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 皇叔刘司马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徐州之战(116)

    由下转秋,天气也渐渐凉了起来,冀州在秋收前动员了大量百姓充作役夫开赴前线运粮运物,队伍的长龙从平原一直到黄河沿岸,遥遥看不到头,这么大的动静,这么大的规模,任谁也清楚,自群雄讨董之后,规模最大的一场大战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上演了,而随着物资被源源不断运往青州,冀州的主力部队也会在某一个时刻出发。

    虽然这个日期没有人知晓,但是天下各路诸侯无一例外都在猜测着,就拿曹操来说,他自然不相信袁绍会在秋收之后才出兵,不然的话,爱民如子的袁绍也不会赶在秋收之前征调那么多百姓充当民夫,既然都已经决定要在秋收之后出兵了,大可让百姓忙完秋收再征调嘛,现在放弃了秋收这么一个重要的日子,显然袁绍已经开始筹备攻打徐州了,甚至可能要先劫掠徐州各郡县,这样一来,冀州军队就可以做到以战养战,尤其是袁绍选在这样一个敏感时期,秋收之前,他的行动如果成功,那么对刘澜绝对是一次重大打击,袁绍不仅因此壮大,同时还能削弱刘澜,一举多得。

    而一旦能够成功,那么比起刘澜的损失来说,他冀州征调百姓的这点损失也就完全算不上什么了,所以袁绍这必然是打着损敌利己的想法出了兵,不得不说袁绍的算盘敲得这么响,为何主力部队迟迟没有出发,既然一切是为了先劫掠亭里抢夺粮草,那么部队自然要比运粮部队行动更快才是,可现在冀州的主力部队还迟迟没有动静。

    而对比曹操来说,刘澜则显然对这次大规模的运粮举动有些头疼起来了,这么声势浩大的一次运粮,只是单纯的运粮农夫?他可不敢保证,而且这些运粮农夫,现在拉着骡马是农夫,可如果到了青州,给他们换上兵甲,他们就可以被武装成战士,至于战斗力暂且不说,可光这么多出来十多万的部队,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冀州主力南下的震动着刘澜和曹操,同样吸引着天下各地诸侯的目光,世人都在关注着这一可能决定大汉朝未来走向的大决战,甚至是汉献帝也同样如此,因为这一仗的胜者,将成为当世之冠,一个曹操就让他无能为力,而这个人就更让他无可奈何,数日来他都陷入到极度恐慌之中,因为不管是袁绍获胜还是刘澜,他现在的情况只会更糟。

    也就是在这样第一个敏感时期,袁绍却突然抵达了平原,这个消息对曹操来说让他无比振奋,袁绍的抵达,说明了他要做战前的动员,为即将南下徐州鼓舞士气,而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一次袁绍将会亲自带兵出征。

    自冀州之战后,袁绍再没有亲自上过战场,当然他的身份加上战斗的规模也决定了他不大可能再亲临第一线指挥战斗,曾经的盟主就这样舒服过了好几年,可这一次,他却出其意料的出现在冀州军营,这说明了他将要亲临第一线,最不济也是要在部队出发前鼓舞士气,可以看得出来,这一仗袁绍是真的很重视。

    这一消息立时被传到天下各郡,有早有晚,但无一例外引得天下瞩目。

    徐州议事厅内,徐庶快步疾走,满脸忧虑,从内卫衙内获知这一情报之后,他当时都快跳了起来,一句话没有说,拿着飞鸽信筒直奔刘澜所在的内府,情况比他所预料的更糟,甚至来得更早,他预料冀州军出兵用不了半个月,而抵达徐州甚至对他们发起攻击则会在一个月之内。

    这个时间,太赶了,如果没有信鸽,当他收到消息,那时候刘澜再做部署的话,一切都晚了,就算现在,看起来他们提前获知了消息,可是部署都会有些仓促,而这可是在刘澜已经调派了关羽和张飞前往琅琊的前提之下。

    毕竟这一次过去的部队只是关羽摄山营的二万人,与袁绍十多万人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

