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 皇叔刘司马

第一千九百四十八章 寿春之战(229)

    凌操一人在大帐内独坐,从他自己个人的角度来说,是完全没有担当大任的能力的,所以在他的心里,他这次的主将更像是赶鸭子上架,主公完全就是在难为他,虽然在领受任命的那一刻,他内心还是有些意气风发的,也想过一战成名,但所有的一切就目前来看,他是真的想多了,秣陵军哪有那么容易对付,哪怕他们的兵力不足。

    按照他们的计算,拿下豫章给他们的时间最多是五天,而面前三天已经过去,还有两天时间,能够攻破南昌吗?

    他一直问着自己,可如果他真能得出答案的话早就有了,又如何会让他夜不能寐?

    第四天,九江军一大早便再一次对南昌城发起了猛烈进攻,南昌城上,早就准备就绪的守军们一个个枕戈待敌,待九江军杀伤来的一刻,立刻发起反击,惨烈而残酷的肉搏战再次开始。

    一天就这样过去,九江军一无所获,可是他们退下来后,依然会觉得眼鲜血一样的殷红色始终在面前一样,久久未散,甚至闭上眼睛,还能够看到惨烈的战场之上同袍被杀和摔落城楼的情形,一幕幕如同穿花蝴蝶般,始终在眼前浮现。

    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几个人出现了,虽然凌操是第一次担任主将,但是之前他也一直带兵,这种情况他见得很多,往往都是在新兵之中会发生,这个时候能够做的,就是去开解他们,尤其是那些老兵的开导格外重要,不然的话,所有的痛苦很快就会把他们折磨的不成人样。

    这种情况想要一夜就解决是根本不可能的,第五天,凌操见到的九江军虽然看起来并没什么两样,但是他知道,一直存在与他们心头之上的那片阴云并没有消失。

    比起九江军,南昌城内一切都在有序进行着,黄忠一早就将朱皓几人全部召集起来,首先看向了许褚问道:“徐盛那边准备的如何了?”

    “一切就绪,他们的部队已经到达了预定地点,只要九江军敢追来,他们一定会给予其迎头痛击。”许褚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保证,当然能够让他有如此信心的关键还在于徐盛传来的消息中还有一道极为令人欣喜的事情,所以他随即抬起头,笑着说,道:“鲁肃已经来了,并且也已经与徐盛汇合,所以现在那边真正的主将是鲁肃而不是徐盛。”

    “鲁肃也到了吗,好快的速度啊。”以往他在朝中,能够打到鲁肃这般速度,在他印象中也就只有朱俊一人了,但在刘澜帐下,几乎是任何一人都能做到,这样的凝聚力,远非其他诸侯可比,毕竟在这里是根本就不会出现见死不救的事情,相反每一名将领或多或少都有着一定的战略眼光,就算没有命令,也会尽最大能力前来相救。

    “既然那边已经准备就绪了,那……”黄忠看向了朱皓,后者突然变得极其严肃,沉声说,道:“下注的情况,军械库里的器械已经在这三天的世家里最可能的消耗一空,还有些羽箭也尽可能的都带走,但是粮食就很难处理了……”

    朱皓并没有接着往下说,但留下的空白余韵黄忠还是明白的,就是他想听听自己的处理意见,所以他非常干脆的说道:“还是上次的意见,尽量能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带不走的,全部烧掉,不能给九江军留下一粒米!”

    “诺。”虽然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但是在再次提出来的那一刻,他还是希望黄忠能够改变之前的想法,可眼界依然是如此一个态度,他也就没有了继续拖延的必要了,毕竟除了烧掉,他也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其它更好的办法去处理豫章郡的粮草了。

    一切准备就绪,接下来就是各自准备撤离的事宜了,当然撤退也是要冒着极大的风险的,具体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那就是未知数了,虽然黄忠对于突围信心十足,但在成功突围的同时带走多少人就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了,用他的话来说,这种事情向来都是看造化的,如果九江军晚发现一刻,那么逃走的机会就大一些,如果早发现一刻,相应的伤亡就会大一点,可如果九江军在围三阙一的同时还在缺口布下了天罗地网,那么这样的撤退,极有可能将会成为自投罗网,最后的损失无疑是巨大的。

    但是以他多年的实战经验来判断的话,这样的情况出现的可能性并不大,毕竟九江军的兵力并不多,所以再去分兵布置这些显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而如果他们能有十万人的话,是南昌守军的五倍,那就有足够的可能会出现黄忠所担忧的情况。

    似黄忠这样已经证明过自己的汉末第一将,实战经验自不用说,但是因为他的年纪,如今的他其实已经是被时代所抛弃的,毕竟一些在汉末才出现的战术他这个年纪已经很难去主动学习和研究了,更多的还是以往兵阴阳的那套,但是他的经验显然会弥补,所以他现在只会作战时,与关羽们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会更多参考自己以往成功的经验,尤其是越到关键的时刻越是这样。

    其实这更多的还是人类的一个惯性,所以在遇到一些危机情况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必然是曾经为其带来辉煌时的情况,因为没有一个人不想复制成功,不希望用曾经的辉煌为自己带来再一次的胜利。

    敌军进攻了,但是为了处理粮草,只能暂时对部队进行分流,一部分人开始准备撤离,一部分继续防御,而因为是第五天时间,九江军的的进攻非常的猛烈,完全就是要在今日夺下南昌的气势,相反南昌守军就没前几天那么顽强了,心思已经不再守城上了,都想着撤离南昌,最后许褚不得不亲自来到城楼,若非如此,可能南昌城早就被攻下来了。

    凌操一人在大帐内独坐,从他自己个人的角度来说,是完全没有担当大任的能力的,所以在他的心里,他这次的主将更像是赶鸭子上架,主公完全就是在难为他,虽然在领受任命的那一刻,他内心还是有些意气风发的,也想过一战成名,但所有的一切就目前来看,他是真的想多了,秣陵军哪有那么容易对付,哪怕他们的兵力不足。

    按照他们的计算,拿下豫章给他们的时间最多是五天,而面前三天已经过去,还有两天时间,能够攻破南昌吗?

