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 皇叔刘司马

第二千一百章 平定扬州(131)

    刘澜逛过市集,对商品种的稀缺看在眼里,可是随着这几年的大力发展,新星的市场被开拓,首先是酿酒行业,因为禁酒令的发布,米酒不允许被销售,转而激活了果酒市场,木制品以及家具市场则是因为刘澜的带动,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刘澜有些时候偶然为之,带动的自然是一个行业的热闹。

    而随之造纸业的兴起,带动的无疑是文房四宝的热卖,毕竟以前能识字读书才几个人,而现在这个规模扩大了何止是一倍十倍?而这还不算陶瓷、乳制品,可以说如今秣陵的商业之繁荣,超越了以往任何时期,刘澜甚至有理由相信,就算是后世经济最强的宋也无法与他所执掌的秣陵想媲美。

    最简单的对比就拿蔬菜市场来说,以前市场能够见到的蔬菜不过就那么几种,而蕨菜则是市场销售的大头,但是现在,蔬菜种类可以说应有尽有,这当然是刘澜的功劳,但这何尝不是国渊军屯、民屯的努力成果以及各郡田曹从事的不断鼓励,甚至很多蔬菜种类比之刘澜所了解的还要更多,而这些则是刘澜之前提都没有提到的。

    生活品质肯定是随着经济而提升,但是刘澜在未到三国之前他是很难想象这个时代的生活品质到底有多恶劣,可仔细想想连炒菜都只是在宋代才出现,可想这个时代在餐饮方面有多落后,其实这应该都只是一种假象,甚至连刘澜自己有些时候都会有一种假象来让他恍惚,自己所在的汉朝到底是哪个才是真的。

    百姓吃着白饭大饼,稍微好一些的家庭可能会出现些菜根、蒲公英以及蕨菜,刘澜走遍大江南北,可以说这是普通百姓家里最长见到的饭食了,当时刘澜也许会想,这个时代连炒菜都没有,吃炖肉都要拿青铜鼎来煮,这不就是后世的炖菜嘛,但当他到了雒阳之后,才发现,原来这只是因为他处在幽州的原因,而他在雒阳可是看到了胡羹烤肉,叉烧、腊味,还有鱼生等等,可以说这个时代的烹饪手段可一点都不比刘澜所知晓的少,而之所以他会出现恍惚,其实说白了就一个原因,生活所迫,普通的百姓就算有非常拿手的烹饪手段,但是迫于生活压力,一顿白饭一张大饼甚至是吃一顿锅盔这都已经是很奢侈的一顿饭食了,而让他们去尝试什么烤肉、鱼生叉烧,就有点强人所难了,不是他们不想而是没这个条件。

    试问如此低劣的生活质量,他们的平均寿命能超过三十也着实不容易,再加上医疗与卫生的不足,这些问题才是真正的头等大事,而刘澜现在不管在其他领域取得如何骄人的成绩,他都不会有任何兴趣,因为他知道什么才是根本,他要让百姓的寿命能够提升到与世家比肩的地步。

    要让古稀年龄变成不古稀,这才是他真正所看重的,而食品与药品便成为了他如今最为重视的点,蔬菜只是一小步,肉食品才是一大步,医校只是一个开始,医院才是他最终的追求,而要提高百姓的生活质量,一味的把百姓捆绑在田地之间,除非是富农和地主,中农贫农根本就别指望有吃上肉的可能。

    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因为刘澜提升了工农而发生了改变,刘澜相信日后工商和农民将会并肩,成为刘澜治下的真正根本,当然真正要解决的问题除了开垦出更多的田地之外,还是要提升生产工具,而眼下农用的用具都已经被分离了出去,未来刘澜希望有更多先进的更容易让百姓耕种的工具生产出来。

    只有这样,才能解放更多的农民从田地间走出来,刘澜记得在后世看过一句话,百姓是最多元化的,他们可以变成优秀的士兵,也可以变成合格的工人,如果有需要还能够成为不错的商人,而刘澜相信,当工人变得越来越多的时候,将会是治下平均寿命彻底提升的一刻。

