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 皇叔刘司马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徐州之战(199)

    张勋离开的消息让刘澜和徐庶、是仪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笑,算是对徐州之战的一丝希望,局势会随着张勋的离开变得宽松起来,破局就在眼前,但要从哪个方向率先突破,是个问题,所以三个人很快脸上的笑容就慢慢消失了。

    “先逼走曹操还是先逼退袁绍,从这是一个问题。”刘澜轻声说道:“从各方面来看,曹操更为容易,从曹操下手看似更简单,但要把他们逼回兖州可不会太容易,所以说对付曹操还是要让他们自己被迫撤兵。”

    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也是刘澜一直以来的想法,更何况寿春军已经撤走,再集结主力去攻打曹操,与他正面对决,说白了刘澜并不愿意,这可不是想要保存实力,而是不想浪费有限的兵力,让袁绍有机可乘。

    很多人都清楚,眼下最大的威胁是袁绍,但曹操却又可能变成最危险的敌人,所以刘澜现在的态度就是不能让曹操有发展起来的机会,但也不能让袁绍继续强大下去。而眼下的情况,则是就算曹操发展起来,刘澜也能和他拼个奇虎相当,可如果让袁绍继续壮大,那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阻挡他。

    那个时候的袁绍将武帝与天下,再加上有富饶的冀州,别说养现在这十多万大军,到时候养更多的部队也没问题,如果袁绍入历史上一样,那还容易对付,可像现在对帐下的谋主们言听计从,懂得徐徐图之,到时候别说是曹操挡不住袁绍,他也得被耗死。

    徐庶沉吟一下,道:“那就继续把目主攻转向袁绍了。”

    其实当初对付颜良的适合,徐庶就是这个考量,虽然使得刘澜让出青州的目的落空了,可是那也是在颜良要犯徐州的前提之下才做出对付颜良的最终决定,刘澜以为能用青州换来平安,最后却发现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机会,这个时候能怎么办,只能与袁绍交战,震慑下他们。

    可没想到颜良却死了,这一下子麻烦就大了,当然就算颜良不死,这一战下来,也必然会是现在这个局面,掌握了黄河以北的袁绍现在的野心太大了,如果他真的能够安心坐收青州,又怎么可能允许颜良驻守在城阳,说白了就是要伺机而动。

    “那具体该怎么做呢?”刘澜看向了徐庶和是仪,现在的目标以及确定了,接下来就是该如何制定计划。

    ~

    半个多月,远在黄县的文丑伤寒早已康复,他现在就在等着冬至,只要冬至一过,就决定南下城阳,这是和大将军颜良一早商量好的,当然为了确保东莱不再生乱,大将军任命了管统为东莱郡守。

    负责清剿后钱残余势力,对于主公这个任命,文丑自然只要服从,但管统则清楚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他在来东莱之前,袁谭就找过他谈这件事,只不过他当时没当一回事,但现在看起来,袁谭说服了大将军。

    他率领部队进入黄县,送走了文丑,至于后钱,虽然也在寻找,但希望不大,尤其是眼瞅着入冬一天比一天更冷,除非后钱自己现身,不然想找到他的可能几乎为零。

    文丑率领部队一路南下,五万人的主力部队一路南下,浩浩荡荡,而管统则彻底接管了东莱。

    就在他再一次住进了郡守府的当天,早就知晓情况的袁谭早已经派来了他的信使,只不过信使一直在黄县内等待着管统,在文丑离开之后,前来拜会。这是袁谭叮嘱的,他可不希望自己暗中拉拢管统的事情被他知晓。

    书信被放在了议事厅内的案几之上,管统甚至连信使都没见,管统来到议事厅打开书信,这是一封袁谭的亲笔信,上面所写内容几乎和他之前离开临淄时袁谭找他说的那番话一模一样。

