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 皇叔刘司马

第二千零九十章 平定扬州(121)

    许攸刚到府门前,管家便急急忙忙走了过来,低声,道:“家主,逄先生已经等候多时了。”

    许攸愣了下,暗道他倒是消息灵通,没有停留,迈步进府,他这段时间被闲置,逄纪可是避他如洪水猛兽一般,几个月两人连面都没见过一回,而今天他才去见了袁绍,逄纪便不请自来,不得不说他这回是真领略到了什么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几乎是下意识许攸就像轰人,但话到嘴边,却是陡然一转:“他在哪,带我去见他。”他这个时候还是最好低调一些最好,何况他们南阳一系也就这点人了,逄纪对他不仁,这个时候他可不能对他不义,最少在徐州的事情没解决之前,他是绝对不能得罪这些人的。

    他对他们太了解了,成事不足但败事有余,或许他去徐州他们对自己提供不了什么帮助,但他们要坑你毁你,那可就太容易了,尤其是他在外的时候,他们要做出些什么恶心的事情来坑他,那可容易了。

    许攸背着手,跟着管家不一会儿便来到了议事厅,推开门,逄纪已经等候多时,看他到来,立即起身,虽然两人年纪相差不多,但逄纪不管是职位还是声望远在许攸之上,他这样的反应虽然是因为前来拜会许攸,但也是真的放低了姿态,可还没等他主动走过来,许攸已经先一步迎了上去:“元图,你怎么来了,我们可是好久没见了。”

    许攸虽然很克制,但他还是没有忍住,这句话已经其实已经在提点他了,而效果如何也是很明显的,逄纪脸色立即就变得有些尴尬起来,但他还是装作好像与他无干的样子,说道:“是啊,这几个月实在是太忙了,今日终于闲下来,这不就第一时间来见子远你了吗。”

    逄纪客套寒暄,其实也是在化解自己的尴尬,他也知道自己这几个月做的有些过,可是他也是身不由己,那样的情形之下,他哪里敢惹是生非,这不是和大将军作对,到时候别说改变不了许攸尴尬的情况,他自己可能也会遭受到波及,他们南阳一系现在本来就式微,如果连他也被闲置甚至是罢免,那南阳系再想翻身可就真的连希望都没有了。

    可这些话他不可能说出来,许攸不计前嫌,他什么都不用说,他要是计较,自己解释再多,最终的结果一定会是解释越多变成了掩饰,那样还真就变成他好像是真的在刻意避他一样,到最后只能让他们的关系彻底破裂。

    许攸没有接话,反而是让管家吩咐下人去换新茶和糕点,他没有回应,但是这比任何回应都有效果,这不就是没把他当外人,而是当客人,而每次他来见许攸,他都会用这么看上去非常简单的东西招待他,所以他这番话说白了就是原谅了他,不会再和他计较这些。

    与其说许攸大度?倒不如说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能够与他同舟共济的,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许攸刚到府门前,管家便急急忙忙走了过来,低声,道:“家主,逄先生已经等候多时了。”

    许攸愣了下,暗道他倒是消息灵通,没有停留,迈步进府,他这段时间被闲置,逄纪可是避他如洪水猛兽一般,几个月两人连面都没见过一回,而今天他才去见了袁绍,逄纪便不请自来,不得不说他这回是真领略到了什么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几乎是下意识许攸就像轰人,但话到嘴边,却是陡然一转:“他在哪,带我去见他。”他这个时候还是最好低调一些最好,何况他们南阳一系也就这点人了,逄纪对他不仁,这个时候他可不能对他不义,最少在徐州的事情没解决之前,他是绝对不能得罪这些人的。

    他对他们太了解了,成事不足但败事有余,或许他去徐州他们对自己提供不了什么帮助,但他们要坑你毁你,那可就太容易了,尤其是他在外的时候,他们要做出些什么恶心的事情来坑他,那可容易了。

    许攸背着手,跟着管家不一会儿便来到了议事厅,推开门,逄纪已经等候多时,看他到来,立即起身,虽然两人年纪相差不多,但逄纪不管是职位还是声望远在许攸之上,他这样的反应虽然是因为前来拜会许攸,但也是真的放低了姿态,可还没等他主动走过来,许攸已经先一步迎了上去:“元图,你怎么来了,我们可是好久没见了。”

    许攸虽然很克制,但他还是没有忍住,这句话已经其实已经在提点他了,而效果如何也是很明显的,逄纪脸色立即就变得有些尴尬起来,但他还是装作好像与他无干的样子,说道:“是啊,这几个月实在是太忙了,今日终于闲下来,这不就第一时间来见子远你了吗。”

    逄纪客套寒暄,其实也是在化解自己的尴尬,他也知道自己这几个月做的有些过,可是他也是身不由己,那样的情形之下,他哪里敢惹是生非,这不是和大将军作对,到时候别说改变不了许攸尴尬的情况,他自己可能也会遭受到波及,他们南阳一系现在本来就式微,如果连他也被闲置甚至是罢免,那南阳系再想翻身可就真的连希望都没有了。

    可这些话他不可能说出来,许攸不计前嫌,他什么都不用说,他要是计较,自己解释再多,最终的结果一定会是解释越多变成了掩饰,那样还真就变成他好像是真的在刻意避他一样,到最后只能让他们的关系彻底破裂。

    许攸没有接话,反而是让管家吩咐下人去换新茶和糕点,他没有回应,但是这比任何回应都有效果,这不就是没把他当外人,而是当客人,而每次他来见许攸,他都会用这么看上去非常简单的东西招待他,所以他这番话说白了就是原谅了他,不会再和他计较这些。

