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 皇叔刘司马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徐州之战(209)

    不管是刘澜还是袁绍,都明白一点,那就是现在的重心在徐州,不论幽州发生任何情况,都不会让他停下进攻的步伐,使得徐州之战功亏一篑,而且徐州的局势也最为复杂,在田豫出现幽州之时,徐州不仅有曹操还有袁术。

    三大势力角逐,如果曹操袁术被击败,那么他在对付最为强大的刘澜时,就必须得延缓南下的脚步,做好充足的准备,没有百分百的胜算,那是绝不会贸然与刘澜开战。

    这个情况则与历史上官渡之战不一样,沮授和田丰等人的建议,徐徐南下蚕食曹操,袁绍不会同意,因为当时的对手不堪一击,可现在如果换成了刘澜的话,那他就必须要认真听取二人的意见了。

    所以并不是袁绍当真少智无谋,则是因为他太轻视自己的对手曹操了,但刘澜就不一样了,稍有不慎的话,很可能就会败北,到时候再想争霸中原乃至天下恐怕机会就不大了,但如果是现在就把刘澜解决的话,那不管是曹操还是袁术,将再也无法阻挡他南下的脚步,天下归其所有,将是早晚的事。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当袁术退走之后,袁绍就必须要考虑一件事,那就是是否要继续联合曹操,而这个时候高览传来了消息,虽然只是夏侯惇派人来与他联系共同对付刘澜,但这也太正常不过了,毕竟夏侯惇和高览职位官爵接近,而如果是曹操的话,势必就有些自降身份,曹操就算心中如何迫切,在这件事情上,也不会亲自出面。

    但夏侯惇出面,却同样代表着曹操,这种事他当然不会考虑,当然在如此重要的时刻,他也不敢太过草率,最少要听听沮授等谋主的意见,看看他们都是一个什么想法。

    其实这件事情没有人会反对,而到时候有一件事情必须要面对,那就是分赃,虽然话难听了些,可这却是大实话无疑,以往青州未拿下的适合,他能和曹操在分赃时达成一致的关键在于他得青州,曹操得徐州,而现在如果再这样分的话,那不就等于给曹操做了嫁衣?

    但如果只是得一半的话,其实又有防御的考虑,如果防就必然要留下重兵,毕竟徐州可是与袁术毗邻着,到时候要同时防备他与曹操,不然的话,好不容易得来的徐州,迟早还要变成人家的囊中物,这同样是为他人作嫁衣,所以啊,这一仗又回到了最初最为现实的问题上,徐州到底要不要?

    要,就最好整个徐州都占据,不要则可以收缩兵力,有更多的可用之兵,先对付曹操再攻打袁术,是以,这事如果不考虑分赃,那怎么来都行,可如果不考虑这些事情的话,那还有什么好想的,有多少来多少,不就是一些军需粮草和物资吗,管够,还真没有什么不好决断的。

    “主公,其实就这件事情吧,很多人都在反复强调与虎谋皮,可卑职怎么想,最应该这样觉得的人不应该是曹操嘛?怎么现在反倒成了我们在与虎谋皮了,还又堤防这个又害怕那个的,真的有必要吗?”

    郭图不以为然的一句话,立时让袁绍笑了起来,其实他还真有些自己把自己给带偏了,现在听郭图这么一说,还真就如同所说一样啊,他们在害怕与虎谋皮,分赃不均,可狐假虎威的曹操,这只狐狸就不担心?

    可能啊,他比咱们更担忧呢,可为什么他却可以完全不去顾虑这些呢,因为他清楚现在我们最大的敌人只有一个,就是刘澜,所以他能够不惜一切代价,既然这样,那主公在去考虑这些利益分配的事情,不仅显得小肚鸡肠甚至有些小家子气了?