    刘澜逛过市集,对商品种的稀缺看在眼里,可是随着这几年的大力发展,新星的市场被开拓,首先是酿酒行业,因为禁酒令的发布,米酒不允许被销售,转而激活了果酒市场,木制品以及家具市场则是因为刘澜的带动,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刘澜有些时候偶然为之,带动的自然是一个行业的热闹。

    而随之造纸业的兴起,带动的无疑是文房四宝的热卖,毕竟以前能识字读书才几个人,而现在这个规模扩大了何止是一倍十倍?而这还不算陶瓷、乳制品,可以说如今秣陵的商业之繁荣,超越了以往任何时期,刘澜甚至有理由相信,就算是后世经济最强的宋也无法与他所执掌的秣陵想媲美。

    最简单的对比就拿蔬菜市场来说,以前市场能够见到的蔬菜不过就那么几种,而蕨菜则是市场销售的大头,但是现在,蔬菜种类可以说应有尽有,这当然是刘澜的功劳,但这何尝不是国渊军屯、民屯的努力成果以及各郡田曹从事的不断鼓励,甚至很多蔬菜种类比之刘澜所了解的还要更多,而这些则是刘澜之前提都没有提到的。

    生活品质肯定是随着经济而提升,但是刘澜在未到三国之前他是很难想象这个时代的生活品质到底有多恶劣,可仔细想想连炒菜都只是在宋代才出现,可想这个时代在餐饮方面有多落后,其实这应该都只是一种假象,甚至连刘澜自己有些时候都会有一种假象来让他恍惚,自己所在的汉朝到底是哪个才是真的。

    百姓吃着白饭大饼,稍微好一些的家庭可能会出现些菜根、蒲公英以及蕨菜,刘澜走遍大江南北,可以说这是普通百姓家里最长见到的饭食了,当时刘澜也许会想,这个时代连炒菜都没有,吃炖肉都要拿青铜鼎来煮,这不就是后世的炖菜嘛,但当他到了雒阳之后,才发现,原来这只是因为他处在幽州的原因,而他在雒阳可是看到了胡羹烤肉,叉烧、腊味,还有鱼生等等,可以说这个时代的烹饪手段可一点都不比刘澜所知晓的少,而之所以他会出现恍惚,其实说白了就一个原因,生活所迫,普通的百姓就算有非常拿手的烹饪手段,但是迫于生活压力,一顿白饭一张大饼甚至是吃一顿锅盔这都已经是很奢侈的一顿饭食了,而让他们去尝试什么烤肉、鱼生叉烧,就有点强人所难了,不是他们不想而是没这个条件。

    试问如此低劣的生活质量,他们的平均寿命能超过三十也着实不容易,再加上医疗与卫生的不足,这些问题才是真正的头等大事,而刘澜现在不管在其他领域取得如何骄人的成绩,他都不会有任何兴趣,因为他知道什么才是根本,他要让百姓的寿命能够提升到与世家比肩的地步。

    要让古稀年龄变成不古稀,这才是他真正所看重的,而食品与药品便成为了他如今最为重视的点,蔬菜只是一小步,肉食品才是一大步,医校只是一个开始,医院才是他最终的追求,而要提高百姓的生活质量,一味的把百姓捆绑在田地之间,除非是富农和地主,中农贫农根本就别指望有吃上肉的可能。

    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因为刘澜提升了工农而发生了改变,刘澜相信日后工商和农民将会并肩,成为刘澜治下的真正根本,当然真正要解决的问题除了开垦出更多的田地之外,还是要提升生产工具,而眼下农用的用具都已经被分离了出去,未来刘澜希望有更多先进的更容易让百姓耕种的工具生产出来。

    只有这样,才能解放更多的农民从田地间走出来,刘澜记得在后世看过一句话,百姓是最多元化的,他们可以变成优秀的士兵,也可以变成合格的工人,如果有需要还能够成为不错的商人,而刘澜相信,当工人变得越来越多的时候,将会是治下平均寿命彻底提升的一刻。

