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 皇叔刘司马

第二千零九十八章 平定扬州(129)

    刘澜的新政可谓是包罗万象,覆盖了各个领域,当然所有的新政并非是所有新政全部上马,而是一点点一步步逐渐施行,毕竟所有的新政总归到底一句话,变革,而变革最简单的意思就是改变现有的一切,那么一旦激进,势必侵害那些既得利益着的利益,而他们一旦有强烈的反对,任何新政恐怕都不会轻易取得成功。

    所以刘澜必须要从简至难,先沛县后其他郡县,因为刘澜要说服一些人,那就必须要用事实去说话,只有这样才能有更多的人战到自己这边去支持他的新政,不管是取消士农工商的不平等,还是取消避讳,这些都是刘澜最初的改变,也是刘澜最初的试探。

    不得不说,刘澜在这几件事情上,得到了最多人的支持,虽然世家认为避讳有存在的道理,但刘澜却非常大度的表现出他这个澜字,没什么可避讳的,当然此时刘澜可不敢说连献帝的名讳也不用避讳,毕竟表面上还是要尊汉的。

    如果刘澜记忆不错的话,明代就没有这些繁文缛节,在避讳这件事情上可以说是最宽松的一个朝代,但在汉代避讳是头等大事,最简单的蔡琰不就是因为避讳将其字昭姬改为了文姬,而这样的情况可以说是比比皆是,避讳深入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而就如刘澜,在他的治下,澜字是绝对必须要避讳的一个字,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世家士族,在任何领域都只要有这个澜字,就必须要改,甚至一些地方的小溪里名字里有澜,也得更改。

    这些河流可能已经形成几百上千年,而它们的名字也叫了击败上千年,但因为刘澜而不得不把改变原有名字,虽然百姓对此早已见怪不怪,毕竟已经习惯了,可是当刘澜这道政令下达之后,有多少人都蒙了,变天了,真的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不得不说,在新政的事情上,对他帮助最大的就是甄豫,他的建议从易至难是刘澜能够最终有今日大力改革成功的关键,用刘澜的话说,最初的改变都只是偏向民生百姓,也就是笼络人数最多的那群人,在掌握了最多的支持者之后,刘澜又提出去繁为简的政策,从上至下风气为之一改,使得原本那些有着一定身份却没有社会地位的小吏成为了刘澜的支持着,拉拢大多数人。

    刘澜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拉拢大多数人,然后在扶持那些支持他的世家去与那些既定利益者进行较量,这也是为什么刘澜能够在辽东在青徐从未失手过的原因,而现在他只是把自己以往的斗争经验用在了丹阳郡,再一次大获成功,用刘澜开玩笑时候的一句话那就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对氏族进行分化,加大打击的力度,刘澜走到今天用他的话就是借力打力,借氏族之手斗氏族,不得不说刘澜能够成功绝非偶然,当然能够成功的关键也是因为新政给大多数人带来了真正的利益,如果扰民、如果让上下都不满,那任何新政都不可能会成功。

    当然刘澜的新政还是得到了多数人的认可,有些事情甚至可以说是水到渠成,当然最为关键的一点其实还是刘澜治下真正有影响力的大世家并不多,所以掣肘也没那么严重,就好像刘澜设立的医校,这如果放在中原许都和邺城,那一定不可能成功,旁门左道耳。

    但是在当时的徐州,却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因为世家的影响力有限,就好比当时的情况糜家全力支持他,本来糜家涉及的领域广,尤其是在商业方面,虽然都是下面的人在打理,糜竺不会亲自参与,他只是躲在背后,但是刘澜改革户籍提升工商社会地位,却是正对糜家的胃口,而不管出于任何目的,对医校他都只能也只能选择支持,很简单的道理,今天你选择了无动于衷,那么下一次出现相似的情况,而你变成了既得利益者的时候,可能也不会有谁替你说话。

    那个时候,三大家族糜家支持,陈家反对,张家中庸不哪头也不靠,刘澜的平衡之策在这个时候起到了效果,当然陈家没有过激反对也是因为华佗救治了陈登,所以医校也在争议中成立。

    刘澜的新政可谓是包罗万象,覆盖了各个领域,当然所有的新政并非是所有新政全部上马,而是一点点一步步逐渐施行,毕竟所有的新政总归到底一句话,变革,而变革最简单的意思就是改变现有的一切,那么一旦激进,势必侵害那些既得利益着的利益,而他们一旦有强烈的反对,任何新政恐怕都不会轻易取得成功。

    所以刘澜必须要从简至难,先沛县后其他郡县,因为刘澜要说服一些人,那就必须要用事实去说话,只有这样才能有更多的人战到自己这边去支持他的新政,不管是取消士农工商的不平等,还是取消避讳,这些都是刘澜最初的改变,也是刘澜最初的试探。

    不得不说,刘澜在这几件事情上,得到了最多人的支持,虽然世家认为避讳有存在的道理,但刘澜却非常大度的表现出他这个澜字,没什么可避讳的,当然此时刘澜可不敢说连献帝的名讳也不用避讳,毕竟表面上还是要尊汉的。

    如果刘澜记忆不错的话,明代就没有这些繁文缛节,在避讳这件事情上可以说是最宽松的一个朝代,但在汉代避讳是头等大事,最简单的蔡琰不就是因为避讳将其字昭姬改为了文姬,而这样的情况可以说是比比皆是,避讳深入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而就如刘澜,在他的治下,澜字是绝对必须要避讳的一个字,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世家士族,在任何领域都只要有这个澜字,就必须要改,甚至一些地方的小溪里名字里有澜,也得更改。

