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U盘 纸火花

第808章 被告

    人常说,磨刀不误砍柴工。

    马竞和他的蜜蜂游戏无疑是这一说法的忠实信徒,中毒甚深的他们甚至发展到了“找矿不误砍柴工”的地步。

    为了让游戏更强大,他们设计了自用的ve/pt引擎;为了让开发更快捷,他们搭建了通用的游戏资源库;为了让环境更真实,他们研发了地球模拟器;为了让体验更完美,他们推出了自己的游戏平台。

    即使这样他们还不满足,居然还尝试制造传说中的游戏主脑。

    这东西和脑波连接器一样,都是虚拟网游类网游小说的标配,通常它们都有着传奇的身世,不是多国联合开发就是外星遗迹出品。

    当然它们的性能也非常强大,完全对得起不凡的身世,头盔能够安全读写脑波甚至上载灵魂,而一手包办游戏开发与运营让游戏公司沦为小透明的主脑同样不可小觑,量子通讯、光子计算只是基础,很多还会产生傲娇的独'立意识。

    与之相比,蜜蜂的“梦行者+女娲”组合就要弱爆了,前者只是简单的视听模拟,后者更是自动工具的简单组合,都还处在低级阶段。

    蜜蜂一直对改进开发工具、提高自动化程度抱有高度兴趣,时下正火的ml机器学习技术自然不会错过。而他们也的确取得了一些成果,可以根据素材库自动生成场景、生物、人物、物品、音乐、音效等内容,极大地提高了开发效率。

    自然而然地,有人就产生了把这些工具组合起来,打造无人值守游戏开发机器的想法,然后就有了“女娲”。

    只是可惜,空顶着神话大能的名字,蜜蜂的女娲却没有一丝一毫抟土造人、炼石补天的能力,做出来的游戏甚至没能通过内部质检,能够被拿出来参展,还是马竞专门发话的结果。

    《女娲之梦》很好找,这款游戏同样以云游戏的形式提供试玩,无需申请排队点击即可进入。

    不过它带给郑立的第一印象并不算好,主界面单调粗糙缺乏设计美感,游戏里也充斥着各种元素的简单堆砌。

    “感觉就像是业余moder做的扩展地图,王哥你确定这游戏是蜜蜂开发的?”他将信将疑地问道。

    通过先前的交流,郑立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还以粉丝的身份要了王山的签名与合影,倒是让彼此熟络了不少。

    老王点头,“当然是,水平差点儿完全可以理解,毕竟新手上路嘛。”

    注意到对方脸上不以为然的表情,老王决定替女娲说句好话,“这些可都是娘娘自己设计的,全程没有开发人员参与。”

    “娘娘?”

    “蜜蜂的人工智能开发机,名字叫做‘女娲’。可能他们自己也觉得这名字不好乱叫,内部都管它叫娘娘。”

    “还可以这样?”郑立复又问道:“这游戏真没有人为参与?”

    “没有,所以才会各种眼熟耳熟各种混搭混乱。开发人员设计并训练娘娘,然后由后者利用开发资源库里面的音画素材和游戏引擎制作游戏。这些东西都没有经过人工挑选与优化修饰,风格自然难以统一。”

    蜂游向来有资源复用的习惯,游戏完工开发资源会被分类归档到资源库中,继续在新游戏当中发挥作用。好在二次使用时都有加工改造,倒也不会太过出戏。

    点头认可这个说法,郑立笑着说道:“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故意追求这种混搭风,结果真相却是蜜蜂的女娲还没有审美能力。”

    “哈哈,”王山笑着对他竖起一根大拇指。

    “你猜对了,的确是审美观出了问题。开分发小组忘了给娘娘设定这些,也没有准备游戏策划案什么的,完全由着ai自己整。结果娘娘直接加载全部开发资源,然后就成这样了。你知道整个客户端有多大?”

    既然这么问,自然不会是一般的几g几十g,郑立试探着报出一个自认为的大数字:“500gb?”

    “很有想象力,不过还不够!”

