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嫡女重生记 六月浩雪

第2248章 玉熙番外(3)

    京城有传闻说百花苑里种满了奇花异草,连御花园都不能比。而兰若翾自小就喜欢花花草草,一直想去百花苑观赏里面的奇花异草。可惜,那里并不对外开放。听到玉熙跟云擎召见她,她是既紧张又欢喜。

    这日用早膳前,兰夫人拉着兰若翾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

    兰家太夫人皱着打断了她的话,说道:“若翾,只要注意礼仪,其他不必担心。太上皇跟太后,都很好说话的。”

    若翾笑着道:“祖母,我不担心的。”她一直都很遗憾自己生得太晚了。以前玉熙经常到文华堂讲课,可惜等她到文华堂念书时,玉熙因为年岁大了已经不去文华堂了。

    到了百花苑,兰若翾目不斜视地跟着女官进了内院。

    进了屋子,兰若翾瞟了一眼坐在上首的玉熙跟云擎。见两人满头的银丝,不过精神挺好的。

    兰若翾垂下头,跪在地上行大礼:“若翾拜见太上皇、太后娘娘。”

    玉熙笑着道:“起来吧!”

    等兰若翾起身后,玉熙说道:“走近点让我瞧瞧。”年岁大了眼神不好,隔这么远看不大清楚兰若翾的模样。

    今日兰若翾穿着一身嫩黄折枝玉兰长裙,如墨的长发用藕荷色的缎带轻轻挽起,头上斜插一直玉质凤尾兰花簪。秀美绝俗,仿若一朵空谷幽兰。

    云擎眯着眼睛看了半天,然后说道:“鸿琅这孩子,有福了。”这姑娘不算特别漂亮,但给人的感觉却很舒服。他是见了,就很喜欢的。兰家,果然很会养孩子。

    兰若翾的脸,瞬间就红了起来。

    玉熙拉着她纤细白皙的玉手,笑着问道:“你是不是很喜欢兰花?”

    兰若翾露出羞怯的笑容:“回太后,若翾觉得,每一种花都有它的独特的美。”所有,所有的花草她都喜欢。

    这话,很对云擎的胃口:“你说得很对,每种花都有它独特之处。”

    这些年,云擎也养了不少的花。虽然说那些花到他手里,几乎没存活下来的。不过有邬金玉的指点,云擎的理论知识很充足。当下,就与兰若翾聊起了如何种花养花。

    玉熙啼笑皆非。不过,她也没拆穿云擎这个植物杀手的真相。由着兰若翾,一脸崇拜地看着云擎。

    说了小半天,云擎打起了哈欠。

    玉熙虽然喜欢兰若翾,不过为了照顾云擎,也没留她用午饭。

    回到家里,兰夫人有些紧张:“若翾,太上皇跟太后跟你说了什么?”这么快就回来,她很担心老圣人不喜欢女儿。

    太孙是两位老圣人一手养大的,若是他们不喜欢自个闺女,太孙肯定会受影响的。

    若翾笑着道:“祖母,娘,太上皇跟太后都特别和善。太后问我是不是很喜欢兰花?太上皇则教我怎么养花。”刚开始有些紧张,不过看着两位老老圣人那般和善,她也就不害怕了。

    正说着话,就听到外面门房回禀说太后赐了东西过来。

    玉熙赏给了兰若翾两盆花:一盆是洁白无暇的玉兰花,一盆是娇艳如火的茶花。

    若翾看着这两盆花,很是遗憾地说道:“可惜今日没能去园中观赏。”不过还好,以后有机会观赏到那些奇花异草。

    过了两日,柳儿带了封小晗到百花苑。正巧,云擎在院子里给花草松土。

    看到她骨瘦如柴的模样,云擎很是不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如此不爱惜自己,如何对得起父母的生养之恩。”

    封小晗听到这话,眼泪扑哧扑哧地落。

    柳儿有些心疼:“爹……”她是让父母帮着宽慰小晗,不是让她来挨骂的。

    云擎黑着脸道:“爹什么爹,难道我有说错?就她这样如何堪为一国之母?也幸好启浩坚决拒绝没同意这门亲事,若不然就是害了鸿琅。”

