奴将领急忙大吼一声,试图阻止这一场本不该上演的厮杀。可一连被杀了三名同村,这伙百姓又如何答应,立时杀做一团,匈奴将领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对着中间那位华袍男子大叫一声:“让你的人都给我退下来!”

    这一声充满了寒意,华袍男子心中一凛,在巨大的恐惧之下连连呼和着才让村民停了手,而刘澜在见到村民们撤围,也顺势喊停了兄弟们,不必冲杀。可这两方交战又岂是说打就打说停就停的,吉康武恪便收手不及,两柄环首刀一刺一砍。前者刺入一人心窝,后者则在一名村民的胸口划出了一个大口子,飞溅出好一滩浓稠血水后,倒地而亡。

    两人杀了两人之后才收手返回到了司马身边,而那位匈奴将领刚要张口说话,叙叙旧情,不想那位华袍男子却出现在他的马旁,不能说是一脸献媚吧,可还是低垂头颅。一脸恭敬施礼,道:“左大当户王戎见过右大都尉!”

    眼前的匈奴人名叫阿伊邪。典型的匈奴人,颧骨很高。眉粗眼小,刘澜头一次见他的时候便大吃一惊,因为在后世他见到过几具汉代胡族武士的陶俑,现在见着真人,才发现那些工匠果真把他们描绘的栩栩如生,活灵活现。不过最让刘澜奇怪的是一年多以前见阿伊邪的时候他不过就是个小小千夫长,怎么一下子摇身一变成了大都尉了?

    当初匈奴来辽东属国助战的时候刘澜对匈奴情况还是有过一番了解的,在单于之下为左右贤王,左为尊,之下为左右谷蠡王;左右大都尉;左右大当户,刘澜有意无意撇了眼之前的华袍男子,他刚才好像误过了一个关键点,就是那人自称大当户,在刘澜目光投视过去的一霎那,阿伊邪的老脸为之一红,一下子,刘澜全都明白了,怪不得阿伊邪都成大都尉了,你想连这村民都能当大都护,他好歹也是个千户,怎么就不能当个大都尉了,不过这职位肯定是那位无家可归的匈奴王子,右贤王於夫罗封的啊,现在匈奴他是回不去了,就在这清水亭自立起了匈奴的王庭,为了笼络人心,肯定要大封跟随他一同从辽东回来的心腹,当然这样的封赏肯定只能是口头上的,反正也就是叫叫,肯定没几个人当回事,果然阿伊邪抱拳拱手,对着刘澜,道:“匈奴右贤王於夫罗账下千户阿伊邪见过刘司马。”

    刘澜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多礼:“我来此是为了见右贤王而来,请先前带路。”

    “请。”

    阿伊邪作了一个请的手势,头前带路,而刘澜六人则大摇大摆的随他而去,至于会不会有危险,有没有危险本来就无须考虑,来的时候就已经把可能发生的一切都想到了,这一趟六人都有独闯龙潭虎穴的觉悟,既然视死如归了,也就走得潇潇洒洒了,六人六马迈着整齐的步伐从村民身旁穿过,这幅情景还真够让人记忆犹新的,尤其是在见到村民那杀气腾腾的眼神刘澜几个全都莞尔一笑,而这般挑衅的表现,村民却只能一个个打碎银牙往肚子里咽,眼中除了怒火就只是怒火,至于那位华袍男子,表情就有点怪异了,看着刘澜一行的表情很是复杂,他们几人居然认识单于,可他刚才还打算将其除之而后快,如果他们在单于面前说些什么难听的话……

    一瞬间华袍男子心中泛起惊涛骇浪。

    不行,我也要前往祠堂一瞧,如果单于真要为了那人对自己不利也好提前准备,就算不敌也不能束手就擒,如果这几人和单于并没有向他想象中那么好,自己是不是可以从中取利,怂恿单于为他的村民报仇?

    华袍男子瞬间涌现出好多想法,随即便带了几名心腹前往祠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