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U盘 纸火花

第1401章 放卫星

    听完马竞的解释,汤佳怡下意识开口抱怨:“都知道便宜没好货,当初干嘛还用这些小不点?”

    “大型卫星设计难度更高,发射成本也高。这些倒也罢了,最坑的是越往上可选择的发射商就越少,这意味着什么,我不说你也知道。”

    见对方低头语塞,他又接着说道,“就算砸钱弄大型卫星,又烧钱把它打到了高轨道上,用不了几年照样变成太空垃圾。”

    “没那么短吧?”汤佳怡转过身来,倚着栏杆对他说道:“哈勃太空望远镜持续工作了28年,还有咱们的东方红一号70年发射升空,现在不还在天上呆着?”

    “那不一样,卫星的寿命有设计寿命和轨道寿命之分,前者受燃料余量、工作模块寿命影响,后者只和轨道高度有关。东方红一号没有太阳能电池,靠着银锌电池工作了28天,然后就断电失去了联系。不过它的轨道近地点高度超过400公里,轨道寿命非常长,所以能安稳呆在天上当它的太空文物。”

    “至于哈勃,nasa从93年开始就给它修理升级,各个子系统差不多换了个遍,这才让它超期服役到现在。对了,nasa当年给航天飞机设定的卖点之一就是以较低成本发射卫星,以及捕捉卫星并在太空修理,还在92年让‘奋进号’捕捉修理星箭分离失败的国际通信卫星6号,做了次相当成功的示范广告。”

    “只是可惜,航天飞机的实际使用成本是个大坑,nasa不得不一再削减发射次数,根本没时间、没精力搭理商业卫星。现在航天飞机全部退役,spacex的载人龙飞船还没上天,美国又不可能让航天员携带仪器去搭联盟号,哈勃再出现严重故障就只能彻底退休。”

    “也该退了,”汤佳怡点了点头,“计划接班的韦伯望远镜不是已经造好,准备下个月发射升空么?”

    “你的消息严重过时了亲!”马竞笑着拍了拍妻子,“nasa后来又数次推迟计划,目前计划的发射时间是2021年。”

    “怎么又延期了?”

    “没办法,韦伯花钱太狠,地主家的傻儿子也觉得肉疼。”

    虽然被称为哈勃望远镜的继承者,韦伯太空望远镜其实是完全不同的全新项目。哈勃运行在平均距离约569千米的近地轨道,出了问题还能派宇航员上去维修。韦伯则是定位于第二拉格朗日点的红外波段望远镜,一旦入轨后出现硬件故障,遥远的距离将成为摆在修理者面前的巨大困难。

    数学家师徒欧拉和拉格朗日在18世纪指出任何限制性三体问题,都存在5个引力大致平衡、可长期维持静止状态的点,称为拉格朗日点l1~l5。日地系统的l1点在日地连线上距地球150万公里处,已被用于布置太阳观测器,l2位置和l1相反,有地球遮挡阳光和太阳风,是观测宇宙深空的不二之选。

    因为知道上天以后将很难修理,nasa对韦伯采取了更加谨慎的态度,发现任何蛛丝马迹都会叫停项目检查调整,务必确保不出问题不闹笑话。由此带来的结果,便是韦伯项目的一再延期以及疯狂超支。韦伯最初计划在2007年发射升空,后来不断延期到了2021年,成本也一路走高达到88亿美元。

    “嘿!”汤佳怡笑着推了马竞一下,“别人是地主家的傻儿子,难道你就不是了?蜜蜂空开还在亏咱们的钱呢!”