    这话,说万箭穿心都不为过。封小晗受不住这个刺激,晕了过去。

    云擎越发瞧不上封小晗了,见柳儿也哭上了当下很是烦躁地说道:“赶紧将她给我带回去。以后,不准再让她进宫。”

    柳儿眼泪汪汪地看着玉熙。

    玉熙朝着贴身女官冰梅使了个眼色,然后轻轻地拍着云擎的后背道:“你别生气了。孩子现在钻了牛角尖,慢慢开导总会想开的。”早知道云擎会这么生气,她就不将这事告诉云擎了。

    云擎气呼呼地说道:“要宽慰也是她爹娘的事,跑百花苑来做什么?我们都快埋土里的人,还得给他们擦屁股。”

    冰梅走过去,将封小晗给抱了出去。当然,没立即将人送走,而是寻了张御医给封小晗诊治。

    张御医诊完脉说封小晗是郁结于心,若是她自己不放宽心,神医都救不了她。这话,与给封小晗看诊的太医的话是一样。

    柳儿带着封小晗回了府,刚将她安顿下来就听到说皇上传召。

    启浩是听到云擎被柳儿给气着了,这才叫了柳儿进宫:“爹娘那么大年岁,你还让她们为你的事操劳?云婳,你不觉得羞愧吗?”其他的事,他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可事关云擎跟玉熙,他就容不了。

    柳儿没想到,启浩会为此事大发雷霆。

    训斥了柳儿一顿,启浩说道:“这是最后一次。若不然,我不会再给你留脸面了。,”若不是不想让云擎跟玉熙担心,他哪能会这般轻轻放过。

    柳儿出了宫,就要去寻枣枣。不过马车走到一半,她又让车夫调转车头,回了自个的府里。

    正巧,封志希在院子里。看着柳儿的衣裙皱巴巴的,问道:“出什么事了?”要知道柳儿最注重仪容,这幅模样定是出什么事了,而且还不是小事。

    柳儿也没瞒着封志希,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她也很后悔,若知道这事会招得云擎跟启浩生气,她就不带小晗去百花苑了。

    封志希并不知道今日柳儿会带了封小晗去百花苑,若不然他肯定阻止了。不过事已至此,再责怪柳儿也于事无补:“给她定一门亲,这样她也能早些死心了。”

    “就怕她不乐意。万一逼急了,弄出个好歹怎么办?”

    封志希冷着脸说道:“她要想不开,就当我们白养了她一场。”他也希望封小晗能当上太孙妃,可问题是皇上不同意。这事,已经不是他们能力之内了。

    防备再出事端,封志希亲自与封小晗说道:“太孙妃已经定下来,我们也不可能让你给太孙为侧妃。再者,皇上暂时也无意给太孙选侧妃。如今你只有两条路,第一条家里给你挑户好人家,今年年底出嫁第二条去庵堂,这辈子与青灯古佛相伴。”

    封小晗还没说话,封二夫人就哭着说道:“公爹,小晗选第一条。”

    封志希没接话,只是盯着封小晗看。

    封二夫人朝着封小晗说道:“你若去庵堂,娘就死在你面前,省得日夜为你操心。”这段时间看着花骨朵一般的女儿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她心如刀割。

    封小晗最终屈服再封二夫人的眼泪下,选择嫁人。

    韩晶晶为珉哥儿的婚事,头大的很。给她相看了好几个姑娘,每一个韩晶晶都觉得很好。可惜,珉哥儿都不满意。

    放下卫国公府的请帖,韩晶晶揉了下额头说道:“这孩子,都怪我平日太宠着他了。”作为幼子,当父母的难免会多疼几分了。

    心腹春晓走上前给韩晶晶揉捏了下肩膀,笑着说道:“王妃,这事急也急不来。”

    “真是上辈子欠他的了。”前面两个儿子的婚事都顺顺利利的,到了幼子这儿,尽给出幺蛾子。

    主仆两人正说着话,就听到丫鬟回禀道:“王妃,三爷求见。”

    珉哥儿是得到消息说封家要为封小晗说亲,就过来求韩晶晶去公主府提亲。

    韩晶晶惊得不行,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说道:“什么时候的事?”莫怪这两年挑肥拣瘦没相中一个,原来是早看上封小晗。

    珉哥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封小晗的。反正,每次见到封小晗他的心就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

