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 皇叔刘司马

第二千零九十九章 平定扬州(130)

    刘澜对未来的有着很详细的规划,当然这与他鼓励工商所取得的成绩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就拿最简单的制糖业来说,甘蔗饧与沙饴因为刘澜鼓励工商业,规模被扩大的数十倍,而这绝对是刘澜以前不可能想到的。

    甘蔗饧与沙饴,前者乃是一种液体糖,呈粘稠状,是将甘蔗汁浓缩加工至较高浓度,便于储存食用,而后者沙饴则是砂糖,本来糖业交州才是生产规模最大的一个州,徐州想要用糖一多半都是采购,本来刘澜想着在沛县种植,但徐州的气候根本就无法种植,虽然也有过采购,但是成熟之后含糖量根本无法与交州甘蔗相比,所以沛县的糖厂只能靠采购交州的甘蔗来制作。

    而这就是刘澜推广工商业的成功,如果不是刘澜推广工商业,糖工坊是绝对不可能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沛县。而商业的成绩是为沛县带来了远在交州的甘蔗,徐州的糖工坊则产出了比从交州购买到更廉价的砂糖和甘蔗饧。

    从交州采购砂糖和甘蔗饧的成本比从沛县糖工坊贵了三倍,而这还是刘澜只收商业税的成功,如果是以往过税、住税等税收全部收足,那糖业是一点都不比盐铁价值低的暴力行业,但是如今刘澜可用保证,在他的治下都可以购买到较为便宜的白糖、红糖砂糖和甘蔗饧,这就是改革带来的红利。

    但是交州的甘蔗总归产量低,规模小,所以刘澜想要在徐州生产最终的结构却是白忙一场,而后他又想到了甜菜,可是找遍了治下,却发现根本就没有这个东西,而后他又派内卫寻找,但在天下十三州内,都没有任何甜菜的踪影。

    这样的结果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甜菜可能也和辣椒一样是舶来品,现在还没有传到中国,那么要生产糖的话就只能靠甘蔗,当然当甘蔗无法满足的时候,还有一种制糖的办法,那就是生产饴糖,而饴糖则是一种以米(淀粉)和以麦芽经过糖化熬煮而成的糖,呈粘稠状,俗称麦芽糖。

    必须要说现在的制糖业的工艺还不够完善,但就如刘澜之前所说的科技树一样,虽然刘澜不通此法,可是他相信有朝一日在工匠们的努力之下,制糖业一定会不断的提升,制作出更好的糖品出来。

    而且糖也不仅仅只是食用的白糖红糖这么简单,还有糖果可以开发和研究,当然想要制糖业能有质的飞跃,工坊是比克可少,但研究与创新同样必不可少,而这也是商业和工业对工坊的硬性考核,想要开设制糖工坊,那么首先你得有研究与创新的部门,虽然因此出现很多挂羊头卖狗肉的情况,可因为是双部门联合督导,没被查出来还好,可如果是糊弄人就想着靠制糖赚钱,那此后就永远失去了在刘澜治下继续生产制作糖业的机会。

    所以研究和开发每年根本就不会花多少投入进入,虽然有硬性要求,但比起糖业的收入,这些投入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当然现在制糖工坊在沛县其实很少,刘澜虽然没有放开审核,先在还在将军府的工业从事手里掌握着,所以准入标准还是相当严,而监察则在工业和商业,一般也不会出现问题,就算出现问题,那就从上至下的追究责任。

    刘澜现在想要找些郡守刺史这样的大才很难,可是找些从事这样的小吏,那可是轻轻松松,多少人都眼巴巴的盯着这些个位置呢,你被罢免,根本不用一个时辰,各种推荐便纷至沓来。

    这样的走后门的情况多了之后,尤其是杜义的事件发生之后,刘澜便将这些任命彻底下放,也就是说他这里掌握着刺史和杂号将军的任命,而内阁则掌握着郡守和偏将裨将的任命,刺史掌握着县令的任命,郡守掌握着亭长的任命,县令掌握着里正的任命。

