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 皇叔刘司马

第一千三百章 初战交锋(59)

    几个时辰之后,张北所需的衣衫饰品便全被找到,张北下令全军整兵砺马,准备时刻作战,虽然是作战,但是他也明白,胜算并不大,可太史慈现在这个情况,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好在与攻城比起来,如果能在城外与敌结阵交锋,也不是没有胜算。

    他这个副将难做,几乎和张飞帐下的副将宗寇有的一比,甚至比他还要难,就好比现在这个情况,他就像个嫁为人妻的媳妇,两头瞒。

    上要对刘澜,就好比是公婆,就算有理无理,说什么都得听着,就算是有了委屈,也只能受着,和谁也不能说,包括夫君,那更是一点抱怨也不能有。

    而这中呢,又要应付太史慈,就好比是夫君,至于下则是军中的士卒,如同是他所生养的孩子,都是自己的心头肉。

    所以说啊,他这个副将不浩荡,人人都说刘澜帐下的副将就属张飞的副将不好当,其实他这个副将更难当,尤其是碰到现在张颌和太史慈闹出矛盾的时候,他就只能安抚太史慈,可他使起了小性子,你这当媳妇的除了劝导,还有就是想办法为他化解难题,这个贤内助当的有多苦,有多难?

    可关键是,这一切好似都是他应该的,分内的,没人会去体谅这个当媳妇的苦,谁让你是副将呢,谁让你吃副将这份禄呢,你要做不来,别人来,可问题事,他也不是舍不得放权,让别人来替代也不是不行,他愿意让出官职,可关键是他这帐下这么多骨肉呢,当娘的又怎么可能放心得下。

    就好像这一战,那就是把这帮孩子们推向火坑,可同样的入火坑,全军葬身火海,还是想办法把他们从火海中救出,后者才是他这个当娘的该做的。

    毕竟现在夫君为了证明自己,连日子都不打算过了,所以他这个当年的,又怎么能跟着一同自暴自弃,这一仗要么赢,要么就想尽办法,拖到张颌来了,让张颌自己来瞧瞧,到底是不是他们避战畏战。

    不得不说,这个张颌真的让人生气,愤怒,可如果他并非是当世人,他也能够理解张颌的想法,可以说他这根本就不是不顾太史慈的死活,反而还是老成持重的一番话,只不过话难听了些。

    毕竟现在这件事是主公为了攻打吴县,那么他们撤回毗陵,是不是意味着刘澜在这件事情上有问题,最少他在书文中并没有说明白,让他们猜测他的心思,出现意外,过能在他太史慈身上?

    不能。

    那这样一来,就应该归咎在刘澜身上了,可在忠君思想之下,这样的想法同样也不能,那么这个锅,张颌就只能往太史慈头上按,而太史慈同样也明白他背了锅,所以他气愤的看似是张颌对他的那番指摘,可说白了何尝不是因为张颌在一开始传书来时也没有把话说明白。

    现在他背了这个锅,不能怨刘澜,就只能怨在张颌身上,矛盾也就此出现,可偏生因为主公志在吴郡,又必须再一次向阳羡而来,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这一回也得如同钉子嵌在阳羡。

    就这一点来说,他是人家的媳妇,太史慈何尝又不是人家的媳妇,甚至是那张颌又何尝不是人家的媳妇,大家其实都难,所以就都不要埋怨了,互相体谅一下,把自己的本分做好了,替主公解忧,才是最关键的。

    张北长叹了一口气,手上的这些物件,一旦送进去,那么有八成就要与吴郡军展开一场殊死交锋,可如果不送,那么就只能这么继续对峙下去,待张颌抵达后,又将是一场麻烦,首先这避战畏敌的帽子是摘不下来了,其次对战机的把握也会成为被诟病的地方,就像那封措辞严厉的回文所说,就算猜不透主公之意,可明知他大军马上就到,为何不趁此良机诱敌出战,难不成打算他率本部抵达之后攻城?