    老王摇摇手,“实际大小是17个tb!大半个蜜蜂资源库都在这里了,虽然游戏资源经过剪裁压缩,但总量大了容量自然小不了。”

    “啊?”郑立嘴巴张得大大的。

    良久,他回过神来,叹气道:“早就听说蜜蜂的开发资源深不见底,今天才知道居然是以tb计数的。”

    “据我所知,开发资源库大小早就过了pb。自从他们中了‘预开发’的毒,认为提前准备资源可以加速游戏开发,然后资源库容量就开始不可遏制地迅速膨胀起来。毕竟招聘了那么多生物学家和历史学家,可不是用来养老吃白饭的。”

    “居然这么多?什么时候能用得上?”

    “游戏用不完,影视、旅游、教育,这些业务也能接着用嘛。反正就是四个字,有备无患!”

    “啊,我要是有pb级的硬盘,还不是想下就下随便存,什么32gb种子再也不是问题啦!”

    “咳咳,小伙子想什么呢?”

    擦掉嘴角的口水,郑立小声道:“我说怎么感觉这游戏地图特大、怪物特别多、装备特丰富,原来根子出在这里。好歹是17个tb呀,内容自然丰富到爆。”

    “那是自然,”老王欣然点头,“确切来说,这款游戏完全没有重复的内容。你不会看到同一座山,也不会遇到同一个怪,打到的装备也都是独一无二的。”

    “这么神?”

    “那当然!ai不懂美术和音乐,但是单纯的资源排列组合却没问题。蜂游专门发布了现金悬赏,发现重复内容直接截图上报,官方给你发现金。”

    “这不就是有偿捉虫嘛?”郑立摇摇头,知难而退道:“查重什么的还是算了,我玩找茬向来通不了关。当然要是悬赏服装混乱风格冲突,我倒是有些兴趣,毕竟捡钱谁不爱啊?”

    就他几分钟试玩历程而言,游戏里到处都是冷热兵器混战、人物服装混搭的情况,已经多到司空见惯的地步。要是蜂游真这么做,他自然不介意赚点外快。

    “嘿,要是真这么搞,马竞钱再多也是分分钟破产的节奏,”老王笑着说道,“说到混搭,我以为你应该见怪不怪才对。毕竟这年头,大侠骑摩托、女侠穿高跟可是很正常的。”

    郑同学表示不服,“我也知道啊,但人家至少能保持风格基本一致,哪像现在这么杂乱的?”

    “其实想要风格一致很简单,直接减少题材数量就可以,武侠仙侠混一起、奇幻魔幻凑一对,基本上就不会有违和问题了。对了,告诉你个小道消息,这游戏开发组自己也不满意,他们本来准备让娘娘重新做个新游戏。”

    “然后呢?怎么又改主意了?”郑立插话道。

    “还能有什么原因,他们马老板放话说既然做出来了就别怕见人,然后它才被放了出来。”

    郑立点点头,“这样也好,怎么说也是全世界第一款计算机自主制作的游戏。虽然有很多不完美,但是纪念意义和研究价值还是有的,要是直接放弃的确浪费。”

    “嗨!在说什么?”正说话间,俩人耳边突然想起一句怪异的中文。抬头一看果然是美国来的雷克莱文回来了。

    发放冰淇淋的展台在另外的大厅,贝尔顺着地图导航找过去,又被出展方拉着合照做活动,回来的自然要比计划晚一些。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人家看他跑得辛苦,直接给了装了整整一盒冰淇淋,这会儿被他拿来送人情。

    谢过小贝尔的冰淇淋,郑立这才把手机朝向对方,“我们在说这个,这是一款神奇的游戏。”

    虽然私心里有些嫌弃,但在歪果仁面前,郑同学还是很有民族自豪感地把《女娲之梦》夸成了一朵花。

    而后者果然上钩了,兴奋叫着:“wooh!计算机自己制作的游戏,我一定要试试看!”

