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九鱼

第四百九十二章 迫近(3)

    丑鸡只昏厥了一瞬间,短暂的可能就连眨眨眼睛的时间都不到,她的眼前一片黑暗,但她的耳朵还能听到狂暴的风声,完全是出自于一种冥冥中的感应,她猛地举起手臂,而一只有着钵斗那么大的蹄子就像是早于等待着那样重重地踏在上面,她的手臂立刻折断,坠落到胸口,然后连同着肋骨一起粉碎,唯一值得庆幸的那个位置正处于心脏的上方,丑鸡的肩膀与一部分肺部都成了难以辨明的东西,但她还能痛苦地呼吸,虽然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将炭火吸入肺里。但她也知道,自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但不是在这个时候!她在心中大喊到,不是在这个时候,她不会放弃的!她忍耐了如此之多的艰辛、羞辱与折磨,不是为了无声无息,毫无价值地长眠于此!

    她能够感觉到巨大的,死亡的翅膀正从她的面颊上掠过,如同山峦般的力量残酷地剥夺了人类最后一丝希望,丑鸡嗅到了那种干涩单调的气息,据说它正是来自于哀悼荒原她做好了准备,如果她必将难逃一死,那么她不会去任何地方,她相信她的灵魂能够和生者的躯体一样坚定而强壮,既然她能够卸除兽人施加在她身上的枷锁,当然也可以从魔鬼的罗网中挣脱,那也只不过是一段更为艰险崎岖的道路罢了。

    但那股即将夺走她性命的力量突然消失了。

    丑鸡睁开眼睛,她缓慢地呼吸着,转过头看向另一个方向那是密林的方向,她躺卧在地上,只能看到纠缠的藤蔓与荆棘,而它们正在向两侧缓慢地退开,就像是臣子为他们的国王让路,因为鲜血汩满了耳朵的关系,人类女性听不到那些细细索索的声音,但她看到了一双她所见过的最精美的靴子在,在她的记忆中,所有的靴子,即便是领主管家的,也是褐色或是黑色的,只有吟游诗人和侏儒弄臣偶尔会穿着红色或是绿色的靴子,这双靴子是银灰色的,在月光下闪烁着金属的光芒,但它看上去又是那样的轻薄柔软,轻捷的脚步落在地面上的时候,就连草叶也不会被折断。

    她的视线随着来人的接近而逐渐往上移动,啊,丑鸡终于看到了,那些她的丈夫曾经向她描述过的景象,那是一个精灵,即便无需看他尖长的耳朵或是发色,虹膜的颜色也能知道,人类是不会拥有这样无瑕的容貌的,他的身体是那样的颀长又纤细,但走动之间充满了力量与信心,他的神情是那样的威严,又带着一些忧郁,无需言语,他就能令人臣服或是令人羞惭。

    精灵来到丑鸡身边只用了一霎那的时间,他半跪下来,丝毫不在意丑鸡的**与肮脏就将手放在了她的肩背位置,把她扶起来,跟随着他的又一个精灵,丑鸡想,也许就是精灵们的牧师,他念诵着咒语,挥动双手,白色的光芒从天空如同雪花一般地飞落,落入丑鸡的伤口,那些狰狞可怖的伤口顿时不再那样疼痛,也不再流血……随即立刻有一个小巧而又干净的瓶子放在她的嘴边,她毫不犹豫地将瓶子里面的东西喝了下去,它有点冷,但十分地甜蜜,而且进入身体后它就化作了一股蓬勃的生机丑鸡终于可以再次掌控自己的身体了,她亟不可待地张开嘴她甚至忘记了自己已经没有了舌头,奔涌而出的不是话语而是脏污的血,夹杂着内脏,而这些东西全都泼洒在了她自己和精灵的身上。

    “她的伤势非常严重。”精灵牧师说:“可能无法支持到药水发挥所有的作用。”

    “能够挽救她的性命吗?”凯瑞本问。

    “我们需要向安格瑞斯祈祷。”精灵牧师说,然后,纯粹是出于好奇地,他问:“您认识这个人类吗?”