    这些河流可能已经形成几百上千年,而它们的名字也叫了击败上千年,但因为刘澜而不得不把改变原有名字,虽然百姓对此早已见怪不怪,毕竟已经习惯了,可是当刘澜这道政令下达之后,有多少人都蒙了,变天了,真的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不得不说,在新政的事情上,对他帮助最大的就是甄豫,他的建议从易至难是刘澜能够最终有今日大力改革成功的关键,用刘澜的话说,最初的改变都只是偏向民生百姓,也就是笼络人数最多的那群人,在掌握了最多的支持者之后,刘澜又提出去繁为简的政策,从上至下风气为之一改,使得原本那些有着一定身份却没有社会地位的小吏成为了刘澜的支持着,拉拢大多数人。

    刘澜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拉拢大多数人,然后在扶持那些支持他的世家去与那些既定利益者进行较量,这也是为什么刘澜能够在辽东在青徐从未失手过的原因,而现在他只是把自己以往的斗争经验用在了丹阳郡,再一次大获成功,用刘澜开玩笑时候的一句话那就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对氏族进行分化,加大打击的力度,刘澜走到今天用他的话就是借力打力,借氏族之手斗氏族,不得不说刘澜能够成功绝非偶然,当然能够成功的关键也是因为新政给大多数人带来了真正的利益,如果扰民、如果让上下都不满,那任何新政都不可能会成功。

    当然刘澜的新政还是得到了多数人的认可,有些事情甚至可以说是水到渠成,当然最为关键的一点其实还是刘澜治下真正有影响力的大世家并不多,所以掣肘也没那么严重,就好像刘澜设立的医校,这如果放在中原许都和邺城,那一定不可能成功,旁门左道耳。

    但是在当时的徐州,却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因为世家的影响力有限,就好比当时的情况糜家全力支持他,本来糜家涉及的领域广,尤其是在商业方面,虽然都是下面的人在打理,糜竺不会亲自参与,他只是躲在背后,但是刘澜改革户籍提升工商社会地位,却是正对糜家的胃口,而不管出于任何目的,对医校他都只能也只能选择支持,很简单的道理,今天你选择了无动于衷,那么下一次出现相似的情况,而你变成了既得利益者的时候,可能也不会有谁替你说话。

    那个时候,三大家族糜家支持,陈家反对,张家中庸不哪头也不靠,刘澜的平衡之策在这个时候起到了效果,当然陈家没有过激反对也是因为华佗救治了陈登,所以医校也在争议中成立。

    刘澜的新政可谓是包罗万象,覆盖了各个领域,当然所有的新政并非是所有新政全部上马,而是一点点一步步逐渐施行,毕竟所有的新政总归到底一句话,变革,而变革最简单的意思就是改变现有的一切,那么一旦激进,势必侵害那些既得利益着的利益,而他们一旦有强烈的反对,任何新政恐怕都不会轻易取得成功。

    所以刘澜必须要从简至难,先沛县后其他郡县,因为刘澜要说服一些人,那就必须要用事实去说话,只有这样才能有更多的人战到自己这边去支持他的新政,不管是取消士农工商的不平等,还是取消避讳,这些都是刘澜最初的改变,也是刘澜最初的试探。

    不得不说,刘澜在这几件事情上,得到了最多人的支持,虽然世家认为避讳有存在的道理,但刘澜却非常大度的表现出他这个澜字,没什么可避讳的,当然此时刘澜可不敢说连献帝的名讳也不用避讳,毕竟表面上还是要尊汉的。

    如果刘澜记忆不错的话,明代就没有这些繁文缛节,在避讳这件事情上可以说是最宽松的一个朝代,但在汉代避讳是头等大事,最简单的蔡琰不就是因为避讳将其字昭姬改为了文姬,而这样的情况可以说是比比皆是,避讳深入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而就如刘澜,在他的治下,澜字是绝对必须要避讳的一个字,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世家士族,在任何领域都只要有这个澜字,就必须要改,甚至一些地方的小溪里名字里有澜,也得更改。

    这些河流可能已经形成几百上千年,而它们的名字也叫了击败上千年,但因为刘澜而不得不把改变原有名字,虽然百姓对此早已见怪不怪,毕竟已经习惯了,可是当刘澜这道政令下达之后,有多少人都蒙了,变天了,真的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不得不说,在新政的事情上,对他帮助最大的就是甄豫,他的建议从易至难是刘澜能够最终有今日大力改革成功的关键,用刘澜的话说,最初的改变都只是偏向民生百姓,也就是笼络人数最多的那群人,在掌握了最多的支持者之后,刘澜又提出去繁为简的政策,从上至下风气为之一改,使得原本那些有着一定身份却没有社会地位的小吏成为了刘澜的支持着,拉拢大多数人。

    刘澜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拉拢大多数人,然后在扶持那些支持他的世家去与那些既定利益者进行较量,这也是为什么刘澜能够在辽东在青徐从未失手过的原因,而现在他只是把自己以往的斗争经验用在了丹阳郡,再一次大获成功,用刘澜开玩笑时候的一句话那就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对氏族进行分化,加大打击的力度,刘澜走到今天用他的话就是借力打力,借氏族之手斗氏族,不得不说刘澜能够成功绝非偶然,当然能够成功的关键也是因为新政给大多数人带来了真正的利益,如果扰民、如果让上下都不满,那任何新政都不可能会成功。

    当然刘澜的新政还是得到了多数人的认可,有些事情甚至可以说是水到渠成,当然最为关键的一点其实还是刘澜治下真正有影响力的大世家并不多,所以掣肘也没那么严重,就好像刘澜设立的医校,这如果放在中原许都和邺城,那一定不可能成功,旁门左道耳……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