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 皇叔刘司马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官山亭

    第二日一早,刘澜借着游览襄阳出城寻访黄忠,据谍报调查,黄忠现在与一家老小在官山结庐,此时的官山可不比后世古木参天,遮天蔽日,但也是小桥流水,花草树木绚丽缤纷,只可惜深冬时节,这般美景无法看到。

    而更不巧的是,昨天夜里一场大雪降下,在襄阳这样的大雪实属罕见,不仅阻路,更封山,奈何行程一早确定,官山之路就算再难行,也要克服困难。

    一行冒雪而来,奈何大雪封山实在难以成行,被迫之下,刘澜只好转向官道,先入官山亭,等候风雪过后再往官山寻找黄忠。

    一行前往官山亭,而与此同时,在官道之上却又来了一队旅人,数量马车,都是劣马,拉着成堆木箱,看样子是南下的商旅,正冒着风雪艰难南下,不过最前面的马车却富贵堂皇,完全没有商旅的样子,这要是在盛世还好说,可在这么个乱世,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强盗土匪来抢吗?

    可如果看到他身边的一干护卫,就绝不可能有人敢轻易打杀人越货的想法,个个身高马大,一脸的凶悍样,这类人,轻易还真没多少人敢招惹。

    “快了,马上就要到官山亭了。”

    驾车马夫吆喝一声,这么大的风雪,别说是人了,连畜生都快撂挑子了,在雪中艰难而行,吃力更费力,不停打着响鼻,在风雪之下,人走得都费力,更何况是这些拉着伙夫和人的老马。

    看着老马鼻中喷着团团白色雾气,驾车马夫干着急,没办法,一般的马夫,都是找个岁数大的,有耐心的,可眼前这位,却是个三十多岁的壮汉,哪有什么耐心,可这一路,被这老马折腾坏了,你要是想让它快些走,自然要抽鞭子,可这些老马,早混成了老油子,前几鞭出工不出力,年轻的马夫干气没办法,对上这赖马就好比遇到了无赖,可对付无赖能用强,可对付老马,你多加几鞭,直接就敢罢工,这一不走,那车厢里的那位大人物可就发火了,到最后头回当马夫的年轻人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

    不怕马儿走的慢,只要走着就行,不然他就没了好果子。

    一来二去,索性也不急了,只要马儿赶路,走多慢无所谓,本以为不会再横生事端,可没想到中途遇上了这么一场暴风雪,老马走得慢,可就没人愿意了,拼命吹他牵头加速,可他有什么办法?本来老马就不愿走,再加鞭,在这风雪之中罢了工,倒霉的可不就是他么?

    结果后面的人吹,可没想到车内的大人物反而不急了,呵斥一声,让他不用着急?

    年轻马夫虽然早早就听闻过车内人的名头,知道他的脾性不好,可没想到这么关键的时候居然如此善解人意,压力顿减,一行缓慢而行,而车内一脸长髯的中年,则掀开了车帘,饶有兴致的欣赏起了荆州雪景。

    见多了北方冬季的银装素裹,还是头一次有幸见到南方雪景,原本积郁心境,好似此时也为之开阔几分,可是目光却下意识的向后看去。

    他这一行,从中原而来,可没想到半路却遇到了一队陌生人,这些人虽然只有五六人,可毕竟是‘商队’,不敢大意,可出乎意料车中的那位大人物却并不在乎,跟着就跟着吧,此行的护卫头头淳于导心里担忧,怕出现意外,回去没法交代,可老先生开口了,他还能说什么,多加小心就是了,不过他却要求这一行跟着可以,但必须保持距离。

    他们在队伍最后方走着,这一路从豫州到荆州,几百里路程,他们并没有什么异常,虽然可以肯定他们只是为了搭伴,确保旅途安全,可心里却不敢收起小心,专门派人盯着他们,一有异动,就第一时间绞杀。

    背后的队伍只有五人,四男一女,四男个个膀大腰圆,一看就是练家子,应该是女子的护卫,而那女子披着面纱,虽然瞧不清容貌,但就轮廓,必然是极美之人,而且很可能是哪家的富贵小姐,光是那名贵的鹤氅,百姓就不可能穿得起的。

