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 皇叔刘司马

第二千一百三十三章 平定扬州(164)

    刘澜很好奇现在的美洲大陆是个什么样子,因为他对美洲的了解,说白了都是因为哥伦布,而在此之前美洲的情况却并没有太多的研究,当然美洲为什么会如此吸引刘澜,说白了就是哪里有着他最迫切获得的农作物,而同时还有那里的黄金和白银。

    对刘澜这样的‘改革者’来说,要改革尤其是经济改革,那么钱币肯定是绕不过去的话题,而就刘澜来说他对铜钱或者说对东汉的币制从前有过一些了解,到了这个时代则有了更深的体会。

    就整个东汉来说,铜钱币制好像都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冲击,直到董卓的小钱出现,冲击是相当严重的,好在刘澜在治下严格防范,才没有让董卓小钱对他治下造成太大的影响,可是钱币的重要性却非常的重要,而东汉铸造五铢钱的机制则是以中央为监管调控,具体铸造则是由地方郡县来施行。

    而刘澜要改革,如此极其造成通胀的铸造权就必须要收回,可要收回五铢钱的铸造权,那么刘澜将军府首先就会与地方郡县产生极其强烈的尖锐矛盾,甚至可能会导致西汉出现的类似情形再次发生。

    为了收回地方的铸造五铢钱的权利,章帝时尚书**就上书要求直接取消货币的使用,甚至还得到了短暂的实施,但以物易物终归不能长久,再加上地方郡县的反应强烈,五铢钱再次流通,而第二次封钱则又在桓帝时期出现,刘陶罢铸钱之奏很快交由得到了首肯,大结可以看出,中央大臣乃至天子们丢五铢钱的态度,

    首先是铸币权,其次是流通不便,铜钱使用繁琐沉重尤其是携带不便是最为重要的一点,但是要取消五铢钱虽然得到了支持,可却始终无法用另一种流通物来代替五铢钱,这就导致百姓要再次回到原始的以物易物,如此一来,对整个社会生活来说会变得更加繁琐,而第三个原因,则是私铸五铢的情况,当然东汉铸私钱远比不了西汉,但对五铢钱的冲击却也极其严重,因为最后买单的是朝廷,而不会是各郡县官府。

    所以刘澜在改革之初,就把铸钱的权利收了回来,不过他居中取了上交到郡,也就是太守去负责铸造五铢,而将军府也就是内阁的金曹进行监管的传统模式,可这样的货币政策刘澜清楚一定要改变,也必须要改变,因为现在的货币政策只会给他的新政拖后腿,而不可能起到任何积极的意义和作用。

    可是要进行改革,可没那么容易,就他对三国时期的货币政策的了解,并没有多少参考价值,先说曹魏,现在的曹操一直都是以布帛为币,他选择的方式无疑是最便已的方法,可这又导致了曹操治下逐渐形成了以谷帛为币,也就是最为原始的以物易物的交易模式出现。

    而造成这一原因,有很多方面,综合来说首先是庄园经济,也就是世家与富农的生产方式保障了他们能够自给自足,可以说在他们这个群体里,不管是从生产还是到最后的交换都可以直接在内部进行。

    而第二种则是因为战争,曹操治下直接征收事物划算还是征收五铢划算和便捷,这种问题想都不要想,自然是食物更划算,就拿粮食来说,如果是征收五铢,那就必须再花钱去购买,对于战火连天的这个年代,实物更为便捷。

    而最后的一个原因自然就是董卓铸造的小钱,使得货币贬值严重。通货膨胀严重,以至于出现了长安谷一斛五十万钱的情况,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曹操去收取五铢钱再去买粮,可能只够他买几斛谷物。

    当然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一直存在,就好像当曹操拜相之后,便第一时间废除了董卓的小钱,重新推行五铢。不过因为推行五铢的数量有限,所以在他的治下就有了钱少物多的现象,所以使得粮食布帛等实物价格降低,并保持相对稳定。

