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 皇叔刘司马

第二千零九十一章 平定扬州(122)

    眼下虽然能够直接成为掌兵的大将,但他对之后刘澜来犯时却也有着自己的想法,他并不认为能够挡下刘澜,这一点换冀州任何人都做不到,包括他一样,所以这到底是功劳一份还是让他去死,不到最后时刻谁能知晓?

    许攸有自知之明,以徐州之战很难,但是他必须去,因为这是他唯一可能翻身的机会,更何况就算是秣陵主力出动,获胜没有希望,但是守城还是有一丝希望和可能的,如果袁绍是让他去攻打广陵,那他死都不可能去自讨没趣,但如果只是防御秣陵的进攻,那他未必就没有防住秣陵军的可能。

    “你的意思是?”虽然逄纪没有明说,但他显然是想偏了,因为他的言外之意可不是指秣陵军,而是袁谭。

    “大公子。”逄纪看他半天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直接点出了袁谭的名字,不得不说当他把说出大公子三个字之后,许攸也立刻愣住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这一仗虽然困难的是面对秣陵军,但真正让人头疼的,如果不是逄纪提醒他,他还真的忽略了袁谭的存在。

    如果是以前,这些事情还真不会太影响他,因为那时候还是地域之间的氏族在明争暗斗,他只要考虑邺城内部不要互相侵扎,可是他却忽略了眼下他们已经转投到了三公子门下,那这无疑就成为了大公子的死敌,如果他当真在关键时刻做些什么坑他的事情出来,借刘澜之手除掉他,到哪里都不可能有人能说出二话来。

    而那时候他就算跑掉了,也还是落入袁谭的手中,例外都是一死,当然更大的可能还是在战场战死或者成为俘虏。

    眼下虽然能够直接成为掌兵的大将,但他对之后刘澜来犯时却也有着自己的想法,他并不认为能够挡下刘澜,这一点换冀州任何人都做不到,包括他一样,所以这到底是功劳一份还是让他去死,不到最后时刻谁能知晓?

    许攸有自知之明,以徐州之战很难,但是他必须去,因为这是他唯一可能翻身的机会,更何况就算是秣陵主力出动,获胜没有希望,但是守城还是有一丝希望和可能的,如果袁绍是让他去攻打广陵,那他死都不可能去自讨没趣,但如果只是防御秣陵的进攻,那他未必就没有防住秣陵军的可能。

    “你的意思是?”虽然逄纪没有明说,但他显然是想偏了,因为他的言外之意可不是指秣陵军,而是袁谭。

    “大公子。”逄纪看他半天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直接点出了袁谭的名字,不得不说当他把说出大公子三个字之后,许攸也立刻愣住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这一仗虽然困难的是面对秣陵军,但真正让人头疼的,如果不是逄纪提醒他,他还真的忽略了袁谭的存在。

    如果是以前,这些事情还真不会太影响他,因为那时候还是地域之间的氏族在明争暗斗,他只要考虑邺城内部不要互相侵扎,可是他却忽略了眼下他们已经转投到了三公子门下,那这无疑就成为了大公子的死敌,如果他当真在关键时刻做些什么坑他的事情出来,借刘澜之手除掉他,到哪里都不可能有人能说出二话来。

    而那时候他就算跑掉了,也还是落入袁谭的手中,例外都是一死,当然更大的可能还是在战场战死或者成为俘虏。

    眼下虽然能够直接成为掌兵的大将,但他对之后刘澜来犯时却也有着自己的想法,他并不认为能够挡下刘澜,这一点换冀州任何人都做不到,包括他一样,所以这到底是功劳一份还是让他去死,不到最后时刻谁能知晓?

    许攸有自知之明,以徐州之战很难,但是他必须去,因为这是他唯一可能翻身的机会,更何况就算是秣陵主力出动,获胜没有希望,但是守城还是有一丝希望和可能的,如果袁绍是让他去攻打广陵,那他死都不可能去自讨没趣,但如果只是防御秣陵的进攻,那他未必就没有防住秣陵军的可能。

    “你的意思是?”虽然逄纪没有明说,但他显然是想偏了,因为他的言外之意可不是指秣陵军,而是袁谭。

    “大公子。”逄纪看他半天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直接点出了袁谭的名字,不得不说当他把说出大公子三个字之后,许攸也立刻愣住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这一仗虽然困难的是面对秣陵军,但真正让人头疼的,如果不是逄纪提醒他,他还真的忽略了袁谭的存在。

    如果是以前,这些事情还真不会太影响他,因为那时候还是地域之间的氏族在明争暗斗,他只要考虑邺城内部不要互相侵扎,可是他却忽略了眼下他们已经转投到了三公子门下,那这无疑就成为了大公子的死敌,如果他当真在关键时刻做些什么坑他的事情出来,借刘澜之手除掉他,到哪里都不可能有人能说出二话来。

    而那时候他就算跑掉了,也还是落入袁谭的手中,例外都是一死,当然更大的可能还是在战场战死或者成为俘虏。

    眼下虽然能够直接成为掌兵的大将,但他对之后刘澜来犯时却也有着自己的想法,他并不认为能够挡下刘澜,这一点换冀州任何人都做不到,包括他一样,所以这到底是功劳一份还是让他去死,不到最后时刻谁能知晓?