    为大局着想,从大局考虑,这件事等击败了刘澜再刷。袁绍意味深长看着阶下的沮授郭图田丰荀湛几人,这可是他帐下几位谋主第一次在一件事情上达成了一致,别提多难得了,可也证明了他最初的判断,上上下下既然出奇的一致,那也就没什么好继续往下谈的必要了,直接给高览回复,准许。

    当然袁绍还放低姿态,主动联络曹操,既然把夏侯惇都派来了,那孟德也就别闲着了,一起过来吧,至于缺什么粮草,这都简单。

    想通了这一点,一切都想开了,什么徐州不徐州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击败刘澜,到时候就算把徐州都让给曹操又能如何,吃点亏又能怎样,他能让曹操白得一座徐州,就能让他在如数奉还。

    袁绍伸了一个懒腰,这一刻他的心情是几个月来最畅快的一回了。

    ~

    从费县一路向西,夏侯惇走了不到三天就抵达了开城了,刘澜一直将这里作为北部要塞,包括陶谦也将琅琊作为抵御黄巾的堡垒,当年夏侯惇随曹操攻打陶谦,在琅琊吃了亏,就算是第二次徐州之战,也始终没能夺下开城,而现在他则大摇大摆走进了这座他多年来始终都未能攻破的徐州北部要塞。

    对于夏侯惇,这个世上最让他念念不忘的地方,必然只有开阳一处,这绝对是他一辈子都绕不过去的坎,这么多年来它的存在就好像是噩梦一样折磨着他,每次从梦中醒来,他都暗自发誓,一定要攻下开城,可现在这座堡垒,却被文丑高览轻易夺取。

    文丑和高览,二人他并不熟悉,讨董时期,二人一个在邺城一个在扬州募兵,当然这个扬州说的是寿春,所以在演义中曹操在扬州募兵并非错误,关键在与寿春乃扬州治所,而并非是其去传统观念里的江浙地区募兵。

    但要说没交情却也不尽然,在讨伐黑山军的时候,也都一起有过协作,只不过更多还是在书信之上的协同作战,似这样汇合在一起对付一股势力还是头一次,而这与之前的情况其实也没什么区别,夏侯惇依然不用听令文丑,但却必须要配合其作战。

    文丑很看重夏侯惇,当然如果让他作为先锋,那就太明显和刻意了,这不就是让他去冒险甚至是送死吗,但文丑也不会再分兵,与刘澜交战,最忌讳的就是分兵了,几次吃亏都是在这件事情上吃了大亏,被个个击破,所以这一回文丑的计划就是一同行动,当然在此之前他要先掌握黄忠的动态。

    夏侯惇被安排到了西门扎营,高览复杂曹军的粮草,而文丑这几日除了与夏侯惇见过一面之外,更多的时间则是关注着斥候有没有对于黄忠的消息,不过这样的消息短时间内看来是不会有任何结果传回来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主公南下的命令就必须得执行了,虽然文丑对于黄忠的存在始终忧心忡忡,不确定他的方位,文丑不会安心,可主公的命令同样也是他不敢违抗的,他把高览叫了过来,听了此事,高览在议事厅内来回踱步起来。

    本来想听听高览看法的文丑现在也不用指望高览会有什么结果了,他可能比自己更要不知所措。

    高览自然有他的顾虑,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风云突变,可越是临近攻打徐州,他就知道越要谨慎,刘澜不可能束手就擒,甚至可能还留有后手,张飞是黄忠和徐方同样也是,如果对他们没有防备的话,很可能他们在某一关键的时间点突然出现,就彻底把战局扭转过来,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他必须要谨慎,最少不能随意做出决定来误导文丑。

    “主公,其实就这件事情吧,很多人都在反复强调与虎谋皮,可卑职怎么想,最应该这样觉得的人不应该是曹操嘛?怎么现在反倒成了我们在与虎谋皮了,还又堤防这个又害怕那个的,真的有必要吗?”

    郭图不以为然的一句话,立时让袁绍笑了起来,其实他还真有些自己把自己给带偏了,现在听郭图这么一说,还真就如同所说一样啊,他们在害怕与虎谋皮,分赃不均,可狐假虎威的曹操,这只狐狸就不担心?