    微卫星的便宜是相对常规卫星而言,发射一两颗试试水倒也罢了,蜜蜂空开出手就是两个覆盖全球的微卫星星座,不但将成立时的5亿元投资烧了个干净,还将后续增加的10亿投资和借款烧掉了不少。

    蜜蜂空开其实也有努力赚钱,面向企业和机构等2b市场推出快速遥感探测服务以及卫星地图服务的同时,还面向消费者提供基于卫星数据的各种信息和娱乐服务,先后推出“吾星”、“假装在太空”、“流星追猎者”等颇受欢迎的天文应用。

    只是可惜,他们的微纳卫星本身性能非常有限,天文爱好者群体数量又颇为不足,为了争取和培养市场只能维持低价收费政策,导致公司至今依然处于亏损状态。

    蜜蜂空开名义上属于蜜蜂集团旗下,控股股东也是蜜蜂控股基金,但第二第三大股东却是佳境系投资基金,同时还从马竞个人那里借了一笔无息贷款至今未还。若是计算蜜蜂空开的资金来源,这家公司其实是正牌的佳境系,理应属于马竞夫妇的夫妻共同财产。

    “亏损已经有所收窄了,”马竞对此倒是不以为意,“辛苦挣钱不就是为了花掉嘛?花十几个亿研究太空,总比砸在游艇上、花在赌桌上要强吧?”

    汤佳怡撇了撇嘴,“你的游艇是不大,但是私人飞机却挺值钱。”

    “那个aerionas2还是没影的事儿,我到现在只支付了一笔订金,要是你不想要,到时候直接推掉就是了。刚才那么说只是为了递进,要领会我的意思啊亲!”

    “我当然知道!”汤佳怡轻哼一声,记者忍不住叹了口气,“金利刘老板也是的,好好一家营收两百多亿的企业就这么败掉了,真不知道他当初是怎么想的!”

    “这有什么想不通的?”拉着她坐回到圆桌前,马竞递给她一颗石榴,笑着说道:“手机市场竞争越来越强,他的公司已经掉队陷入亏损不得不发债维持运营,他可能是觉得与其被利息拖着慢慢失血逐渐死亡,还不如上赌桌冒险搏一把,成了就逆势崛起挺进前五,败了当然一了百了,也省得长期忍受痛苦。”

    “这样也太不负责任了!”汤佳怡将石榴一剖两半,嘴里还不让吐槽别人:“企业做到那么大,自家企业、供应商、渠道商,多少人指着它吃饭,就这么直接推上赌桌,赢了还好,输了可是会砸掉几千、几万人的饭碗!”

    “做企业本来就是这样,有赚钱的时候也有亏钱的时候。其实对员工来说,企业干脆利落解散还是好的,要是碰上个不想认输的老板,没钱发工资交社保却硬撑着死不解约,那才是坑死人不偿命。”

    嘴上说着,马竞捻起一颗黄菇娘随手上抛,脑袋一低钢牙一咬,顿时将小小浆果咬的汁水飞溅。

    菇娘果本是一种原产自北方的茄科浆果,果实被灯笼状花萼包裹,等到果实成熟花萼枯萎变成草纸状,看起来自带“外包装”。这种植物以前属于药用野果,近年来却被人工栽种开发成为新型水果,算是圣女果的营养升级版。

    抽出纸巾递给对方,汤佳怡忍不住嫌弃道:“多大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你也不嫌幼稚!”

    “嘿嘿!这样吃着才有意思嘛,”马竞故技重施,这次微调了抛掷曲线,却是成功入口嚼碎没有溅出汁水,“这样不就行了?”

    汤佳怡白了他一眼,慢悠悠擦干净双手,这才抓起勺子舀了一勺石榴粒送入口中细细咀嚼。

    石榴原产自地中海地区,两千年前张骞通西域,自西亚安石国将其引入国内,故名“安石榴”,简称“石榴”。石榴营养丰富、颜色讨喜,就是可食部分是种子的外种皮,不能通过培育不育三倍体的方式实现无籽育种,嫌麻烦的吃货只能祭出榨汁机粗暴解决。

    再后来,北非国家突尼斯向国内赠送当地特产软籽石榴,才算是解决了这个问题。这种石榴有着内种皮更软更小的优点,可以直接食用无需吐籽,而且出汁率和糖度更高。以往因为产量和产季问题没能推广开,如今却借着农业电商和消费升级东风大卖全国,出现在各地吃货的餐桌上。

    汤佳怡心里同样绷着名为卡路里的心弦,吃到一半把剩下半颗石榴推到某人面前,“给你,我吃不下了。”

    马竞也不嫌弃是老婆大人吃剩下的,接过那半个石榴随便揉了揉,一仰脖直接把果粒倒进了嘴里,大嚼几下爽快吞咽,这才得意说道:“爽!”