    韩晶晶板着一张脸,说道:“我是不会去封家提亲的,你就给我死了这条心吧!”外人不知道,作为皇室中人岂能不知道,封小晗一颗心都在太孙身上。她怎么可能让自己儿子,娶一个心有所属的女子。

    不管珉哥儿怎么求,韩晶晶都没松口。

    珉哥儿一气之下,说道:“娘,除了小晗姐,我谁都不娶。”封小晗,比珉哥儿大了一岁。

    韩晶晶看着珉哥儿的背影,捂着胸口说道:“我迟早得被他气死。”

    春晓忙给她顺气:“王妃别生气,三爷也是少年气盛。等他自己想通了,就好了。”

    想着这两年珉哥儿一直瞧不上她相中的姑娘,韩晶晶说道:“他怕是几年前就存了这个心思。只是知道封家跟封小晗属意太孙,所以才不敢说。”至于如今为何敢说,还不是因为太孙已经定亲了。封小晗,再如何也不可能去做妾的。

    事实上也确实如韩晶晶所猜测的那般,从知道男女有别开始珉哥儿就喜欢上了封小晗。如今有机会,他又岂会轻言放弃。韩晶晶不同意,珉哥儿就去找了启佑。

    云擎正在修剪一盆青松,听到珉哥儿过来问了启佑:“珉哥儿好像还没定亲,对吧?”

    启佑点头道:“是还没定亲,这孩子眼光高,家里给相的姑娘他都瞧不上。”

    云擎说道:“眼光高没错,但别太挑了。挑过头,就成了老大难了。”说完,咔嚓一声,青松的一根枝丫给剪断了。

    启佑嘴角抽了抽。一颗挺拔傲然的青松,愣是被云擎修剪得跟羊啃过了似的。

    也是因为云擎修剪的技术太糟心,玉熙只准她修剪青松盆景,另外的盆栽不准他动。青松生命力顽强,被他乱一通修剪也能存活。其他娇嫩的盆栽,就不成了。

    珉哥儿很快就过来了,见到云擎忙行了礼:“鸿珉见过曾祖父,祖父。”

    放下手中的剪刀,云擎问道:“这次过来有什么事?”

    珉哥儿笑着道:“好久没见曾祖父跟曾祖母了,想你们了。”曾祖父跟曾祖母那么大岁数,若是让他们操心自己的事,怕是祖父跟爹娘会揍死他了。

    这话,云擎很受用:“你有心了。”

    珉哥儿嘴巴很甜,哄得云擎眉开眼笑的。所以,中午也留在百花苑吃饭了。

    吃完饭休息了会,玉熙就跟云擎一起睡午觉了。

    启佑没好气地说道:“说吧!这次过来为的什么事?”珉哥儿的性子他还能不清楚,没事绝对不会往云擎跟前凑。

    珉哥儿说道:“祖父,我想娶小晗姐,可是娘不答应。”

    “所以,你的心上人是小晗?”这臭小子之前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没心上人,这下是不打自招了。

    珉哥儿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下头,然后说道:“爹,封家要为小晗姐说亲。祖父,你让娘去封家提亲吧!”

    “封家两年前就说要为小晗说亲,当时怎么就不说呢”

    珉哥儿说道:“当时不合适。”

    启佑笑了下,说道:“不管是两年前,还是现在,结果都一样。”

    珉哥儿很聪明,当下就明白这话里的意思:“祖父,为什么?小晗姐哪里不好了?”

    “小晗喜欢鸿琅,这事你应该知道吧?”外人可能不知道,但这事在他们几家并不是秘密。

    他自然知道封小晗的心上人是鸿琅,也自知自己无法跟鸿琅比,所以才将这份喜欢深深地埋藏在心中。

    启佑心头暗暗叹气,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封小晗:“这门亲事,我跟你爹娘都不会同意的,所以你早些死了这条心吧!”

    珉哥儿不甘地问道:“为什么?”

    启佑反对的理由,跟韩晶晶是一样的:“你的妻子,家世才貌一般我都不介意,但绝对不可能是个心有所属的女子。”封小晗若只是喜欢鸿琅,那还好说。可明显,她对鸿琅是情根深种。就冲这点,他也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珉哥儿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祖父,我相信终有一日我能打动小晗姐的。”

    启佑一脸怜悯地说道:“珉儿,祖父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我可以告诉你,你这辈子都打动不了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