    不得不说,如果之前管统对袁谭一点都不信任的话,那么此刻当他在壮武县接到上任东莱郡守的命令后,他为此吃惊,袁谭虽然说是大将军的大公子,但是他能否影响到大将军,甚至让大将军允许他胡来,他不相信。

    都是为人父母,都清楚孩子的一些要求会尽力满足,但这种看似胡闹的要求,绝不会让他胡来,可没想到他还真的做到了,不论他对主公的影响力有多大,但就这一点,袁谭对他说的那番话就足以让他重视。

    跟着文丑,他的前途有多光明?这是袁谭当时问他的,但如果他能改任他为主的话,那日后平步青云指日可待。甚至他连会先让他任东莱郡守这种话都说得出来,当时管统会把这看做是纨绔子弟随口一说,听听也就得了,但拿着任命状的那一刻他才明白,袁谭还真的是说到做到。

    而当他看到书信之中那些内容后,管统眉头皱成一团,看向请,道:“信使有没有说什么口信?”

    “没有,就说他想说的话都在信中。”

    管统点点头,其实信中的内容也就是袁谭告诉他他当初说的事情已经搬到了,而他现在需要表态了。虽然袁谭说的比较委婉,但这信中的内容又怎么可能如他所写的那样看起来平平淡淡。

    杀机四伏。这不就等于逼他表态嘛,如果他不表态的话,那他现在在袁谭的管理下,袁谭要给他穿小鞋,他还真就只能吃哑巴亏。

    这个时候的管统,其实已经彻底动摇了,跟着文丑十余年,他现在也不过是一名校尉,而这还是通过他自己杀敌建功得来,压根就没从文丑身上得到任何好处,所以说跟着文丑他根本就看不到前途。

    其实这个情况他也早有耳闻,这文丑有些妒贤嫉能,当年的赵云不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嘛,在文丑帐下一直居然是一名骑卒,最后转头了刘澜,结果成为了天下有名的名将,虽然文丑一直都说赵云泯然众人,当时真没看出他有什么太大的能耐。

    可他这番话从他口中说出来之后,是有多么的可笑。首先如果你真看不出来赵云的能耐,那就说明你没有发觉人才的眼光,那跟着你自然就没什么发展了,因为你连人才都发觉不了,又和谈能够得到你的提拔。

    而如果这一切只是文丑为了糊弄大将军,把他问罪的话,那就说明是他可有打压赵云,一直让这样有能力的部下当着最不起眼的骑卒,这就说明这个人心胸不宽广,甚至还有些妒贤嫉能。

    而随着与他接触的越来越深,他终于理解了,当初赵云为什么会舍弃更远发展的冀州而改投到刘澜帐下,首先他肯定是看出了刘澜未来有光明的前途,其次则说明他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在冀州他没有出头之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为了自己的前途考虑,自然就做出了改换门庭的选择。

    而此刻,类似赵云的情况出现在他的面前,虽然袁谭在继任世子之位上不被他看好,可是就他能左右大将军的一些任命来看,也不是没有机会。

    可没想到颜良却死了,这一下子麻烦就大了,当然就算颜良不死,这一战下来,也必然会是现在这个局面,掌握了黄河以北的袁绍现在的野心太大了,如果他真的能够安心坐收青州,又怎么可能允许颜良驻守在城阳,说白了就是要伺机而动。

    “那具体该怎么做呢?”刘澜看向了徐庶和是仪,现在的目标以及确定了,接下来就是该如何制定计划。

    ~

    半个多月,远在黄县的文丑伤寒早已康复,他现在就在等着冬至,只要冬至一过,就决定南下城阳,这是和大将军颜良一早商量好的,当然为了确保东莱不再生乱,大将军任命了管统为东莱郡守。

    负责清剿后钱残余势力,对于主公这个任命,文丑自然只要服从,但管统则清楚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他在来东莱之前,袁谭就找过他谈这件事,只不过他当时没当一回事,但现在看起来,袁谭说服了大将军。