    而这样的情况在刘澜治下这样的工坊还有很多,而这可以说都是刘澜鼓励工商业的成果,而以往这些只是非常小的规模,毕竟沛县也不允许大规模出现,但现在因为搬迁到了秣陵,尤其是秣陵新城的建设,工坊才是真正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刘澜也相信,这样的工坊未来会越来越多。

    刘澜对未来的有着很详细的规划,当然这与他鼓励工商所取得的成绩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就拿最简单的制糖业来说,甘蔗饧与沙饴因为刘澜鼓励工商业,规模被扩大的数十倍,而这绝对是刘澜以前不可能想到的。

    甘蔗饧与沙饴,前者乃是一种液体糖,呈粘稠状,是将甘蔗汁浓缩加工至较高浓度,便于储存食用,而后者沙饴则是砂糖,本来糖业交州才是生产规模最大的一个州,徐州想要用糖一多半都是采购,本来刘澜想着在沛县种植,但徐州的气候根本就无法种植,虽然也有过采购,但是成熟之后含糖量根本无法与交州甘蔗相比,所以沛县的糖厂只能靠采购交州的甘蔗来制作。

    而这就是刘澜推广工商业的成功,如果不是刘澜推广工商业,糖工坊是绝对不可能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沛县。而商业的成绩是为沛县带来了远在交州的甘蔗,徐州的糖工坊则产出了比从交州购买到更廉价的砂糖和甘蔗饧。

    从交州采购砂糖和甘蔗饧的成本比从沛县糖工坊贵了三倍,而这还是刘澜只收商业税的成功,如果是以往过税、住税等税收全部收足,那糖业是一点都不比盐铁价值低的暴力行业,但是如今刘澜可用保证,在他的治下都可以购买到较为便宜的白糖、红糖砂糖和甘蔗饧,这就是改革带来的红利。

    但是交州的甘蔗总归产量低,规模小,所以刘澜想要在徐州生产最终的结构却是白忙一场,而后他又想到了甜菜,可是找遍了治下,却发现根本就没有这个东西,而后他又派内卫寻找,但在天下十三州内,都没有任何甜菜的踪影。

    这样的结果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甜菜可能也和辣椒一样是舶来品,现在还没有传到中国,那么要生产糖的话就只能靠甘蔗,当然当甘蔗无法满足的时候,还有一种制糖的办法,那就是生产饴糖,而饴糖则是一种以米(淀粉)和以麦芽经过糖化熬煮而成的糖,呈粘稠状,俗称麦芽糖。

    必须要说现在的制糖业的工艺还不够完善,但就如刘澜之前所说的科技树一样,虽然刘澜不通此法,可是他相信有朝一日在工匠们的努力之下,制糖业一定会不断的提升,制作出更好的糖品出来。

    而且糖也不仅仅只是食用的白糖红糖这么简单,还有糖果可以开发和研究,当然想要制糖业能有质的飞跃,工坊是比克可少,但研究与创新同样必不可少,而这也是商业和工业对工坊的硬性考核,想要开设制糖工坊,那么首先你得有研究与创新的部门,虽然因此出现很多挂羊头卖狗肉的情况,可因为是双部门联合督导,没被查出来还好,可如果是糊弄人就想着靠制糖赚钱,那此后就永远失去了在刘澜治下继续生产制作糖业的机会。

    所以研究和开发每年根本就不会花多少投入进入,虽然有硬性要求,但比起糖业的收入,这些投入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当然现在制糖工坊在沛县其实很少,刘澜虽然没有放开审核,先在还在将军府的工业从事手里掌握着,所以准入标准还是相当严,而监察则在工业和商业,一般也不会出现问题,就算出现问题,那就从上至下的追究责任。

    刘澜现在想要找些郡守刺史这样的大才很难,可是找些从事这样的小吏,那可是轻轻松松,多少人都眼巴巴的盯着这些个位置呢,你被罢免,根本不用一个时辰,各种推荐便纷至沓来。

