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俗人一枚 瞎半身

884,魔鬼

    没有灯光,也无半点声响。整个屋子,都是安静一片,针落可闻。

    程文瑾屏住自己的呼吸,蹑手蹑脚的朝梁娅的卧室门走去。

    就在这时,沙发上突然有个什么东西直了起来,犹如僵尸。

    “啊妈呀……你……你是哪个?你,你别过来,过来我砍死你!”看到有什么东西从沙发上直挺挺的竖起,程文瑾一声尖叫,犹如受惊的猫,全身寒毛乍起,三魂七魄吓丢了一大半,手中的菜刀都差点吓掉!

    “啊……程阿姨,你,你是程阿姨?程阿姨你别紧张!我是王勃!你千万别紧张,我马上开灯!”王勃也是吓了一大跳,这个时候他根本就没睡着,胡思乱想中忽然听到有人开门,但是来人又没有开灯,声音很快消失不见。王勃下意识的就以为房间进了一个毛贼,惊吓中赶紧将茶几上梁娅给他倒茶的茶杯拽在手里,等对方进来的时候一个囫囵砸过去,然后趁机冲进厨房拿菜刀回来搏斗。

    哪知他刚起身,扬起手上的茶盅,还没砸出去,程文瑾冲破云霄的尖叫声便响了起来。

    程文瑾握刀的双手不停的颤抖,听到声音是王勃后一下子松了口气,但还是确认似的问:“你,你真是王勃?”

    “真的是我,程阿姨!你别紧张!我马上开灯!”王勃应了声,跳下沙发,开始去墙上摸开关。程文瑾家的开关在哪里他并不是很熟,隐约记得在靠近玄关的地方。

    “啪”王勃还没把客厅的灯打开,梁娅卧室的灯光已经亮了起来,伴随着梁娅惊中带喜的叫声,“妈,是你吗?你怎么回来啦?”

    借助门缝传出的灯光,王勃终于看到了墙上的开关,一步上去拍亮,然后,就看到了靠在墙上张口喘着大气,满头大汗的程文瑾。程文瑾下垂的胳膊下是一把明晃晃的菜刀。王勃完全没想到程文瑾还拿着菜刀,他当初还考虑贼人进来后他是不是冲上去一个熊抱将对方抱住,现在看了程文瑾手里的菜刀,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心想,幸好没有冲动!

    “吱呀”梁娅的卧室门从内打开,走出一脸欣喜的梁娅,但是当梁娅看到她母亲手里的菜刀后直接捂住了嘴,“妈,你,你拿菜刀干啥子喃?”

    “干啥子?还不是担心家里招贼了?”程文瑾已经从惊吓中恢复了过来,闻言后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然后转身朝王勃看去,却见此时的王勃,全身赤/裸,就腿间穿了条平底内裤。程文瑾顿时面色一红,走到梁娅的跟前挡住女儿的目光,把梁娅朝卧室内推,很快“啪”的一声,两娘母消失在重新关闭的门内。

    这关门声提醒了王勃,赶紧返回沙发,将脱在沙发靠背上的t恤和休闲裤套在了身上。

    几分钟后,寝室门重新打开,程文瑾和梁娅走了出来。程文瑾先去厨房放了菜刀,而后回到寝室,对王勃说:“小勃,你去小娅的卧室睡吧。今天晚上小娅和我一起睡。”刚才在梁娅的房间,她已经清楚了王勃过来的原因,心头更是庆幸自己今天晚上回四方的决定,不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两人以前还有过那么一段亲密的关系,作为过来人的程文瑾很难相信这两个小家伙最后把控得住自己。如果两人还是男女朋友倒也无所谓,可是现在两人已经分了手,王勃另有女友,如果阴差阳错之下发生了什么关系,那就有点不像话了。

    “啊,不用,程阿姨,我就睡客厅,挺好的。”王勃推辞道。

    “叫你睡客厅你就睡客厅。你个子那么大,沙发那么点地方,你翻身都不好翻身。”程文瑾说,语气中有种不容置疑的味道。

    梁娅也开始劝:“小勃,你就睡我的床吧。睡沙发,不舒服的。”

    “那……好吧。”王勃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那程阿姨,小娅,你们也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晚安!”王勃站起来走入梁娅的卧室,向两娘母道了晚安。”

    “晚安,小勃!”梁娅笑着眨了眨眼。

    程文瑾和梁娅回到另一间卧室。程文瑾让梁娅先睡,她先去冲个凉。两娘母都是有洁癖的人,夏天是每天都要洗澡的。

    二十分钟后,程文瑾身上围着一条洁白的浴巾,用毛巾擦着头发走了进来。程文瑾先关上卧室门,然后走到床边坐下,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问:“对了,刚才你说小勃给你打电话,知道你一个人在家,就说来陪你。他说来陪你就让他来陪啊?你不知道他是有女朋友的嘛?被他的女朋友知道了,人家怎么看你?”