    他一直问着自己,可如果他真能得出答案的话早就有了,又如何会让他夜不能寐?

    第四天,九江军一大早便再一次对南昌城发起了猛烈进攻,南昌城上,早就准备就绪的守军们一个个枕戈待敌,待九江军杀伤来的一刻,立刻发起反击,惨烈而残酷的肉搏战再次开始。

    一天就这样过去,九江军一无所获,可是他们退下来后,依然会觉得眼鲜血一样的殷红色始终在面前一样,久久未散,甚至闭上眼睛,还能够看到惨烈的战场之上同袍被杀和摔落城楼的情形,一幕幕如同穿花蝴蝶般,始终在眼前浮现。

    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几个人出现了,虽然凌操是第一次担任主将,但是之前他也一直带兵,这种情况他见得很多,往往都是在新兵之中会发生,这个时候能够做的,就是去开解他们,尤其是那些老兵的开导格外重要,不然的话,所有的痛苦很快就会把他们折磨的不成人样。

    这种情况想要一夜就解决是根本不可能的,第五天,凌操见到的九江军虽然看起来并没什么两样,但是他知道,一直存在与他们心头之上的那片阴云并没有消失。

    比起九江军,南昌城内一切都在有序进行着,黄忠一早就将朱皓几人全部召集起来,首先看向了许褚问道:“徐盛那边准备的如何了?”

    “一切就绪,他们的部队已经到达了预定地点,只要九江军敢追来,他们一定会给予其迎头痛击。”许褚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保证,当然能够让他有如此信心的关键还在于徐盛传来的消息中还有一道极为令人欣喜的事情,所以他随即抬起头,笑着说,道:“鲁肃已经来了,并且也已经与徐盛汇合,所以现在那边真正的主将是鲁肃而不是徐盛。”

    “鲁肃也到了吗,好快的速度啊。”以往他在朝中,能够打到鲁肃这般速度,在他印象中也就只有朱俊一人了,但在刘澜帐下,几乎是任何一人都能做到,这样的凝聚力,远非其他诸侯可比,毕竟在这里是根本就不会出现见死不救的事情,相反每一名将领或多或少都有着一定的战略眼光,就算没有命令,也会尽最大能力前来相救。

    “既然那边已经准备就绪了,那……”黄忠看向了朱皓,后者突然变得极其严肃,沉声说,道:“下注的情况,军械库里的器械已经在这三天的世家里最可能的消耗一空,还有些羽箭也尽可能的都带走,但是粮食就很难处理了……”

    朱皓并没有接着往下说,但留下的空白余韵黄忠还是明白的,就是他想听听自己的处理意见,所以他非常干脆的说道:“还是上次的意见,尽量能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带不走的,全部烧掉,不能给九江军留下一粒米!”

    “诺。”虽然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但是在再次提出来的那一刻,他还是希望黄忠能够改变之前的想法,可眼界依然是如此一个态度,他也就没有了继续拖延的必要了,毕竟除了烧掉,他也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其它更好的办法去处理豫章郡的粮草了。

    一切准备就绪,接下来就是各自准备撤离的事宜了,当然撤退也是要冒着极大的风险的,具体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那就是未知数了,虽然黄忠对于突围信心十足,但在成功突围的同时带走多少人就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了,用他的话来说,这种事情向来都是看造化的,如果九江军晚发现一刻,那么逃走的机会就大一些,如果早发现一刻,相应的伤亡就会大一点,可如果九江军在围三阙一的同时还在缺口布下了天罗地网,那么这样的撤退,极有可能将会成为自投罗网,最后的损失无疑是巨大的。

    但是以他多年的实战经验来判断的话,这样的情况出现的可能性并不大,毕竟九江军的兵力并不多,所以再去分兵布置这些显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而如果他们能有十万人的话,是南昌守军的五倍,那就有足够的可能会出现黄忠所担忧的情况。

    似黄忠这样已经证明过自己的汉末第一将,实战经验自不用说,但是因为他的年纪,如今的他其实已经是被时代所抛弃的,毕竟一些在汉末才出现的战术他这个年纪已经很难去主动学习和研究了,更多的还是以往兵阴阳的那套,但是他的经验显然会弥补,所以他现在只会作战时,与关羽们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会更多参考自己以往成功的经验,尤其是越到关键的时刻越是这样。

    其实这更多的还是人类的一个惯性,所以在遇到一些危机情况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必然是曾经为其带来辉煌时的情况,因为没有一个人不想复制成功,不希望用曾经的辉煌为自己带来再一次的胜利。

    敌军进攻了,但是为了处理粮草,只能暂时对部队进行分流,一部分人开始准备撤离,一部分继续防御,而因为是第五天时间,九江军的的进攻非常的猛烈,完全就是要在今日夺下南昌的气势,相反南昌守军就没前几天那么顽强了,心思已经不再守城上了,都想着撤离南昌,最后许褚不得不亲自来到城楼,若非如此,可能南昌城早就被攻下来了。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