    但是到了曹丕,五铢钱又被取缔,说白了曹丕这样做的原因还是因为战争,而要发起战争,那就离不开粮食与布帛等实物,而到了曹丕登基称帝的时期,整个天下的人口已经锐减,粮食产量非常低,所以在粮价居高不下的情形下,直接收取五铢钱显然是不符合当时的环境。

    而到了明帝曹睿时期,他又下令使用五铢钱,废除谷物布帛这样以物易物的传统货币模式,为何?原因只有一个字,贪。

    刘澜从来都不怀疑一件事,那就是任何政策的诞生,在当世一定是非常符合统治阶级利益的,换言之对他们有利,在能吃肉的同时也会让百姓喝汤,可是随着发展,一切政策显然就显得无比落后,甚至不符合挡下的社会环境了。

    而用谷物布帛为货币,在曹丕时期无疑是符合当时的社会大环境的,可是几十年的发展下来,自然就有人想到了从中赚取利益的方法,他们与那些铸造私钱的犯罪分子差不多,都是在铤而走险,而他们的方式则最无耻,或者说是全民行为。

    为了提高布帛的货币价值,百姓们把谷物用水浸湿,把布帛剪碎,来换取最大的代价,但这无疑又会导致谷物与布帛自身的使用价值降低,在三国时期生产力与生产量本来就非常有限,所以这样的情况出现与发生,在魏国境内的影响是非常恶劣的,而这也直接导致了明帝曹睿下达决心恢复五铢钱货币制度的关键原因。

    这件事对刘澜有着极其重要的警惕作用,虽然他一直都是半钱半物的的收税,但在他心中却又一个更为大胆的想法,那就是新的货币政策,或者说是取消铜本位的货币政策,可是白银的产量在中国来说是非常有限的,如果不是元朝从西方掠夺大量的白银,明清也不可能会出现银本位的货币体系。

    而眼下让刘澜直接获取白银的途径,首先自然就是日本,其次则是向西,向西根本就不现实,所以只能考虑日本甚至是美洲。

    刘澜很好奇现在的美洲大陆是个什么样子,因为他对美洲的了解,说白了都是因为哥伦布,而在此之前美洲的情况却并没有太多的研究,当然美洲为什么会如此吸引刘澜,说白了就是哪里有着他最迫切获得的农作物,而同时还有那里的黄金和白银。

    对刘澜这样的‘改革者’来说,要改革尤其是经济改革,那么钱币肯定是绕不过去的话题,而就刘澜来说他对铜钱或者说对东汉的币制从前有过一些了解,到了这个时代则有了更深的体会。

    就整个东汉来说,铜钱币制好像都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冲击,直到董卓的小钱出现,冲击是相当严重的,好在刘澜在治下严格防范,才没有让董卓小钱对他治下造成太大的影响,可是钱币的重要性却非常的重要,而东汉铸造五铢钱的机制则是以中央为监管调控,具体铸造则是由地方郡县来施行。

    而刘澜要改革,如此极其造成通胀的铸造权就必须要收回,可要收回五铢钱的铸造权,那么刘澜将军府首先就会与地方郡县产生极其强烈的尖锐矛盾,甚至可能会导致西汉出现的类似情形再次发生。

    为了收回地方的铸造五铢钱的权利,章帝时尚书**就上书要求直接取消货币的使用,甚至还得到了短暂的实施,但以物易物终归不能长久,再加上地方郡县的反应强烈,五铢钱再次流通,而第二次封钱则又在桓帝时期出现,刘陶罢铸钱之奏很快交由得到了首肯,大结可以看出,中央大臣乃至天子们丢五铢钱的态度,

    首先是铸币权,其次是流通不便,铜钱使用繁琐沉重尤其是携带不便是最为重要的一点,但是要取消五铢钱虽然得到了支持,可却始终无法用另一种流通物来代替五铢钱,这就导致百姓要再次回到原始的以物易物,如此一来,对整个社会生活来说会变得更加繁琐,而第三个原因,则是私铸五铢的情况,当然东汉铸私钱远比不了西汉,但对五铢钱的冲击却也极其严重,因为最后买单的是朝廷,而不会是各郡县官府。

