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苍莽人生 velver

第二十章 回家

    等毕业的那一天晚上,整个大学里面都是有那么一些鬼哭狼嚎的意思,明天大家基本上就各奔东西了,直到最后的时刻,学校才给发毕业证,原因很是简单,生怕这些学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毕竟社会发展的稍微有些快,这个是比较委婉的说法。换做更为直接了当的说法呢?就是现在的学生多少有那么一些浮躁,明天的时候这帮家伙就不属于学校的人,但凡能够控制一些问题和状况,还是控制一下比较的好。

    对于学校方面的安排呢?丁羽倒是微微的有那么一些不爽,原因很是简单,都已经晚上了,现在这个时候领取毕业证、学位证和派遣证,实在是有那么一些闹人,好在所有的费用呢?丁羽都已经给补齐了,不然的话这个证件还真的就领取不了。

    这些证件呢?都是各个专业发的,导员对丁羽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莫名,以前的时候没有听说过系里面还有这么一位,但是看一看名单呢!还真的就在列,而且各项手续也都符合,也就没有要多问的意思,反正跟自己有没有太多的关系,都已经是毕业的学生了。

    导员现在这个时候更为关心的是,今天晚上下面的学生会不会老实一些?千万不要出现其他方面的问题,不然的话就真的不太好过了。

    丁羽拿着自己的证件和档案之后,就准备要离开了,自己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还有一些东西没有完结,但是交给其他人来处理就好了。连租房那边都已经退了,今天晚上住酒店就可以了,明天的火车,也许后天就可以到家了,至于黄坤那边,自己根本就没有要联系的意思。

    火车站虽然很大,但这里毕竟是省会城市,加上现阶段正是学生放假、毕业生离校之际,所以这个人员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多,苏荷和王莲君两个人倒不是刻意的来送丁羽,现在这个时候她们还真的就没有这个方面的心思,主要是过来送一下自己的同学。

    毕竟在一起相处了几年的时间了,期间可能会有那么一些磕磕绊绊的,但在分别之际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抛掷脑后了,等人离开的时候,只剩下来哭成桃子一样的双眼了,不过两个人也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她们很快也要离开了。

    虽然说大学的时候在这里读书,但是并不代表着研究生同样的也在这里了,在这个问题上面她们的自主权相对来说有那么一些小,基本上都是家里面的安排,不过好在两个人对此倒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反对。

    不过就在两个人准备离开了,却是在车站看到了一个很是熟悉的身影,但是两个人注意的倒不是丁羽本人,而是他手上面的那个提包,给予两个人来说,这个提包真的是太熟悉了,迷彩的提包,方方正正的,很是整齐。

    虽然对于两个女孩子家家来说,这个提包有那么一些土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拎在丁羽的手上面,给人的感觉却是那么的合适,不过令人吃惊的还在后面,就看见两辆车直接的就开上了站台的位置,不少人的目光这个时候也是看了过来。让苏荷和王莲君感觉有些小意外的是,车上面下来的全部都挂着军官,因为家里面就是这个行当的人员,所以两个人自然能够分辨出来,最低都是一个中尉,很快大家就站在了丁羽的面前,彼此之间倒是没有什么太多的话语。

    走到了丁羽的面前,每个人都给了一拳,然后拥抱一下,仅此而已,随即整齐的站在了那里,给丁羽打了一个敬礼,丁羽则是微微的点头,随后拎着自己的提包和箱子上了火车。

    而在不远处,雷鸣跟何力两个人也是站在了那里,当然了黄坤等人也是在他们的不远处,倒是没有要回避的意思,不过这个时候谁都没有要上前的意思,毕竟那些军官站在了那里,足以让所有人都回避三尺的,看来丁羽是真的没有这个方面的意思。

    不然的话丁羽现在绝对是可以留下来的,貌似对于这个问题谁都没有什么管治权,人身自由,人家都已经离开了部队,方方面面都已经不受部队方面的管辖了,就算是承受了一定的压力,这个也不足以致命的。

    “看来小鲜肉不简单呀!这么多人来送行!”

    王莲君也是用手小小的推了一下自己的大眼镜,“可惜再也看不到了,哎,还没有上手好好的蹂躏一番,有些遗憾!”

    “你个色女,不要说我认识你!”

    苏荷也是笑着的说道,对于两个人来说,对于丁羽感兴趣是一回事情,但是并不代表着两个人就是真的花痴,欣赏一下可以,甚至是交个朋友都可以,但是深入的接触吗?这个事情还是算了吧!