    如果是结阵交锋,他们借战士训练有素,兵甲精良占据着一定的优势,可如果是攻城,那他们的优势还能有多少?

    所以既然攻城不可能,那就只能诱敌深入,最少要把他们引出阳羡。

    几个时辰之后,张北所需的衣衫饰品便全被找到,张北下令全军整兵砺马,准备时刻作战,虽然是作战,但是他也明白,胜算并不大,可太史慈现在这个情况,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好在与攻城比起来,如果能在城外与敌结阵交锋,也不是没有胜算。

    他这个副将难做,几乎和张飞帐下的副将宗寇有的一比,甚至比他还要难,就好比现在这个情况,他就像个嫁为人妻的媳妇,两头瞒。

    上要对刘澜,就好比是公婆,就算有理无理,说什么都得听着,就算是有了委屈,也只能受着,和谁也不能说,包括夫君,那更是一点抱怨也不能有。

    而这中呢,又要应付太史慈,就好比是夫君,至于下则是军中的士卒,如同是他所生养的孩子,都是自己的心头肉。

    所以说啊,他这个副将不浩荡,人人都说刘澜帐下的副将就属张飞的副将不好当,其实他这个副将更难当,尤其是碰到现在张颌和太史慈闹出矛盾的时候,他就只能安抚太史慈,可他使起了小性子,你这当媳妇的除了劝导,还有就是想办法为他化解难题,这个贤内助当的有多苦,有多难?

    可关键是,这一切好似都是他应该的,分内的,没人会去体谅这个当媳妇的苦,谁让你是副将呢,谁让你吃副将这份禄呢,你要做不来,别人来,可问题事,他也不是舍不得放权,让别人来替代也不是不行,他愿意让出官职,可关键是他这帐下这么多骨肉呢,当娘的又怎么可能放心得下。

    就好像这一战,那就是把这帮孩子们推向火坑,可同样的入火坑,全军葬身火海,还是想办法把他们从火海中救出,后者才是他这个当娘的该做的。

    毕竟现在夫君为了证明自己,连日子都不打算过了,所以他这个当年的,又怎么能跟着一同自暴自弃,这一仗要么赢,要么就想尽办法,拖到张颌来了,让张颌自己来瞧瞧,到底是不是他们避战畏战。

    不得不说,这个张颌真的让人生气,愤怒,可如果他并非是当世人,他也能够理解张颌的想法,可以说他这根本就不是不顾太史慈的死活,反而还是老成持重的一番话,只不过话难听了些。

    毕竟现在这件事是主公为了攻打吴县,那么他们撤回毗陵,是不是意味着刘澜在这件事情上有问题,最少他在书文中并没有说明白,让他们猜测他的心思,出现意外,过能在他太史慈身上?

    不能。

    那这样一来,就应该归咎在刘澜身上了,可在忠君思想之下,这样的想法同样也不能,那么这个锅,张颌就只能往太史慈头上按,而太史慈同样也明白他背了锅,所以他气愤的看似是张颌对他的那番指摘,可说白了何尝不是因为张颌在一开始传书来时也没有把话说明白。

    现在他背了这个锅,不能怨刘澜,就只能怨在张颌身上,矛盾也就此出现,可偏生因为主公志在吴郡,又必须再一次向阳羡而来,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这一回也得如同钉子嵌在阳羡。

    就这一点来说,他是人家的媳妇,太史慈何尝又不是人家的媳妇,甚至是那张颌又何尝不是人家的媳妇,大家其实都难,所以就都不要埋怨了,互相体谅一下,把自己的本分做好了,替主公解忧,才是最关键的。

    张北长叹了一口气,手上的这些物件,一旦送进去,那么有八成就要与吴郡军展开一场殊死交锋,可如果不送,那么就只能这么继续对峙下去,待张颌抵达后,又将是一场麻烦,首先这避战畏敌的帽子是摘不下来了,其次对战机的把握也会成为被诟病的地方,就像那封措辞严厉的回文所说,就算猜不透主公之意,可明知他大军马上就到,为何不趁此良机诱敌出战,难不成打算他率本部抵达之后攻城?