    所以刘澜在改革之初,就把铸钱的权利收了回来,不过他居中取了上交到郡,也就是太守去负责铸造五铢,而将军府也就是内阁的金曹进行监管的传统模式,可这样的货币政策刘澜清楚一定要改变,也必须要改变,因为现在的货币政策只会给他的新政拖后腿,而不可能起到任何积极的意义和作用。

    可是要进行改革,可没那么容易,就他对三国时期的货币政策的了解,并没有多少参考价值,先说曹魏,现在的曹操一直都是以布帛为币,他选择的方式无疑是最便已的方法,可这又导致了曹操治下逐渐形成了以谷帛为币,也就是最为原始的以物易物的交易模式出现。

    而造成这一原因,有很多方面,综合来说首先是庄园经济,也就是世家与富农的生产方式保障了他们能够自给自足,可以说在他们这个群体里,不管是从生产还是到最后的交换都可以直接在内部进行。

    而第二种则是因为战争,曹操治下直接征收事物划算还是征收五铢划算和便捷,这种问题想都不要想,自然是食物更划算,就拿粮食来说,如果是征收五铢,那就必须再花钱去购买,对于战火连天的这个年代,实物更为便捷。

    而最后的一个原因自然就是董卓铸造的小钱,使得货币贬值严重。通货膨胀严重,以至于出现了长安谷一斛五十万钱的情况,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曹操去收取五铢钱再去买粮,可能只够他买几斛谷物。

    当然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一直存在,就好像当曹操拜相之后,便第一时间废除了董卓的小钱,重新推行五铢。不过因为推行五铢的数量有限,所以在他的治下就有了钱少物多的现象,所以使得粮食布帛等实物价格降低,并保持相对稳定。

    但是到了曹丕,五铢钱又被取缔,说白了曹丕这样做的原因还是因为战争,而要发起战争,那就离不开粮食与布帛等实物,而到了曹丕登基称帝的时期,整个天下的人口已经锐减,粮食产量非常低,所以在粮价居高不下的情形下,直接收取五铢钱显然是不符合当时的环境。

    而到了明帝曹睿时期,他又下令使用五铢钱,废除谷物布帛这样以物易物的传统货币模式,为何?原因只有一个字,贪。

    刘澜从来都不怀疑一件事,那就是任何政策的诞生,在当世一定是非常符合统治阶级利益的,换言之对他们有利,在能吃肉的同时也会让百姓喝汤,可是随着发展,一切政策显然就显得无比落后,甚至不符合挡下的社会环境了。

    而用谷物布帛为货币,在曹丕时期无疑是符合当时的社会大环境的,可是几十年的发展下来,自然就有人想到了从中赚取利益的方法,他们与那些铸造私钱的犯罪分子差不多,都是在铤而走险,而他们的方式则最无耻,或者说是全民行为。

    为了提高布帛的货币价值,百姓们把谷物用水浸湿,把布帛剪碎,来换取最大的代价,但这无疑又会导致谷物与布帛自身的使用价值降低,在三国时期生产力与生产量本来就非常有限,所以这样的情况出现与发生,在魏国境内的影响是非常恶劣的,而这也直接导致了明帝曹睿下达决心恢复五铢钱货币制度的关键原因。

    这件事对刘澜有着极其重要的警惕作用,虽然他一直都是半钱半物的的收税,但在他心中却又一个更为大胆的想法,那就是新的货币政策,或者说是取消铜本位的货币政策,可是白银的产量在中国来说是非常有限的,如果不是元朝从西方掠夺大量的白银,明清也不可能会出现银本位的货币体系。

    而眼下让刘澜直接获取白银的途径,首先自然就是日本,其次则是向西,向西根本就不现实,所以只能考虑日本甚至是美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