    而且丁羽这个家伙略显有那么一些神秘,当初在学校里面呢?就稍显有那么一些孤独,而且跟外界的接触呢?貌似也是有那么一些异样。

    坐火车的时间稍微的有那么一些长,而且还需要在京城倒车,从火车上面下来之后,丁羽又去了汽车站,算是换车吧!自己的老家是北方的一个小城市,地方不大,但也算是靠近沿海吧!

    下车以后感觉天气有那么一些凉爽,毕竟自己在南方待的时间稍微有那么一些长。

    看着外面的城市变化,丁羽也是微微的眯缝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猛然之间的变化还真的就是让自己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太适应,毕竟梦境之中的城市呢?是多少年之后的,是未来的,

    而自己现在看见的城市呢?是现在的,是真实的。到了车站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班车了,公交车倒是有,不过丁羽也就是打了一辆出租车,东西有些多,比较的方便,回来的时候,正好碰见自己的父母正在下面的小区,看那个样子绝对是等自己的,来回的走动,时不时的抬手翘望,甚至是有那么一些急不可待。

    小丫头看见了自己,也是一下子的就扑了过来。好在丁羽的伤势已经养好了,不然的话还真的就容易出问题,“哥,真帅!”丁羽也是用自己的手蹂躏着丁叮的头发,随即也是站在了父母的面前,“爸、妈,我回来了!”

    丁林和赵淑英并不是丁羽的亲生父母,对于这个问题呢?两个人也没有任何要隐瞒的意思,不过谁都没有把这个当做一回事情,养育之恩这个永不能忘,至于自己的亲生父母吗?这个问题还是放置到一边的位置吧!

    也许更好一些。“老哥,这个是真的还是假的呀?”丁叮倒是一点的都不含蓄,直接的就把丁羽的东西都给翻弄了出来,当然了最让她有兴趣的,还是大学的毕业证书,要知道自己现在连录取通知书都还没有拿到手来着,甚至连分数都还没有下来。

    这个话刚刚的说完,就被赵淑英直接的就给一巴掌排在了手上面,随即也是拿起来了毕业证书仔细的看了起来,然后递给了自己家的老头子,“爸,妈,本来可能会争取更多一些的转业费,但是没曾想有了这样的机会,所以也就办理了一下!”

    “好!”丁林对于丁羽能够拿出来这样的东西还是感觉很满意的,原本的时候自己也打算等儿子转业之后,给安排到事业单位去,就算是不能够做办公室,也不会太差的,将来虽然没有太大的前途,但是吃穿不愁,衣食无忧的。

    但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儿子呢?竟然给自己来了这么大的一个惊喜,完全的就出乎了自己的预料,“好小子,长大了!”

    随即丁羽也是对丁叮看了一眼,然后拿出来了一张银行卡,“爸、妈,读书期间运气不错,买了两张彩票!”丁羽还真的就没敢把这个大头给拿出来,自己拿出来的只不过是二等奖的两张彩票而已,甚至包括了自己领奖的一些证明等等,看的丁林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傻眼,要知道自己一辈子也就挣了这么多而已,但是现在儿子却是把这个钱放置到自己面前了。

    不过这些事情呢?倒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着急,随即一家人也是吃饭,比较传统的饭菜,上车饺子下车面,欢声笑语也是响彻整个屋子里面,本来丁林也是准备跟丁羽喝点的,反正现在在家了,加上又遇到了这么高兴的事情,但是丁羽却很隐晦的对自己的父亲摇摇头。

    丁林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内向的人,也可以说是比较传统的人,感情虽然很是细腻,但是更多的时候并不太喜欢表达,在家里面呢?属于一个严格的父亲,在外面呢?多少有那么一些老好人的感觉,反正没有多少人会说他的坏话,不管是家庭,还是工作方面,关系都非常的好,一个字足以形容所有的一切。

    丁林是医院的科主任、副主任医师,赵淑英是小学老师,别看丁羽现在不小了,但问题是丁羽并不是两个人的亲生儿子,要知道赵淑英距离退休还有几年的时间,两个人的工作不错,加上其他方面的条件也好,所以养活一个家庭没有太多的问题。

    但就算是这个样子,看到丁羽拿出来的东西,还是感觉异常的震惊,不过好在两个人的心理素质还很是不错,至少现在这个时候还能够压得下来这个震惊。

    吃过饭之后,一家人也是坐在了客厅里面,“这个钱你怎么打算?现在银行的利息不是那么高?不过我们没有要的意思,这些钱呢?都是你自己的,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应该为自己打算一下。”

    “爸、妈,我觉得如果你们不把钱放在银行里面的话,也别投入股票和基金上面了,那个东西距离我们稍微的有些远,依我看不过在dl给家里面和丁叮置两套房子,就算是将来的时候丁叮不回来,那么坐等房子升值,也比放在银行里面要好!”