    蜜蜂游戏本身就以剧情苦手闻名于世,娘娘同样继承了这一特点。表现在游戏里面,就是“梦”的剧情很简单直白,一句话就能够概括:冒险者误入大能梦境,遇到各种奇异生物,最终排除万难杀将出来的故事。

    显然,玩家扮演的角色,便是那位倒霉又幸运的冒险者,需要做的就是一路杀杀杀砍砍砍,然后尽情享受战斗快乐趣。

    毫无疑问,这种简单粗暴的风格甚合贝尔的胃口,很快他就沉浸其中。

    至于让郑立感觉不爽的画风问题,在他这里同样也不是问题。欧美市场本就盛产画风怪异美术奇葩的游戏,相比之下这游戏其实算得上是精致漂亮的那一类型。

    大量元素的组合让游戏世界有种怪诞疯狂、后现代的奇异感觉,偏偏基于物理运算的战斗系统又相当得真实可信,自然带给贝尔强烈的新鲜感,他会乐在其中舍不得放手完全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郑同学犹自有些不信,讷讷道:“不是吧,他这是多少年没见过游戏啊,这就玩进去了?”

    王山倒是一点也不意外,微微摇头,看着他道:“人家才是会玩!我敢保证,你摸过的游戏绝对不到人家的零头。”

    郑立刚要反驳,却听对方补充道:“mmorpg必须排除在外,天下网游一大抄,题材接近、玩法雷同的情况太多了。”

    这个补丁实在及时,郑同学顿时不好了,摇头叹气专心吃他的冰淇淋。

    除了各种网游手游,他玩过的单机游戏其实不算少,不过却没法和美国玩家相比。毕竟单机游戏主产地都在欧美,他这边坐等汉化引进的功夫,人家没准已经通关全程,光盘都卖给gamespot了也说不定。

    一时无话,各自吃冰,气氛也沉闷起来。直到老王忽然发出一声“握草!”,这尴尬的气氛才被打破。

    “发什么神经呢?”问话的是袁洋。

    一心想着刷高分兑奖走人,让他对身边对话保持着充耳不闻状态。某人这一嗓子把他吓得哆嗦手抖,电话差点儿掉地上和地板亲密接触,此时正是后怕不已的当口,自然顾不得继续游戏了。

    “你自己看!”老王也不多话,直接把手中平板递到他面前。

    抓过平板低头看去,袁洋很快明白是什么让王大头发了神经,既不是地震了、也不是恐袭了,更不是坠机了,出现在屏幕上的其实是一则趣闻。

    确切说那是一则法制新闻,但他觉得更适合用趣闻来形容。

    为了炫耀自家手机的超长续航以及不惧日光的特性,蜜蜂专门为直营手机店设计了专门的户外展示盒。这是一种类似香烟展示盒的透明长盒,充满电的展示机放进去,不到停电关机不会被取出来。这盒子挂在店铺外面,往来路人都可以操作手机,不拘是上网玩游戏还是看视频,亦或者只是简单的看看时间查查天气都是允许的。

    当然,盒子太厚触摸无效,倒是声音可以穿过专门的传声孔,让大家可以通过语音控制手机。

    问题是大多数人都羞于在公共场合吼手机,所以盒子挂出去并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大多数都无人问津长时间黑屏待机。

    虽然同样能展示蜜蜂手机的待机时间,但这却不是蜜蜂所希望的。所以在上个月的时候,蜜蜂给这些手机装上天鹅直播,把它们变成远程直播摄像头。除了通过手机视角窥视街道和行人,网络观众还可以使用文字命令遥控手机,打开应用播放视频以及音乐,与路人互动。

    这次的事情就是因为互动而起。

    网络互动引来大量吃瓜群众,提高了展示机的亮屏率,也同样引来了某些不怀好意的窥视。

    透明展示盒看起来一砸就破,蜜蜂贪便宜租的地段晚上又够冷清,然后就有人带着大锤去偷手机,给广大网友上演了一出盗窃真人秀,最后还把自己送进了拘留所,昨天刚刚放出来。

    这新闻袁洋早看过,当时笑过就忘,不想今天有了后续:因为涉嫌侵犯公民肖像权,蜜蜂电商、天鹅直播成了被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