    这样的走后门的情况多了之后,尤其是杜义的事件发生之后,刘澜便将这些任命彻底下放,也就是说他这里掌握着刺史和杂号将军的任命,而内阁则掌握着郡守和偏将裨将的任命,刺史掌握着县令的任命,郡守掌握着亭长的任命,县令掌握着里正的任命。

    而这样的情况在刘澜治下这样的工坊还有很多,而这可以说都是刘澜鼓励工商业的成果,而以往这些只是非常小的规模,毕竟沛县也不允许大规模出现,但现在因为搬迁到了秣陵,尤其是秣陵新城的建设,工坊才是真正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刘澜也相信,这样的工坊未来会越来越多。

    刘澜对未来的有着很详细的规划,当然这与他鼓励工商所取得的成绩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就拿最简单的制糖业来说,甘蔗饧与沙饴因为刘澜鼓励工商业,规模被扩大的数十倍,而这绝对是刘澜以前不可能想到的。

    甘蔗饧与沙饴,前者乃是一种液体糖,呈粘稠状,是将甘蔗汁浓缩加工至较高浓度,便于储存食用,而后者沙饴则是砂糖,本来糖业交州才是生产规模最大的一个州,徐州想要用糖一多半都是采购,本来刘澜想着在沛县种植,但徐州的气候根本就无法种植,虽然也有过采购,但是成熟之后含糖量根本无法与交州甘蔗相比,所以沛县的糖厂只能靠采购交州的甘蔗来制作。

    而这就是刘澜推广工商业的成功,如果不是刘澜推广工商业,糖工坊是绝对不可能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沛县。而商业的成绩是为沛县带来了远在交州的甘蔗,徐州的糖工坊则产出了比从交州购买到更廉价的砂糖和甘蔗饧。

    从交州采购砂糖和甘蔗饧的成本比从沛县糖工坊贵了三倍,而这还是刘澜只收商业税的成功,如果是以往过税、住税等税收全部收足,那糖业是一点都不比盐铁价值低的暴力行业,但是如今刘澜可用保证,在他的治下都可以购买到较为便宜的白糖、红糖砂糖和甘蔗饧,这就是改革带来的红利。

    但是交州的甘蔗总归产量低,规模小,所以刘澜想要在徐州生产最终的结构却是白忙一场,而后他又想到了甜菜,可是找遍了治下,却发现根本就没有这个东西,而后他又派内卫寻找,但在天下十三州内,都没有任何甜菜的踪影。

    这样的结果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甜菜可能也和辣椒一样是舶来品,现在还没有传到中国,那么要生产糖的话就只能靠甘蔗,当然当甘蔗无法满足的时候,还有一种制糖的办法,那就是生产饴糖,而饴糖则是一种以米(淀粉)和以麦芽经过糖化熬煮而成的糖,呈粘稠状,俗称麦芽糖。

    必须要说现在的制糖业的工艺还不够完善,但就如刘澜之前所说的科技树一样,虽然刘澜不通此法,可是他相信有朝一日在工匠们的努力之下,制糖业一定会不断的提升,制作出更好的糖品出来。

    而且糖也不仅仅只是食用的白糖红糖这么简单,还有糖果可以开发和研究,当然想要制糖业能有质的飞跃,工坊是比克可少,但研究与创新同样必不可少,而这也是商业和工业对工坊的硬性考核,想要开设制糖工坊,那么首先你得有研究与创新的部门,虽然因此出现很多挂羊头卖狗肉的情况,可因为是双部门联合督导,没被查出来还好,可如果是糊弄人就想着靠制糖赚钱,那此后就永远失去了在刘澜治下继续生产制作糖业的机会。

    所以研究和开发每年根本就不会花多少投入进入,虽然有硬性要求,但比起糖业的收入,这些投入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当然现在制糖工坊在沛县其实很少,刘澜虽然没有放开审核,先在还在将军府的工业从事手里掌握着,所以准入标准还是相当严,而监察则在工业和商业,一般也不会出现问题,就算出现问题,那就从上至下的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