    与其说许攸大度?倒不如说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能够与他同舟共济的,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许攸刚到府门前,管家便急急忙忙走了过来,低声,道:“家主,逄先生已经等候多时了。”

    许攸愣了下,暗道他倒是消息灵通,没有停留,迈步进府,他这段时间被闲置,逄纪可是避他如洪水猛兽一般,几个月两人连面都没见过一回,而今天他才去见了袁绍,逄纪便不请自来,不得不说他这回是真领略到了什么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几乎是下意识许攸就像轰人,但话到嘴边,却是陡然一转:“他在哪,带我去见他。”他这个时候还是最好低调一些最好,何况他们南阳一系也就这点人了,逄纪对他不仁,这个时候他可不能对他不义,最少在徐州的事情没解决之前,他是绝对不能得罪这些人的。

    他对他们太了解了,成事不足但败事有余,或许他去徐州他们对自己提供不了什么帮助,但他们要坑你毁你,那可就太容易了,尤其是他在外的时候,他们要做出些什么恶心的事情来坑他,那可容易了。

    许攸背着手,跟着管家不一会儿便来到了议事厅,推开门,逄纪已经等候多时,看他到来,立即起身,虽然两人年纪相差不多,但逄纪不管是职位还是声望远在许攸之上,他这样的反应虽然是因为前来拜会许攸,但也是真的放低了姿态,可还没等他主动走过来,许攸已经先一步迎了上去:“元图,你怎么来了,我们可是好久没见了。”

    许攸虽然很克制,但他还是没有忍住,这句话已经其实已经在提点他了,而效果如何也是很明显的,逄纪脸色立即就变得有些尴尬起来,但他还是装作好像与他无干的样子,说道:“是啊,这几个月实在是太忙了,今日终于闲下来,这不就第一时间来见子远你了吗。”

    逄纪客套寒暄,其实也是在化解自己的尴尬,他也知道自己这几个月做的有些过,可是他也是身不由己,那样的情形之下,他哪里敢惹是生非,这不是和大将军作对,到时候别说改变不了许攸尴尬的情况,他自己可能也会遭受到波及,他们南阳一系现在本来就式微,如果连他也被闲置甚至是罢免,那南阳系再想翻身可就真的连希望都没有了。

    可这些话他不可能说出来,许攸不计前嫌,他什么都不用说,他要是计较,自己解释再多,最终的结果一定会是解释越多变成了掩饰,那样还真就变成他好像是真的在刻意避他一样,到最后只能让他们的关系彻底破裂。

    许攸没有接话,反而是让管家吩咐下人去换新茶和糕点,他没有回应,但是这比任何回应都有效果,这不就是没把他当外人,而是当客人,而每次他来见许攸,他都会用这么看上去非常简单的东西招待他,所以他这番话说白了就是原谅了他,不会再和他计较这些。

    与其说许攸大度?倒不如说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能够与他同舟共济的,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许攸刚到府门前,管家便急急忙忙走了过来,低声,道:“家主,逄先生已经等候多时了。”

    许攸愣了下,暗道他倒是消息灵通,没有停留,迈步进府,他这段时间被闲置,逄纪可是避他如洪水猛兽一般,几个月两人连面都没见过一回,而今天他才去见了袁绍,逄纪便不请自来,不得不说他这回是真领略到了什么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几乎是下意识许攸就像轰人,但话到嘴边,却是陡然一转:“他在哪,带我去见他。”他这个时候还是最好低调一些最好,何况他们南阳一系也就这点人了,逄纪对他不仁,这个时候他可不能对他不义,最少在徐州的事情没解决之前,他是绝对不能得罪这些人的。

    他对他们太了解了,成事不足但败事有余,或许他去徐州他们对自己提供不了什么帮助,但他们要坑你毁你,那可就太容易了,尤其是他在外的时候,他们要做出些什么恶心的事情来坑他,那可容易了。

    许攸背着手,跟着管家不一会儿便来到了议事厅,推开门,逄纪已经等候多时,看他到来,立即起身,虽然两人年纪相差不多,但逄纪不管是职位还是声望远在许攸之上,他这样的反应虽然是因为前来拜会许攸,但也是真的放低了姿态,可还没等他主动走过来,许攸已经先一步迎了上去:“元图,你怎么来了,我们可是好久没见了。”

    许攸虽然很克制,但他还是没有忍住,这句话已经其实已经在提点他了,而效果如何也是很明显的,逄纪脸色立即就变得有些尴尬起来,但他还是装作好像与他无干的样子,说道:“是啊,这几个月实在是太忙了,今日终于闲下来,这不就第一时间来见子远你了吗。”

    逄纪客套寒暄,其实也是在化解自己的尴尬,他也知道自己这几个月做的有些过,可是他也是身不由己,那样的情形之下,他哪里敢惹是生非,这不是和大将军作对,到时候别说改变不了许攸尴尬的情况,他自己可能也会遭受到波及,他们南阳一系现在本来就式微,如果连他也被闲置甚至是罢免,那南阳系再想翻身可就真的连希望都没有了。

    可这些话他不可能说出来,许攸不计前嫌,他什么都不用说,他要是计较,自己解释再多,最终的结果一定会是解释越多变成了掩饰,那样还真就变成他好像是真的在刻意避他一样,到最后只能让他们的关系彻底破裂。

    许攸没有接话,反而是让管家吩咐下人去换新茶和糕点,他没有回应,但是这比任何回应都有效果,这不就是没把他当外人,而是当客人,而每次他来见许攸,他都会用这么看上去非常简单的东西招待他,所以他这番话说白了就是原谅了他,不会再和他计较这些。

    与其说许攸大度?倒不如说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能够与他同舟共济的,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