    梁娅听出了母亲话里的某种怪罪,有些不服气的说:“又不是我让他来的,他……他执意要过来。而且……”梁娅看了她母亲一眼,咬了咬嘴唇,决定告诉自己母亲一部分事实,“而且孙丽……孙丽跟他分手了。”

    这消息可让程文瑾吃惊不小。孙丽成为王勃的新女友还是梁娅告诉她的。而孙丽,她可是亲眼见过,是一个除了身高比自己女儿矮点,其他任何方面都不逊于自己女儿,极为优秀,极为漂亮的女生。当初梁经权死的时候对方把家里的皇冠开过来迎来送往,帮了家里不少忙。如果王勃的女友是他班上的其他女生,程文瑾还有信心自家女儿能够压对方一头,但是孙丽,她实在没多少信心。

    也就是得知王勃和孙丽在一起后,程文瑾对自己女儿和王勃的未来开始慢慢的看淡。

    现在,两人竟然分手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

    程文瑾想起了王勃在蓉城把自己压在沙发上时对自己说的“疯话”,心头顿时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她深吸一口气,稳定心神,尽量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问:“孙丽和小勃分手了?怎么会分手的?什么时候的事?”

    “就……就这两天的事。至于……至于为什么分手,我……我想可能跟我有……有点关系。”梁娅期期艾艾的说,有点不敢看程文瑾的眼睛。

    “什么,和你有关系?”程文瑾大吃一惊,比听了刚才王勃和孙丽分手还震惊十倍!莫非是小娅和那王小鬼……然后被孙丽发现……想到有此可能,程文瑾的脸色随即沉了下来。

    梁娅见自己母亲变了脸色,立刻明白母亲肯定误会了自己,急忙分辨说:“妈,不是你想你的那样。小勃既然有了女朋友,我……我怎么可能还会去找他?”说到这里,梁娅突然想到了王勃给自己的那封信还搁在电视机旁边,匆忙跳下床,边朝外走边说,“妈,你等着!我给你看样东西。”

    梁娅很快去而复还,手中多了一个褐色的信封。梁娅打开信封,取出几页纸,递到程文瑾的手上,说:“这是小勃给我写的毕业留言,被孙丽无意中发现了,然后悄悄的取了下来,伪造小勃的笔迹重新写了句很普通的留言给我。昨天,孙丽离开四方去帝都之前,她把这几页原本属于我……的活页寄给了我,同时给小勃也写了封信,说的就是跟小勃分手的事。”

    梁娅杂杂拉拉的说完,程文瑾的脑海却是一头雾水,什么毕业留言,什么伪造笔迹,弄得她有些不知所云。梁娅看到程文瑾一脸迷惑的样子,推了推她母亲的肩膀,催促说:“妈,你还是看看小勃给我的毕业留言吧。等你看完就啥都明白了。”

    被梁娅一推,程文瑾知道事情多半出在这封信上面,她展开信纸,仔细的看了起来。

    “我第一次看到她是三年前一个令人心旷神怡的早晨……”

    约莫过了十分钟,程文瑾才将视线离开了信纸,她的心思激荡起伏,依旧沉浸在王勃那优美,婉约,情深深,雨蒙蒙般的笔触中。程文瑾将目光看向身边的女儿,此时的梁娅,面色绯红,显得很不好意思。程文瑾听梁娅说:“所以,妈,我觉得孙丽和小勃分手的原因,多半……多半就是因为这封信……”说着,梁娅的脑袋却是越埋越低。

    程文瑾从那饱含深情,诗一样优美的毕业留言中回过神来,心头也是同意女儿的判断:

    孙丽和王勃的分手,坏事的,多半就坏在这封信上。看来倒是自己误会自己的女儿了。

    也是,以自己对女儿的了解,女儿即使再喜欢那王小鬼,在那小鬼已经有女朋友的情况下,也不可能不要自尊,没脸没皮主动贴上去的。

    “唉,造化弄人,只能说造化弄人吧……”程文瑾叹了口气,将含羞带喜的梁娅拥入怀中。

    突然,程文瑾一愣,发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那小鬼给小娅这封饱含深情的,完全可以称之为情书的毕业留言是5月5号写的,可是8月底在蓉城的时候,那小鬼却把自己压在沙发下,发酒疯一般的说喜欢自己,真的好喜欢自己,如果国内容不下,还要领着自己出国私奔,更是破天荒的喊了自己“文瑾”,这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那小鬼在对小娅余情未了的同时,同时……同时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头上?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程文瑾的面色当即变了数变,羞愧,愤怒,害怕,恐惧……各种表情轮番变幻,最后形成了一张说不清到底是愤怒还是忧心的俏脸。

    “甜言蜜语,花言巧语,油嘴滑舌,贪得无厌……那王小鬼,就是,就是一个地地道道,彻头彻尾的坏种,色胚,魔鬼!自己和小娅上辈子到底遭了什么孽,竟然遇到了这种无法无天的魔鬼呐?早晓得,让你睡什么床啊?睡大街去吧!”感觉自己看穿了王勃本质的程文瑾闭上眼睛,禁不住在心头发出一声无力回天的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