    汤佳怡见状只是摇头,用牙签插起一颗黄菇娘细细嚼了,这才说道:“金利马上清盘拍卖,蜜蜂不打算过去捡个便宜?”

    “哪有那么多便宜捡?”马竞闻言大摇其头,“金利的债务主要来自元器件库存,但这部分却是最不值钱的,毕竟想要变现着实不易。至于金利的资产,主要是专利、品牌还有工厂设备这些,专利不入标准价值不大,他们的品牌本来就有转型洗脱功能机形象的历史问题需要解决,现在又被老板坑的形象变差价值大减,更加没有收过来的价值。蜜蜂移动手头的老品牌已经够多了,没必要继续扩张。”

    “然后呢?你怎么把工厂和工人给忘了?”

    “地皮、设备还有员工合同当然也是资产,相对来说也更易于消化,”马竞点头表示承认,接着话音一转,“可惜不适合蜜蜂移动。咱们走的是轻资产路线,少量自有工厂只负责技术攻关还有调节产量,核心产能主要依靠代工厂,没必要买那么多工厂。再说了,各大代工厂都在把产能往东南亚和印度搬,现在跑去收购深镇的工厂,明显不是一个好主意。”

    “怕什么?不想要工厂可以买下来搬走,然后把厂房开发成房地产项目嘛。”

    “哪有那么容易?”马竞咧嘴笑笑:“工业用地转商住用地要补差价,要打报告申请。以前房价疯涨还能这么操作,现在却是越来越不容易。”

    说到这里,他笑着耸了耸肩,“贾老板现在还没跑完手续呢。”

    当初收购酷牌,其实是后者将手机业务剥离出来卖给蜜蜂移动,却将土地资产留在了上市公司体系内。之所以不厌其烦搞剥离式收购,一来是蜜蜂移动方面看不上深镇工厂,二来也是为了规避潜藏的债务风险。

    事实证明,魏怀亮做了个正确的抉择,给马老板省下了不少钱。

    同样是收购乐士旗下产业,选择债转股接盘用车网的那家投资基金就吃了个闷亏。注资接盘后,他们郁闷地发现公司债务远超预计,折腾一年眼见经营状态愈加糟糕,只得放弃控股计划打算将其卖给一家上市公司实现曲线上市。只是可惜,曾经不差钱各种买买买的上市公司最近纷纷中暑,钱荒之下不得不叫停收购战略收缩,这桩收购交易有很大可能会无疾而终。

    那些工厂地皮在贾老板手上反复腾挪,出现在好几本项目计划书里面,却始终等不到拆迁开工,如今只能临时租给周边小厂赚点儿维护费用。

    “贾老板也算是一代奇人,要论对国内外经济的影响力,咱们两个加起来可能还不如人家。”

    马竞微笑眨眼:“以一己之力推动法治进步和金融机构风控升级,也是没谁了。”

    没理会对方话里的揶揄,汤佳怡笑笑换了个话题。

    手指头顶天空,她开口问道:“这次替换的卫星还是老型号?”

    “当然不是,”马竞果断摇头否认,“蜜蜂空开这几年也没有白吃饭不干活,这次替换的卫星主要是升级版的‘星眼’卫星。大部分只是小改进,但有一颗却很特别。”

    “嗯哼?”

    马竞也不多卖关子,直接说道:“那是一颗电推试验星。”

    汤女士也是看过科普书籍、玩过的,当然知道电推的意思,当下发问确认:“离子引擎?”

    “没错,”马竞点头,“离子引擎虽然速度慢、入轨慢,却有着重量小、寿命长的优点,我们开发了一款离子引擎,希望借此提升低轨道卫星的设计寿命。”

    相比传统化学引擎,离子引擎通过电离工质产生反推力,重量优势明显。不过离子引擎也有着动力贫弱、成本较高的缺陷,是属于“未来”的航天发动机。

    “国家第一颗电推试验星年初才交付,你们现在就搞出了民营版电推,这个速度也太快了吧?”

    “咱们这个是乞丐版,性能非常低下,难度比实践13那个小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