    这样的行头装扮,怎么也不用往强匪头上去想,可正因如此,若这位富家小姐坐车,淳于导还真不会再怀疑了,偏偏那姑娘骑马?他虽然身份一般,可上至王侯公主,下至达官贵人,什么样的富家小姐没见过,可出门骑马的还真没有,正因如此,才会时刻保持监视。

    落在后面的五人,正中女子瓜子脸,桃花眼,虽然带着面纱,可光看那对美眸,就觉得此女妩媚诱惑,是属于那种祸国殃民的女子。

    队伍里的护卫,就没有不被他迷倒神魂颠倒的,若非淳于导下了令,还真不知道有多少护卫被她迷了心窍。

    淳于导有多无奈,可想而知,天天巴不得赶走这狐猸子,可不想待他们打算前往官山避风雪时,这支队伍却来了位壮汉,万分抱歉的说他们要直奔襄阳,就不继续跟随了,车中中年有些失望,淳于导却如释重负,甩脱了他们,接下来的日子也就可以安生了。

    与他们一行分别之后,车队便来到了官山亭,在亭里的驿馆下了车,没想到亭里前来躲避风雪还真不少,但其中却有一支队伍,足有上百人在避雪,几乎占了官山亭近半,再加上他们这一行,除了少数几位前来避风雪的旅人,几乎被他们占满了。

    官山亭都多少年了?一直冷冷清清,甚至在刘表上任之后因为扩大襄阳驿,都有人提议撤销官山亭,虽然这事最后不了了之,可见官山亭有多清冷,没想到今天居然挤满了,简直就是奇观,连亭长都纳闷,今什么日子?

    车内人正要下车,可突然就看到淳于导快步而来,他看到了一个人,赶忙来到中年身旁低声言语了几句,中年脸色瞬间变得难看,难以置信的看了淳于导,向他确认没有看错人,后者点头,向厅内扫了一眼,当看到正当中那人的一刻,连忙揉了揉眼睛,虽然并未与他谋面,可他的外貌特点,天下人谁不知道,更何况派兵还跟着那位膀大腰圆的许褚,淳于导可是见过他模样的,可以肯定,这一行确实是刘澜。

    “程先生,咱们怎么办?”

    “不用慌,既然来了,自然要歇歇脚。”

    中年出奇的镇定,就算明知刘澜就在眼前,可也不慌不乱,若非他这里的人手有些少,说不得今天就要拔刀相向,将刘澜结果在荆州,这可是千载难逢一石二鸟的机会,但可惜没这机会了。

    但不怒自威的中年走进了官山亭,立时便来了亭里的小驿上前侍奉,中年选了一处角落坐下,虽然不起眼,可这么一支商队到了亭里,能不引起刘澜的主意,更何况这位中年那不怒自威的气度,能是寻常百姓商贩?

    刘澜多看了他几眼,低声对陈果言语了几句,此人来历不凡,虽然不确定他的身份,可绝对不会是寻常人,绝不会是商旅,那么他的身份一定要调查清楚,不过今日他的目的可是黄忠,眼见着大雪方霁,还等着上山呢,这件事也只有交给陈果了,当然是秘密调查,现在在荆州,可不比徐州、秣陵。

    此时在正厅之中,早早来此躲避风雪的刘澜一行正等着亭卒上饭菜酒水,一大帮子人挤在客厅,原本这队商旅进门时许褚就打算哄人了,可被刘澜阻止,这队商旅太不正常,每个商人的样子,反而倒有些军旅气息,似许褚这样的老江湖,一眼就能看出个七七八八,可刘澜发话了,也不好说什么,从他们进门之后,原本坐着的他索性就站了起来,而周围的近卫也都第一时间起身,可刘澜却示意他们安心坐下,但许褚坐下归坐下,一对眼珠却一直盯着四周,尤其是中年所在的角落,时刻警惕着。