    如果是结阵交锋,他们借战士训练有素,兵甲精良占据着一定的优势,可如果是攻城,那他们的优势还能有多少?

    所以既然攻城不可能,那就只能诱敌深入,最少要把他们引出阳羡。

    几个时辰之后,张北所需的衣衫饰品便全被找到,张北下令全军整兵砺马,准备时刻作战,虽然是作战,但是他也明白,胜算并不大,可太史慈现在这个情况,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好在与攻城比起来,如果能在城外与敌结阵交锋,也不是没有胜算。

    他这个副将难做,几乎和张飞帐下的副将宗寇有的一比,甚至比他还要难,就好比现在这个情况,他就像个嫁为人妻的媳妇,两头瞒。

    上要对刘澜,就好比是公婆,就算有理无理,说什么都得听着,就算是有了委屈,也只能受着,和谁也不能说,包括夫君,那更是一点抱怨也不能有。

    而这中呢,又要应付太史慈,就好比是夫君,至于下则是军中的士卒,如同是他所生养的孩子,都是自己的心头肉。

    所以说啊,他这个副将不浩荡,人人都说刘澜帐下的副将就属张飞的副将不好当,其实他这个副将更难当,尤其是碰到现在张颌和太史慈闹出矛盾的时候,他就只能安抚太史慈,可他使起了小性子,你这当媳妇的除了劝导,还有就是想办法为他化解难题,这个贤内助当的有多苦,有多难?

    可关键是,这一切好似都是他应该的,分内的,没人会去体谅这个当媳妇的苦,谁让你是副将呢,谁让你吃副将这份禄呢,你要做不来,别人来,可问题事,他也不是舍不得放权,让别人来替代也不是不行,他愿意让出官职,可关键是他这帐下这么多骨肉呢,当娘的又怎么可能放心得下。

    就好像这一战,那就是把这帮孩子们推向火坑,可同样的入火坑,全军葬身火海,还是想办法把他们从火海中救出,后者才是他这个当娘的该做的。

    毕竟现在夫君为了证明自己,连日子都不打算过了,所以他这个当年的,又怎么能跟着一同自暴自弃,这一仗要么赢,要么就想尽办法,拖到张颌来了,让张颌自己来瞧瞧,到底是不是他们避战畏战。

    不得不说,这个张颌真的让人生气,愤怒,可如果他并非是当世人,他也能够理解张颌的想法,可以说他这根本就不是不顾太史慈的死活,反而还是老成持重的一番话,只不过话难听了些。

    毕竟现在这件事是主公为了攻打吴县,那么他们撤回毗陵,是不是意味着刘澜在这件事情上有问题,最少他在书文中并没有说明白,让他们猜测他的心思,出现意外,过能在他太史慈身上?

    不能。

    那这样一来,就应该归咎在刘澜身上了,可在忠君思想之下,这样的想法同样也不能,那么这个锅,张颌就只能往太史慈头上按,而太史慈同样也明白他背了锅,所以他气愤的看似是张颌对他的那番指摘,可说白了何尝不是因为张颌在一开始传书来时也没有把话说明白。

    现在他背了这个锅,不能怨刘澜,就只能怨在张颌身上,矛盾也就此出现,可偏生因为主公志在吴郡,又必须再一次向阳羡而来,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这一回也得如同钉子嵌在阳羡。

    就这一点来说,他是人家的媳妇,太史慈何尝又不是人家的媳妇,甚至是那张颌又何尝不是人家的媳妇,大家其实都难,所以就都不要埋怨了,互相体谅一下,把自己的本分做好了,替主公解忧,才是最关键的。

    张北长叹了一口气,手上的这些物件,一旦送进去,那么有八成就要与吴郡军展开一场殊死交锋,可如果不送,那么就只能这么继续对峙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