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嫡女重生记 六月浩雪

第1492章 秀女(4)

    云擎是在用晚膳前才知道有秀女在御花园摔断腿,有些奇怪:“我记得秀女是不能到御花园去的。”

    玉熙点头说道:“并不是人人都愿意遵守规矩。”这个秀女为何会去御花园自然要查清楚,只是在她进御花园那一刻,就被取消了资格。喜欢挑战规则的人,肯定是要被淘汰的。

    佑哥儿笑眯眯地说道:“那这人胆子还挺大的。”谁不知道她娘最重规矩,此人竟然敢无视她娘的话。

    枣枣却持不同的意见:“娘,会不会是被人算计的?”除非这人是猪脑子,否则不可能明知御花园不能去,还执意要去。

    “余志在查。”通过考试,只能看到表面的东西。只有将所有的人放在一块看看她们的表现,这才能看清楚一个人的本质。

    枣枣有些好奇地说道:“娘,我可听说叶家姑娘跟钟家姑娘极为出众。你是看中了叶家的姑娘,还是钟家的姑娘?”

    “还没定论。”

    枣枣觉得玉熙太无趣了,转头看向启浩:“启浩,这可是给你选媳妇,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呢?”若换成是她,肯定偷偷跑去看了。哪像启浩,仿若选秀与他无关似的。

    启浩眼皮都没抬:“着什么急?”

    枣枣被噎住了,转而嘀咕道:“就你这性子,谁给你当媳妇谁倒霉。”

    虽然声音很小,可在场的人耳朵都好使,全都听到了。云擎恼怒道:“说的这是人话吗?”这丫头,一张嘴太臭了。

    枣枣可不觉得自己有错。

    玉熙仿若没听到这话,坐到餐桌前。

    用过晚膳,玉熙将枣枣留下,然后朝着她说道:“明日你就带着长生回去。”

    枣枣反应很快,说道:“娘,你是在为刚才的事生气?娘,我又没说错。就启浩这性子,肯定不是个知道疼媳妇的。”

    玉熙面色难看地说道:“以前你们年岁小,说话口无遮拦也就算了。你现在都是孩子他娘了,说话还是不过脑子。”若枣枣刚才说启浩不会疼媳妇这话,玉熙不会生气。可说什么谁嫁谁倒霉,这话就太刺耳了。

    枣枣觉得很委屈。

    玉熙又丢下一句话:“以后没什么事,你也不要在宫里留宿。金玉虽然对你好,但你也不能任意妄为。”回宫可以,但住在宫里就免了。

    看着玉熙让她回章华宫,一副不愿跟她多说的样,枣枣很难过。

    云擎看到玉熙,问道:“你说她了?”这孩子,确实应该好好说一说了。

    “没有。我只是让她明日出宫,以后也不要总回宫住了。”说有什么用。自小到大不知道说了多少回,枣枣当了耳边风。所以现在,她也不费这唇舌。

    云擎犹豫了下说道:“你将她赶回家,她肯定又要说我们不疼她了。”

    “只有让她知道我们不再疼她,她才会收敛。”只有让枣枣怕了,她才会去改变。否则,只会变本加厉。

    云擎有些不忍心:“到时候她又要说我们重男轻女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有些人可能会这般想,但他却从没这想法。在他心中,儿女都是宝。

    玉熙对云擎性子再了解不过了:“封莲雾会变得现在这幅人见人厌的样,常氏占了一半的原因。你不希望枣枣也变成她那个样子?”当然,枣枣也就口无遮拦生活上比较依赖她们,大面上是没问题的。不过为了杜绝云擎扯后腿,她就将情况说得严重些。

    云擎觉得玉熙有些危言耸听,只是枣枣嘴巴不把门确实让他很头疼。

    玉熙继续说道:“我跟你活着还好说,启浩就算对枣枣不满也不会说什么。可若我们没了,她要再这般口无遮拦的启浩以后肯定不待见她。”幼年情谊再深,可若不好好维护这一会糟践,到最后姐弟估计会形同陌路了。枣枣与其他人不一样,她是个女将军。若是不得皇帝的支持,她这个女将军肯定会被架空。如今对她严厉,是为她好。

    云擎最后妥协:“都听你的。”

    夫妻两人,说起来玉熙更狠得下心来。而云擎,受了那个噩梦的影响更心软一些。

    枣枣去碧华宫找柳儿。

    柳儿这两日胃口变好了,精神也恢复过来了。看着枣枣眼眶红通通的,问道:“大姐,怎么了?”