    任谁都清楚这一仗将是整个天下局势的一次重大转折,谁将从中脱颖而出,而谁又能最终问鼎中原,这一仗至关重要,可以说不管是袁绍还是主公刘澜虽然一直打着尊汉的旗号,可谁心里都明白,他们都有着争夺天下的雄心,只不过袁绍暴露的更为彻底一些罢了。

    当然比起袁术来,袁绍还算克制着,虽然大汉朝风雨飘摇,但他却明白现在并不是最好的时机,因为他们的对手太多也很强,所以要一步步的慢慢来,但是在这一天到来之前,他要让能够对他产生危险的诸侯一个个尽快消失,而这才是前提。

    徐庶急急忙忙赶到内府,在门前守卫的士兵见到他的样子,知道有要事发生,如果是平时还要先去通报一声许褚,现在直接免了,事急从权,徐庶并没有多理会这么聪明的小卒,心思都放在袁绍抵达平原这一重要消息,他现在的心情可以用心急如焚来形容,因为每一次有紧要事件发生,他都会在来的路上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出来,就算起不到关键性的作用,但也可以让主公有一个可供选择的参考,好让他做出一些冷静的判断,但是这一回他却发现自己毫无办法,对于这件事情,一筹莫展。

    来到门前,许褚离着老远就看到了神色紧张的徐庶,直接迎了上去:“军师,发生了什么大事了?”

    “来不及说,快带我去见主公。”

    “现在可不行,今早广陵长史陈矫赶了过来,正向主公汇报广陵的事情呢,现在主公正大发雷霆,已经亲自下令处斩了三名小吏了。”并不是许褚就听到了这么多,而是有些话没法和他说,陈矫在广陵的改革引起了一些反弹,虽然他大刀阔斧的改革有些成效,可最后却因为将义仓改为民间看惯的事情引起了反弹,为此他扣下了三家势力颇大的家族,结果导致了民变,为此张南不得不调兵镇压,这样的流血事件虽然被控制,可是陈矫却在愤怒之下杀了这三人全族,一时之间广陵震动,不少家族联合起来造反,不得已张南只好向水军求援,水军上岸进行控制,这才让广陵的局势再次稳定,可是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多少民变发生。

    由下转秋,天气也渐渐凉了起来,冀州在秋收前动员了大量百姓充作役夫开赴前线运粮运物,队伍的长龙从平原一直到黄河沿岸,遥遥看不到头,这么大的动静,这么大的规模,任谁也清楚,自群雄讨董之后,规模最大的一场大战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上演了,而随着物资被源源不断运往青州,冀州的主力部队也会在某一个时刻出发。

    虽然这个日期没有人知晓,但是天下各路诸侯无一例外都在猜测着,就拿曹操来说,他自然不相信袁绍会在秋收之后才出兵,不然的话,爱民如子的袁绍也不会赶在秋收之前征调那么多百姓充当民夫,既然都已经决定要在秋收之后出兵了,大可让百姓忙完秋收再征调嘛,现在放弃了秋收这么一个重要的日子,显然袁绍已经开始筹备攻打徐州了,甚至可能要先劫掠徐州各郡县,这样一来,冀州军队就可以做到以战养战,尤其是袁绍选在这样一个敏感时期,秋收之前,他的行动如果成功,那么对刘澜绝对是一次重大打击,袁绍不仅因此壮大,同时还能削弱刘澜,一举多得。

    而一旦能够成功,那么比起刘澜的损失来说,他冀州征调百姓的这点损失也就完全算不上什么了,所以袁绍这必然是打着损敌利己的想法出了兵,不得不说袁绍的算盘敲得这么响,为何主力部队迟迟没有出发,既然一切是为了先劫掠亭里抢夺粮草,那么部队自然要比运粮部队行动更快才是,可现在冀州的主力部队还迟迟没有动静。