    赵淑英听了这个话,倒是非常的有兴趣,不过丁林却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嗯了一声而已,他对于一些事情呢?还是有着其他的考虑,虽然说自己把丁羽看成了自己的儿子,丁羽也把自己看成了父亲,但是有些事情呢?还是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如果说就丁羽一个孩子,也就罢了,但毕竟家里面还有一个小不点来着,这个问题还是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现在绝对不能够立刻的就下这个方面的决定,不要跟自己的妻子似的,她倒也没有把丁羽当做外人,但是有些事情还是欠缺一些考虑的。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出去锻炼的丁林看了一下早就已经起来的儿子,眼睛也是一亮,随即父子两个人也是一同的走出了家,赵淑英也是起来准备早餐,至于丁叮吗?她现在还睡得跟懒猪一样,根本就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丁林的锻炼呢?就是普通的走步而已,速度可能稍微的快一些,”爸,我觉得还是给丁叮买一套房子比较的好,我想出去闯荡一番,如果不行的话,再回来照顾你和妈,我觉得问题应该不是很大,丁叮毕竟是女孩子!“

    听着儿子的说话,丁林心下也是感叹,他已经听明白儿子的意思了,丁叮是女孩子,将来如果说要结婚的话,如果说什么都没有的话,很容易出问题和状况的,虽然说这个事情可能稍微的有那么一些遥远,但有些事情是需要长远打算的!

    “对了,爸,如果可以的话,买学区房吧!”听了丁羽的话,丁林也是难得的一笑,“你呀!”对于这个问题呢?自己倒是跟自己的妻子探讨过,毕竟自己的妻子是教育系统的,这些年的时间,绝大多数的家庭对教育都引起来了重视,丁羽说的这个事情呢?以往的时候还真的就没有太在意。

    他今天说起来了之后,自己也是想了想,还真的就是那么一回事情,这个投资绝对不会太亏的,特别是丁羽造成跟自己提及的这个话,不过随即丁林又想起来了另外一件事情。

    “你的身体怎么一回事情?”丁林自己就是医生,所以自然知道,不能够喝酒肯定是有问题的,只不过问题究竟是大还是小,这个就不太好说了。

    “受伤了!”看见父亲还要询问的样子,丁林摇摇头,“军事机密,签署过保密协议的,现在已经休养的差不多了,不然的话可能还能够在军队里面待上几年的时间,但是身体不合适了,所以我也就打了转业报告!”

    丁林微微的皱了一下自己的眉头,“今天跟我去医院检查一下,我下午的时候没有什么事情!”

    话说的不容置疑,溜达的时候呢?也是碰到了不少的熟人,丁林倒是给介绍一番了,而这个介绍呢?多少有那么一些炫耀的味道。当然了炫耀的同时呢?也是有那么一些要争一口气的意思,当年的事情发生在丁羽的身上面,让自己很是生气,很是惋惜,但是现在呢?丁羽自己走出来了一条光明大道来,虽然说当年的时候受到了挫折,但人生当中有些挫折,未见得就是坏事。

    要知道当年的时候自己可以打算让丁羽子承父业的,而且按照当时丁羽的成绩来说,考个第四军医应该是不成什么问题,因为第四军医的教学模式非常的好,自己曾经去观摩过,但是那里想到最后出事了,有那么一些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的感觉。

    丁羽的人生一下子就被更改了,自己对此也是比较的懊恼,可以说是相当的生气和恼怒,就算是到了现在,这口气一直都没有过来,虽然说丁羽现在取得了不错的结果,但是结果并不代表了一切,有些事情不是说过就过去的。

    “要不是当年出现了其他的状况,你也许现在还穿着军装!”对于自己老爹的军人情结,丁羽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爸,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当初的时候路途可能艰难了一些,但我们至少是走过来了,现在看看,如果没有当初的困苦,我们也许还走不到今天的这一步!”