    可能啊,他比咱们更担忧呢,可为什么他却可以完全不去顾虑这些呢,因为他清楚现在我们最大的敌人只有一个,就是刘澜,所以他能够不惜一切代价,既然这样,那主公在去考虑这些利益分配的事情,不仅显得小肚鸡肠甚至有些小家子气了?

    为大局着想,从大局考虑,这件事等击败了刘澜再刷。袁绍意味深长看着阶下的沮授郭图田丰荀湛几人,这可是他帐下几位谋主第一次在一件事情上达成了一致,别提多难得了,可也证明了他最初的判断,上上下下既然出奇的一致,那也就没什么好继续往下谈的必要了,直接给高览回复,准许。

    当然袁绍还放低姿态,主动联络曹操,既然把夏侯惇都派来了,那孟德也就别闲着了,一起过来吧,至于缺什么粮草,这都简单。

    想通了这一点,一切都想开了,什么徐州不徐州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击败刘澜,到时候就算把徐州都让给曹操又能如何,吃点亏又能怎样,他能让曹操白得一座徐州,就能让他在如数奉还。

    袁绍伸了一个懒腰,这一刻他的心情是几个月来最畅快的一回了。

    ~

    从费县一路向西,夏侯惇走了不到三天就抵达了开城了,刘澜一直将这里作为北部要塞,包括陶谦也将琅琊作为抵御黄巾的堡垒,当年夏侯惇随曹操攻打陶谦,在琅琊吃了亏,就算是第二次徐州之战,也始终没能夺下开城,而现在他则大摇大摆走进了这座他多年来始终都未能攻破的徐州北部要塞。

    对于夏侯惇,这个世上最让他念念不忘的地方,必然只有开阳一处,这绝对是他一辈子都绕不过去的坎,这么多年来它的存在就好像是噩梦一样折磨着他,每次从梦中醒来,他都暗自发誓,一定要攻下开城,可现在这座堡垒,却被文丑高览轻易夺取。

    文丑和高览,二人他并不熟悉,讨董时期,二人一个在邺城一个在扬州募兵,当然这个扬州说的是寿春,所以在演义中曹操在扬州募兵并非错误,关键在与寿春乃扬州治所,而并非是其去传统观念里的江浙地区募兵。

    但要说没交情却也不尽然,在讨伐黑山军的时候,也都一起有过协作,只不过更多还是在书信之上的协同作战,似这样汇合在一起对付一股势力还是头一次,而这与之前的情况其实也没什么区别,夏侯惇依然不用听令文丑,但却必须要配合其作战。

    文丑很看重夏侯惇,当然如果让他作为先锋,那就太明显和刻意了,这不就是让他去冒险甚至是送死吗,但文丑也不会再分兵,与刘澜交战,最忌讳的就是分兵了,几次吃亏都是在这件事情上吃了大亏,被个个击破,所以这一回文丑的计划就是一同行动,当然在此之前他要先掌握黄忠的动态。

    夏侯惇被安排到了西门扎营,高览复杂曹军的粮草,而文丑这几日除了与夏侯惇见过一面之外,更多的时间则是关注着斥候有没有对于黄忠的消息,不过这样的消息短时间内看来是不会有任何结果传回来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主公南下的命令就必须得执行了,虽然文丑对于黄忠的存在始终忧心忡忡,不确定他的方位,文丑不会安心,可主公的命令同样也是他不敢违抗的,他把高览叫了过来,听了此事,高览在议事厅内来回踱步起来。

    本来想听听高览看法的文丑现在也不用指望高览会有什么结果了,他可能比自己更要不知所措。

    高览自然有他的顾虑,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风云突变,可越是临近攻打徐州,他就知道越要谨慎,刘澜不可能束手就擒,甚至可能还留有后手,张飞是黄忠和徐方同样也是,如果对他们没有防备的话,很可能他们在某一关键的时间点突然出现,就彻底把战局扭转过来,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他必须要谨慎,最少不能随意做出决定来误导文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