    而对比曹操来说,刘澜则显然对这次大规模的运粮举动有些头疼起来了,这么声势浩大的一次运粮,只是单纯的运粮农夫?他可不敢保证,而且这些运粮农夫,现在拉着骡马是农夫,可如果到了青州,给他们换上兵甲,他们就可以被武装成战士,至于战斗力暂且不说,可光这么多出来十多万的部队,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冀州主力南下的震动着刘澜和曹操,同样吸引着天下各地诸侯的目光,世人都在关注着这一可能决定大汉朝未来走向的大决战,甚至是汉献帝也同样如此,因为这一仗的胜者,将成为当世之冠,一个曹操就让他无能为力,而这个人就更让他无可奈何,数日来他都陷入到极度恐慌之中,因为不管是袁绍获胜还是刘澜,他现在的情况只会更糟。

    也就是在这样第一个敏感时期,袁绍却突然抵达了平原,这个消息对曹操来说让他无比振奋,袁绍的抵达,说明了他要做战前的动员,为即将南下徐州鼓舞士气,而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一次袁绍将会亲自带兵出征。

    自冀州之战后,袁绍再没有亲自上过战场,当然他的身份加上战斗的规模也决定了他不大可能再亲临第一线指挥战斗,曾经的盟主就这样舒服过了好几年,可这一次,他却出其意料的出现在冀州军营,这说明了他将要亲临第一线,最不济也是要在部队出发前鼓舞士气,可以看得出来,这一仗袁绍是真的很重视。

    这一消息立时被传到天下各郡,有早有晚,但无一例外引得天下瞩目。

    徐州议事厅内,徐庶快步疾走,满脸忧虑,从内卫衙内获知这一情报之后,他当时都快跳了起来,一句话没有说,拿着飞鸽信筒直奔刘澜所在的内府,情况比他所预料的更糟,甚至来得更早,他预料冀州军出兵用不了半个月,而抵达徐州甚至对他们发起攻击则会在一个月之内。

    这个时间,太赶了,如果没有信鸽,当他收到消息,那时候刘澜再做部署的话,一切都晚了,就算现在,看起来他们提前获知了消息,可是部署都会有些仓促,而这可是在刘澜已经调派了关羽和张飞前往琅琊的前提之下。

    毕竟这一次过去的部队只是关羽摄山营的二万人,与袁绍十多万人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

    任谁都清楚这一仗将是整个天下局势的一次重大转折,谁将从中脱颖而出,而谁又能最终问鼎中原,这一仗至关重要,可以说不管是袁绍还是主公刘澜虽然一直打着尊汉的旗号,可谁心里都明白,他们都有着争夺天下的雄心,只不过袁绍暴露的更为彻底一些罢了。

    当然比起袁术来,袁绍还算克制着,虽然大汉朝风雨飘摇,但他却明白现在并不是最好的时机,因为他们的对手太多也很强,所以要一步步的慢慢来,但是在这一天到来之前,他要让能够对他产生危险的诸侯一个个尽快消失,而这才是前提。

    徐庶急急忙忙赶到内府,在门前守卫的士兵见到他的样子,知道有要事发生,如果是平时还要先去通报一声许褚,现在直接免了,事急从权,徐庶并没有多理会这么聪明的小卒,心思都放在袁绍抵达平原这一重要消息,他现在的心情可以用心急如焚来形容,因为每一次有紧要事件发生,他都会在来的路上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出来,就算起不到关键性的作用,但也可以让主公有一个可供选择的参考,好让他做出一些冷静的判断,但是这一回他却发现自己毫无办法,对于这件事情,一筹莫展。

    来到门前,许褚离着老远就看到了神色紧张的徐庶,直接迎了上去:“军师,发生了什么大事了?”

    “来不及说,快带我去见主公。”

    “现在可不行,今早广陵长史陈矫赶了过来,正向主公汇报广陵的事情呢,现在主公正大发雷霆,已经亲自下令处斩了三名小吏了。”并不是许褚就听到了这么多,而是有些话没法和他说,陈矫在广陵的改革引起了一些反弹,虽然他大刀阔斧的改革有些成效,可最后却因为将义仓改为民间看惯的事情引起了反弹,为此他扣下了三家势力颇大的家族,结果导致了民变,为此张南不得不调兵镇压,这样的流血事件虽然被控制,可是陈矫却在愤怒之下杀了这三人全族,一时之间广陵震动,不少家族联合起来造反,不得已张南只好向水军求援,水军上岸进行控制,这才让广陵的局势再次稳定,可是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多少民变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