    枣枣将刚才的事说了下:“柳儿,自我出嫁以后爹娘就不再疼我了。”一点小事,就给她摆脸色。

    柳儿很无语:“你总说爹娘不疼你,为什么就不自己找找原因?什么叫谁嫁启浩就谁倒霉,你觉得阿浩听到这话心里会舒服。”启浩是太子,嫁给他以后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这得是多大的荣光。

    “这次是为了他才选秀,可他却无动于衷。”枣枣就觉得启浩的反应,太冷漠了。

    柳儿不跟枣枣讲道理,只是说道:“若是我当着全家人的面说谁娶你谁倒霉,你会怎么想?”

    枣枣有些讪讪的,低下头说道:“我这不是开玩笑吗?”

    “大姐,启浩现在是太子,你平日里对他尊敬一些。”顿了下,柳儿又加了一句:“大姐,有些话你说出口之前多想想。别弄得最后娘连宫门都不让你进了。”要枣枣再这般肆意妄为,她娘真可能会不准大姐进宫的。

    枣枣垂着头说道:“我以后会注意。”以后说话之前,还是多想一想。不为其他,为儿子,也得做到。要不然儿子以后也跟她一样,怕是爹娘跟启浩都不会喜欢了。

    见枣枣将她的话听进去,柳儿松了一口气:“我现在已经好了,明日跟着你一起出宫。”她待在皇宫很舒服,可阿希在这里却不方便。

    枣枣点头,转而又跟柳儿说起了秀女摔断腿的事:“总觉得这事有蹊跷?”好端端的跑去御花园做什么。

    这事不用说,肯定有蹊跷了。柳儿说道:“这事你别管,娘会处理好的。秀女的事连爹都不插手,我们更不能管。”

    怕枣枣不听她的话,柳儿又加了一句:“插手不该插手的事,会遭厌的。”

    枣枣笑着说道:“我也就好奇下。”就冲娘现在对她的态度,也不敢管这种事了。

    柳儿劝说道:“可以好奇,但不能因为好奇就去探究。大姐,我们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孩,有些事得避嫌。”

    “长大真不好。”

    柳儿听到这孩子气的话,哭笑不得:“长大是有很多的烦恼,但也有很多的乐趣。若你没长大,哪来的长生。”有舍有得,这才是人生。

    枣枣也就是被宠坏了,又不傻:“柳儿,以后有事我跟你商量,你到时别嫌烦。”要再犯错,说不准娘真连皇宫都不准她进了。

    其实不止枣枣好奇,就是佑哥儿也很好奇:“大哥,你就真不想知道娘中意哪个?”

    “这事不需要问。”启浩被玉熙教得很好,是个非常合格的继承人。

    佑哥儿听出了这话里的意思,当即一脸的佩服:“大哥,你竟然能猜测到娘的心思。大哥,你真是太厉害了。”

    启浩摇头说道:“这十五个秀女,只两个姑娘满足娘的要求。”而玉熙的要求,与他自己的要求差不离。

    佑哥儿狐疑道:“不会真是叶家姑娘或者钟家姑娘吧?”说起来佑哥儿也时候当事人,这事自然也特别关注了。

    启浩卖了一个关子:“你说呢?”

    “大哥,你可千万别娶这叶家姑娘,我可不想要个眼睛只看天的大嫂。”什么冷若冰霜的冰美人,既然是冰美人那就去天山上呆,嫁什么人。

    启浩笑得不行:“这事我做不了主,你得跟娘去说。”

    启佑可没这个胆:“我若插手你的婚事,娘肯定会罚我的。”别看他是四兄弟里最顽劣的,可他做的事从没越过玉熙的底线。选太子妃的事,可不是他能插手的。

    启浩笑了下,没说话。

    启佑极有眼色,见状就没在继续这个话题:“大哥,刚才大姐的话是有些不中听,不过她自小到大都这样,你别生气。”

    启浩笑着道:“我没生气,只是觉得大姐都这么大人说话还不过脑子,有些为她担心。”生气还不至于,就是有些不舒服。

    启佑觉得这根本不是个事:“她也就在家是这个样子,在外面还是比较靠谱的。”若她在外面还如在家这般口无遮拦,也混不到现在这个位置。

    顿了下,佑哥儿又说道:“再者,有爹娘跟我们护着她,就算嚣张一些又有何妨?”这亲兄弟,可不就得给姐妹撑腰的。

    启浩嘴角上扬,说道:“小时候大姐可没少打你,没想到你竟然这般护着她。”

    启佑乐呵呵地说道:“打是亲骂是爱嘛!若我不是亲弟,她还不屑管呢!”枣枣不会无缘无故打他,都是佑哥儿做了坏事。

    启浩摇头,笑着说道:“在刑部呆了一年,倒是学得油腔滑调了。”佑哥儿能说这话,他很高兴。亲兄弟,就该拧成一股绳。他可不想像史书上的那些皇帝一样,最后成为孤家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