    刘澜逛过市集,对商品种的稀缺看在眼里,可是随着这几年的大力发展,新星的市场被开拓,首先是酿酒行业,因为禁酒令的发布,米酒不允许被销售,转而激活了果酒市场,木制品以及家具市场则是因为刘澜的带动,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刘澜有些时候偶然为之,带动的自然是一个行业的热闹。

    而随之造纸业的兴起,带动的无疑是文房四宝的热卖,毕竟以前能识字读书才几个人,而现在这个规模扩大了何止是一倍十倍?而这还不算陶瓷、乳制品,可以说如今秣陵的商业之繁荣,超越了以往任何时期,刘澜甚至有理由相信,就算是后世经济最强的宋也无法与他所执掌的秣陵想媲美。

    最简单的对比就拿蔬菜市场来说,以前市场能够见到的蔬菜不过就那么几种,而蕨菜则是市场销售的大头,但是现在,蔬菜种类可以说应有尽有,这当然是刘澜的功劳,但这何尝不是国渊军屯、民屯的努力成果以及各郡田曹从事的不断鼓励,甚至很多蔬菜种类比之刘澜所了解的还要更多,而这些则是刘澜之前提都没有提到的。

    生活品质肯定是随着经济而提升,但是刘澜在未到三国之前他是很难想象这个时代的生活品质到底有多恶劣,可仔细想想连炒菜都只是在宋代才出现,可想这个时代在餐饮方面有多落后,其实这应该都只是一种假象,甚至连刘澜自己有些时候都会有一种假象来让他恍惚,自己所在的汉朝到底是哪个才是真的。

    百姓吃着白饭大饼,稍微好一些的家庭可能会出现些菜根、蒲公英以及蕨菜,刘澜走遍大江南北,可以说这是普通百姓家里最长见到的饭食了,当时刘澜也许会想,这个时代连炒菜都没有,吃炖肉都要拿青铜鼎来煮,这不就是后世的炖菜嘛,但当他到了雒阳之后,才发现,原来这只是因为他处在幽州的原因,而他在雒阳可是看到了胡羹烤肉,叉烧、腊味,还有鱼生等等,可以说这个时代的烹饪手段可一点都不比刘澜所知晓的少,而之所以他会出现恍惚,其实说白了就一个原因,生活所迫,普通的百姓就算有非常拿手的烹饪手段,但是迫于生活压力,一顿白饭一张大饼甚至是吃一顿锅盔这都已经是很奢侈的一顿饭食了,而让他们去尝试什么烤肉、鱼生叉烧,就有点强人所难了,不是他们不想而是没这个条件。

    试问如此低劣的生活质量,他们的平均寿命能超过三十也着实不容易,再加上医疗与卫生的不足,这些问题才是真正的头等大事,而刘澜现在不管在其他领域取得如何骄人的成绩,他都不会有任何兴趣,因为他知道什么才是根本,他要让百姓的寿命能够提升到与世家比肩的地步。

    要让古稀年龄变成不古稀,这才是他真正所看重的,而食品与药品便成为了他如今最为重视的点,蔬菜只是一小步,肉食品才是一大步,医校只是一个开始,医院才是他最终的追求,而要提高百姓的生活质量,一味的把百姓捆绑在田地之间,除非是富农和地主,中农贫农根本就别指望有吃上肉的可能。

    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因为刘澜提升了工农而发生了改变,刘澜相信日后工商和农民将会并肩,成为刘澜治下的真正根本,当然真正要解决的问题除了开垦出更多的田地之外,还是要提升生产工具,而眼下农用的用具都已经被分离了出去,未来刘澜希望有更多先进的更容易让百姓耕种的工具生产出来。

    只有这样,才能解放更多的农民从田地间走出来,刘澜记得在后世看过一句话,百姓是最多元化的,他们可以变成优秀的士兵,也可以变成合格的工人,如果有需要还能够成为不错的商人,而刘澜相信,当工人变得越来越多的时候,将会是治下平均寿命彻底提升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