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 皇叔刘司马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寿春之战(60)

    刘澜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人被吓破了胆,那样不管怎么想办法,都不可能避免被屠杀,因为他已经失去了勇气,没有了战斗的信心,所以他才会一直隐忍着,或许有人会说这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但一味的逃避最后只会葬送现在打好的局面。

    或许现在寿春的情况已经十分危急了,可越是这个时候,需要的只是决死一战的决心,识时务不仅不会带他们力挽狂澜。

    两人的分歧几乎是难以调和的,要彻底确保寿春的安全,就必须要以战止战,用强有力的决心与刘澜决一死战!

    反观纪灵,他在总结了过往失败的经验后,始终相信,要彻底战胜刘澜,必须要用张勋的方式,以防守为主,如果继续用以往的方式,那最后的结果还是一败涂地!

    这几年来,他们与刘澜的战斗没有胜过一回,继续这样交战,结果显而易见,反观张勋取得的一场平局,却是这些年唯一与刘澜有一战的战斗,如果这样的经验不总结,那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方式可以反败为胜。

    虽然两人都很难说服对方,但是袁耀算是看出来了,感情纪灵已经被吓破胆了,他这些歪理,看起来是在学张勋,其实完全是为了战找的借口罢了。

    现在的情况,守城能守住吗?从古至今守城有战胜来犯的强敌吗?

    答案自然是没有,可是纪灵却把希望放在守城之上,这难道不是饮鸩止渴,连纪灵这样的大将都抱着如此想法,可见在寿春有这样想法的人几乎占绝大多数,或许他们压根就没在乎寿春能否守住,就算寿春破了,父亲被俘,她们照样可以学张辽,学张颌,转投刘澜甚至是曹操。

    而与刘澜决一死战,虽然同样没有胜算,但最少是把机会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最后的结果对父亲来说可能没区别,但对他们区别那就大了。

    想想也是。到时候他们改换门庭,官职可能不降反升,不然他们怎么可能这样淡定,一点也不关心寿春之战,父亲老说他做不到杀毒果断,现在他算是看透了,确实,如果现在他有这个权利,那么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把这些心怀二心者全都正法,只要能起到杀一儆百,警示他人的作用,那么效果就显现出来了,再也不会有人敢有其他的想法,而现在他算是看出来了,一连失败让他们都开始给自己的未来考虑,正是有了这样的打算,才会让他们有了一些其他的想法,你说他们之中有多少人已经暗中与曹操甚至是刘澜联络,如果父亲胜了,那他们就都是有功之臣,败了,大不了投降就是了,反正不管是刘澜还是曹操不仅不会杀了他们的,还会重用他们,他们最后都会活得好好的。

    纪灵眼中闪过了一抹愤怒之色,因为他的这番话矛头直指自己,可他扪心自问从未有过这类的事情,至于他所谓的杀一儆百,他不好评论,毕竟对于他们父子,做出这类事情来无可厚非,甚至非常正常,但他还是问了句:“太子的想法非常好,只是太子怎么判断谁与刘澜和曹操暗中勾结呢?

    这一句话让袁耀哑口无言,就算你认为寿春从上到下都与刘澜和曹操暗中勾结,可要定罪,总要拿出证据吧,不能上去直接就杀人吧,那样别说没法杀一儆百,可能还会引起哗变。”

    这番话不用解释,袁耀其实也已经想到了,甚至他也对自己这样不成熟的想法而后悔,这说了半天不等于白说吗?甚至他还有些后悔,还好没有把这番话对父亲说,不然又会是一顿臭骂,可是这样一来那就没有任何办法消除后顾之忧了。

    但是也正因为纪灵的提醒,让他觉得自己的猜测都是真的,这样的人还不少,但纪灵是否在这其中就不确定了,袁耀笑呵呵的说:“那不知道,纪将军有没有与刘澜或是曹操暗中联络呢?”

    “哈哈,太子真敢说,我如果真与他们暗通款曲,那么就不是可能带着那些乌合之众与张颌一场苦战,最后惨败,而且带着张颌果然曹操,直奔寿春了!”

    纪灵用这样的回答彻底证实了自己的清白,比起那些寿春的文职,他要是想反叛的话,非常简单,到时候谁拿他都没有办法,甚至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投敌而毫无办法。

    根本就不必这般苦口婆心地劝说袁耀,他虽然战败了,但是并不足以说明他就一定是叛徒,这是很好理解的一个道理。

    不能因为他失败了就说明他是坏的,而要找出这些人其实非常容易,首先要看他们投降对他的利益,或者更简单的说要看到他们是为什么造反,纪灵找不到造反的理由,他的身份在寿春是什么,是大将军,还能有什么地方给他这样的官职,还能有谁像袁术对他如此信任?

    没有,全天下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有这样的地方,这个道理他看的非常明白,就好像关羽,夏侯惇他们如果改换门庭,可能会受到现在同等的重视?

    不说这两人,就说吕布,他的结局不就是这样吗,像他们现在的身份,天下哪里都不会再有他们的容身之地,就算有也没人敢再重用他们,试问他纪灵如果连袁术都反了,这天下还有谁不敢反,这就是白眼狼!