    “我并不认识她,”凯瑞本说,“但我有着一种预感,她似乎能够给我们带来极其重要的信息。”精灵牧师点点头,如果站在这里的只是一群凡人,或许有人会嘲笑这种说法,为了所谓的预感而耗费掉一个如此重要的神术更是让人想要发笑和愤怒,但这里是银冠密林,精灵哪怕没有施法者的天赋,也仍然能够凭借着令人嫉恨的天性以及本能而觉察到命运丝线的震动,只不过有些精灵所能感受到的只有与自身相关,或是非常微弱,而有些格外敏锐罢了,譬如他们的王英格威,事实上,这个已经将半个身体探入神祗领域的强大的施法者,几乎能够看见每个重要之人的命运之线,只是不知道这究竟是件坏事,还是件好事,因为他虽然能够看见,但他不能拨动它们修正、纠正、变更甚至只是说出都是不被允许的。

    这对于银冠密林之王来说,也是一桩几乎可以与密林相提并论的沉重负担,所以他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不再离开密林……在他年轻的时候,他也曾经游历到这个位面的每一个角落,他的朋友和敌人一样众多,前者中甚至包括巨龙和神祗,他也从不介意接受各种宴会,战争或是阴谋的邀请(这点癖好很不精灵,但在他带领着一部分族人北上的路途中,这些珍贵的经验给了他不少帮助),但自从他的力量变得愈发强大的时候,它就变作了镣铐,将这位生性喜好游历与冒险的君王禁锢在了密林里。

    这样说来,法则给予他的惩罚鉴于他始终不愿意离开密林,离开这个位面,也可以说是给了他一个难得的休憩的机会,在他陷入沉睡的时候,他的身体与灵魂一样可以得到平静,而不是如醒来的时候那样时刻遭受着命运的捉弄与碾压。

    凯瑞本或许也继承了他的父亲英格威的能力,但他能够清楚地感知到还是在他孤身一人回到密林之后,也是它,让他明白了自己之前犯下了一个本不应犯下的错误。

    “向安格瑞斯祈祷吧,”他说:“她或许现在不是我的友人,但她今后会是的。”

    牧师们走到丑鸡身边,他们将彼此的手指连接在一起,指尖碰着指尖,他们低声喃喃低语,像是在歌唱,又像是鸟儿在鸣叫或是风吹过密林,人类无法听懂他们的语言,但丑鸡还是露出了一个微笑,这是多么动听的声音啊,她好像可以看见这些声音就像是阳光那样破开低沉黯淡的云层,给她带来生命的雨露,她闭上眼睛,就像是一个婴儿般地那样露出微笑。正如之前的每一次,安格瑞斯很快地回复了他们的请求,只有精灵们可以看到,翠绿色的透明溪流奔腾而至,在丑鸡的身边形成一个生机勃勃的港湾,无数的生命之力灌注到这个人类女性的体内,它们修复着所有的伤痕,抚平了她惊慌不定的情绪,粉碎的骨头,断裂的血管,破损的皮肉犹如另一个位面的影像倒放那样柔和而又快速的弥合,她的呼吸重新变得均匀,变得细微,等到感谢安格瑞斯恩赐的最后一个音节在风中消逝,丑鸡已经一点也看不出受过伤,正确点说,受过几乎死去的重伤的痕迹了,安格瑞斯的宽容让她还在幼儿时就留下的疤痕也平复了,不留一点凹凸,她的皮肤是那样的光滑,虽然五官还是那样的丑陋,骨架还是那样的畸形,但她只要静静地躺在那里,就是一尊可以被命名为“生机与奇迹”的雕像。

    丑鸡轻微地抽搐了一下,就像是数年前,她还安静地睡在自己丈夫身边的时候,将要清醒的时候,她总是会这样抽搐一下,就像是一个提醒与预备,很快地,她睁开了眼睛,她首先看到的是一只巨大的角鹿,就像那个噩梦里的那样,不过这位性情坚毅的女性旋即便想起那并不是一个噩梦,她失去了许多东西,它们让她痛彻心肺,也正是这样的疼痛与愤怒支持着她走到这里。

    “你从哪儿来?”凯瑞本柔声问“人类的女士?”