    他率领部队进入黄县,送走了文丑,至于后钱,虽然也在寻找,但希望不大,尤其是眼瞅着入冬一天比一天更冷,除非后钱自己现身,不然想找到他的可能几乎为零。

    文丑率领部队一路南下,五万人的主力部队一路南下,浩浩荡荡,而管统则彻底接管了东莱。

    就在他再一次住进了郡守府的当天,早就知晓情况的袁谭早已经派来了他的信使,只不过信使一直在黄县内等待着管统,在文丑离开之后,前来拜会。这是袁谭叮嘱的,他可不希望自己暗中拉拢管统的事情被他知晓。

    书信被放在了议事厅内的案几之上,管统甚至连信使都没见,管统来到议事厅打开书信,这是一封袁谭的亲笔信,上面所写内容几乎和他之前离开临淄时袁谭找他说的那番话一模一样。

    不得不说,如果之前管统对袁谭一点都不信任的话,那么此刻当他在壮武县接到上任东莱郡守的命令后,他为此吃惊,袁谭虽然说是大将军的大公子,但是他能否影响到大将军,甚至让大将军允许他胡来,他不相信。

    都是为人父母,都清楚孩子的一些要求会尽力满足,但这种看似胡闹的要求,绝不会让他胡来,可没想到他还真的做到了,不论他对主公的影响力有多大,但就这一点,袁谭对他说的那番话就足以让他重视。

    跟着文丑,他的前途有多光明?这是袁谭当时问他的,但如果他能改任他为主的话,那日后平步青云指日可待。甚至他连会先让他任东莱郡守这种话都说得出来,当时管统会把这看做是纨绔子弟随口一说,听听也就得了,但拿着任命状的那一刻他才明白,袁谭还真的是说到做到。

    而当他看到书信之中那些内容后,管统眉头皱成一团,看向请,道:“信使有没有说什么口信?”

    “没有,就说他想说的话都在信中。”

    管统点点头,其实信中的内容也就是袁谭告诉他他当初说的事情已经搬到了,而他现在需要表态了。虽然袁谭说的比较委婉,但这信中的内容又怎么可能如他所写的那样看起来平平淡淡。

    杀机四伏。这不就等于逼他表态嘛,如果他不表态的话,那他现在在袁谭的管理下,袁谭要给他穿小鞋,他还真就只能吃哑巴亏。

    这个时候的管统,其实已经彻底动摇了,跟着文丑十余年,他现在也不过是一名校尉,而这还是通过他自己杀敌建功得来,压根就没从文丑身上得到任何好处,所以说跟着文丑他根本就看不到前途。

    其实这个情况他也早有耳闻,这文丑有些妒贤嫉能,当年的赵云不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嘛,在文丑帐下一直居然是一名骑卒,最后转头了刘澜,结果成为了天下有名的名将,虽然文丑一直都说赵云泯然众人,当时真没看出他有什么太大的能耐。

    可他这番话从他口中说出来之后,是有多么的可笑。首先如果你真看不出来赵云的能耐,那就说明你没有发觉人才的眼光,那跟着你自然就没什么发展了,因为你连人才都发觉不了,又和谈能够得到你的提拔。

    而如果这一切只是文丑为了糊弄大将军,把他问罪的话,那就说明是他可有打压赵云,一直让这样有能力的部下当着最不起眼的骑卒,这就说明这个人心胸不宽广,甚至还有些妒贤嫉能。

    而随着与他接触的越来越深,他终于理解了,当初赵云为什么会舍弃更远发展的冀州而改投到刘澜帐下,首先他肯定是看出了刘澜未来有光明的前途,其次则说明他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在冀州他没有出头之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为了自己的前途考虑,自然就做出了改换门庭的选择。

    而此刻,类似赵云的情况出现在他的面前,虽然袁谭在继任世子之位上不被他看好,可是就他能左右大将军的一些任命来看,也不是没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