    所以要造反除了像吕布那样自立门户,不然就压根不要去想其他的事情,而自立门户纪灵深知自己的能耐,也清楚帐下这几万乌合之众不可能成气候,所以他要是当了叛徒,最后的结果肯德是无路可走,这天下之大,最后却不会有他哪怕一条活路。

    纪灵非常清楚自己的现状,所以袁耀说杀一儆百他是完全没有任何意见的,但如果是杀他儆百,警示后来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那样不仅不会有效果,反而还会让很多人寒心,而对那些朝秦暮楚之辈也没有任何警事作用,所以要除根也不是他。

    刘澜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人被吓破了胆,那样不管怎么想办法,都不可能避免被屠杀,因为他已经失去了勇气,没有了战斗的信心,所以他才会一直隐忍着,或许有人会说这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但一味的逃避最后只会葬送现在打好的局面。

    或许现在寿春的情况已经十分危急了,可越是这个时候,需要的只是决死一战的决心,识时务不仅不会带他们力挽狂澜。

    两人的分歧几乎是难以调和的,要彻底确保寿春的安全,就必须要以战止战,用强有力的决心与刘澜决一死战!

    反观纪灵,他在总结了过往失败的经验后,始终相信,要彻底战胜刘澜,必须要用张勋的方式,以防守为主,如果继续用以往的方式,那最后的结果还是一败涂地!

    这几年来,他们与刘澜的战斗没有胜过一回,继续这样交战,结果显而易见,反观张勋取得的一场平局,却是这些年唯一与刘澜有一战的战斗,如果这样的经验不总结,那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方式可以反败为胜。

    虽然两人都很难说服对方,但是袁耀算是看出来了,感情纪灵已经被吓破胆了,他这些歪理,看起来是在学张勋,其实完全是为了战找的借口罢了。

    现在的情况,守城能守住吗?从古至今守城有战胜来犯的强敌吗?

    答案自然是没有,可是纪灵却把希望放在守城之上,这难道不是饮鸩止渴,连纪灵这样的大将都抱着如此想法,可见在寿春有这样想法的人几乎占绝大多数,或许他们压根就没在乎寿春能否守住,就算寿春破了,父亲被俘,她们照样可以学张辽,学张颌,转投刘澜甚至是曹操。

    而与刘澜决一死战,虽然同样没有胜算,但最少是把机会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最后的结果对父亲来说可能没区别,但对他们区别那就大了。

    想想也是。到时候他们改换门庭,官职可能不降反升,不然他们怎么可能这样淡定,一点也不关心寿春之战,父亲老说他做不到杀毒果断,现在他算是看透了,确实,如果现在他有这个权利,那么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把这些心怀二心者全都正法,只要能起到杀一儆百,警示他人的作用,那么效果就显现出来了,再也不会有人敢有其他的想法,而现在他算是看出来了,一连失败让他们都开始给自己的未来考虑,正是有了这样的打算,才会让他们有了一些其他的想法,你说他们之中有多少人已经暗中与曹操甚至是刘澜联络,如果父亲胜了,那他们就都是有功之臣,败了,大不了投降就是了,反正不管是刘澜还是曹操不仅不会杀了他们的,还会重用他们,他们最后都会活得好好的。

    纪灵眼中闪过了一抹愤怒之色,因为他的这番话矛头直指自己,可他扪心自问从未有过这类的事情,至于他所谓的杀一儆百,他不好评论,毕竟对于他们父子,做出这类事情来无可厚非,甚至非常正常,但他还是问了句:“太子的想法非常好,只是太子怎么判断谁与刘澜和曹操暗中勾结呢?

    这一句话让袁耀哑口无言,就算你认为寿春从上到下都与刘澜和曹操暗中勾结,可要定罪,总要拿出证据吧,不能上去直接就杀人吧,那样别说没法杀一儆百,可能还会引起哗变。”

    这番话不用解释,袁耀其实也已经想到了,甚至他也对自己这样不成熟的想法而后悔,这说了半天不等于白说吗?甚至他还有些后悔,还好没有把这番话对父亲说,不然又会是一顿臭骂,可是这样一来那就没有任何办法消除后顾之忧了。

    但是也正因为纪灵的提醒,让他觉得自己的猜测都是真的,这样的人还不少,但纪灵是否在这其中就不确定了,袁耀笑呵呵的说:“那不知道,纪将军有没有与刘澜或是曹操暗中联络呢?”

    “哈哈,太子真敢说,我如果真与他们暗通款曲,那么就不是可能带着那些乌合之众与张颌一场苦战,最后惨败,而且带着张颌果然曹操,直奔寿春了!”

    纪灵用这样的回答彻底证实了自己的清白,比起那些寿春的文职,他要是想反叛的话,非常简单,到时候谁拿他都没有办法,甚至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投敌而毫无办法。

    根本就不必这般苦口婆心地劝说袁耀,他虽然战败了,但是并不足以说明他就一定是叛徒,这是很好理解的一个道理。

    不能因为他失败了就说明他是坏的,而要找出这些人其实非常容易,首先要看他们投降对他的利益,或者更简单的说要看到他们是为什么造反,纪灵找不到造反的理由,他的身份在寿春是什么,是大将军,还能有什么地方给他这样的官职,还能有谁像袁术对他如此信任?

    没有,全天下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有这样的地方,这个道理他看的非常明白,就好像关羽,夏侯惇他们如果改换门庭,可能会受到现在同等的重视?

    不说这两人,就说吕布,他的结局不就是这样吗,像他们现在的身份,天下哪里都不会再有他们的容身之地,就算有也没人敢再重用他们,试问他纪灵如果连袁术都反了,这天下还有谁不敢反,这就是白眼狼!

    所以要造反除了像吕布那样自立门户,不然就压根不要去想其他的事情,而自立门户纪灵深知自己的能耐,也清楚帐下这几万乌合之众不可能成气候,所以他要是当了叛徒,最后的结果肯德是无路可走,这天下之大,最后却不会有他哪怕一条活路。

    纪灵非常清楚自己的现状,所以袁耀说杀一儆百他是完全没有任何意见的,但如果是杀他儆百,警示后来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那样不仅不会有效果,反而还会让很多人寒心,而对那些朝秦暮楚之辈也没有任何警事作用,所以要除根也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