    许攸有自知之明,以徐州之战很难,但是他必须去,因为这是他唯一可能翻身的机会,更何况就算是秣陵主力出动,获胜没有希望,但是守城还是有一丝希望和可能的,如果袁绍是让他去攻打广陵,那他死都不可能去自讨没趣,但如果只是防御秣陵的进攻,那他未必就没有防住秣陵军的可能。

    “你的意思是?”虽然逄纪没有明说,但他显然是想偏了,因为他的言外之意可不是指秣陵军,而是袁谭。

    “大公子。”逄纪看他半天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直接点出了袁谭的名字,不得不说当他把说出大公子三个字之后,许攸也立刻愣住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这一仗虽然困难的是面对秣陵军,但真正让人头疼的,如果不是逄纪提醒他,他还真的忽略了袁谭的存在。

    如果是以前,这些事情还真不会太影响他,因为那时候还是地域之间的氏族在明争暗斗,他只要考虑邺城内部不要互相侵扎,可是他却忽略了眼下他们已经转投到了三公子门下,那这无疑就成为了大公子的死敌,如果他当真在关键时刻做些什么坑他的事情出来,借刘澜之手除掉他,到哪里都不可能有人能说出二话来。

    而那时候他就算跑掉了,也还是落入袁谭的手中,例外都是一死,当然更大的可能还是在战场战死或者成为俘虏。

    眼下虽然能够直接成为掌兵的大将,但他对之后刘澜来犯时却也有着自己的想法,他并不认为能够挡下刘澜,这一点换冀州任何人都做不到,包括他一样,所以这到底是功劳一份还是让他去死,不到最后时刻谁能知晓?

    许攸有自知之明,以徐州之战很难,但是他必须去,因为这是他唯一可能翻身的机会,更何况就算是秣陵主力出动,获胜没有希望,但是守城还是有一丝希望和可能的,如果袁绍是让他去攻打广陵,那他死都不可能去自讨没趣,但如果只是防御秣陵的进攻,那他未必就没有防住秣陵军的可能。

    “你的意思是?”虽然逄纪没有明说,但他显然是想偏了,因为他的言外之意可不是指秣陵军,而是袁谭。

    “大公子。”逄纪看他半天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直接点出了袁谭的名字,不得不说当他把说出大公子三个字之后,许攸也立刻愣住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这一仗虽然困难的是面对秣陵军,但真正让人头疼的,如果不是逄纪提醒他,他还真的忽略了袁谭的存在。

    如果是以前,这些事情还真不会太影响他,因为那时候还是地域之间的氏族在明争暗斗,他只要考虑邺城内部不要互相侵扎,可是他却忽略了眼下他们已经转投到了三公子门下,那这无疑就成为了大公子的死敌,如果他当真在关键时刻做些什么坑他的事情出来,借刘澜之手除掉他,到哪里都不可能有人能说出二话来。

    而那时候他就算跑掉了,也还是落入袁谭的手中,例外都是一死,当然更大的可能还是在战场战死或者成为俘虏。

    眼下虽然能够直接成为掌兵的大将,但他对之后刘澜来犯时却也有着自己的想法,他并不认为能够挡下刘澜,这一点换冀州任何人都做不到,包括他一样,所以这到底是功劳一份还是让他去死,不到最后时刻谁能知晓?

    许攸有自知之明,以徐州之战很难,但是他必须去,因为这是他唯一可能翻身的机会,更何况就算是秣陵主力出动,获胜没有希望,但是守城还是有一丝希望和可能的,如果袁绍是让他去攻打广陵,那他死都不可能去自讨没趣,但如果只是防御秣陵的进攻,那他未必就没有防住秣陵军的可能。

    “你的意思是?”虽然逄纪没有明说,但他显然是想偏了,因为他的言外之意可不是指秣陵军,而是袁谭。

    “大公子。”逄纪看他半天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直接点出了袁谭的名字,不得不说当他把说出大公子三个字之后,许攸也立刻愣住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这一仗虽然困难的是面对秣陵军,但真正让人头疼的,如果不是逄纪提醒他,他还真的忽略了袁谭的存在。

    如果是以前,这些事情还真不会太影响他,因为那时候还是地域之间的氏族在明争暗斗,他只要考虑邺城内部不要互相侵扎,可是他却忽略了眼下他们已经转投到了三公子门下,那这无疑就成为了大公子的死敌,如果他当真在关键时刻做些什么坑他的事情出来,借刘澜之手除掉他,到哪里都不可能有人能说出二话来。

    而那时候他就算跑掉了,也还是落入袁谭的手中,例外都是一死,当然更大的可能还是在战场战死或者成为俘虏。

    眼下虽然能够直接成为掌兵的大将,但他对之后刘澜来犯时却也有着自己的想法,他并不认为能够挡下刘澜,这一点换冀州任何人都做不到,包括他一样,所以这到底是功劳一份还是让他去死,不到最后时刻谁能知晓?

    许攸有自知之明,以徐州之战很难,但是他必须去,因为这是他唯一可能翻身的机会,更何况就算是秣陵主力出动,获胜没有希望,但是守城还是有一丝希望和可能的,如果袁绍是让他去攻打广陵,那他死都不可能去自讨没趣,但如果只是防御秣陵的进攻,那他未必就没有防住秣陵军的可能。

    “你的意思是?”虽然逄纪没有明说,但他显然是想偏了,因为他的言外之意可不是指秣陵军,而是袁谭。

    “大公子。”逄纪看他半天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直接点出了袁谭的名字,不得不说当他把说出大公子三个字之后,许攸也立刻愣住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这一仗虽然困难的是面对秣陵军,但真正让人头疼的,如果不是逄纪提醒他,他还真的忽略了袁谭的存在。

    如果是以前,这些事情还真不会太影响他,因为那时候还是地域之间的氏族在明争暗斗,他只要考虑邺城内部不要互相侵扎,可是他却忽略了眼下他们已经转投到了三公子门下,那这无疑就成为了大公子的死敌,如果他当真在关键时刻做些什么坑他的事情出来,借刘澜之手除掉他,到哪里都不可能有人能说出二话来。

    而那时候他就算跑掉了,也还是落入袁谭的手中,例外都是一死,当然更大的可能还是在战场战死或者成为俘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