    丑鸡抬起手来比划,但精灵游侠立刻握住她的手,“你现在应该可以说话了,”他耐心地问:“慢慢地试试看?”丑鸡的伤痕仍然十分新鲜,但善解人意的精灵并不希望让这个可怕的景象重新出现在她的回忆里,但他不知道的是,丑鸡有着一颗如同钢铁般的心:“我,”丑鸡试了一下:“我是从……呼啸平原……来的,我是……兽人的……奴隶。”她喘息了一会,舌头虽然再一次生长了出来,但连接的地方仍然会传来一阵阵的隐痛,也不知道是身体在作祟还是记忆在弄鬼,“我逃走了,”她继续说,这次速度和流畅度得到了很好的改善:“我逃走了,”她重复说:“也许我得到了一个法师的帮助,”丑鸡还是决定将这件事情巨细靡遗地说清楚,免得精灵因为自己的叙说而受到伤害那个帮助了她的人,也许他是善良的,但他没有表明过自己的身份,也没有说过话或是露出过真实的面目:“我们,我和几个奴隶一起逃走,在路上,我们还遇到了其他的一些奴隶,但他们都是从商队,而不是兽人的部落中逃走的。”

    兽人对于人类奴隶的需求从未停止过,只不过是数量少和数量多的区分。凯瑞本看了一眼走到近处的佩兰特,灰岭的管理者神色沉重,显然丑鸡要说的事情还不止于此。

    “那些畜生买了很多奴隶,”丑鸡继续说道:“有诺曼人,也有其他国家的人,我认不出来。”她舔了舔嘴唇,一个精灵立刻送上一个用叶子卷起来做成的杯子,里面的水竟然还是温热的。丑鸡接过一饮而尽,“男人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们被分开了,”她说:“女人被用来生育,”她坚强地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我不知道它们是想要我们生下什么东西,但那不是兽人,那是怪物。”

    “怎样的怪物?”佩兰特问,他嗅到了整件事情中可以令任何一个德鲁伊狂怒的气味。

    “抱歉,我也不是很了解,”丑鸡说:“它们很丑,不像是人类,也不像是兽人,有三角形的牙齿,有匕首那样的爪子,它们一出生就能吃肉喝血,就连自己的母亲和同伴都不放过。”

    “你确定那不单是兽人吗?”

    “我确定,”丑鸡说:“兽人也好,人类也好,谁能够在十来天里就爬出母亲的肚皮呢?我……”她看了一眼手臂,才发现自己为了记下日子而故意刻划下的小伤口都已经消失了:“我不记得过了多久,但我可是看着我的肚子鼓起来的,一次又一次,一共四次,或是五次,它们爬出来,或是撕开母亲的肚子,我身边都是和我一样的人类女人,健壮的可以坚持更多一些时候,虚弱的当天就死了她们,我们……”她说到这儿声音变得微弱起来:“我们遭到了很多……很多……”

    “兽人还是怪物?”佩兰特直截了当地问道。

    一个精灵牧师投去了责备的一瞥,可以想象让一个女性说出这样的事情对她而言是多么可怕的折磨,但佩兰特的目光锐利的如同即将劈砍而下的刀剑:“是兽人,还是怪物强迫了你们?”

    “是兽人。”丑鸡说,她就像是跨越了又一座龙脊山脉那样的感到虚脱与疲惫,但她还是说了,兽人,还有那些药水,每个女性都被定时灌注药水,这些药水让她们不断地生育着那些怪物,还有那些怪物是怎样在转眼之间就长大,在兽人投掷下人类的肢体作为食物的时候,它们能够马上咬断大腿骨与头骨。

    还要,在丑鸡离开之前,她看到的,在兽人的部落里如同雨后蘑菇般升起的羊圈,每个羊圈里都有着不下一百名女性,而这些羊圈,有着她双手双脚的指头加起来那么多,还有她没有看到的。

    佩兰特与凯瑞本对望了一眼,精灵当然不会不精于计算,他们一下子就可以大略计算出这些女性将会在冬季来临之前生育下多少怪物。

    他们一点也不觉得兽人们只是拿这些怪物当宠物饲养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