    许褚的反应和淳于导如出一辙,不过两人却都有意回避着对方,对于许褚,淳于导那可是早有闻名,知道其人棘手,若换个身手平平之人,绝不会如此示弱。

    这样的情景刘澜完全没有理会,喝着酒,和身边的赵雨低声说笑着,完全不在意对方的反应,这个时候,尤其是寻找黄忠关键的时刻,确实不想横生事端。

    不停喝酒,冬日里温酒一杯着实暖身,可自这一行人进来,许褚就不在沾一滴黄汤,他知道自己的脾性,和张翼德一个样,要么不喝酒,喝酒必误事,这一行陌生人出现,哪还敢贪杯,至于暖胃,之前已经喝过两樽,足够了。

    就在这时,从亭里转出一位年轻人,面白如纸,一脸病态,端着酒水来到刘澜身边,可还没放落,刘澜便指着角落中年的方向,说道:“今日能在亭里遇到也算是缘分,把酒水给那位先生送过去吧。”

    刘澜的声音刻意拔高了不少,亭里零散的食客抬起了头,而那位中年,程昱同样也抬起了太,看向正盯着他的刘澜,笑着摇头,道:“老夫向来滴酒不沾,多谢这位公子美意了。”

    “这么大冷天,先生不喝,总该叫护卫们喝些黄汤暖暖身子。”

    “多谢这位公子美意,不必了。”

    刘澜正要再让,不想端酒的病态少年却当的一声将酒馆放在刘澜刘澜面前的矮几上,别看他病怏怏的样子,可说话中气十足:“喂,你两人到底喝不喝?推来让去,好不烦人!”

    少年动了怒,立时许褚便站了起来,当着他的面主公受辱,许褚岂能干休,这比打他两个耳光还疼,双拳如同蛟龙出海,立时就要向着少年挥来,给他一顿教训.

    角落程昱还真有些没想到许褚竟然脾气如此火爆,不过是看热闹,与他并不相干,而且刚才那番话也并不足以让他动怒,一笑置之,索性看起了热闹,而刘澜呢,反应却与程昱截然相反,拥着赵雨,一脸的纨绔公子模样,瞅着许褚伤人,好似根本不在乎许褚揍人。

    这情景看似奇怪,可一点也不奇怪,刘澜的打算是什么程昱知晓,杀鸡儆猴罢了,所以他选择看戏,而刘澜呢,别看是在看许褚动手伤人,可眼神却一直偷偷观察着程昱的反应,这太不自然了,不是说程昱看戏不自然,而是正因为看戏才不自然,毕竟屋内同样还有其他的商旅和路人,他们可是第一时间就躲出了亭。

    “住手。”关键时刻,刘澜叫停了许褚,奈何这一切都太晚了,许褚现在就是想收手都不能,而关键的是,那病态的年轻小子居然不躲不避,反而迎着许褚的拳头还手。

    一连出手数拳,虽然许褚没有阴沟翻船,可那年轻人也没有吃大亏,原本许褚就是听命行事,并非真的要去伤人,此刻却是真有了与年轻人一较高下的想法了,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有潜力的年轻人了,把他与关平比,也不遑多让吧?

    两人在厅内出手,但都有所克制,绝不似大打出手那般将大厅破坏的乱七八糟,而是很有节制的出手,那样子很有点永春的样子,不过招数套路可就相差太远了。

    就在这时,许褚一计重拳直挂年轻人前胸,不想突然转出一位五十余岁,须发花白的老人,快步上前,借着巧劲,一击便将许褚击退。

    虽然那老人有偷袭的因素,可这世上,就算是偷袭想让许褚吃亏者,也不会超过一个巴掌。

    老人将许褚击退,第一时间拱手致歉,而刘澜也挥止了动怒的许褚,让他不要鲁莽,之后笑着对老者道:“无妨,童言无忌,没那么大不了的。”

    刘澜没有要兴师问罪的迹象,甚至将此归在童言无忌之上,可他明白,事实就是如此,因为许褚从来也没有要出手伤人了,不然就他这性子,也会不致歉,可他这个儿子,却根本看不出来,至今还是一脸的不服气,若非他拉着,还要找许褚拼命,可就他的那点斤两,老人最清楚不过,别说许褚全力施展不是人家的对手,就是手下留情只出三五成力,他今天就得挨一顿胖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