    “到底是锻炼人的地方!”丁林也是一阵的感叹,自己的这个儿子,离多聚少,他的工作性质比较的特殊,自己隐约能够猜测到一些的,不过他既然不说,肯定是有原因的,不过他倒是真的长大了。

    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丁叮才醒过来,走进客厅里面,看着用下眼皮望向自己的老哥,直接的就是一个抱枕扔了过去,因为老哥看人的眼神实在是让人感觉有那么一些可恨,自己昨天晚上的时候在网络上面跟同学聊天稍微的有那么一些晚,毕竟刚刚的解放,所以也是有那么一些肆无忌惮的。

    丁羽倒是没有跟她疯闹的意思,毕竟她已经是大丫头了,而自己的年纪也不小了,丁叮虽然有的时候稍显胡闹,但因为家庭教育的关系,还算是一个比较文雅的丫头,因为在家里面,可能稍微有那么一些小小的放肆罢了,问题不大。

    丁叮有那么一些不太好意思,原因很是简单,原本的时候自己的老哥基本上都不在家,而自己在老哥面前基本上保持了一个良好的形象,但是现在呢?形象全部的都毁了,丁叮有那么一些恼羞成怒了,再者呢?也是要打击一下自己的哥哥。

    都已经在家了,需要打扮的这么一本正经吗?不过说起来自己的哥哥倒也不能说穿的很是正式,相对来说很是休闲了,看着倒也不是那么的新潮,但是给人的感觉,很阳光、很舒服,没感觉老哥的衣服很贵呀?

    中午的时候赵淑英先赶了回来,随即丁林也回来了,医院那边倒是有食堂,但是家里面还有两个宝,更何况下午的时候还要拉着自己的儿子检查一下身体的,丁叮在家里面稍微的有那么一些耍宝,丁林和赵淑英已经习以为常了,倒是丁羽感觉挺意外的。

    没有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会如此的活泼,在自己的梦里面貌似很少发生这样的事情,可能也跟自己的伤情有很大的关系,毕竟当时的情况之下,家庭环境比较的压抑,迫使花样年华的小丫头只能是压着自己的情绪了,所以导致了后来的悲剧。

    丁叮吃过午饭就跑了,下午的时候已经约了同学去逛街,赵淑英也是赶回了学校,随即丁林也是拉着自己的儿子去了医院,丁林驾驶的是一辆宝来,在丁羽的印象当中是旧款的。

    这辆车貌似也不是全款买的,在印象当中父亲好像提及过一句,当初时候一个病号的儿子主动帮着联系的,算是一些人情关系的走动吧!放置在十年之后,这辆车貌似也没有要过时的意思,如果在梦里面的话,这辆车貌似第二年年底的时候就被父亲出手了。

    因为丁林是科主任,所以给丁羽自然非常的方便,不过丁林也没有要占公家人便宜的意思,就是一个所谓的检查而已,用不了太多的钱,所谓的血常规和尿常规都没有问题,甚至连彩超也没有太多的问题。

    不过等丁羽脱下来身上面衣服的时候,丁林也是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后槽牙,好一会的时间丁林才亲自的给丁羽把衣服送了过去,然后丁林也是闭着自己的眼睛,用手扶着自己的额头位置,果然不出自己的所料,跟自己想象的差不多。

    “抽烟吗?”丁林也是从办公桌的抽屉里面拿出来一盒香烟来,香烟的档次倒是不低,丁羽犹豫了一下,随即也是拿了一根接了过来,“会抽,没有太多的烟瘾,毕竟那里的情况比较的特殊,烟跟酒的味道过于的刺激和明显!执行任务的时候可能会出现问题的。”

    丁林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自己的烟瘾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大,有的时候几天不抽也没有太多的影响,至少自己并不是习惯性的那一种,好在自己的心理素质还算是很不错的,至少并没有过于的激动,不然的话血管早就崩了。

    “这么说来,你还是比较幸运的了!”

    穿上衣服的丁羽也是耸立了一下自己的肩头,“还好吧!老爸这个事情就不要问及了,我不太方便说。”

    虽然说是自己的老爹,但涉及到的毕竟是军事机密,这样的事情呢?就不要给家里面添什么麻烦了,不太好。这个已经是丁羽第二次跟自己老爹提及这个方面的事情,丁林也不是什么老古董,自己也算是稍微见过世面的一些人,自己的儿子在军队里面呢?当的肯定不是什么大头兵,大头兵的身上面绝对不会出现枪伤和刀伤。

    不过这样的事情呢?自己知道也就好了,“事情不要告诉你妈,虽然她大大咧咧,有的时候有点没心,但是事情还是消停一点比较好!”